當易松騎著大白來到哀嚎深淵,發現除了巨神宗的先遣隊,其它宗門的先遣隊也已經到達。

作為鳴鳳州響噹噹的人物,易松的到場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拓山,什麼情況了?」易松對巨神宗的一名中年人問道。

拓山是太猿部的三大部宗之一,霸體境巔峰的修為,不過相比活了將近一千年的易松來說,拓山屬於後進之輩,實力上與易松相比還是有一段距離的。

「拓山見過易松部宗。」拓山立即說道,「我已經派遣劍鷹部的弟子下去打探情況了,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

劍鷹部的弟子擁有劍鷹血脈,天生速度飛快且具有天賦隱身能力,所以巨神宗中打探情報的任務基本都是由劍鷹部的弟子來完成的。

「最早發現哀嚎深淵出現大量魔鬼是什麼時候?」易松再問道。

「據說最先發現的是天魔派的弟子!」拓山回答道。

易松轉身看向天魔派的先遣隊,沒想到發現了一個老熟人,不禁笑罵道,「原來是你這老貨帶隊啊,高山老魔。」

易鬆口中的高山老魔是一個陰氣滾滾的勾背老人,雙眼宛如豆大,蒼白的老臉布滿了皺紋,右手拄著一根青翠欲滴的青竹,反正怎麼看都覺得滲人。

高山老莫露出一口黃牙笑道,「我天天盼著你這老不死快點死,你怎麼還不死啊。」

易松哈哈一笑道,「要死也是你先死,老子硬朗著呢!」

高山老魔同樣陰森笑道,「你我壽元一樣,但是我記得你比我大了幾歲,肯定是你先死。」

易松搖頭笑道,「你腦子萎縮的這麼厲害,怎麼可能記得住自己歲數,而且光看樣子,不是眼瞎的人都知道誰先死。」

「*……**#@」高山老魔直接開罵道,「你是在諷刺我現在長得丑么,我年輕的時候比你帥多了。」

「……*%¥¥#」易松也是一通大罵道,「諷刺你咋滴,你現在就是比我丑。」

面對兩個正在罵街的老頭,眾人眼神中充滿了無奈,這兩老頭絕對是鳴鳳州出了名的暴脾氣,據說年輕的時候就已經是這樣了,那時候是邊打邊罵,現在雖然老了,不輕易動手了,但是該罵的絕對不會少,反正在場也沒人敢勸說他們。

備受煎熬的眾人全部繃住自己臉皮,生怕露出不耐煩的神色,據說曾經有一個巨魔宗的弟子(巨魔宗弟子是出了名的耐心差)就是因為在兩老頭的罵戰中露出了不耐煩的神色,後面直接被兩個老頭罵到懷疑人生,有這樣的前車之鑒,從那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敢這麼做了。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數道人影突然從黑霧中衝出,正是各宗下去打探的弟子。

易松和高山老魔這兩個老頭這才意猶未盡的停止罵戰,同時把目光放到打探的弟子身上。

「下面什麼情況?」易松立即問道。

這名打探回來的劍鷹部弟子馬上恭敬道,「稟報易松部宗,弟子打探到哀嚎深淵的魔鬼數量已經過千,其中有五成是罡煞境的魔鬼,有四成是靈蛻境的魔鬼,最後一成是霸體境魔鬼。」

「居然有這麼多魔鬼?」易松驚訝道。

「而且弟子還發現一個可怕的情況,魔鬼的數量還在不斷增加,但是我轉了很久也沒有發現它們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劍鷹部弟子再度說道。

易松雙眼猛地張大道,「這樣的情況六百年前在鳴鳳州出現過一次,極有可能是魔鬼世界的魔鬼打通傳送通道了。」 哀嚎深淵。

各宗先遣隊沒有發現的是,除了外面的上千魔鬼,蘇豪殺死的啼鬼龐大屍體內也擠滿了魔鬼,少說也有上千。

這些魔鬼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蘇醒,目光都同時看向蘇豪發現的詭異黑洞,那裡有一股恐怖的氣息正在醞釀,似有恐怖的東西即將從裡面出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黑洞傳來的氣息越來越明顯,黑洞甚至有些不堪負重一般開始顫抖。

一隻粗壯的手臂突然從黑洞中伸了出來,這是一隻要比尋常魔鬼的手臂還要大上許多魔鬼手臂。

隨之又有一隻同樣粗壯的魔鬼手臂伸了出來,兩隻魔鬼手臂同時抵住黑洞兩邊,一隻身軀高大的魔鬼猛地擠了出來。

這隻魔鬼的氣息非常可怕,遠遠不是霸體境魔鬼的氣息所能相比的,赫然達到了恐怖的開天境,在場的所有魔鬼見到它之後都忍不住低下頭,彷彿看到了自己王。

彷彿瞬移一般,開天境魔鬼突然出現在啼鬼屍體外,猩紅的雙目閃爍著危險的光芒,只見他的舌頭舔了舔嘴唇,彷彿金屬摩擦般的刺耳的聲音從它口中吐了出來,而且說的居然是神武大世界的通用語,「我喜歡這個鮮美的世界,哈哈!」

魔鬼的笑聲極具穿透力,整個哀嚎深淵的所有生物都不禁露出驚恐之色,就連哀嚎深淵外的各宗先遣隊都隱約的聽到了他的聲音。

「這聲音!」易松臉色微變道,「高山老魔。」

高山老魔眼神中同樣出現驚色,「很強!」

易松喝住正欲跳下的進入的先遣隊道,「事情可能有變,所有人暫時停止進入哀嚎深淵,我和高山老魔先下去看看是什麼情況。」

「是!」

易松和高山老魔的身影幾乎同時消失在黑霧中,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就進入到哀嚎深淵。

開天境魔鬼完全沒有遮掩氣息,無比強大的氣息在這黑暗的哀嚎深淵中猶如一盞最亮的明燈,易松和高山老魔已進入哀嚎深淵就感覺到了它的存在。

「開天境魔鬼!」易松和高山老魔同時臉色變道。

「一旦讓它出去,後果不堪設想!」高山老莫臉色嚴峻道。

「用你的鬼鳥通知先遣隊先撤退,我和你試試看能不能拖到援軍到來吧!」易松低沉道。

一道黑影突然從高山老魔的身後飛出,這是一隻靈蛻境的鬼鳥,速度快的不可思議,眨眼間就衝出了黑霧。

「它來了!」易松說道,他們兩人能發現對方,對方沒有道理髮現不了他們。

「老不死的,這回你可能真的要死了,哈哈!」高山老魔大笑道。

「你肯定比我先死,哈哈。」易松馬上反擊道。

易松的身體飛速漲大,沒一會就變成六臂巨人,與上次不一樣的是,他的六隻手上還各拿著一把巨斧,六把巨斧居然拿都是皇器,面對開天境的對手,再隱藏實力就是找死了。

高山老魔也不再勾背,身形漲大成幾乎和六臂巨人一樣,不過他身上的皮肉全部消失不見,活生生變成了一個綠色的大骷髏,肩背上扛著一根仿若山柱的青竹,這根青竹赫然是祖器。

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六臂巨人和綠色骷髏的眼前,它體形相比前兩者用螻蟻來形容也不為過,但是它身上的氣息比前兩者加起來還要可怕。

開天境魔鬼舔了舔嘴唇,嘴角銜著一抹譏諷,好像看到了弱小的獵物一樣。

一把巨大的斧頭猶如閃電般落下,開天境魔鬼絲毫沒有閃躲的意思,手掌往上一抬就輕易接住了巨斧。

六臂巨人發出一聲怒吼,手臂以猛然突漲一圈,下一秒開天境魔鬼就被無以倫比的力量砸進峭壁不知多深,和力神比力量,就算是開天境的魔鬼也要吃虧。

開天境魔鬼被砸進峭壁后,一根巨大的青竹隨之捅進被砸出的峭壁洞中,這片峭壁再也承受不住這股恐怖的力量,轟然倒塌百里。

綠色骷髏正欲收回青竹,卻駭然發現青竹上傳來一股駭人的力量,綠色骷髏下一秒就連人帶竹砸穿哀嚎深淵的另外一面峭壁。

開天境魔鬼從破碎的峭壁中飛出,迎接它的是六把瘋狂揮舞的巨斧,每一把巨斧上的力量都十分驚人。

開天境魔鬼皺了皺眉,那神色似乎是在告訴別人它遇到了凡人的螻蟻了,只見它的身軀瞬間變得和六臂巨人龐大,兩隻手臂好像不知疼痛一般地迎向對方六把鋒利的巨斧。

綠色骷髏再度從峭壁衝出,剛才開天境魔鬼的一記讓他胸前的肋骨全部打碎,但是它毫不在意,滲人的綠光一閃,新的肋骨再度出現在他的胸前。

綠色骷髏恢復后再度拿起青竹殺向開天境魔鬼,這回它使用的是一種厲害的棍法,每一棍都有開衫裂石之威,三個龐然大物頓時戰成一團。

雖然遭遇圍攻,但是開天境魔鬼從始至終都雲風清淡,六臂巨人和綠色骷髏的攻擊都被它無壓力化解了,不過它似乎不著急弄死他們,玩味的意思更甚。

三個龐然大物驟然分開,六把巨斧突然合而為一,祖器的波動從它身上爆發出來,一道白光同時出現在斧刃上,撕裂無盡空氣後向開天境魔鬼猛然砍落。

這還不算完,六臂巨人再次打出六個巨大的白色掌印,掌印緊隨在巨斧身後襲向開天境魔鬼,六臂巨人終於使出了它的天賦神通。

另外一邊的綠色骷髏也猛地朝開天境魔鬼擲出青竹,青竹的前端突然變為尖銳的槍頭,其上閃爍著危險的綠光。

綠色骷髏的身體突然爆散為無數滲人的骨頭,然後形成無數閃爍著綠色鬼火的骷髏頭無聲沖向開天境魔鬼。

巨斧最前殺到開天境魔鬼眼前,魔鬼的雙手突然變成黑色雙刀,猛地一揮就擊飛了巨斧,不過黑色雙刀上也多了兩個巨大的裂口。

巨斧被擊飛之後,六隻巨大的白色掌印也到了開天境魔鬼身前,黑色雙刀劃過一道玄妙的軌跡,六個掌印頓時被砍成碎片,不過掌印上的恐怖力量也讓黑色雙刀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紋。

青竹化成的長槍也已殺到,魔鬼的黑色雙刀再度變為一面黑色盾牌,急速旋轉的槍頭轟然刺在黑色盾牌上,長槍被彈飛,而黑色盾牌上也多了一個槍洞。

攻擊一波接一波,魔鬼剛擋完槍頭,無盡的骷髏頭頓時把它淹沒,彷彿炸彈一般,所有的骷髏頭同時爆炸。

爆炸消失后,綠色骷髏又詭異的出現在原來的地方。 「老鬼,你的死靈槍和死靈骷髏不及當年了啊,哈哈!」六臂巨人大聲嘲諷道。

「我就說你這六臂傻子快死了嘛,你剛才用的開山斧和開山掌是假的吧,就這點威力?」綠色骷髏立即懟回道。

就在此時,填埋開天境魔鬼的破碎山壁突然爆開,彷彿時間靜止一般,無數飛濺而出的碎石被某種奇異的力量禁錮住,兩隻手臂正在以肉眼看見的速度重新長出的開天境魔鬼踏空而出。

待開天境魔鬼停止腳步,他的雙手已經重新長了出來,只見他看著六臂巨人和綠色骷髏笑道,「疼,很好玩!」

六臂巨人又對綠色骷髏嘲諷道,「看到沒有,人家看不起我們呢,都是因為你這該死的老鬼當年沒有突破到開天境。」

綠色骷髏眼中鬼火猛然旺盛,怪裡怪氣說道,「說的好像你當年成功了一樣,不知道哪個六臂傻子當年還號稱鳴鳳州最強天驕呢,更難得是當年還很多人相信了,這是我這輩子聽到過最好笑的笑話。」

易松和高山老魔在這種情況下還能開啟罵戰模式,如果讓哀嚎深淵外的各宗先遣隊弟子看到這一幕,不知會作何感想。

「你們這兩個螻蟻說完沒有,說完我要吃人了,雖然你們看起來很難吃的樣子。」開天境魔鬼難得說了一句長話。

「吃你妹,竟然說老夫的肉不好吃,難道你沒看到老夫的肉很彈嗎!」六臂巨人還舉起六隻手臂做了一個騷包的健美動作,表示自己很可口的樣子。

「嘔!」綠色骷髏直接作出乾嘔狀。

「嘔你妹,這貨說得對,就你這骷髏死樣,誰想啃你這全身骨頭,除非他屬狗。」六臂巨人直接吼道。

「你啃過我骨頭?不然你怎麼知道不好吃?」綠色骷髏毫不示弱道。

「夠了!」被吵得不耐煩的開天境魔鬼突然吼道,「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要把你們的嘴巴打的稀巴爛。」

「來啊,能封住老夫的嘴,老夫叫你大爺!」六臂巨人非常囂張道。

「來啊,你以為封住老子的嘴我就說不了話嗎。」綠色骷髏同樣囂張道,「老子全身上下的每一根骨頭都能說話,就問你怕不怕!」

開天境魔鬼總算知道跟這兩個老鬼說話是白費力氣了,不再想多說什麼,他心中已經決定要狠狠虐死這兩個老鬼了。

開天境魔鬼再次變成黑色雙刀,並且開始以驚人的速度不斷變大,到最後刀尖乾脆突破上方的黑霧消失不見,開天境之威終於出現在六臂巨人和綠色骷髏眼前。

黑色雙刀變大的同時,一種難以察覺的力量突然把六臂巨人和綠色骷髏同時禁錮。

「老鬼,我動不了了!」六臂巨人大聲道。

「我也動不了了!」綠色骷髏同樣說道。

「要不要賭一次,賭誰先死怎麼樣?」綠色骷髏笑聲滲人道。

「賭,怎麼不賭。我就賭你這老鬼先死,哈哈!」六臂巨人大笑。

「我也賭你這老鬼先死,嘿嘿!」綠色骷髏說道。

黑色雙刀看似很慢實質很快落下,一刀向六臂巨人落下,一刀向綠色骷髏落下,如果毫無疑問,這兩人的下場已經無法改變。

就在黑色巨刀即將落在綠色骷髏身上的時候,綠色骷髏突然化為無數根骨頭,黑色巨刀雖然同時轟碎無數骨頭,但是還是讓最後一根骨頭逃過了。

逃脫的最後一根骨頭瞬間變成高山老魔的模樣,他的氣息衰敗的厲害,顯然已經受到了重傷,但是不忘得意喊道,「老鬼,這個賭我贏了,嘿嘿。」

「你這老鬼高興的太早了。」

一塊巨大的火紅色盾牌憑空出現在六臂巨人的身前,黑色巨刀隨之砍在火紅色盾牌上,可怕的力量撞擊波紋瞬間掃碎百里峭壁,但是盾牌奇迹般地擋住了黑色巨刀這一擊。

六臂巨人大吐一口鮮血,氣息衰敗之間重新變回易松模樣,易松收起火紅色盾牌撒腿就向上方衝刺,而高山老魔已經先他一步沖在前面了。

黑色雙刀消失,差點被氣壞的開天境魔鬼臉上閃過惱怒之色,冷哼一聲便追了上去,不手刃這兩個該死的老鬼他絕對咽不下這口氣。

易松和高山老魔的身形幾乎同時衝出哀嚎深淵,各宗的先遣隊接到他們的消失之後就已經離去。

「老鬼,你活不了幾天了!」高山老魔陰森笑道。

「你放心,我就算吊著一口氣也要等到你比我先死。」易松擦去嘴角的血跡說道。

易松眼神閃過一絲虛弱之色,其實高山老魔說的沒錯,這次重傷讓他的壽元損耗了很多,原本還有一年的壽命就只剩下一個月了。

牧幽蘭雖然說已經找到了延長他的壽命的辦法,但是壽命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天定的,又豈是這般容易延長,不過為了不打擊牧幽蘭,他才一直沒有說。

高山老魔與他不同,他的血脈是屬於骷髏一脈,天生就是行走在生與死邊緣的人,對於死亡他們一族研究的很深,延長壽命的辦法絕對有。

易松和高山老魔兩人知道開天境魔鬼已經追了上來,但是他們絲毫沒有逃跑的意思,以為他們已經清晰地感受到了各宗前來支援的開天境強者,整整六個。

鳴鳳州的武者不似天闌州武者,因為鳴鳳州會經常出現魔鬼,對於這種異世界的生物他們已經研究了很多年,尤其是魔神宗。

這種生物是很強,但是還不至於讓鳴鳳州的武者感到害怕,但是這種生物具有可怕的污染能力,一旦發現就必須消滅,否則數量達到一定程度后就會污染這個世界的生機,讓這個世界漸漸陷入死亡。

開天境魔鬼剛衝出哀嚎深淵就發現有五道不弱於它的武者飛來,它眼中露出忌憚神色,下一秒居然又回到哀嚎深淵中。

開天境魔鬼回到哀嚎深淵不久,巨大的波動突然從哀嚎深淵中傳出,隨後易松和高山老魔就看到寒氣逼人的冰層從深淵中蔓延出來,不過一會就把整個哀嚎深淵封住。 六道散發著恐怖氣息的身影由遠及近,正是巨神宗、天魔派、魔神教、仙音閣、神腿門以及巨魔宗同時趕到的六位開天境強者。

六位開天境強者從高空俯衝下來,同時一掌打在冰層上,恐怖的聲響爆發而出,然而冰層破碎的一幕並沒有出現,就連他們留下的掌印都不算深。

「是高級防禦陣法,這些魔鬼怎麼可能會施展高級陣法?」仙音閣的開天境強者籠罩在一層氤氳中,讓人難以看清她的面貌,只能聽到一個女子的清聲。

「應該是藉助了某種高級陣法道具。」神腿門的開天境武者語氣猜測道,此人倒是沒有隱藏身形面貌,是一個頗為儒雅的白衣男子。

「能輕易扛下六位開天境武者攻擊的陣法絕對不簡單,但是我們鳴鳳州沒有這麼高級的陣法師可以破解。」天魔派的開天境武者說道,此人身形隱藏在陰森的灰霧之中,聲音極為滲人。

「天劍域僅有的兩個高級陣法師都在天闌州,看來要請他們過來才行了,不能給時間魔鬼發育,誰去?」巨神宗的開天境強者沉吟道,此人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大漢。

「這個任務非魔神教莫屬,擁有空間傳送陣的他們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到達天闌州。」巨魔宗的開天境強者立即說道,這是一個看起來十分兇狠的老者。

魔神教的開天境強者卻是籠罩在黑袍中,一個女子的聲音從中傳出道,「可以,但是祭品你們五宗都要出一份。」

「沒問題。」各宗開天境強者立即應允道。

六宗強者很快就消失在哀嚎深淵前,包括重傷的易松和高山老魔。

……

易松悄然回到三松山,巨神宗除了少數人,沒有人知道他已經深受重傷。

「師傅,你回來啦!」 邪少追妻:法醫媽咪快跑 牧幽蘭高興道。

易松表面上看起來毫無異狀,對牧幽蘭和藹道,「這兩天蘇豪那小子沒有偷懶吧。」

牧幽蘭無奈道,「我倒是想讓他偷懶一會,但是他不願意。」

「那就好,哈哈!」

專屬暖夫別想逃 易松笑道,但是下一秒他的臉色突然一變,一口老血不禁吐了出來,臉色頓時變得蒼白如紙。

牧幽蘭神色大驚扶住易松道,「師傅,你怎麼了?」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