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麼,只不過是出了點意外。」

「只是意外?哼!我還以為某些傢伙覺得吃虧,想要反悔了!」

「怎麼?明大少你也覺得我吃虧了?要不咱們就把契約改一改?」

「切,吃不吃虧你心裡有數。已經定下的東西,你想反悔可不成。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別告訴我只是白白等了你幾個鐘頭。」

「當然不會讓你白等。不過,就怕你胃口不夠大。」

「怎麼講?」明月空聽他這麼一說,眼底突然一亮。

「司馬懿在軍營裡布下了陣法。還血祭了不少士卒,召喚了一頭窮奇。」周啟給自己點了支煙,彷彿司馬懿召喚的是一頭二哈,口氣漫不經心地說道。

「窮奇?」明月空眼神一縮。隨即嘴角一笑。

「聽你的口氣,想必已經找到了應對的方法。別賣關子,說吧,你打算怎麼做。」

「要麼不玩,要玩就玩趟大的!就是不知道你明大少敢不敢?」

「玩趟大的?怎麼玩?」明月空眼神一閃,從臉上的神情看,明顯已經被周啟的話勾起了興趣。

「如果你願意玩,那麼接下來,必須得保證一切聽我的!」

子夜宵寒!風聲四起!

突然!

隨著一陣耀眼的火光閃過!

一聲轟然巨響,震天動地!將司馬懿從打坐入定的狀態中驚醒了過來!

自追尋周啟無果,他無奈返回之後已經良久沒有動靜傳來。他只道是來敵知難而退,早已走遠。卻沒想到來敵去而復返,又弄出如此大的動靜!

若是因此攪擾了主人修鍊,一旦怪罪下來,他可承擔不起。

一念到此,司馬懿目中凶光一閃!急忙縱身躍上黑煞幡,往遠處一陣觀望。只見呂布所駐紮的大營方向,隱有火光升騰。

還沒等他念頭落定!

轟然又是數聲巨響傳來。曹操駐地附近也出現了動靜!

「發生何事?」司馬懿正在驚疑間,腦海中一陣如銀鈴般清脆的嬌媚女聲如耳畔低語般響起。

「見過主人。先前襲殺靈種之人本已被屬下驚走,誰知來人凶頑,去而復返。沒想卻是驚動了主人過問。」

「哼,尚須兩日,吾便可出關。切勿因此等事再來煩我。汝好自為之。」

「謹遵主人法旨!」司馬懿渾身一顫,忙跪伏在地。一臉的惶恐。

等待片刻,感覺主人不在說話責問之後,他急忙從地上爬起。身形一展躍上了窮奇的後背,片刻之後已然出現在呂布軍大營上空。

「呂奉先,速出來見我!」

司馬懿話音落下不久,呂布率領張遼,高順手持兵刃,大步從營帳中走了出來。

「見過司馬大人!不知大人呼喚某有何事吩咐?」呂布雙手抱拳施禮過後,一抬頭,注視著半空中窮奇巨大猛惡的身影,一臉恭敬。

「此處可有異常?」

「回大人,營外偌大動靜,吾等正待前往查看,聞聽大人召喚便即前來,尚未發現異常。

司馬懿聽他如此回到,陰霾密布的臉上微不可查地露出一絲笑容。

「汝立刻率人出營四下搜尋,無論任何人等,一旦發現,一律殺之,不得有誤!」說罷,不等呂布回答,身形一閃,往曹操駐地駛去。

而就在司馬懿動身從黑煞幡離開后不久。夜色下幽光一閃,高空中露出了周啟的身影。

目視下方迎風飄揚的黑幡。周啟嘴角微微一笑。不出他的所料,陣眼果然就在這裡!

周啟目光一冷,嗆啷一聲輕響,鎮邪劍已然握在了手中!與此同時,他周身上下被一套外形古樸而不失華麗的重甲所覆蓋!

正是可將所有屬性提高30點的四獸吞天鎧!

隨著他身上金光閃耀,夜空中,天劍絕刀的巨大虛影如一劍西來,乍然出現!

弒神藐殺斷!斬!

有了四獸吞天鎧的加成,本已強悍無比的無雙技威力更是暴增!

「轟隆!」地面一陣搖晃!

劍光如雪,灑落在黑幡之上!只斬的金光亂濺,百尺高的黑幡吱呀一陣呻吟。幡身之上多了一道深深的豁口!

周啟翻手從紋章中取出一壇酒,一掌拍開泥封,仰頭一口氣灌了下去!

「神威酒!」

飲用之後,無雙槽全滿!

弒神藐殺斷!再斬!

隨著劍光二度落下!

「咔擦」一聲巨響,聲如裂錦!

黑煞幡上,先前被斬出的豁口處黑氣狂涌!幡下長長的桅杆再也無法承擔如此大的傷害。在劍光過後,赫然斷做了兩截!

遠處剛抵達曹操軍營的司馬懿突然大叫一聲,口中鮮血狂噴。險些從窮奇背上一頭栽了下去!

黑煞幡乃是他的本命法器,與神魂相連。如今被毀,立刻令他受了重創!

司馬懿強壓住自身的傷勢,慘碧色目光一陣變幻。腦海中不由自主的出現了周啟的身影。

唯有此人令他察覺不到深淺,也唯有此人方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毀去了自己的法器!

想起主人曾經交代過的話語。他心念急轉之下,瞳孔猛然一縮。

「莫非此人便是那煉妖壺的主人?」 黑煞幡被斬斷後,籠罩在軍營之上的迷霧漸漸開始退散。

眼見逐步恢復清明的地面。

周啟飛翼一展,自空中俯衝而下。就在即將觸碰到地面時,他伸手一撈,將被自己毀壞後由百尺巨幡重又恢復做三寸大小的黑煞幡一把抓在掌中。

懸挂黑幡的主體乍看像是由上好的檀木雕琢而成,然而入手分量卻頗為沉重。觸感有如金屬般冰冷。

幡面似革非革,似布非布。不知是什麼面料。即便已經裂做了兩片,神識微一觸碰,已然能從中察覺到凍結靈魂的冰冷。相當的邪門!

這時候,顯然不適合深究。周啟匆匆一瞥,便隨手將之扔進紋章空間里。

不論怎樣,這東西好歹是一件法器。姑且算作司馬懿的利息!

將黑煞幡收拾停當,隨身上微光一閃,他瞬間從地面上消失不見。

俗話說,來而不往非禮也!真正要算的帳還在後面!

於此同時,呂布軍營附近。

就在黑霧散去的剎那!

呼嘯的北風中,伴隨著天空四散飛舞的雪花,大塊的冰錐毫無徵兆地自天而降!

如半塊磚頭大小的冰坨子,密如暴雨,覆蓋了小半個軍營。凸起的棱口,刀鋒一般,冰冷而鋒利。剛脫離陣法保護的大群妖化士卒頓時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儘管有厚重的盔甲在身,可是鐵甲能防禦刀劍,弓弩,卻防備不了的大坨的冰塊如重鎚的敲擊!

從高空墜下的冰塊力量何其強大!

只見冰屑飛濺之間,入耳盡聞馬嘶人嚎!軍營之內一時間一片人仰馬翻!

「可惡!」

呂布手中無雙天龍戟一揮,將數個正奔走呼號的士卒砍做了兩段!體內噴涌而出的的鬥氣有如燃燒的火焰,飄曳在盔甲的表面,將他雄壯的身軀嚴密地護在其中。

冰塊一旦落到他的頭頂,瞬間便被鬥氣擊碎化作一片虛無消散不見。

眼見妖兵死傷慘重,呂布慘碧色的雙目中凶光閃爍,如鷹視狼顧,逐寸地掃視著大營外深沉的夜色。

我的人生模擬器 良久,他方才回頭望向張遼。

「哼!此雪雹來的古怪,以吾所見,定是有人故意為之!文遠,高順,汝二人各率2千人馬,分左右細細搜尋!吾親領中軍,正面查看!記住!勿要讓這施暗算的奸人走脫!」

「得令!」張遼和高順兩人雙雙應命。各自上馬揮舞兵刃驅趕亂做一團的妖兵出營而去。

「明少,周啟那傢伙究竟弄的什麼鬼?要是他說的不靈,咱們這懟上的可是呂布啊!」

軍營外的一堆亂石之後。目視著軍營中紛亂的動靜,溜光的頭皮上紋著蠍子刺青的老五偏頭看了一眼剛施法完畢,正大口喝著法力回復藥劑的明月空,不無擔心地說道。

「哼,和你說過多少次了,做任何事情,沒定下之前都可以盡情的懷疑。可是一旦決定去做,就千萬別他媽的瞎想。」

「可是……」老五話未出口,身旁的老七手肘用力地撞了他一下,在他偏頭的瞬間,猛地使了個眼色。

老五看到老七的眼神,話音戛然而止。

明月空微微一笑,他身為法師職業模板,精神力遠比一般契約者要強大。兩人的這番小動作,自然瞞不過他的雙眼。

「我知道你看不慣周啟那混蛋。不過看不慣歸一碼,你可不要小看他。這傢伙,有時候就連我都看不透他葫蘆里倒地賣的什麼葯。」

「哼,那傢伙的確是個混蛋!」一向不愛多話的老九,這時候突然插了一句。

「怎麼?老九,你是不是讓那傢伙佔了便宜了?」老七聽她這麼一說,笑著打趣道。

就在這時,只見明月空一擺手。

「呂布露頭了,都小心點。一切按先前說好的辦!」說著,明月空翻手從紋章里取出了一疊中級神行紫符。目光向下一瞥,口中嘖嘖有聲。

「說起敗家,這狗日的混蛋認第二,空間里只怕沒人敢認第一。一人一張,都貼好嘍,再給呂布來下狠的咱們就閃。」

夜色下,眼見呂布縱馬持戟踏出營門。明月空緩緩舉起法杖。

「老七,準備!」

就在呂布騎馬逡巡了片刻后,揮動手中長戟,做狀出發之際!

明月空和老七兩人口中同時低聲吟唱起了冗長晦澀的咒語。

在咒語念罷的瞬間,明月空猛然將法杖往頭頂一舉!

隨著鑲嵌於法杖頂端的寶石光芒一陣閃耀,十數個噴吐著冰錐的冰湮之球帶著凜冽的寒風,排成了一條直線,呼嘯著從杖端飛了出去!

而與此同時。老七手指如電,飛快地一連撕碎了7張魔法捲軸!只見紅光閃現間,周圍空氣的溫度驟然升高。一枚枚碗口大小的火球追著冰湮之球的軌跡,連珠炮一般自捲軸作用后的魔法光暈中蜂擁而出!

「成了!」明月空嘴角一掀。顧不得擦去額頭上滿布的汗水。一臉興奮地期待著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情!

一紅一藍,兩道魔法光芒交相輝映,在夜空下說不出的璀璨奪目!

冰湮之球和連珠火球飛抵呂布軍前不足百米的地方,轟然撞擊在了一起!

冰與火,兩種性質截然相反的魔法元素就像事先上了鬧鐘定過時一般,同時發生了爆炸!時間先後竟然不差分毫!

巨大的轟鳴聲過後!周圍的空間宛如凝滯,就連時間也似乎陷入了停止!

下一秒!宛如向火藥桶里投放了一根點燃的火柴。原本一片平靜的天地元氣,瞬間變得無比狂暴!

冷熱兩股能量相互交織、旋轉!旋起的強橫氣流彷彿欲將空間撕裂!短短剎那,以這冰火能量為主導,天地元氣凝成了一道足有百米方圓的猛烈風暴!

眼看風暴剛一成型,砂石飛揚的邊緣已經快速接近到了呂布軍近前。

「閃!」明月空忙一聲低呼。

紅杏亂春光 風暴一旦形成,將不會再遵從他的掌控。繼續留在這裡,除非他想為呂布手下那些個妖兵陪葬!

「鼠輩好膽!」

呂布目視遠處腳下如飛急速撤離的四人。口中一聲咆哮!

面對迎面捲來的風暴,他一催坐下赤兔馬,電閃而出。

一戟平八荒!

無雙天龍戟上紅芒閃耀,隨他手臂揮舞,若一條驚龍在頭頂飛舞盤旋。他體內磅礴的鬥氣猶如怒濤般洶湧而出,引動天地元氣。一人一騎掀起一道龍捲,毫不猶豫地一頭衝進了風暴當中!

「轟隆」一聲怪響,宛如平地驚起一道炸雷!漫天飛揚的塵土中,只聞馬蹄聲嘚嘚!

明月空回頭一看,臉上頓時一片駭然!

只見呂布手中高舉長戟,雙眼幽若鬼火!宛如一道最深沉的夢魘,從風暴中衝殺了出來!

老九老七等人順著明月空的目光望去。無不臉色大變。

「跑!趕緊的!」

明月空轉身停下,法杖一揮!

寒霜之徑!

四人身後地面原有的積雪頓時凝結成了一層厚厚的冰霜。他臨時起意,想要憑藉路面的濕滑,阻止呂布前景的步伐!

他剛施法完畢,耳畔只聽到「唏律律」一聲馬嘶!

演義中曾言,「馬中赤兔,人中呂布!」

呂布之勇,萬夫莫敵,赤兔馬之快,更非浪得虛名!

馬嘶聲方才響起,明月空只覺眼前寒光一閃,一道森寒的戟影在他的視野中急速放大!

危險!

明月空瞳孔一陣猛縮。撲面而來的長戟,讓他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脅!

Views:
6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