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嘯~嘯」

四周的景象,隨之一變,漫天呼嘯而來的風雪。

此地,一片冰天雪地,一眼望去,儘是一抹白色,彷彿看不到盡頭。

除了白,還是白!

漫天的風雪,凌厲無比,不斷地朝著林雲划來。

那一片片雪花,似乎暗器般,蘊涵著莫名的力量,閃爍著寒光。

林雲一出現,頓時朝著林雲蜂擁而至,密密麻麻,數之不盡。

同時!

周圍的溫度,彷彿下降到了零度以下,冰冷冷,冷入心扉。

林雲淡淡地點頭,說道:「風雪之意么?也算是獨特了,可以參悟一下。」

隨後,不見如何,林雲彷彿只是輕輕地一揮手,劃過空中。

頓時之間,漫天席捲而來的雪花,彷彿恢復了正常,旁若無人的狀態,不在朝著林雲席捲而來,來到林雲身邊之時,自動地繞開林雲。

彷彿,林雲成為了它們的一份子般。

林雲依舊站在原地,慢慢閉上了雙眸,似乎融入了這片天地之中。

神念如潮,朝著四方散發而去,似乎要把這片天地仔細地探索了一個通透。

一個半時辰后。

林雲睜開了雙眸,神色無喜無悲,再次邁動著步伐,朝著下一個陣法走去。

頓時之間。

四周的天地再度變換,化為了一片黃色的天地。一處處奇形怪狀的石頭,似乎有些莫名的力量,在半空之中,流轉不定。

又彷彿雲朵般,那些石頭,在空中慢慢地漂浮著。

一片詭異之象。

修仙怪談 伴隨著林雲的出現,似乎觸動了這片天地的開關般。

那些漂浮在半空之中的石頭,猶如有了靈性,或者說是接受到了命令般。

在這一刻,那些奇形怪狀,一眼望去,成千上萬的怪石,開始高速移動了起來。

似乎林雲身上散發著一股莫名的吸引力,那些石頭,朝著林雲蜂擁而至。

瞬時之間,成千上萬,巨大,或是碎石,那些奇形怪狀的石頭,呼嘯而來,似乎要活生生的把林雲砸死,這副景象,恐怖之極,讓人頭皮發麻。

「土石之意? 一寵成癮:老婆你好甜 無趣。」

林雲看著四周的景象,不由得搖了搖頭。

下一刻!

林雲的神念散發出去,瞬間悟出了這道殘存陣法的道意,繼而邁步朝著下一個陣法走去,並未如同先前那般,站在原地閉起雙眸去參悟。

實際上,到了第六層,這裡存在的殘存道意陣法,以及算得上是先天生靈之中較強者所留下的了。

道意自然要比前面數層的強上不少,也足以讓林雲生出參悟的心思。

但是,林雲身為真龍,天生掌握五行,操縱雷電,駕馭風雲。

土石之意,不必去參悟。

因為林雲早已掌握了這股道意,甚至是隨便使出的一些,都要比這裡的殘存道意陣法要強。

瞬間參破后,林雲繼續去往下一個陣法。

接下來,遇到五行的,林雲直接忽略,根本不費心思去參悟。

如那風雪,如那枯萎,如那劍氣世界,如那陰陽之力,林雲才會耗費心思去參悟,這些道意,是特殊,極具個人感悟的,作為旁人,林雲可以更好地去觀摩這種道意的缺點以及優點。

這些道意,才能夠讓林雲動一分心思,否則,以林雲一世魔帝的閱歷,根本無需耗費時間去參悟其他的道意。

(本章完) 天意塔外!

全場的寂靜,各樣的面色統一帶著震驚之色。

一個上午,林雲在天榜的排,已然進入了前五十名!

這換作任何在場的一位,就算是最有天賦的那位,也歷時了三個月,才能夠進入天榜前五十。

平均下來,更是半年的時間,才有可能登上天榜五十,更多人,連這份天賦都未曾擁有。

而林雲,僅僅耗時一個上午的功夫罷了,便已達到了沒人能夠完成的壯舉。

此刻,別提在場的無數天驕心中的震驚之情了,甚至隱隱有著崇拜之色。

「太強了,這份天賦,實屬妖孽啊,我怕是連進入天榜前五十的不行,而首席大師兄,居然一個上午,就進前五十了?」

「不愧是我承天宗的首席,如此逆天,換作歷屆首席,也應當排名第一了吧?」

「不過,季天政的速度好像慢了下來?估計此時應該是心有餘力而不足了吧?」

「呵呵,一次性領悟如此奪得殘存道意陣法,換誰都吃不消,就算季天政他闖不下去了,單單創造了這份傳奇,誰還敢嘲笑他?」

無數弟子紛紛不由得張開驚嘆地說道。

更是有人注意到了林雲排名攀升得速度,緩了下來,不由得提出了質疑。

帝國總裁的醜妻 因為此時林雲在第六層,領悟殘存道意陣法,耗時自然是久了點,沒先前得快。

有時候,半小時,有時候,一個時辰,排名才再次移動。

如此一來,在場得人,不由得紛紛懷疑林雲估計沒精力闖下去了吧?

似乎到此為止了?

「不必如此想法,這也是正常的,第六層乃是一道跨度,事關先天生靈境界的事情,具體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當初的經歷呢,也是闖到第六層,才進入前五十名的,耗時了一個月,才闖過兩道殘存道意陣法。因此,這第六層的難度,比之前的要大,耗時久一點也是正常的,不然一下子就闖過了,那簡直不是妖孽了,而是真仙降世了。」

有人不禁開口說道,赫然是來自一位登入天榜前五十的強者。

「嗯,對,不見么,天榜前五十的,都是闖到了第六層,不是第一道殘存道意陣法,就是第二道。這第六層的難度,比之前前五層大了許多,能夠完全闖到第六層的,幾乎都是我承天院前五十名的強者。至於闖到第七層的?排名足以一下子進入天榜前二十之列了。」

有人也是附和著道。

如此一來,眾人才將疑惑消去,看向天意塔的目光,越髮帶著幾分敬佩了。

原來如此啊,怪不得季天政的腳步慢了下來,原來是第六層的難度要大上許多。

不見么,這麼多天榜前五十的強者,都直言天意塔第六層有多難,而林雲的排名,雖然沒有一下子突飛猛進了,但是也在緩緩的提升當中,隔個一兩個時辰,排名就上升一點。

林雲表露出來的能耐,簡直不能夠用妖孽來形容了,瞬時間,在場大多人眼底的那份敬佩之意,再次濃烈了幾分。

而此時!

林雲身處於第六層最後的一道殘存道意陣法之中。

這裡,漫天呼嘯而過的風刃,帶著森然的寒光,閃爍著冷凜地殺機。

一道道流轉的風刃,似潔白無暇般,卻又透著一抹藍色。

細細看去,居然是一些閃爍不定的電弧。

竟是風雷雙道意!

所形成的風刃,不僅擁有著絕快的速度,更有著強大的殺傷力。

威力強橫!

即使是林雲,此刻也不得不外放靈力進行抵擋!

因為這雖然是殘存的道意陣法,但畢竟是出自先天生靈的手筆,絕不可大意!

一時之間!

「咻!咻!咻!」

凌厲的呼嘯聲,不絕於耳,彷彿整片天地之間,就只剩下了這一種聲音。

「轟!轟!轟!」

靈力化為的護罩,不斷閃爍著火星,更是轟鳴之聲,不絕於耳。

林雲淡漠的眼神,打量著一道道不斷席捲而來的風刃,不為所動。

作為第六層的最後一道殘存道意陣法,威能,以及領悟難度,上升了不少。

重回無限 從林雲作出了防禦姿態就可看出,此殘存道意的陣法,難度上,說是為一道分水嶺都不為過。

當然,這也跟林雲有意領悟這裡的殘存道意的心思有關。

否則,瞬間可破!

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風雷融合形成的雙屬道意嗎?有點意思。」

林雲眼中閃過一絲精光,旋即閉起雙眸,一股玄而又玄的波動隨之散發而出,神念如潮,侵蝕著這一片天地!

作為真龍,操縱雷電,駕馭風雲,隨心所動而已。

不過,能夠融合風雷於一體,形成獨特的道意,從而發出的風刃,這一點,極具特殊性,每個人的感悟都是不同的。

林雲前世,自然能夠融合不止一種道意,但是每個人,所採用的方法不同,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這種手段,掌握得越多越好,如此,方能改進。

但是也正是這一點,林雲才會踏足這裡。

因為天意塔,在林雲眼中,不過爾爾,換作平常,根本不屑看一眼,也就是身處於突破之際罷了。

彷彿過了許久,又彷彿過了片刻。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

這片天地間,彷彿有什麼不同了,但是不仔細看,卻根本發現不了。

只因!

那不斷橫生的風雷之刃,那一抹藍光,似乎逐漸大放,要蓋過了原本的那風之靈力。

但下一刻。

似乎又發生了變換。

那一抹大放的藍光,正在以肉眼可見地迅速衰弱下去,彷彿風刃上,只剩下風之靈力!

如此變換。

隨著時間的推移,風之靈力以及雷電之力,彷彿彼此之間為了爭奪地盤,發起了一陣又一陣的衝鋒侵略。

天地之間,一陣藍光大放,轉瞬之間,又衰弱下去,。

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陣瑩白色光芒,閃耀天地。

如此反覆。

再次過了良久后。

「原來只是如此而已么?哎,就不該抱什麼期望的。」

忽然之間,林雲睜開雙眼,面色無喜無悲,語氣冷淡地說道,更是搖了搖頭。

旋即,林雲邁步,走向第七層!

(本章完) 那風雷之意,只不過強行融合於一體,利用一些符紋之力罷了。

只是這些符紋比較獨特,罕見,所以林雲才感知了那麼久。

來到了第七層后,林雲淡淡地掃視了一眼,眼睛眯了眯。

第一道殘存道意陣法,其威能雖說看起來,要比第六層的最後一道殘存道意陣法強上不少。

不過,層次上,卻是未曾高多少。

林雲思量一番,似乎也有些明白。

能夠闖到第七層的,一般都是極境強者,對於他們來說,威能的提升足以,層次上,並無太多變化。

反之,若不是極境的話,只是神話十重巔峰,能夠闖到第七層,已經觸摸到自身的道路,那麼,極有可能會突破到先天之境。

怪不得天榜排名是依據天意塔而建立的。

這是為了更好區分弟子的天賦,著重培育!

也難怪第六層的最後一道殘存道意陣法,威能比先前的強上如此之多。

「看來闖不完了。」

林雲沒頭沒腦地淡淡說了一句話后,神念便朝著這片陣法天地散發而出。

此時!

天意塔外。

那一層瑩白色的光芒再度亮了起來!

Views:
6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