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滾!擋路者,殺!」

啪嗒一聲。

有一名沒來得及躲避的老者還站在路中間,而為首騎著白馬的少年見此,臉色一沉,揚動一鞭,甩向這老者。

同時口中冷罵了一句:「死老頭,敢擋我君凡的路,找死!」

周圍的路人見此,一個個臉色蒼白,若這一鞭甩在了老者身上,那麼,即便不死,也會被重創啊。

當這一鞭即將甩到老者時,眾人只覺一道狂風刮過,緊接著,眾人愣在了那裡,只見一名白袍青年用手握住了甩出去的鞭子。

「你他娘的是誰?竟敢擋小爺的鞭子!」君凡面色鐵青,雙目冷厲的望著林塵,在這君孤城,竟然敢有人擋他的鞭子!

「他穿著造化宮的衣袍,是造化宮的弟子吧。」

這時,一道黃鸝般的聲音響起,這是一名十五六歲的少女,騎著白馬過來。

「造化宮弟子?」君凡冷蔑一笑,冷眸注視著林塵,不屑道:「你以為自己是造化宮的弟子,就能接小爺的鞭子?」

林塵皺著眉頭,淡漠的望著君凡,君家的子弟都是這樣囂張跋扈的么?

「他只是沒來得及躲避罷了,你可知道這一鞭下去,可能會讓他皮開肉綻?」

林塵冷漠道。

「哈哈哈皮開肉綻又如何?這裡是君孤城,所有的東西都是我君家的,即便是小爺我殺了這個老頭又如何?又有誰能把我怎麼樣?」君凡狂妄大笑,不可一世。

「凡哥,剛剛他接了你一鞭,這讓我們君家的臉都丟盡了啊。」 錦醫凰妃:腹黑王爺請接招 那少女玩味的看了一眼林塵,對君凡說道。

君凡笑容戛然而止,臉色鐵青,冷眸冷望著林塵,冷聲道:「敢接我君凡的鞭子,那就看看你能否再接三鞭!」

啪嗒!

長鞭猛然甩向林塵,音爆聲陡然響起。

林塵鋒芒流轉,想傷他么?

砰!砰!

林塵渾身暴涌一層渾厚的氣浪,沖向了君凡跟那少女。

「啊」君凡跟少女在這強勁的氣浪下,猛然從白馬上摔了下去。

「他娘的!你竟然敢動手!你知道我大哥是誰嗎!我大哥是造化宮的少宮主君洛南,我二哥是造化宮的君應天!」

君凡麻利的站起來,雙目狠厲的望著林塵,咬牙道:「你一個造化宮的普通弟子,竟然敢傷我,我就要了你的命!」

林塵望著他,輕搖了搖頭,這種人已經壞到了骨子裡,無藥可救。

那麼便廢了吧免得禍害人。

砰!

一層氣浪湧出,君凡慘叫一聲,渾身骨頭崩碎,丹田氣海硬生生被轟爆,噗通一聲趴在了地上。

非寵不可:腹黑總裁約不約 圍觀的路人見狀,一個個臉色大變,君凡竟然被廢了。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被林塵所救的老者,也是一臉煞白。

他沒想到林塵竟然廢了君凡跟君家的少女。

「這不關我的事啊不關我的事啊」老者望向林塵,連忙推責道:「我沒讓你救我,你你廢了君凡,是是你自己的事,跟跟我沒關係」

老者又連忙望向癱在地上痛苦哀嚎的君凡跟那少女,顫聲道:「跟跟我沒關係,你你君家要殺就殺他不要殺我啊」

說完,老者使出身力氣跑了。

林塵的臉色冰冷,眼神鋒芒流轉,冷眸望著逃跑的老者,心底閃過了殺意。

他好心救了這老者,老者不領情也就罷了,還讓君凡殺了他!

「死!」

林塵揚起一指,一道凌冽的靈氣破空而出,瞬間從老者的後背,通過心臟洞穿了過去。

老者渾身一顫,心臟位置血流暴涌,瞪著眼睛,倒在了地上。

眾人見此,一個個嚇的連連倒退。

造化宮弟子與君凡的事,他們不敢插手,現在是能離多遠算多遠,免得被牽連。

君凡癱在地上,哀嚎著,哀嚎的同時,眼神里噴出瘋狂的殺機。

「啊君家一定會殺了你,讓你不得好死!」

林塵冷蔑的看了他一眼,說道:「你現在已經是生不如死了!」

君凡聽后,氣的渾身顫抖。

林塵沒再理會他,向著別處走去。

足足走了幾條街,水芙蓉的雍容身形出現在了林塵的面前,帶著林塵前往了一處城中較為偏僻地帶的一處院子里。

院子里冷冷清清,空無一人。

水芙蓉推開了門,進入了裡面,林塵跟了上去。

房間里。

有一名頭髮亂糟糟的中年男子,衣衫也是凌亂,還有些臟,他盤坐在卧榻上,面無表情,看起來很是頹廢。

「他來了。」水芙蓉輕道。

中年男子的眼神有了一絲光彩,他抬眼打量著林塵,足足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你真有靈邪陰風?」

「嗯。」林塵輕點了點頭,打量著中年男子,男子明顯頹廢了許久。

他感受不出中年男子有一絲修為,好像,修為被廢掉了一樣。

林塵眉頭微微一皺,水芙蓉跟他說過,中年男子曾受過傷,傷勢雖然恢復了,但卻喪失了那方面的能力。

他理解中年男子此時的心境。

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

若是連那方面的能力都沒有了,心裡肯定會很痛苦。

尤其是在有妻子的情況下,無法滿足妻子的需求,想想就更痛苦了。

「幫我。」中年男子輕道,語氣有著一絲祈求之意。

「嗯。」林塵望著水芙蓉輕道:「你先出去。」

水芙蓉輕點了點頭,走出了房間。

房間里。

林塵祭出靈邪陰風,邪風包裹著男子身,邪風有著能刺激男人那方面的能力。

隨著時間漸漸過去。

中年男子的神色有了波瀾。

他感覺的到,沉睡的龍魂,蘇醒了。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的時間。

林塵收回了邪風,望著男子臉上抑制不住的激動神色,淡淡一聲:「好了。」

「我我知道。」男子連連點頭,望著林塵,聲音微顫:「我修為被廢,如今只是一個普通人,怕是不能還這份天大的人情了。」

「我還!」這時,門被推開,水芙蓉望著男子,說道:「你我本就是夫妻,你欠他的人情,我也欠他的人情,這人情,我會還!」

男子聽了水芙蓉的話,眼神流露愧疚之意,他望著水芙蓉,聲音微顫:「這些年,苦了你了。」

水芙蓉沉默不語。

過了一會兒,林塵開口道:「回去吧。」

水芙蓉輕點了點頭,規則之力綻放,包裹著林塵與男子,離開了這裡。

我對錢真沒興趣 此時。

君孤城的城主府。

城主君孤臉色冰冷至極,眼神里閃爍著濃郁的寒芒。

「給我找!找到他,好生的折磨他!」

君孤的言語冰冷至極,恐怖的威壓瞬間席捲了整個君孤城,令城中無數人心下一顫。

「這怎麼回事?城主怎麼突然發飆了?」

有些不明情況的人疑惑道。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之前君家的君凡跟君媚兒被造化宮的弟子給廢了修為,城主知道此事,肯定非常憤怒了。」

有知情人慢慢說道。

那人聽后,神色一變:「那造化宮弟子是誰?竟然連君洛南的三弟都敢廢,這是活膩了吧。」

「是誰不知道,不過我聽說造化宮這一屆收了封閉地域的弟子,想來是封閉地域的新弟子乾的,凡是本土地域之人,有誰會跟君家結仇?」

周圍的人點了點頭。

本土地域之人都知道君孤城,唯有封閉地域的新弟子不知情況。

「城主怒了,那造化宮新弟子,必死無疑!」

「這是自然,城主本就是從造化宮走出去的,如今君洛南更是造化宮的少宮主,未來更是造化宮的宮主,敢動君家的人,那新弟子必死無疑。」

「何止是必死無疑,即便殺了他,也不足以能平息君家的怒火,他是什麼身份?君凡跟君媚兒又是身份?兩者的身份如一個天,一個地。

我覺得,君家不僅會殺了他,甚至,還會屠滅掉他所在的封閉地域!」

「很有可能,誰都知道城主一旦動怒,那必將會血流成河,那人所在的地域,八成會被屠光。」

一時間,無數人都想知道廢了君凡跟君媚兒的青年是誰。

此時。

在造化宮,冰雪殿里。

林塵在九十六號院子里,正與楚天狼、莫問天喝著酒。

桌子上豐盛的菜,都是白伊做的。

「天狼,你媳婦做的菜很好吃啊。」

林塵笑著贊道。

「確實好吃。」莫問天點頭說道。

楚天狼感到很有面子,哈哈笑了一會兒。

白伊有點不好意思,跑去廚房了。

「對了,問天,我跟塵哥都有媳婦了,你什麼時候也找個媳婦啊?說真的,一個男人身邊沒有女人照顧著,真的不行。」

楚天狼喝了口小酒,對莫問天說道。

他與莫問天在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

楚天狼是楚家的廢子,莫問天是孤兒,兩人同病相憐。

楚天狼很希望莫問天能娶個好媳婦。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一個人挺好的。」莫問天搖了搖頭,他感覺一個人自由自在的,挺好的。

楚天狼無言以對,他也沒繼續說下去,有媳婦是很有樂趣的,能體會到許多不一樣的滋味。

幾人又聊了許久,便各自回去了。

林塵在自己的房間里,盤膝坐著,打開道門,衝擊武王之境。

武將境界是凝聚屬性金丹,林塵凝聚出了九顆金丹在體內。

而想要突破至武王,只要將金丹熔化成一團金水即可。

林塵運轉功法,瘋狂的吸納天地間的靈氣,靈氣入體,有了充足的靈氣,林塵便開始衝擊武王之境。

想要將金丹熔化,一靠意志、二靠對屬性金丹的領悟,領悟的越深,越容易熔化。

隨著時間漸漸過去。

一粒金丹熔化成了金水,當林塵想熔化第二粒金丹時,身體感覺到了一股痛楚,而這點痛楚對林塵而言,算不得什麼。

當第二粒金丹熔化后,林塵開始熔化第三粒,熔化第三粒金丹時,痛楚加深了幾倍,宛如一刀一刀在剁著自己身上的肉。

很痛。

就這樣,足足持續了半天時間。

林塵已經在熔化第九粒金丹,這個時候,林塵渾身冒汗,臉色蒼白。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