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庄珞然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著的,她抱著自己的化妝包,蜷縮在沙發里醒來,客廳依然空檔,付海仍然一動不動。

只是她身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件外套,而且一看就知道是誰的。

她把外套規整的搭在椅背上,又搓了搓自己的臉。

這會兒,她也感到自己心口有些悶,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被勒過的脖子還是感覺氣緊。

客廳里沒有別的人,她只能問付海:「慕先生好些了嗎?」

付海臉眼神也很剛,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但點點頭。

庄珞然拍了拍自己的心口,這樣就好。

但是自己身體的異常感,讓心裡飄起了一絲不安。 「我能去洗手間嗎?」她再次問他。

付海又看了她一眼,這次出聲了:「你隨意。」

庄珞然對了他笑了笑:「謝謝。」

付海剛毅的眸色有了微微的鬆軟,她為什麼要謝他?太小心了,似乎很怕人欺負她似的。

庄珞然拿著自己化妝包去了洗手間,半個小時后才出來。

付海看了她一眼,變色了?

三少爺的目光真是不同尋常。

相逢情未晚 庄珞然走向他,問道:「麻煩你,我想離開,可以嗎?」

付海的眸色又柔和了幾分,三少爺只是讓他留在客廳,並沒有說要限制誰的自由:「你隨意。」

庄珞然突然覺得這是她今天聽過的最暖心的一句話,琥珀色的眸子瞬間半潤了:「謝謝你。」

付海:……

他只是站在這裡,什麼也沒有做呀?

為了讓她的謝意有價值,他問道:「需要備車嗎?」

庄珞然想了想,藥劑有了效果,她當然要去實驗室把病人所需的計量配置完成才行,於是她點點頭。

付海立刻給御公館的司機發去了信息,並對她說道:「安排好了,你去吧。」

庄珞然把懷裡的化妝包抱緊了些,對他說道:「你是個好人。」

付海:……

怔了怔了,他怎麼覺得這個小帥哥很招人喜歡呢?

惦記上三少爺的人,要死了……

庄珞然帶著空落落的心情離開御公館,惆悵只是暫時的,之前的猜測終於在他再次拎起自己時有了確切的答案,這樣很好,起碼沒有到彌足深陷的地步,現在醒悟,一切都還來的及。

慕晨翊下樓時,只見到眼神有些恍惚的付海,而自己的外套,規規整整的搭在沙發椅背上。

付海察覺到少爺下樓,立刻讓自己鎮定下來,真是沒想到,有一天會被一個男人給整得恍惚了。

感到身上被寒芒刺穿,他不敢看少爺,把剛才庄珞然給他的情緒收拾得乾乾淨淨,目光恢復到剛毅如初的狀態。

慕晨翊冷冷出聲:「人呢?」

付海鏗鏘應道:「變了顏色后就走了,說是要把剩下的葯配完。」

慕晨翊回頭看了看樓上,父親的情況已經穩定,本想下樓來看看累得睡著的她,誰知她一聲不響的走了。

「做好你自己的事。」

他矜冷的向付海吩咐了一聲,便出了客廳。

到達實驗室時,庄珞然正全神貫注的在實驗台上忙碌著。

原料有限,從郯家偷來的幾顆種子,就算培育出小苗,也是明年的事了,而且這種植物沒有個幾年,也沒有藥用價值。

慕晨翊的到來,沒有絲毫驚擾到她,她也不和他說話,直到一天之後,玻璃管里都裝上了液體。

她揉了揉有些疼的肩,把東西裝在盒子里遞給慕晨翊,到這時候,她才對他說話:「你父親身體里的藥劑存在了許多年,不是一兩支針葯就能解除的。第一個月每隔一周一只支,第二個月隔兩周一只,然後是隔開一個月,隔開一個季度,最後半年,再往後應該就沒問題了。配合酒窖的送出來的兩壇藥酒,會恢復得更好。我要做的事就這些了,等你父親康復后,別忘記我們的交易。」 說完,她低頭離開實驗室。

除了這些,她也找不到什麼話和他說了。

那麼決絕的拎起她,差點讓她窒息,如果此時對這個男人還有別的想法,她就不正常了。

慕晨翊揉了揉額頭,沒注意語氣,沒留意力道,都是他的錯,理虧了,所以……就算人家一張冷臉,也要屁顛屁顛的黏上去。

庄珞然要回庄公館,他也不攔著,累了這麼多天,應該讓她好好休息。

但是庄公館那種地方,她能休息的好嗎?

他看了她一眼,正要開口,庄珞然已經走到車邊,沒有上副駕駛的位置,而是打開了後座的門,鑽了進去。

慕晨翊知道她生氣,也不勉強她,甘當司機把她送回庄公館。

到了目的地,後座上沒有聲音,慕晨翊回頭看去……又睡了?

這樣的性格也不錯,再生氣也能睡得著,愛惜自己身體的人不容易為生活所迫。

沒有叫她,他再次給她披上了自己的外套。

她顫抖了一下,睜開眼,見車門開著,這個男人就站在她頭的位置,那張俊臉就在自己正上方。

她驀地做了起來,趴著睡的感覺不怎麼好。

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后,她的目光落在了他的真皮沙發上。

呃……那淺淺的一灣,真是好丟人。

剛睡醒,腦子有點木,她想也沒想用袖子給擦擦乾淨。

慕晨翊看著她這一幼稚的行為,想笑心裡又有些難過:「不用擦,我又不嫌棄。」

庄珞然還是繼續擦圈圈,也不看他,說道:「對不起,已經應該不會再坐你的車了,留個好印象吧。」

慕晨翊面色沉了沉:「你什麼意思?」

庄珞然不知為什麼又開始頭疼,抬眸吃力的看著他:「等你父親徹底康復后,別忘記我們的交易。你怎麼對我,我都不會計較,但是請一定兌現你的承諾,讓我和莘妤、洳茵離開這裡,並給我們誰也查不到的身份。」

其實她還想說包括連他也找不到的身份,但想想似乎不現實,於是沒有說。

慕晨翊嚴肅的看著她:「你覺得我是因為父親的解藥故意靠近你?」

庄珞然拍了拍自己的頭,減輕疼痛感:「我的想法不重要,你來岦州的目的達到了,記得兌現承諾就好。」

慕晨翊冷笑一聲:「原來一直是以來你就是這樣看待我對你的示好?」

他還是真是看錯了她。

庄珞然不想和他再糾纏了,開了另一邊的車門,回頭用純凈的男聲對慕晨翊說道:「翊少爺這優秀的人,應該比任何人都洒脫。」

話說得這麼清楚,誰都能明白了。

庄珞然剛走進庄公館的大門,就聽見身後汽車引擎的聲音特別響,很明顯的一衝而過的聲音。

他,果然洒脫得超乎想象。

庄珞然頭疼,只想回房間去休息。

她的身影一出現在住處,莘妤和洳茵就迎了上來。

庄珞然更加疲憊了,一左一右的兩個人扶住她,她乾脆把整個身體的重量都靠在莘妤和洳茵身上。 莘妤感到庄珞然很反常,一邊把她扶上樓,一邊問道:「累成這樣,他們都不讓你睡覺的嗎?」

庄珞然沒有出聲,她頭疼,似乎連出聲的力氣也沒有。

洳茵推開卧室的門,和莘妤一起把人扶進去。

庄珞然最後的記憶是看見了自己的床,然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她不是很重,莘妤和洳茵兩個人把扶去床那邊,又給她蓋上了被子。

洳茵若有所思的問道:「要不要給他換身衣服,穿睡衣睡得舒服些。」

莘妤心裡有些隱隱擔心,此時洳茵提出給庄珞然換衣服,她是斷不會答應的:「沒事,她睡會兒就行,你給她準備些滋補的飲食吧,沒發現她這些天瘦了嗎?」

洳茵本來想好好照看然哥的,不過莘妤發話讓她去準備葯膳,她也只好照辦,只是離開庄珞然房間的時候,她還戀戀不捨的往床上看了一眼。

莘妤不放心的摸了摸庄珞然的額頭,沒有發燒,怎麼看上去病殃殃的?

要不找醫生來看看?

想到就去做。

莘妤剛走出小院,就見到一群人,鬧哄哄急匆匆的往主院而去。

領主出事了?

走在最後的庄呰,見她要出門的樣子,走了過來:「現在起,庄公館戒嚴,尤其是後院的人,不得擅自出入。」

莘妤不解:「為什麼?」

庄呰沒必要和下人解釋:「不該問的別問。」

莘妤眼睛眨了眨,淺笑著對庄呰說道:「庄管家,不擅自出入是可以的,但是然哥剛好要買些日用品,總不能連出去採購的事也的限制吧。」

庄呰因莘妤討好的笑容,眸色微變。

難怪領主無意中會說莘妤這丫頭不一樣了,長大了,會勾人了。

「少爺住處負責採購的是洳茵,從現在起,到戒嚴結束,她可以三天出去一次。」

莘妤沒想到庄呰會這麼通融,掛出一副感激的面具:「那就謝謝庄管家了。」

庄呰一臉色色的笑容,一點也不掩飾的說道:「知道我是因為你才特意通融的嗎?」

從千億集團開始簽到 莘妤愣了愣,明白過來似的點點頭。

庄呰伸出粗糙的手指,想要觸碰他的下巴,莘妤往後仰了仰,沒讓他碰到。

庄呰也不惱,反正庄珞然馬上就沒用了,這個女人遲早是他的:「記得做些讓我喜歡的事,否則等你家少爺大勢已去,你就沒靠山了。」

莘妤勉強把臉上僵硬的笑容給柔軟了幾分,陪笑著說「是」。

庄呰惦記著庄峋的事,收了笑容疾步離開。

不能出去,莘妤又在內院打聽了一番,才回到庄珞然的住處。

庄珞然不舒服的在床上扭了扭,然後掙扎要起來。

莘妤趕忙去扶她坐起:「你這是怎麼了?我本來要去請醫生的,但是庄峋好像出事了,庄公館戒嚴,不讓我們離開內院。你要不要緊?」

庄珞然勉強撐坐起來:「他怎麼了?」

莘妤湊到她耳邊說道:「聽說和外面那位玩瘋了,藥物過量傷了身體。」

庄珞然不知道怎麼評價,拍了拍自己依然有些疼的前額。

猛地,她意識到一個問題。

「我這些天瘦了,而且精神不好?」 莘妤一副那還用說的模樣看向她。

庄珞然心裡咯噔一下。

她一直很小心的,怎麼會中毒?

「葯呢?趕緊的。」

她有點慌。

自己這些天表現出的都是慢性中毒的癥狀,但因為忙著配置解藥,一直沒留意。

莘妤對她說起庄峋的事,她突然聯想到自己……

莘妤從她的神色中已經感到事情的嚴重性,忙打開抽屜拿出她的解毒針葯,並一刻也沒耽誤的給她進行了注射。

「這,這有用嗎?抽屜里只有一支。」

庄珞然配置的是急性中毒時使用的藥水,她這慢性的……

「我不知道。要不把實驗室的全拿過來?」

莘妤看她的轉態沒有好轉的意思:「你不是給慕晨翊的父親配製了解藥嗎?」

注射慕景沛使用過的那種針葯是最有效果的辦法。

庄珞然艱難的搖搖頭:「沒有多餘的劑量,不考慮了。把實驗室的都拿來,加大劑量一次性注射。」

總裁只歡不 莘妤睜大了眼睛:「你要玩命嗎?」

庄珞然揉著額頭:「我正感到生命在流失,賭一把還有機會。」

莘妤:「如今只有洳茵才出得去,但她完全不知道實驗室的存在,讓她去找雲子瑜還是慕晨翊?」

庄珞然有些暈,耳朵也不怎麼能聽清莘妤的聲音,但最後三個字她還是分辨出了。

她意識到必須要提醒慕晨翊,如果她有什麼事,莘妤和洳茵也是要離開岦州的。

於是她在床上一陣亂找自己的手機,並念著慕晨翊的名字。

莘妤自己覺得她已經給了答案,雖然以為她會用電話通知慕晨翊,但是還是覺得應該讓洳茵親自去一趟才能證明事情緊急,於是她趕緊下樓去找洳茵。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