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一生中難免有很多不想跟身邊人提及的秘密,而長時間憋在心理,又會衍生出更多的問題來。

就好像一個平時看上去很開朗活潑的女孩子,直到有一天她突然自殺了,這時候人們才反應過來,原來她心裡藏著這麼大的痛苦,還依舊強撐著笑臉迎接每一天。

心理醫生便是解決心理問題的存在。

哪怕提問的很多人,並不會成為元嘉的客人,元嘉也很樂意幫助他們解答一些心理上的問題。

只有真正對自己的病無能為力的人,才會上門來接受治療的,他們也是最無助的。

元嘉每一個問題都認真看了,也都詳細地給予了對方回復,大部分是以鼓勵以及肯定為主,小問題並不會影響人的正常生活,但若是心懷負擔和壓力,那麼心理疾病就會像種子一樣,瘋狂發芽成長。

回復消息對方是能即時收到的,很快元嘉便收穫到了很多的『謝謝』『特別感謝老師的理解』『嗯嗯!我懂了!』

也有一些嚴重一點的,會再諮詢個一兩次,但涉及到更深層面的診斷以及治療,元嘉就只能約對方到『我懂你』店面來接受諮詢了。

不是元嘉故意不給解決辦法,而是只有面對面坐下來談話,他才能更準確地判斷這個人,以及他的病因,才能給出準確的治療方案。

回復完問答,元嘉打開了系統界面。

讓他有些驚訝的是,積分竟然增加了!

.

. 可用積分從200增加到了289!

加了89分,相當於面對面諮詢的89分鐘,而真實用時不過才四十分鐘不到而已。

看來積分的獲取並非簡單依據面對面的治療診斷時長,只要是對患者有幫助的解惑,那麼就可以獲得相應的積分,這89分里怕是還有患者中對他的感謝,感謝同樣也能增加積分的。

想到這,元嘉眼睛一亮。

線上解決心理問題,單個人能獲取的積分或許少,但勝在諮詢人數量大啊!未嘗不是一種新的獲取積分方式!

那該怎麼搞呢,搞個心理諮詢直播間?

好像有搞頭,只不過元嘉還沒搞過直播,得慢慢研究琢磨一下才行。

接下來的時間,元嘉就打開了Word,距離上次更新文章已經有三天了,他得時不時發一些新文章維持公眾號的活躍才行,裡面的粉絲也是有不少能夠轉化為客戶的。

今天的文章元嘉已經考慮好寫什麼了。

《考試綜合症比你想象中的要可怕》

因為昨晚的親身體會,元嘉今天寫起這篇關於考試綜合症的文章來,無論是癥狀的分析,還是預防以及解決,都寫得非常精彩。

案例的取材就是他自己,真真切切地考試綜合症經歷患者。

當然了,元嘉沒有直接寫自己患過這個病,而是以案例的方式,用第一人稱的視角,詳細地描寫了整個患病的過程。

最後再補充上預防以及克服辦法,這篇近兩千字的文章就寫好了,花了他一個多小時的時間。

元嘉將文章拷貝到公眾號後台,用文章美化工具細細地排版一番,點擊原創。

現在公眾號也不好做,不經過美化排版的話,人家根本懶得看一眼,就好像女孩子在朋友圈發照片一定要P圖一樣,再好的東西也得經過包裝才行。

這些東西全部搞完,已經快中午的十二點半了,元嘉將文章發布,這個時間段剛好是閱讀的小高峰,可以增加文章的點擊率。

發布之後,又拿起手機,將《考試綜合症比你想象中的要可怕》轉發到朋友圈。

很快便有了十多個點贊,都是以前讀書那會兒加的女同學,以及一些加元嘉微信的客戶。

第一個轉發的是元嘉的老爸,元源身為大學教授,朋友圈基本都是老師和學生,有他幫忙轉發一下,效果自然更好。

讓元嘉沒想到的是,昨晚才幫老媽開的微信,她竟然也幫忙轉發了。

老媽這麼笨,肯定不懂這個操作,現在是吃飯時間,應該是老爸拿她手機幫忙弄得,不過老媽的微信號里也就七大姑八大姨在,轉發效果並不大。

但元嘉還是感覺心裡暖洋洋的……

雖然老爸老媽口頭上不太支持他開心理諮詢事務所,想著他能夠去當老師就好了,但身體倒是很誠實,每每元嘉有新的文章發出來,第一個轉發的肯定是老爸。

元嘉肚子也有些餓了,楊和美學著用微信給他發來了一條語音。

【語音6″】:「嘉,你還回來吃飯嗎?沒空的話要不要我給你送過去?」

【語音6″】:「沒事,我外邊隨便吃點就行,中午看店,就不回去了。」

外面小餐館很多,看著油膩的快餐,元嘉也吃不下去,就點了一份湯麵,坐著慢慢吃。

味道嘛,自然比不上家裡的。

雖然回家吃也行,但來回加吃飯也一個多小時了,出來做生意,就得守著店才行,要是剛好有客人中午有空要過來呢,本身店的形象就馬虎,人還不在的話,讓客人看了就不太好。

職業操守這塊,元嘉還是很自覺的。

吃著飯的時候,元嘉便在手機端時不時刷新一下文章,看看瀏覽量。

對於一個沒有名氣、沒有運營的公眾號來說,真的每漲一個粉絲、每多一個閱讀,心裡就會高興幾分了。

這篇文章的效果倒是有些出乎元嘉預料,短短半小時,已經有三百多的閱讀量了,而且有十多條的轉發,也不知道是哪位暗戀他的女孩子幫忙轉發的。

咦,卉卉的班主任李錦思也幫忙轉發了,轉發時還附帶了很長的點評,不是簡單地『幫朋友轉發』

【這篇文章講得很到位,班上的孩子平時學習效果並不差,但一到考試就容易掉鏈子,也許有緊張的成分在,但我也很警惕考試綜合症的發生,各位家長也應該注意一下。】

重寫科技格局 這老師還挺不錯的。

元嘉點了點頭,隨手給她的轉發點了個贊

再次刷新了一下朋友圈,又是一條新的朋友轉發《考試綜合症比你想象中的要可怕》

看看頭像,有點陌生,又有點眼熟,是個小清新的簡筆畫。

同樣轉發留言:【成績不是判斷一個孩子是否優秀的唯一標準,家長們切勿給學生過大的壓力】

也是一位老師。

稍稍聯想之後,元嘉終於想起這位是誰了,這不就是他尊崇母親大人的安排,昨晚才加的相親對象嘛!

因為昨晚忙著進入體驗課程,兩人微信通過之後相互打了個招呼就沒再說話了,元嘉連備註都忘了打上去。

這時候再回到聊天頁面,是兩個簡單的問好。

冷戾少爺的囚妻 你好,我是元嘉,王阿姨介紹的【握手】

你好,我是趙詩茵【抱拳】

噗,現在想來,這個抱拳的表情也是很靈性了,看來是一個比較隨和的人,聽老媽說趙詩茵是在二中當語文老師的。

也許是自己這個男生太不主動,搞得人家女孩子也不好主動跟他聊什麼吧。

畢竟兩人加好友的目的是『相親』,不是交朋友,總感覺怪尷尬的……

元嘉一邊吃著面,一邊禮貌地點開對方的朋友圈,關於一些教育類的信息和文章佔了百分之六十左右,剩餘一些動態便是她自己比較私人的了。

翻翻翻……繼續往下翻……

嗯,元嘉在找照片,這是禮貌!

對方肯定已經把元嘉的朋友圈給翻過了,元嘉自己的照片不多,但放上去的都是最職業、最帥的幾張,畢竟朋友圈也是要給客戶看的。

好一會兒,元嘉翻到了一張照片,是趙詩茵打羽毛球的時候拍的。

照片中她拿著羽毛球當的手勢,那天陽光很好,可以看到她額頭的汗珠,幾根秀髮沾了汗貼在臉上,皮膚也很白很健康,關鍵是笑得挺開心的。

少見的原圖照片,而且模樣確實蠻漂亮的,應該是一個陽光大方的女孩子。

可惜元嘉現在心裡只有事業,戀愛什麼的還是晚一點吧,這麼好看的女孩子應該不用相親的,八成也是被她媽催的。

照片確實很不錯,給人一種很和諧的美感,而非為了曬自拍而過於強調人物的凸顯。

正在元嘉禮貌地進行照片保存的時候,趙詩茵給他發來了消息。

趙詩茵:「元醫生在嗎?我有個問題想請教你。^_^」

.

.

(已經簽約啦,有意願打賞的同學,可以選擇給喜歡的角色打賞哦,非常感謝大家!) 相親對象正準備向你提問,請做好心理準備。

元嘉算不上相親老手,但此時也是正襟危坐起來,有些好奇對方突然找他要問什麼。

元嘉:「中午好,想問什麼?」

趙詩茵:「就是我們班上有個學生啊,她好像就是患了考試綜合症,平時成績都還挺好的,但是每次一到考試就掉鏈子,現在更有些嚴重了,這次月考她都沒來,請假在家避考,她家長對此也是很頭疼,所以就想來問問你……」

趙詩茵:「你在忙么,會不會打擾到你工作啊?」

原來是這事兒!

元嘉鬆了一口氣,只要對方不主動提相親,那麼他也樂意多交一個朋友。

元嘉:「沒事,我這會兒不忙。」

元嘉:「她這個癥狀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趙詩茵:「唔,具體我也不太清楚了,畢竟一兩次考差了也是很正常的,就沒太留意,然後就發現她好像調整不過來了。」

元嘉:「你是當班主任么?」

趙詩茵:「嗯嗯,我會一直帶著他們到高考結束。」

元嘉:「有找她談過心嗎?」

趙詩茵:「有的,我就讓她平常心對待考試就行了,不要太過緊張,她其實平時的表現也都還蠻正常的,就跟我說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到考試就腦子空白,心裡發慌,發揮就失常了。」

趙詩茵:「元醫生,像她這樣的情況,是考試綜合症吧?畢竟現在也是高二了,要是影響到以後的高考就不好了。」

看著趙詩茵發過來的簡單描述,元嘉一時半會兒也沒辦法準確地判斷,如果情況屬實的話,那個女學生確實就是考試綜合症了。

要想解決心理疾病,必須要從源頭開始,找到病因才行。

無論是老師還是家長,對於學生來說,都有很多不願意跟他們講的事,單從趙詩茵的描述,元嘉沒辦法給出太多的建議。

元嘉:「打字有些說不太清楚,你方便電話嗎?」

趙詩茵:「嗯……稍等一下。」

……

趙詩茵走出了辦公室,現在是午休時間,學生們都放學了,操場沒有人,她就拿著電話在跑道上慢慢走著,陽光曬在身上很舒服。

其實她心裡也有些緊張的,畢竟對方是『相親對象』,總感覺有些怪不好意思的。

母胎單身二十四年,一直都很努力地讀書學習,然後成為了自己一直夢想當的老師,趙詩茵的感情經歷實在單薄。

要不是老媽整天嘮叨她再過兩年就嫁不出去了,接二連三地託人給她安排相親對象,趙詩茵還真沒想過談戀愛這種事。

單身是會上癮的,一個人久了,就害怕改變現狀,誰知道兩個人的生活是怎麼樣的呢。

昨晚元嘉加了她微信之後,她也禮貌地逛逛元嘉的朋友圈。

直到看到了他的照片,不知不覺間就把他朋友圈翻了個遍。

像是在看一本書一樣,從他現在的工作開始慢慢往回看,看到了他的大學,看到了他每個時期不一樣的髮型,看到了他和朋友聚會,看到了他給妹妹慶祝生日,還聽到了他分享在朋友圈裡全民K歌的作品……

這種感覺很是奇妙,像翻書一樣認識一個人,然後一個小時就過去了……

嘖嘖,我這是在幹嘛?趙詩茵醒悟過來,跟自己經常罵閨蜜花痴一樣,也罵了自己一句花痴,然後趕緊放下手機睡覺了。

夜裡做了一個夢,可惜不知道該給孩子取什麼名。

作為矜持的女孩子,趙詩茵一直在等元嘉聯繫她,如果他約她出來見個面,那麼她就勉強答應。

只是對方好像忘了相親這回事兒一樣,昨晚打過招呼之後,就再沒冒過泡了。

有這樣相親的么?我又不在乎車子房子,而且我吃得也不多呀……

然後又想起自己好像也是這樣對之前的那些相親對象的,基本上打個招呼就沒理人家了……

果然這是個看臉的世界啊,顏帝主宰地球,所謂的一見鍾情只不過是見色起意!

原來我趙詩茵也是個庸俗的人……

這樣不好。

……

元嘉拿紙巾擦了擦嘴,又順便將餐桌上濺落的油漬擦了擦,起身結賬回到了辦公室里。

這時趙詩茵的語音通話才過來了。

「元醫生不好意思啊,剛剛在辦公室,怕打擾其他老師,我現在出來了。」

對方的聲音挺好聽的,吐字清晰,語氣也很柔和。

心理醫生是華夏文化語境下心理諮詢師的通俗叫法,元嘉並不介意別人怎麼稱呼他,如果是上門諮詢的客人,元嘉倒是習慣讓對方稱呼自己為老師。

「沒事,趙老師中午不休息嗎?」

「我下午第一節有課,怕睡了上課犯迷糊。」

元嘉將手機放在檯面,按下擴音鍵,隨手拿過來紙和筆,就開始問趙詩茵一些問題了,主要是關於那個女學生平時在學校的表現、考試時候的狀態、家庭狀況這一類。

「那按照你的說法,劉媛出現這個癥狀已經最少大半年的時間了吧?」元嘉停下筆,輕輕敲了敲桌面,側耳細聽。

「嗯,這樣算下來也差不多,大概是高一的一次期中考開始出現成績斷崖式下滑的,而後就起起伏伏,到現在已經開始請假逃避考試了。」趙詩茵的聲音從手機傳來。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