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小冬笑道:「工資就從月初開始計算吧,以後每個月四五號,發工資。每個人八千塊錢。」

胖子一拍胸口,說道:「放心,我們讓你穩賺不賠,這挖海參,我估計弄好了一個月能弄個十來萬!」

羅小冬笑道:「我給你們的八千塊錢,是底薪,就算賠錢了,我也讓你們可以養家糊口,有錢賺,但是萬一賺到錢了,放心,我絕對不會獨享財富的,每個人都有的分,一起發財。」

胖子說道:「這點我放心,不過,你那麼瘦弱,水下高壓,冰冷刺骨,你下水如果覺得不對勁,提前上來,不用不好意思,一般下水是半個小時一上來,你可以二十分鐘就上來,沒事的,大家都是自己人,不會嫌你的。」

羅小冬笑道:「放心吧。」

其實,羅小冬自覺有仙力加持,其實可以在水下呆更久,一個小時都是有可能的,只是羅小冬不說破這一層。

羅小冬和眾人在大屋子裡,睡同一個土炕上,然後,大家聊天,聊著聊天,就睡著了。

聊天的過程,可以說是無所不談的,小到家庭瑣事,大到江湖路,都談。

郭大路說道,自己這一生,最佩服的人,就是那個一起干保安的老王頭,這個老王頭很像是一個隱士,這個老王頭,說了很多話,很多由於時間久了,郭大路那時候剛踏入社會,太年輕,都記不清了,但是總之,這老王頭和一般的老頭不同,他對江湖之事再熟悉不過了。

老王頭說,這當年,海魚幫,出現過一件大事,那就是祭海神的時候的怪事,這每年的出海前的時候,都要殺三牲祭海神,但是呢,有一年,有一個領導不信邪,說這是封建迷信,就不殺三牲,取消了儀式,說是要節省經費,結果,那兩個,也就是一對拖網漁船,在下面拖網很久,依然空空如也,然後過了四個小時,等到大家感覺漁網重了,知道裡面有貨后,準備收網。

船長和領導,都在船上,等著看這次的收穫,哪裡知道,這卻是一個噩夢的開始。

這拖網漁船的原理,是兩條漁船中間拉著一個網,然後兩個漁船往同一個方向跑路,一般是跑四個小時,然後拉出水面。

這個時候,船長和領導,都在看著,漁網浮出水面,然後,奇迹出現了,這一大片漁網,裡面什麼都沒有,只有一隻大海龜!

這隻大海龜,基本上估計已經幾百歲了,眼睛眨巴眨巴,完全不似害怕人似得,他並沒有露出兇惡的神色,而是永遠兩隻眼睛看著人群,眨巴眨巴眼睛。

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家都吃了一驚,甚至二船船長,也就是副拖網漁船的船長,腿都哆嗦了,一船船長的膽子稍微大了一點,把這事報告給漁船公司的老總!也就是總經理,而那個頤指氣使的決定取消敬海神儀式的人,也在船上,他是副總。

大家都意識到這可能就是敬海神儀式取消的緣故。

一般來講,以前敬海神結束之後,是不可能出現這種事情的。

所有的船員,都害怕極了,大家說不上來為什麼,但是總覺得這似乎是一種不祥的預兆。

更加驚奇的事發生了,那就是大家把這個海龜拉上來之後,發現,漁網裡已經空無一物了,也就是說,兩艘拖網漁船,四個小時的辛苦,拉上來的,是一個空的漁網,連一條小魚都沒有。

這些小魚是被海龜吃了嗎?不可能,那也吃的太乾淨了。

不少的船員都在嘀咕,其中有的船員,就說,這可能是上天或者說是海神的懲罰,大多數的船員也都贊同這個說法,少數船員,不贊同,他們膽子大,認為這就是碰巧了。

二船船長,是一個迷信氣氛十分濃厚的中年人,最終嚇的腿軟了,直打哆嗦,然後不斷向那海龜鞠躬,就差跪下了。

大船船長眉頭深鎖,在想該怎麼辦,結果,那個主張取消海神活動的領導,在這時候,說道:「來人,把它殺了,給大家改善下伙食。」

大船船長怒道:「不能,絕對不能!」

這時候,二船船長也在對講機里附和,說道:「不行啊,絕對不能的事!」

這時候,海龜眨巴扎把眼睛,居然流淚了。

大船船長也看到了,說道:「你們看,海龜流淚了。」

我在皇子身邊蹭紫氣 船上的二把手大副說道:「這海龜流淚了,肯定不是什麼好兆頭,不如放了吧?」

副總說道:「放了?他耽誤我們四個小時的時間,我要不是它,我早他娘的發財了,誰也不許放!」

大船船長為難,說道:「現在這情況,誰敢上去殺海龜啊?」

沒人敢,大家就算是被扣工資,也不敢上前,去殺海龜。

隱婚心尖寵:靳爺,別吻了! 這出海捕魚的人,都特別的迷信,他們往往不但信風水,還信前程,信吉凶,信禍福,他們中人,吃魚的時候,都有特別的講究,講究的是吃飯過程中不能翻身,翻魚的身子,比如紅燒大黃魚吧,吃完一側,不能翻過來吃另外一側,要直接把骨頭拿掉,然後直接吃另外一側,而不是把大黃魚的背部,給反過來。

這個已經形成了一個規律了,所有人都默認了,接受了。

所有人,在現場,沒一個有膽子上去割傷那海龜!

大副和二車,這兩個人居然跪了下來!

口中念念有詞!

最後的最後,沒辦法,大家都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面面相覷!

大船船長下定決定,不聽副總的話,說道:「你要走你就走,我打算放了這海龜,然後算我的,我回去之後,老闆責怪下來,我決定辭職。」

所有人驚呆了,這大船船長,十分的有經驗,是大家的心理依靠,也是整個船隊二十八個人的頂樑柱。 最後,形成了一個什麼事情,那就是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沒辦法,誰叫大船船長是二十八個人的頂樑柱呢?

所以,大家都聽大船船長的話,所以,有幾個膽子大的人,小夥子船員,就上前去,把那海龜推下水去。

這海龜居然一點也不怕人,眼睛依然眨巴眨巴,這時候,也不流淚了。海龜下水了,大家才鬆了口氣,那副總無可奈何,他想的殺海龜的方法沒人聽,他也很無奈,只好悶聲不吭的回屋子裡了,船上的宿舍。

半夜,這個副總失蹤了。

沒人知道是誰幹的,後來大家到處找,找不到這個副總,他的大衣還在床上,看樣子是半夜出來撒尿,可能出現了什麼意外狀況,也說不定。

總之,這個人就這樣「灰飛煙滅」了!

後來不少人說,這可能是海神的詛咒。

但是實際上海神是誰,是什麼容貌,沒人說的清楚呢。

但是從那以後,這個鎮子的敬海神儀式,沒再中斷!

而那個副總,再也沒找到,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這些故事,都是脫胎於神話傳說之中,但是卻又寓於現實之中,比如海神,這海神究竟是個什麼玩意兒,是東方的神仙還是西方的神仙,是歐美的神仙還是中華民族的神仙,說不清的。

沒人見過。

從那件事以後,海魚幫的敬海神儀式,包括殺三牲,從來沒有間斷過,但是具體那個副總,最後屍體也沒有找到,他的家人,包括閨女和老婆,都嫁作他人婦了,這件事,漸漸的也被人淡忘掉了。

直到十年後的一天,那個船長,大船船長和二船船長,他們依然干著打漁的買賣,因為他們沒有別的生計可做,只有出海打漁。

這一天傍晚,海上風很大,風吹起帆布,獵獵作響。

然後在收網的時候,大家看到海面上浮出了一個東西,仔細一看,是一隻大海龜。這次,海龜並沒有入網,而是在那裡自由的遊盪。

大船長大驚,因為他覺得那隻海龜,就似乎是十年前他放走的那隻海龜,並不是第二隻其他的海龜。

而二船船長,這時候,已經從一個小夥子變成一個中年人了,膽子不再像以前那麼小,腿也不哆嗦了,也不嚇的快尿褲子了。

他還拿出望遠鏡,仔細看著那隻海水中起起伏伏的海龜。

然後,大概五分鐘后,這隻海龜再一次進入了海底,不見了。

這一趟,二船船長問大船船長,要不要返航?

大船船長想了一會,說道:「不用了。」

結果,接下來的幾網下去,捕撈的十分的好,每一網,都是大量的黃魚,鮐魚等等,這一趟出海,賺了大概二十多萬,大家都傳言說是烏龜來報恩來了,但是奇怪的是,為什麼這海龜會在十年後才來報恩呢。

這故事到此沒了,是老王頭講給郭大路聽的,郭大路又講給羅小冬和胖子聽。

羅小冬和胖子聽的入神。胖子說道:「故事不錯,可惜沒結尾,你還有故事嗎?」

郭大路說道:「老王頭肚子里的東西可多了,我想想哈。」

過了一會兒,郭大路說道:「我講一個小鬼抬轎的故事給你們聽吧!」

羅小冬說好,胖子說道:「什麼叫小鬼抬轎?」

郭大路說道:「這是老王頭給我講的另一個故事了,這個故事是說,在海濱,有人起了爭執,然後,一個人把另一個人推下了海,本來,這兩個人都會水,水性很好,但是在推下去的時候,卻不小心撞到了船幫子,然後反彈到了纜繩里,整個人被拖死了,形狀慘不可言。」

羅小冬一陣沉默,說道:「又是死人的啊!」

郭大路點頭,說道:「這個姓韓的人,在船上是擔任二車的崗位的,人稱韓二車,這韓二車回來后,找了最好的律師幫他打官司,然後坐了三年牢房,吃了三年牢飯,也就是說,這事情被當成是一起意外來判定的,並沒有判定為故意殺人罪。」

胖子說道:「這也不好說!」

郭大路點頭,說道:「後來,這個韓二車出來后,態度依然十分囂張跋扈,意思是,看,我殺了人,不過判了三年而已,出來後到處囂張的走動,他爹和他一個性格,囂張跋扈,然後,爺倆準備給他結婚蓋一個大房子,空前絕後的大房子,然後給韓二車結婚用。」

胖子說道:「這是很早以前吧,現在結婚都是樓房了。」

郭大路點頭,說道:「你想,老王頭六十多了,這似乎是老王頭年輕的時候聽的故事,當然有些年頭了,那個時候,大家蓋一個大屋子,娶新媳婦,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但是韓二車和他爸爸,卻想出了一個超級大的鬼主意,那就是蓋一個超級大的房子,把兩個房子合併起來。」

羅小冬奇道:「這是什麼意思?」

郭大路說道:「比如說,農村流行的海草房,一共是四間房,對吧,三個卧室,一個客廳,這是最基本的配置了,對吧?」

羅小冬和胖子說道:「對啊!」

和校花荒島求生的日子 郭大路說道:「可是這韓二車,居然想蓋一個六個卧室,兩個大廳的房子,也就是說,他想佔兩戶人家的地,蓋一個超級長的房子,然後打通其中,變成一個超級大的客廳,然後和六個卧室。」

羅小冬和胖子都驚異,說道:「這豈不是,佔用了兩戶人家的名額?」

郭大路點頭,說道:「不但是佔用兩戶人家名額的問題,而且是直接賄賂了村裡,讓村裡同意這麼做,他想做成別墅,但是那個時候,我國還不流行別墅呢,所以他這麼做,可以說開創了一個先例。而後,他又選址選中了村西的一個三角處,那個地方地形很特殊,由於村子位於丘陵地帶,所以地形比較複雜,所以,很多的人都在觀看,不少的人都在看著這震驚世人的建築的誕生。」

胖子說道:「的確,在那個年代,剛剛改革開放吧估計,是夠驚人的,一個人佔兩戶人家的地面,蓋成一個六個卧室的大房子,實在是驚人的很吶!」

羅小冬也點頭附和。 郭大路說道:「後來,他們就開始蓋房子了,選中的這個三角地帶,是一個沒有鄰居的地方,也就是說,這三角區,本來是給兩戶人家住房用的規劃用地,現在由於韓二車的存在,讓韓二車一個人獨吞掉了。這就造成了一個局面,那就是韓二車的蓋起的屋子,是沒有左右鄰居的。這種沒有左右鄰居的存在,在當時,是不可想象的,是不存在的。而後,在房子快要蓋成的時候,在韓家得意洋洋的時候,有一次,一個雜毛老道路過本村,卻大吃一驚,說道,這地方是誰這麼蓋的?」

郭大路做了個手勢,喝了口水,繼續講道:「這雜毛老道路過這個村,看了一眼周圍的正在蓋的建築,大驚,說道,這是誰這麼蓋的?韓二車正在附近,得意洋洋的說道,這是我的婚房,怎麼樣?雜毛老道狠狠盯了那韓二車一眼,說道:你趕快拆了重建,還有一線生機,否則你將來必死無疑。韓二車驚道,你瞎說什麼呢,雜毛,你再說我揍你,我告訴你,我命好的很,我殺了人都只判三年,你以為呢,我家裡尚有關係,下有小弟,我會怕誰?我有什麼大災難?這是不可能的。雜毛老道可能是怕挨打,長嘆一聲,說道,得,我說了也白說,沒啥用,好吧,我就不管了,說完,揚長而去。」

大家都起了興緻,羅小冬急忙問道:「後來呢?」

郭大路說道:「後來,那韓二車誰的話也不聽,就把這房子給蓋起來了,花了他很多的錢,但是他在船上幹了那麼多年,是有一定積蓄的,那個年代的漁民是比現在掙錢要多的,現在的漁民的日子其實並不好過,因為一個是海里的魚少了,另一個,是休漁期太長了。應該說,這是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國家的新政策,現在是四個月休漁期,以前是六七八三個月休漁期,現在是從五月份開始,五六七八,四個月,到九月份才能開始捕魚,所以,現在可以說長路漫漫,並不是那麼好走的,捕魚這條路。回頭說那韓二車,他花了自己的積蓄,買下了一大塊的三角地皮,然後蓋好了新房,也順利結婚,抱上孩子了,這真是春風得意啊,這時候,同村的另一家人呢,卻越來越恨韓二車,那就是被他推下船的趙家的父母,這姓趙的船員,是一個普通的船員,平時呢,也是態度比較囂張的那種,兩虎相爭必有一傷,所以,那姓趙的趙船員,就被韓二車推下船了,正好掉進纜繩里被絞死了。趙家老頭,也就是趙船員的爹,那年快六十歲了,一次喝醉了酒,也不知道是被誰鼓動的,就拿著一把斧頭,一瓶燒酒,就過去了,想去砍那韓二車,但是韓二車不在家,韓二車的新媳婦和他的兒子在家,兒子才三歲啊,然後,就被砍死了。」

羅小冬大驚,說道:「這,這也太慘了,兒子和媳婦是無辜的呀。」

郭大路說道:「是啊,兒子媳婦是無辜的,但是沒辦法,被喝了燒酒的老趙給砍死了,老趙隨後去找韓二車算賬,但是沒找到,第二天,老趙就被公安局抓走了,做了二十年的牢房,在獄中的第五年就病死了,可能是風寒入骨頭吧。但是這事還沒完,那老趙那邊的事結束了,而韓二車這邊的事還沒結束,韓二車夜裡晚晚做噩夢,據說經常聽到他深夜在大房子里嚎哭。這時候,老韓,也就是韓二車的爹病死了,整個大屋子裡,八間房子里就剩下韓二車一個人了。然後,有一天,去他家串門的人發現,他弔死在院子里了,據說可能是自殺。」

海賊之文虎大將 胖子嘆了口氣,說道:「真是慘啊,據說,據說,我覺得這事可能有蹊蹺,因為那麼囂張的一個人,應該不會自殺,越是囂張的人,越是瞎自信,就越不可能自殺!」

羅小冬說道:「但是他可能想念妻子和三歲大的兒子,也說不定呢。」

郭大路說道:「後來,大概過了三年,村民又遇到了那個當初路過的雜毛老道,村們們向雜毛老道說起了這家的悲傷往事,雜毛老道說道,這事早在他預料之中,因為這裡的地勢,是一個小鬼抬轎的地勢,南部是大山,山川壓的這塊,他韓二車的家,又沒有左鄰右舍,所以,四面都是空的,就形成了一個轎子的形勢,容易引來小鬼抬轎!」

胖子說道:「我覺得不靠譜,你看現在西方社會,偉大的美利堅國家,好多人住別墅的,他們的別墅,四面都是路的也很常見啊!」

郭大路說道:「你這是抬杠,這西方和東方,管理社會的神仙都不一樣呢,怎麼不能區分來說呢?」

胖子說道:「現在看來,反正是都死光了,這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郭大路點頭,說道:「這種帶點靈異的故事,大多數都是傷心事,實在是,哎。」

胖子說道:「不過你講的挺精彩,挺詳細的,這都是老王頭跟你說的?」

郭大路說道:「是啊,都是老王頭跟我說的,老王頭還說了一個故事,是關於鴨巴子灣的事。」

羅小冬問道:「是叫鴨巴子灣?」

郭大路說道:「這是一種土話,方言,其實就是一種泥水灣,很髒的,鴨子經常在裡面撲騰撲騰的,所以又叫鴨巴子灣。」

郭大路做了個手勢,說道:「老王頭跟我講這個故事的時候,充滿感情,說這個故事和他自己也有一點關係,是他們村裡發生的真實故事,他們村林家,有三個兒子,本是一個大戶人家,但是自從林家決定在鴨子灣上面建設大房子之後,情況就發生改變了!」

羅小冬說道:「怎麼,這也是小鬼抬轎的情況?」

郭大路說道:「不是,是鴨子灣不適宜蓋房給人住,明白嗎?據說那裡鬼氣森森,地下有髒東西。」

胖子說道:「真的假的,我之前還以為自己是無神論者了。」

郭大路說道:「反正這事恐怕是真的,因為老王頭說的時候,說是自己小時候待過的一個村子,說的煞有其事,他說,這鴨子灣,老輩人說,是絕對不能在上面蓋人住的房子的,會出事,會鬧鬼,但是林家不聽,林家仗著自己是大戶人家,枝繁葉茂,所以就特別在這裡蓋房了。」

胖子聽了直撓頭,說道:「又出事了?」

郭大路點頭,說道:「是啊,出事了,這林家五口人,三個兒子,在當時人丁興盛,出盡了風頭,但是,入住后的第二天,就出事了。」

大家都繃緊神經,羅小冬看著天空,說道:「該不會又死人了吧?」

郭大路說道:「是這樣的,當時,蓋好要放鞭炮,但是放的第一次,鞭炮點不著,點著了好久不響起來,村裡的老人就說,這是不祥之兆,而後,林家老父親,覺得無所謂,我林家有三個兒子,火氣旺,怎麼會怕鬼,結果,入住的第二天夜裡,就出現了鬼叫!」

羅小冬皺眉頭,說道:「什麼叫鬼叫?」

郭大路說道:「就是過了半夜十二點鐘,大廳里,就出現了鬼叫聲音,然後,接著傳來馬蹄聲,四個金色的馬,在火炕的炕頭出來,然後在地上亂跑!」

大家大吃一驚,這時候,正好半夜十二點鐘聲敲響,羅小冬和胖子,膽子雖然不小,但是也著實嚇了一身汗,胖子說道:「嗎的,怎麼正巧趕上十二點鐘的鐘聲?」 大家沉靜了下來,屋子裡寂靜了一會,這時候的三個人,都躺在羅小冬祖屋的土炕上,三個人準備去挖野海參的,所以胖子和郭大路把在金海市的房子給退掉了,生活用品也都帶過來了,包括胖子的電腦。

胖子說道:「這大半夜的,好吧,就當練膽子了。」

郭大路說道:「這事兒恐怕……好,我繼續講下去,那林家大大小小的人,一共五口,都看到了四匹金色馬,這四匹金馬上,分別有著一個小人,一共是四個小人。」

胖子說道:「這四個小人,只會怪叫嗎?不吃人?」

郭大路說道:「不吃人,就在那叫,然後嘻嘻嘻笑著,大家都嚇壞了,五口人就縮在被子里,在土炕上,等著天亮,那些小人散去,才敢下地,就好像我們現在這三個人這樣縮在被子里一樣。」

這話一出,忽然,外面響了一聲雷聲似得聲音,大家都大吃一驚,緊接著,大家仔細側耳去聽,發現沒啥聲音,也沒金色小人小馬的聲音,才放下心來,胖子羅小冬都是如此。

胖子說道:「你們知不知道,這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郭大路,我看你平時挺老實的,沒想到你還是個講鬼故事的材料呢。」

郭大路嘆口氣,說道:「我那不是故意嚇你們的,我是記著老王頭的話罷了。」

胖子說道:「後來呢,光嚇人就沒了嗎?」

郭大路又嘆口氣,說道:「這後面的事,就比較悲慘了,因為當時,家裡實在沒別的地方可住,只能硬著頭皮去住,周圍又沒個道士和尚的,所以,就這樣了,每天都要挨鬼叫的騷擾,白天才能稍微睡一會。」

羅小冬說道:「好慘!」

郭大路說道:「可不是嗎?這林家五口人,就這麼住著,然後,直到第七天的晚上,夫妻兩個,雙雙斃命,留下了三個孩子!可憐的孩子!」

羅小冬大驚,說道:「怎麼死的?」

郭大路說道:「不知道,就知道可能是嚇死的,但是兩口子就在火炕上死掉了。當時也沒有什麼法醫,也沒人報案,村幹部主持埋了,然後把三個孩子,送到了他們親戚的家裡。」

胖子說道:「他們還有親戚?」

郭大路說道:「是啊,有親戚,這事兒恐怕,不難過也不可能,當時全村人都知道他們兩口子是被嚇死的,根本,嚇到什麼程度呢?應該說,到了夜晚,傍晚五六點鐘一過,那邊的那條路,就是房子前面那條路,就沒人敢走了。」

Views:
3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