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是想要活著的,哪怕只是多活一分鐘。

「你們兩個,繼續!」

第二個人和第三個人,也被指派了出去。

有了第一個人的死亡,後面兩個人顯然乖了不少。

順利的穿過了五顏六色的花叢,走進了宮殿之中。

那宮殿看起來不大,可卻有種肅穆的感覺,簡單的裝飾就顯得非常嚴肅。以黑白灰的色調構成,跟鮮艷的花叢形成了極為不和諧的對比。

「繼續!」

沒有聽到裡面兩個人出事,又有兩個人開始走了。

風谷對著後面的人說:「裡面就是一個考驗,如果實力足夠強,完全可以活下來!」

這個一句活下來,對於這些個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的人們來說,簡直猶如天籟。已經沒有人會質疑風谷說的對不對,這種希望的存在,本來就是一種恩賜,一種奢侈。

就連唐玉神情都為之一震。

就算唐玉再怎麼不凡,也不過是一個不足二十歲的年輕人,對於生命,自然不願意輕言放棄。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終於,輪到唐玉和尤鐮了。

「你們兩個,走!」風谷的聲音再度響起,尤鐮緊緊的抓住了唐玉的手,開始朝著裡面走了進去。

在唐玉和尤鐮走進花叢的那一瞬間,風谷轉身就朝著之前的樺樹林里走了進去。

「小玉,我有點怕……」尤鐮聲音中帶著些許的顫抖,她是真的不想死。

最近這些天跟唐玉兩個人朝夕相處,讓她覺得非常開心,比起人生中任何一個時候都開心。

她真的不想死! 「別怕,有我呢!我會保護你的!」

唐玉輕輕的摟住尤鐮,溫柔的安慰著尤鐮。

二人停了片刻,繼續朝前走。

忽然,唐玉再度停下,摘下了花叢中的一朵粉嫩的鮮花,輕輕的別在尤鐮的鬢角。

「這朵花好看,配你!」

接下來的四目相對,二人都停住了。

整個時間像是定格了一般。

花前,月下。

兩雙愛慕的眼睛,眼裡只有彼此的存在。

「小玉,親我一下,好嗎?」

尤鐮臉頰上出現了一點點紅暈,羞澀之中,卻帶著無比的愛意。

唐玉稍許點頭,隨後便用實際行動,回應了尤鐮的要求。

唇瓣的親密接觸,這對於尤鐮來說,還是頭一回,可她卻近乎瘋狂的索取著。

可能是她知道,這是她的第一次吻,也可能是她生命中最後的一次吻。

這一吻,直到尤鐮有些喘不上氣來,才算停下來。

看著臉蛋潮紅的尤鐮,唐玉眉眼之中,儘是男人的溫柔。

「鐮兒,你真美。」

此時,這一句話,便勝過了千言萬語。

而尤鐮則是踮起腳尖,雙手挽住唐玉的脖子,再一次的將嘴唇湊了上去。

這一次,尤鐮更加的主動,不計後果,不計代價。

又是到幾近於窒息,尤鐮才不得已的鬆開。而後尤鐮一把撲到唐玉的懷裡,緊緊的抱住唐玉。

「小玉,我好喜歡你。」

此時,二人的情愫,在死亡面前,來到了極致。

「可不可以,在這裡,我們融為一體……」

面對尤鐮在這個時候的這種請求,唐玉不知道應該怎麼拒絕,在這團美麗的花叢中。

在這皎潔的月色下,一切氣氛都是那麼的濃情似水。

「小玉,要了我……」

當尤鐮大著膽子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唐玉腦海里只有一句話,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片刻之後,兩個人,已經伴著花容月影,融為一體。

寂靜無比的花叢之中,只有一男一女最為干烈的嬌.喘和最沉重的呼吸。

「嘶!」

就算是尤鐮如此堅毅的身體,在第一次被唐玉攻佔的時候,任然痛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可尤鐮知道,死亡可能就在前面,在此刻,已經顧忌不了那麼多了。

疼又如何,流血又如何?

不過是一副皮囊而已,與其留下遺憾,不如在此刻盡情的歡愉!

場面幾度失控,在死亡的威脅下,度過了好些天的唐玉,此時此刻也將整個人的火力調整到了最大。

猶如六月天上的驚雷怒雨一般,在烏雲之中翻滾著。

各種鮮艷的花,被二人不斷的壓倒,可整個場面卻是那麼的唯美而和諧。

終於,唐玉發動了最後的衝鋒。

尤鐮緊緊的咬著牙,極力的承受著,也許對於尤鐮來說,這並不是最舒服的一次。

可絕對是記憶最為深刻的一次,如果還有第二次的話……

良久之後,尤鐮枕著唐玉的手臂,一動不動,身體彷彿被巨大的鐵鎚砸碎了一般。

而唐玉則是輕撫著尤鐮的秀髮,二人愛意甚濃!

忽然間,唐玉驚道:「我的靈氣恢復了!」

捆靈索捆住的,乃是唐玉黃金聖骨中的靈氣,而跟剛剛跟尤鐮滾動花叢之後,潛藏在唐玉身體裡面的那根由春陽寶典弄出來的靈骨出現了。

在金色靈骨下面的一根肋骨上,閃爍著淡淡的紅芒,有了這些生力軍,很快就衝破了束縛唐玉靈氣的捆靈索。

唐玉這一句話,讓尤鐮也是一驚!

「難道……」

「沒錯,天不亡我,我們有機會逃走了!」

原本有些累的唐玉,瞬間站了起來,開始仔細的打量起四周的環境來。

「鐮兒,你覺得我們應該朝哪裡走。」

尤鐮也跟著唐玉站起來,四周展望著,「要不然,我們往回走?想來,進去宮殿的人,都沒有出來,我們若是貿然進去,恐怕也難以出來啊!」

「如果遇到飛羽營的人,你回復靈氣了,也不是沒有勝算……」

尤鐮的建議比較中肯。

可唐玉聽完之後,卻搖了搖頭。

「鐮兒,我覺得,得這樣。」

「你留在這裡等我,我進去宮殿看看情況,先前那些人身負捆靈索,實力不濟乃是自然。我如今靈氣已然恢復,進去說不定有一線生機!」唐玉想法跟尤鐮正好相反,想要去宮殿里試一試。

「可,那個女人說的話,未必是真的……」尤鐮有些著急,畢竟涉及到性命問題。

可唐玉的回答,卻是溫柔而霸道的一個吻。

「乖,在這裡等我!」

隨後,唐玉身形一閃,就從宮殿之中穿了進去。

其實有一點唐玉沒有說,在恢復靈氣之後,唐玉隱隱的能夠感覺到,這宮殿之中,似乎有某種東西在吸引著他!

一進宮殿,唐玉整個人為之一震,這宮殿其實就是一間巨大的靈堂!

大殿的最裡面,擺放著許許多多的靈位。

「這是……」唐玉謹慎的朝前走著,宮殿之中很空蕩,有種莊重的肅穆,很是壓抑。

「西林陳德王、西林孝德王……」

「這是西林王室的靈位!」

「也就是說,這個地方,是西林皇室的墓地!」唐玉得出這個結論之後,嚇了一跳!

正當此時,突然又有一個聲音穿啦。

「你說的沒錯,這裡就是西林皇陵!」

唐玉一驚,順著那個聲音看了過去,一個身材高挑的宮裝女子出現在了宮殿裡面的一個拐角。

「你是誰!」唐玉非常警惕的看著那個女人。

「你可以叫我趙思衣。」趙思衣淡淡的說著,緩緩的朝著唐玉走了過來。

唐玉重複了一下這個名字,更加警惕的看著趙思衣。

趙思衣的宮裝雖然華麗而大氣,可此刻唐玉才發現,這一身宮裝竟然只有黑白灰三色。

結合宮殿中靈堂的布置,唐玉的腦海里,瞬間將整個事情填補了出來。

西林王室就是姓趙,而趙思衣一身衣服華麗而無色彩,奉命就是一身孝服。

能夠在皇室陵寢之中身穿孝服的,那非皇室眾人莫屬。

「也就是說,這個趙思衣,起碼是個公主?」唐玉仔細的打量著趙思衣,心裡盤算著。

作者星河一夢說:花前月下暫相逢,一番雲雨共陽春。嘖嘖, 「你居然敢這麼打量著我,不怕死嗎?」趙思衣語氣平靜,可話里的內容,卻透露著一股肅殺之氣。

唐玉又看了趙思衣幾眼,突然笑了。

「若是你想要我的命,又何必要告訴我,你的名字!是不是啊?公主殿下?」

趙思衣挑了挑眉毛,頗有深意的看著唐玉。

「果然,你果然不簡單,不過,想要活著,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趙思衣說完,居然立馬就出手攻了過來。

一股淡紫色的靈氣,包裹著趙思衣的手掌,速度極快。

唐玉不慌,反手聚氣。一拳對上!

「你怎麼能用靈氣!」趙思衣一驚,可想要撤掌,已然來不及。

二人靈氣陡然相撞,可結果卻是各自退後了四五米!

「你究竟是什麼人!」趙思衣謹慎而小心的看著唐玉,目光里逐漸有殺氣閃過。

唐玉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趙思衣的殺氣從淡到濃,心裡盤算著。嘴上卻認真的說道:「我只是南武的一個軍人!沒有別的身份,對於西林的接觸,乃是一片空白。」

這一番話,讓趙思衣更加的懷疑,靈氣依舊聚集在手上,時刻想要動手殺掉唐玉。

可唐玉卻從趙思衣的眼神中看出了些許的端倪。

「這裡乃是西林的皇陵,就算是公主大半夜的來祭祖,也斷然不會沒有下人伺候。可見她的存在,必然是一個極為隱秘的事情,也就是說,如果她能夠放我離開,說不定還真的能夠逃離西林!」

唐玉有了判斷之後,心裡下了決心。

「趙思衣,我對於這裡的一切,都一無所知。這一點,你可以相信我!」

唐玉淡淡的舉起雙手,一點靈氣也沒有聚集,以一種非常安全的形態在跟趙思衣講話。

「按照我的猜測,你一個人在這裡,必然有什麼難言之隱,亦或者有什麼難以辦到的事情!」

說話間,唐玉一直仔細的觀察著趙思衣的神情,果然說到這個地方的時候,趙思衣的神色明顯變了一變。

唐玉心裡一喜,知道趙思衣的神色有變化,說明這個事情就有著落了。

「首先,你要相信我,如同我相信你那要相信我!」唐玉真誠的看著趙思衣,並且稍微動了動雙手,示意自己並沒有動用靈氣。

趙思衣將唐玉的動作看在眼裡,猶豫了片刻,也將靈氣收了起來。

這,唐玉便獲得了第一步的信任。

「感謝你的相信,到了這裡,我必然是想活著離開的,如果我們能夠達成協議,我幫你做一些事情,你放我和我的朋友離開!那就再好不過了!」

唐玉說出了真實的想法。

趙思衣突然間,神色一變,挑著眉頭問道:「就是剛剛在外面跟你翻滾的那個女人?」

被趙思衣這麼一說,唐玉臉上浮起一絲尷尬,原來,剛剛唐玉和尤鐮在外面的縱情,都被趙思衣看到了。

所以趙思衣才對唐玉這個特別的人,起了心思,沒有殺他。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