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我們有這幾架這樣的飛機就好了!管教那小鬼子有來無回!」

「對!這麼一記橫掃千軍!小鬼子就象說書說的那樣土崩瓦解、一觸即潰!」

「這些飛機是誰的手下?」

「這個……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

眾義勇軍面面相覷,沒人知道這些飛機是誰的手下!

「我知道是誰的手下!」一名隊員越眾而出:「俺是赤峰人,這些飛機是進駐赤峰的東北人民義勇軍司令楊智娟的手下!」

「真的?既然他們守住了赤峰,自然也能保住隆化!」

「對!不如我們加入東北人民義勇軍?」

「加入!」

「我也加入!」

眾人一頓嚷嚷,張東彪和張遠觀也同意加入東北人民義勇軍,畢竟大家都是東北人,又同是抗日的義勇軍!

接著眾人開始商量,怎樣與楊智娟的東北人民義勇軍取得聯繫!

……

韋步平率領飛機,擊潰日軍解了隆化義勇軍的危局之後,繼續對撤退的小鬼子進行追殺!

韋步平親自駕機參戰是有目的的!

空中炮艇戰鵬1號、2號、3號、4號參戰好幾次了,給日軍造成了重大傷亡,日軍不可能不知道!

但是到目前為止,日軍還沒有對付空中炮艇戰鵬機型的措施,事出反常即為妖!

韋步平認為日軍蓄勢待發,肯定有什麼大動作,在憋什麼大招!

所以這一次韋步平親自駕駛戰鬥機出戰!

韋步平在向日軍的迫擊炮陣地投了一枚炸彈之後,就一直在空中盤旋,觀察地面的情況!

特別是小鬼子撤退的時候,弄得丟盔棄甲,有些不合常理,會不會是個陷阱呢?

陷阱是沒有陷阱的!

不但沒有陷阱,而且韋步平還把小鬼子給跟丟了!小鬼子在進入一片密林之後,再也沒有出現過!

韋步平駕機在樹林上空轉了好多圈,也沒見小鬼子的蹤跡!

隆化地處冀北山區,山地古老,近似丘陵,境內有燕山及其山脈,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稱!

這個時代生產力不發達,公路全部依著地形修築,道路彎如8,密林深似海!

韋步平一邊駕駛飛機,一邊用望遠鏡觀察下方一片密林,就算是知道小鬼子進入了這片密林,也是無可奈何!

要毀掉這片密林不知道要費多少噸炸彈、子彈!

韋步平搖搖頭,決定放棄了密林里的小鬼子!同時心裡也落下了一塊石頭:暫時小鬼子還沒有對付低空掃射的武器!

韋步平駕駛戰機調頭,與眾機匯合之後返回小龍潭機場!

與此同時。

密林里的日軍指揮官龜田義男等小鬼子鬆了一口氣:八嘎耶擼!這天殺的災星終於飛走了!

剛才支那軍的二架飛機進行超低空掃射時,嚇得龜田義男等小鬼子屁緊尿流,他們從來沒有看見過這樣的大殺器:甚至比大炮的殺傷力還要恐怖!

這2架飛機就圍著他們轉了一圈,子彈密集與雨點相比,有過而無不及!劈頭蓋腦的射下來!頃刻間就倒了一大片!

幸好隆化縣境內的地形不是平原,有山有水有林有山洞,枯黃的野草比人還高!山脊山腳的樹林密密麻麻!這才僥倖逃過全軍覆沒之劫!

龜田義男率領眾小鬼子狼狽返回承德,連夜寫了一份報告,交給上級軍官!

龜田義男寫了今天戰鬥的經過,把中方軍隊的大飛機寫得極為恐怖:子彈如狂風暴雨般襲來!所到之處,一切斷為兩截! 總裁老公很悶 大樹也不例外!至於我大日本皇軍被擊中者死狀甚慘!

……

第二天上午;赤峰縣城以西9公裡外,瓊崖保衛隊下轄小龍潭機場。

韋步平正要召開空軍全體人員會議,不管是戰士還是地勤人員,全部參加。

韋步平在進行戰鬥總結之後,把對日軍近段不尋常的表現說出來,提醒眾官兵注意日軍的反撲!畢竟我軍的戰鵬已經成為日軍最強的威脅,日軍一定會恨不得剷除而後快!

我們的飛機都是寶貝,損失一架我們要花極大力氣才能重新造一架!戰鬥時一定要全神貫注,發現苗頭不好,要迅速駕機遠離戰鬥地點!

直到安全距離,再回頭小心察看日軍使用什麼武器?

……

會議召開了一個多小時才散會。

韋步平走出會議室,一名通訊兵來報告說:赤峰縣長孫廷弼、農會會長宋子安等人在會客室里等候多時了!

「好!我知道了!」

小龍潭機場的會客室並不在機場內,而是在離機場2公裡外的一個名叫香菜溝的莊子里。

韋步平急忙驅車來到會客室時,看到了赤峰縣長孫廷弼、農會會長宋子安,還有10多名赤峰的鄉紳,這些都是老熟人了!

這10多名赤峰縣的鄉紳,也是赤峰本地商會的人,他們為軍隊捐錢捐物,毫不吝嗇!

正所謂投我以桃,報之以李!他們也取得了豐厚的回報!

瓊崖的產品主要供應外國,呈供不應求之勢!一般人到崖州進貨,還得花費一番力氣,打點工廠的主管才得一點貨!

赤峰商會的人到崖州進貨,卻被奉為上賓,享受一級客商的待遇,得到了充足的貨源,還得到沿途運輸的照顧!

例如用商船運輸,從崖州直抵天津港口!成本大大降低!

眾人寒暄了幾名,赤峰縣長孫廷弼這才介紹那幾名陌生人。

「這是隆化縣鄉紳張遠觀、張東彪……他們冒著嚴寒,連夜從隆化來到赤峰,一來是感謝昨天東北人民義勇軍擊退來犯的日軍,二是他們想加入東北人民義勇軍……」

「這麼冷的天,從這麼遠的地方趕過來,辛苦了!」

韋步平一一與張遠觀、張東彪等人握手、寒暄。

眾人一一就坐。

韋步平說道:「你們加入東北人民義勇軍是好事,我代表東北人民義勇軍歡迎你們……」 張遠觀、張東彪等人一臉困惑:不是說東北人們義勇軍的司令是個年輕女孩兒嗎?怎麼變成了一個翩翩少年?

韋步平也不忌諱,直接把東北人民義勇軍在瓊崖受訓,全力支持東北人民義勇的經過簡單說了一遍!

張遠觀、張東彪等人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幕後老闆是面前這名小夥子啊!

眾人商議一番之後,很快達成一致:隆化義勇軍成為東北人民義勇軍的一部分,瓊崖保衛隊派出教官訓練隆化義勇軍!向隆化義勇軍提供武器裝備、糧食等物資!

商議結束雙方皆大歡喜!

張遠觀、張東彪等人認為得到了一個大靠山,得到武器物資,還有軍事指導!

最重要的他們仍然是隆化義勇軍的首領!之前他們還錯誤的認為指揮權會落到瓊崖保衛隊手裡!

誰知道人家不稀罕——張遠觀、張東彪等人仍然擁有指揮權,可以隨時拉走他們的隊伍!除了投降日軍人之外,東北人民義勇軍、瓊崖保衛部隊不干涉他們的行動!

協議達成之後到了吃飯時間,眾人一齊走進食堂吃飯。

飯後張遠觀、張東彪邀請韋步平到隆化去指導工作,韋步平欣然答應了!

坐在韋步平旁邊的沈天良眉頭緊皺,他屬於特務頭子,現在已經進入了角色,用懷疑一切的目光看人和事,覺得張遠觀、張東彪有問題!

沈天良決定陪同韋步平到隆化縣跑一趟!

於是沈天良調兵遣將,調查情報局精英盡出!

張遠觀、張東彪等人還沒回到隆化縣,隆化縣的情況,還有張遠觀、張東彪等人的底細已經彙報到沈天良耳朵里!

眾人騎的是快馬,正好遇到颳風下雪,100多公里路程整整走了一天,這才到了隆化縣!

韋步平沒想到都三月初了,還有大雪封山的美景欣賞!雖然寒冷到呵氣成冰的程度,但是韋步平心裡欣喜:我兩輩子都沒有專心欣賞過雪景!

早上出發,進入隆化縣城時,已經是黃昏時分了!

全城鄉紳,縣政府各級職員列隊歡迎韋步平、沈天良一行!眾人大擺筵席歡迎韋步平一行!

東北人的熱情表現在敬酒上,他們一一向韋步平敬酒,韋步平來者不拒,全是一口悶!

眾人大喜:韋步平不拒絕他們的敬酒,表示這位年輕的長官把他們當朋友!

並且東北人以喝酒多者為尊!像韋步平這種來者不拒一口悶的爽快勁,以及潑天的酒量,深得眾人的尊敬!

一頓酒下來,大家稱兄道弟一家親!

……

酒宴過後,韋步平等人回到他們的住處。

沈天良再也忍不住了說道:「你喝了這麼酒,難道一點醉意也沒有?」

韋步平笑道說道:「確實沒有醉意!我還能再喝的,只是不想灌醉他們,所以後面喝得少了!」

「嗞!」眾人倒抽了一口寒氣:沒想到我們的長官打仗打的好,酒量也是千杯不醉!

眾人在客廳坐下,計劃喝了一杯醒酒茶之後就歇息。

沈天良手下一名調查情報局人員走了進來,在沈天良耳邊說了幾句話。

「有什麼情況?」

「有!我們抓到了一名日軍間諜!這些全是在他的住所搜到的證據!」

那名調查情報局工作人員把一個袋子交到韋步平手裡。

韋步平打開一看,袋子里有發報機、槍、匕首、麻醉藥、急救包、地圖、6個不同身份的證件等等一大堆物品!

在這個時代,普通人根本就不會擁有這樣的東西,就憑袋子裡面的這些東西,就可以座落了這人間諜的罪名!

「這個人是日本人嗎?」韋步平一邊翻看這些物品,一邊問。

「儘管他掩飾的很好,但是我們從蛛絲馬跡中,揭穿了他的身份,這個人就是日本間諜!」

韋步平點點頭表示同意:這些物品絕對不是這人偶然拾到的,因為偽造的6個不同身份的證件照,都是本人的照片,唯一的解釋這人是間諜!

韋步平忽然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看著一張地圖!

十代掌門 「怎麼了?」沈天良問道。

「你們立了一個大功,這張地圖是日軍的掠寶圖!」韋步平把地圖遞給沈天良。

「什麼掠寶圖?」

沈天良接過地圖一看,這是一張摺疊式的地圖,攤開之後很大,地圖上有中文標註,也有日文標註。

地圖標有金、銅、鐵、石灰、瓷器等礦產品的分布圖!

還有鹽、海產品、牛、羊、木材、棉花、大豆、梨、蘋果等農產品的主要產地。

除了礦產、物產之外,還標有八達嶺、明十三陵、紫禁城、雲崗石佛、五台山、遼帝墓等各地名勝古迹!

甚至連鐵路、公路等交通運輸信息也標記得一清二楚!

……

「小鬼子真是處心積慮啊!把我國的情況了如掌指!比我們本國人還要了解!」眾將領不由得驚嘆不已!

「這裡還有一張是隆化縣的地圖,上面標出了隆化縣境內鐵、金、鉛、瑩石等礦產分佈地點!看來這名小鬼子間諜很盡職啊!標註得這麼詳細清楚!」

「反過來我們也可以用這張圖開採鐵、金、鉛、瑩石等礦產啊!」黃一飛笑道。

「對對對!」這麼一說眾將領驚喜萬分!

韋步平冷靜的說:「我們先不要高興的太早,先組織人手勘測,看看是不是如圖上所示有礦產!有礦產還要看儲量多不多!儲量少的話沒有開採價值!」

眾人一齊點頭稱是!

當下眾將領商量著成立一個勘探小組,按照這個地圖去勘探!

晚上韋步平睡不著:萬萬沒有想到小鬼子的目光遠大,把中國研究得這麼透徹!真是一個可怕的對手!

……

第二天早上,韋步平收到瓊崖特別區行政公署轉過來的電報:委員長蔣介石要求瓊崖保衛部隊迅速馳援古北口的中央軍!守住長城一線,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日軍跨過長城一步!

韋步平把電報遞給沈天良說道:「沈大哥,你怎麼看?」

「我估計中央軍有麻煩了,中央軍也擋不住日軍!」

…… 韋步平說道:「不管他們擋不擋得住,委員長的命令還是要遵守的!我們是國民政府下轄的地方軍,必須奉命西移抵達戰場!」

「老蔣會不會借這種機會把我們當炮灰?」沈天良有點擔心。

韋步平看了一眼沈天良,心想沈大哥已經進入了特工角色,懷疑一切!猜疑一切!跟這種特務頭子打交道有點困難!不知道戴笠是不是這個樣子?

「就算明知老蔣把我們當炮灰,我們也要上戰場!抵抗日軍侵略我們義不容辭!也是我們開發瓊崖、成立瓊崖保衛軍的最終目的!」

聽韋步平說得斬釘截鐵,沈天良不由得聳然動容:沒想到我這個小老鄉居然是精忠報國一類的人物!跟著這種人干,說不定能夠流芳千古!

Views:
5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