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所未有的恐慌從心底升騰而起,龍深夜腦海嗡的一聲,瞬間空白。

到底因為什麼……

屏幕上還放著那部家庭倫理劇,他目光一頓,突然起身拿起遙控器按下了倒回鍵。

把他沒有看著貓的短短几分鐘它可能看到的東西都看了遍,畫面很快被定格在那副和樂融融的場景。 心裡一動,龍深夜接通了江葵實驗室的通訊。

「夜小子,有話快說,我正急著做實驗呢!」江葵臭著一張臉出現在屏幕里,聲音里還有一股想扁人的衝動。

「乖寶不見了。」

「我管你什麼寶沒了,沒了你不會讓人去找,找我幹嘛!」江葵氣得跳腳。

不過很快,他突然反應過來,「乖寶」可不就是龍深夜對他家貓外孫女的愛稱?

「你說什麼?我親親外……咳咳,寶貝不見了?」江葵急聲問。

「嗯,她看了部家庭倫理劇,然後就跑出了龍堡,我不知道她會去哪。」

「家庭倫理劇?」江葵眉頭一皺,驀地想到什麼,又舒展開來。

他看了眼龍深夜眉眼間的焦急,有些心虛地試探道:「這,你也該找你手下才對吧?找我做什麼?」

龍深夜不說話,只面無表情地盯著江葵看。

江葵這塊老薑不夠辣,沒多久就受不了了:「好了好了,知道你厲害,什麼都瞞不了你!

「明天是她爸媽的忌日,她要麼是回家了,要麼就是去墓園了!」

「不是我說你,寶貝厲害著呢,你操的哪門子心,別總是想著把她栓褲腰帶上帶著,是個人都得煩。」

「她是貓。給我地址。」

江葵一噎。

認命地把地址給了龍深夜,江葵心下也不放心,把研究交給徒弟龍八后,脫下白大褂出了實驗室。

沒多久,龍一就得到了某貓出了龍堡,自家爺親自開著騰龍追了出去的消息。

而另一邊,從龍堡飛奔而出,一心想著回家的某貓,異能大開之下,省去迷路的時間,順利出了龍界山,在別墅區附近搭上了一輛前往京都南區的保時捷敞篷。

由於跳進去的時候沒把度把握好,某貓不得不用爪子扒拉著擋風玻璃的上沿先搖搖晃晃地吊著。

而這麼一來,貓咪也成功擋住了開車男人的視線,害人差點出了車禍。

男人被驚嚇過後正想來個緊急剎車,某貓不耐煩了,直接無視了車上的男子,用異能驅動車子前行,上演了一幕鬼飆車。

有輕微心臟病的男人被某隻無良貓嚇得車停后直接心臟病發進了醫院。

而因為看導航看得暈頭轉向的某貓,大發慈悲放過男人後,在熟悉的公交車站下了車,沒有絲毫愧疚。

很碰巧的,貓才一下車,閃到沒人注意的角落,就聽到兩個坐在候車區等車,學生模樣的兄妹說話的聲音。

那聲音很熟悉,貓聞聲看過去,頓時貓眼一亮。

喵,這不是本貓從前的鄰居兄妹倆,李年和李月么!

顧家從前住在京都南區的新月小區別墅,對面那一戶,就是李家,兩家人從前沒少互相來往,關係不錯。

看到從前的鄰居,貓咪兩眼淚汪汪,激動不已。

可她才要撲過去給兩人一個大大的貓抱的時候,突然想到自己是只貓,立馬來了個急剎車。

萬一這兄妹倆以為她是哪個人走失的寵物,光帶著貓尋主人不回家了咋辦?

這麼一想,冷寶貝就打消了貓撲過去的念頭,而下一秒,突然瞥到少女背著的大背包,角落裡的小白貓貓眼又是一亮。

於是,在李月打開包拿水的時候,一個不注意的間隙里,某貓瞅准了眼,一個飛躍,鑽進了她的背包。

「哥,我怎麼覺得包好像突然變重了!」車一來,兄妹倆上去坐好后,李月將包抱在懷裡顛了顛,疑惑道。

「這一路上你的嘴就沒停過,包里的零食吃了不少,只有變輕的道理,怎麼可能變重。」李年笑道,有些不以為意。

「真的變重了,不信你提一下看看,你之前也提過的。」

李月一邊說一邊把包遞給少年,只是沒等對方接過,一陣窸窸窣窣咬東西的聲音就斷斷續續的從包里傳出,把兩人嚇了一跳。

「哥,好像有什麼活的東西在裡面……」李月聲音有些發顫,提著包的手抖了起來,差點把包扔了出去。

李年眉一皺,從妹妹手裡接過包,拽著拉鏈一把拉開。

嘴裡叼著薯片咔嚓咔嚓咬得歡的某貓抬頭看著盯著她一臉獃滯的兄妹倆,還有空抬起一隻爪子朝兩人揮了揮,打起了招呼。

「啊!」李月一聲尖叫,帶著驚喜。

原本的害怕在看到某貓的瞬間被拋到了九霄雲外。

她一把從李年手裡搶過背包抱在懷裡,不顧一車人看過來的目光,興奮大叫道:「好可愛的貓!」

只能說,某隻貓兒對於會被立馬當成掛失物品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

是個人,是個對萌物沒有抵抗力的人,看到她,都會愛不釋手,怎麼捨得往外推?

就是要掛失,也是能拖一天是一天!

「小貓咪,你怎麼會跑到我包包里?」

見冷寶貝不怕她,李月開心地把它從包里抱了出來,看到貓肥肥的小短腿和肉肉的雙下巴后,她眼裡的喜愛差點因滿溢噴了出來。

銀色的毛髮和湛藍的貓瞳美麗異常,加上渾身上下透著的可愛勁,貓出現的剎那,整車人的目光一下就被吸引住了。

不少乘客都一臉驚奇的拿著手機對著貓拍照,上傳。

不到二十分鐘,某貓就當了回網紅。

而這個信息,也在最短的時間被龍深夜得知。

接著貓搭乘的公交無緣無故突然被巡邏的交警攔住,來了個例行檢查。

而在這短短的功夫,附近開著車的boss大人一拐彎,向著公交的方向駛來。

把車扔給突然冒出來對他彎腰行禮的魁梧男人後,龍深夜就在一車人的目瞪口呆下三兩步跨上了車。

皺著眉眼一掃,他朝李月坐著的位置走了過去。

甚至連話都沒說一句,他就一臉不悅的在少女臉紅心跳的羞澀目光中,伸手從她懷裡把貓搶了過去。

「呃,這位先生……」雖然龍深夜長得很好看,可這搶貓的行為卻是很不好看。

「這是我的貓,打擾你很抱歉。」

說打擾抱歉,可那語氣根本沒有絲毫歉意,冷冷的一句,就把李月未出口的話堵得說不出來。

某貓被龍深夜抱起來的時候,嘴裡還含著一片薯片,等發現自己的處境,她腦袋一懵,整隻貓都不好了。

眼看龍深夜抱著她就要轉身下車,某貓兩隻爪子朝前一伸,抱住車上的扶手,不管龍深夜怎麼掰愣是不撒手,還喵喵喵抗議起來。 怕弄疼某貓,龍深夜不敢用力,無奈只能貼著貓的耳朵低聲商量起來:「跟我下車,我帶你回家。」

龍深夜的意思是帶貓回她原來的家,可聽在貓耳里卻是要帶她回龍堡。

貓好不容易跑出來,怎麼可能跟他回去?

一時貓抓著公交車的扶手就像抓著救命稻草般,死都不肯撒手。

偏偏在這樣一個公共場合,龍深夜又不好透露太多貓的異常。

車上人不多,剛好李月的前面還有一個空位,無奈之下,他只能兩手高舉托著貓坐了下去,向貓表達自己不走的意思。

這個時候,車上的警察也得到指示下了車,司機甚至都忘了龍深夜沒買票,不時從後視鏡偷瞄著一人一貓,公交也繼續開了起來。

自始至終,竟然沒有人懷疑過,龍深夜是不是真的是貓的主人。

等公交開動了,某貓才心甘情願任龍深夜抱到懷裡,忐忑著目光偷瞄大boss的臉色。

喵!還好,不是很臭。(貓咪,你近視了吧?都快黑成鍋底的臉還不是很臭?)

然後某貓注意力一下又回到了後座李月大腿放著的美味薯片上。

「喵喵!」貓的薯片!

「貓的」兩字說得是多麼理直氣壯。

好在某隻饞貓還沒徹底饞得沒了腦子,知道一車的人都盯著她和龍深夜看,不能表現得和普通的貓有太大差異,就只是一直盯著薯片喵喵喵。

沒等龍深夜開口替貓討要,仍舊兩眼失神的盯著龍深夜移不開眼的李月旁邊,李年清咳兩聲喚醒妹妹的同時,善解貓意的把還剩半包的薯片遞給了某貓。

某貓眼疾手快一把搶過,又繼續窩在龍深夜懷裡嗨皮的咔嚓咔嚓起來。

「先生的貓真可愛!」李年笑著對龍深夜說,「它不知怎麼跑到了我妹妹的背包里,還自己拆開薯片的包裝,吃得很開心,很有靈性。」

如果是換成任何一個人,他都可能懷疑對方是看上這隻貓的貓販子,但這人是龍深夜,他心底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如果這世上有一個人是這隻貓的主人的話,那麼一定是眼前這個男人。這種感覺使他深信不疑。

而這,也是這一車人的共同心聲。

「嗯,她很調皮。」

因不喜公交人多味雜而黑著的臉緩和下來,龍深夜聽到貓被人誇了,心底湧起一股深深的自豪感,還學人虛偽的謙虛起來。

「我從沒見過長得這麼可愛漂亮的貓!」

這時,李月略帶羞澀的聲音也插了進來,話語里的喜愛毫不掩飾。

「它叫什麼呀,有沒有兄弟姐妹呀,我好想也養一隻像它這樣可愛的貓。」

少女的話本沒什麼不妥,可聽在龍深夜耳里,卻讓他瞬間冷了臉:「乖寶是獨一無二的,沒人能替代。」

喵!

吃著薯片的貓愣了下,緊跟著耳朵向後一揚,貓毛得瑟的飄了起來,就知道大boss沒貓不行啊喵!

開心得不行,一顆心似要飛起來般,某貓尾巴一晃一晃拂過龍深夜的胳膊,同時不吝嗇地伸出舌頭在龍深夜的掌心又親又舔。

貓這般舉動,瞬間讓龍深夜的臉色回溫。

李月被龍深夜多變的情緒嚇到了,不敢再說話。

倒是一旁的李年開口打破了僵硬的氣氛:「這隻貓就叫乖寶嗎?看來先生很喜歡它呀。」

「嗯。」雖只有一個字,可卻包含了萬千情緒,龍深夜抱起貓,在她額頭上親了親,看著她的眼睛道,「我愛她。」

我愛她,我愛她,我愛她……

霎時,世界寂靜了,只剩下龍深夜低沉醇厚的聲音說出的這三個字,在冷寶貝精神海迴旋飛舞。 小白貓大睜著一雙湛藍的貓眼,怔怔看著龍深夜,連嘴裡的薯片都忘了嚼。

大boss這是什麼意思……

愛貓,他愛貓……

貓眼眨一下,再眨一下,冷寶貝突然感覺,胸腔里的心跳好像在加速,嘭,嘭,嘭……越跳越快。

從變成貓后,她與龍深夜每日里相處的時間可謂不少,她也經常趁機吃些龍深夜的豆腐,開心時也會對他表示親昵。

可到底並沒有對他生出別樣心思,頂多就是對他比對別人親近、信任,依賴。

某貓雖然有時候挺迷糊,粗神經,卻不傻,甚至對於自己對龍旭陽那種所謂暗戀的感情,內心深處,她也是明白真實度有待考究的。

然而這次不同。

這種心跳加速,臉發燙的感覺不同,這種悸動到渾身發顫,甜滋滋的感覺不同。

我愛她三個字,貓聽不出是「她」,她以為是「它」,可這,仍是她聽過的最好聽的天籟!

怎麼辦,這回貓好像真的戀愛了。

可,大boss這話,真是貓想的那個意思嗎?

還是純粹對寵物的喜歡?

羞澀捂臉的貓突然抖了兩下眉毛,其實是想皺的,但似乎有些難度。

這世上,會有人,對一隻貓產生愛情嗎?

答案是,根本不可能。

一想到這,某貓原本飄著的毛往回一貼,整個胖了一圈的小身子驟然瘦下來,貓腦袋也蔫蔫的耷拉了下去。

「乖寶,怎麼了?」龍深夜有些擔憂,明明前一秒貓還一臉幸福,下一秒就蔫蔫沒了精神。

「喵!」大boss,現在你是人,貓是一隻貓,咱們之間可是有物種隔離的,不可能在一起,所以沒事不要老撩貓成不?

某貓幽怨地看了龍深夜一眼,跳回他膝蓋上,又咔嚓咔擦咬起了薯片。

只是這回不單是貪嘴,還帶著一股發泄的勁,咬得那個響亮。

不過,吃貨貓終究是吃貨貓。

吃沒兩下,小白貓又嗨皮了,鼓著腮幫子,貓嘴一張一合蠕動著,滿足地閉起了貓眼,尾巴也跟著愜意地一晃一晃,呼嚕呼嚕的電流聲都快蓋過公交行駛的震動了。

龍深夜忍不住捏了捏某貓的耳朵,輕笑出聲。

聲音低沉悅耳,坐在後座的李月雖然看不到他笑的模樣,可不妨礙她自行想象,這下臉更紅了。

很快,公車到了新月小區那個站,龍深夜抱著某貓與李月兄妹一前一後下車,在李月驚喜的目光下,幾人一起進了新月小區。

「我們住在7號別墅,這位先生也住這兒嗎?」李年問出了李月關心的問題,李月耳朵豎起。

聽到很接近的數字,龍深夜忍不住低頭看了眼正含著吸管喝可樂的貓。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