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總,我覺得我們兩個應該談談。」林雪初在掙脫無望后開口。季玉澤在林雪初問的第一次沒有回復她,直到林雪初強制把他拉住,然後死死的定在原地,不動。季玉澤終於轉過了身子,看向林雪初。

兩個人就這麼在這個空間里互相看著對方然後,都不動了,就跟被什麼定住似的。

林雪初在等季玉澤開口,但是季玉澤遲遲的都沒有對她說任何一句話。

而季玉澤這邊也在等林雪初開口,他是想聽一下這個女人給他的解釋,想要這個女人解釋一下他為什麼會三番五次地這樣做。

季玉澤對於林雪初之前做的那些事情,感覺到真的很神奇。

後面林雪初直接把季玉澤握著自己的手,從季玉澤手裡甩了出來。

林雪初:「季總,我現在不明白你這是什麼意思,還有你這樣對我到底目的是什麼,我知道,雖然……」

林雪初開始斷斷續續的,說著自己的想法。

(本章完) 季玉澤一先開始,聽著很平靜,後面越聽越多的時候,就把眉頭緊皺了起來。

林雪初接著說著自己的話。

林雪初沒有發現季玉澤的這些,她只是一直在說著自己的事情,「季總,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也不知道咱們兩個之間到底是有些什麼誤會,從一開始到現在。我覺得我都沒有做過什麼過分的事情,如果我有什麼事情做的讓你不滿意,你可以告訴我。然後我可以在以後碰到你的時候,盡量避免這些事情。」

季玉澤聽著林雪初說這些話,看著他的眼神。

林雪初直視他,眼神裡面毫無退縮,毫無委屈,毫無愧疚之意,其餘則的眉頭依然緊,皺著,他甚至直接想把林雪初帶回到他家,關上幾天,看看這個女人到底聽不聽他說話,這個女人的意思就是現在是他的錯,都是他逼著他要做這件事情了嗎,他本來在等林雪珠,給他一個解釋,但是這個女人遲遲的不給自己恢復。現在的秦全面就這樣僵持了下來,兩個人誰也。不讓,誰,誰到後面誰都不說話,林雪初已經把手從晉澤的時候裡面震動開了,所以他就轉過身子。對,其餘則說。

「戰雨還在上一個密室里,我要回去跟他一起。我走的時候太突然了,沒有跟他說一聲,我覺得他會擔心。」其實這些話也是林雪初賭氣說的,她知道,戰雨,既然作為這個遊戲的設計師,那肯定不會沒有什麼事情的,他現在只是不想面對季玉澤而已,他想逃離跟季玉澤在一起的地方。

因為她一跟季玉澤在一起,林雪初就會想起剛才在密室裡面,嘴唇上面感受到的那一陣觸動。

她真的不能想,一想她的心也會跟著動的。

季玉澤只當這個女人是想趕緊逃離他。所以他一生氣直接過去,走到林雪珠面前,「你要走,你是真的要走嗎。」

林雪初頭都沒回道:「對我現在就是要回去。」

混沌劍神 季玉澤問:「去找那個男人?」

「他是有名字的,他叫戰雨。戰爭的戰下雨的雨,你聽到了嗎。」

林雪初的語氣,冰冰冷冷的。

這些話砸在季玉澤的心裏面,季玉澤聽著更加的難受,他不明白,林雪初是第一次跟這個男的說話,是她第一次遇到的人,即使是這樣,對這個人的態度都要比對自己的好,他真的很想跟林雪初好好坐下來,聊一聊兩個人之間的感情的事情。

之前,他就已經明確的表態過了。

他願意,他願意為了這個女人而做一些事情,但是這個女人遲遲不給他任何答覆,也從來都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我一會兒告訴林雪初,聽到季玉澤的這個語氣和他的這個眼神,可不知道季玉澤接下來會說的話是什麼,但是他從

劇作的眼中看出的決絕。

下一秒季玉澤開口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麼想的,但是我現在覺得我……」

就季玉澤打算表白的時候,他想把自己所有的心情都告訴林雪初,想問問她。

並且想讓她解釋一下,他現在的心情為什麼是這樣的慌亂,看到這個女人以後。為什麼他的情緒變化的起伏會這麼大,林雪初側耳傾聽。

林雪初側耳傾聽著,季玉澤打算說的話,等季玉澤剛打算開口的時候,林雪初的時候就看到他又沉默了。

因為這個時候,季玉澤看到林雪初背後走過來的人。

他是想找一個很安靜,又很適合表白的地方,給林雪初說出自己真正的內心想法,經過這次密室大逃脫的開始,到現在,他已經完全意識到了自己想要什麼。

在每一次的交集裡面,季玉澤第一個想到的都是林雪初這個女人,這個女人真的是擾亂他心神的一大利器,但是季玉澤又不後悔,他現在擁有這樣的情緒。

因為在季玉澤過往的人生裡面,他從來沒有感受過這樣的情緒,他覺得。有時候關心一個人確實是比他之前獨身一個人的時候要好,因為這種關係,你是從他內心深處散發出來的,而不是別人強加給他,從小到大,去則經歷了很多事情,也承受來自家庭的一些壓力,他的。父母總會指著他。對他說,你應該成為怎樣的人,而沒有想要尊重他,問他,你到底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但是。經過這些天和林雪初的相處,以及在每天看到這個女人的時候,據說突然就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到底是什麼。

他想每天都跟林雪初在一起,然後兩個人在一起說說話。做做事情都什麼都可以。只要不要是他自己一個人就行,因為基於則。已經孤獨,他她。前面的人生裡面從來都是一個人,就算遇到了。什麼人的時候,他也不會被輕易表露自己的心聲,他從來就是一個把自己關進。內心很深處的一個人,所以也不會在乎別人的眼光,但是現在他真的很在乎林雪初的眼光,他現在看著像林雪出的每一道目光,都是包含著他深深地灼熱,炙熱的感情。他希望你寫出可以感受。

季玉澤從來沒有感覺到自己這麼勇敢,可能是在這個黑暗的環境下。他第一次有了這種想法,想要把自己的。 重生之絕代商嬌 愛情愛表達出去,想要得到一個回應,可能過後,他會為自己的這些舉動而後悔,覺得自己為什麼這麼魯莽。但是在經歷的時候,他覺得他自己一點都不後悔,林雪初愣在原地,不知道機遇則到底想說什麼。但是他還是順著繼續走的話,轉身看向的北面,只見小歐浩哥他們。順著他們就走了過來,小歐在遠遠的跟他們招手,李雪初看了一下四周

的環境。他們現在走出那個走廊,以後到達的是一個。

等林雪初看了看四周的環境,發現這裡是一個很空曠的地方。

這裡是一個操場,小歐又到林雪初面前,笑著走過來以後對林雪初道:「雪初姐,我們終於找到你了,你不知道我們這一路走來是多麼的辛苦啊。」

林雪初道:「我由於習慣跟你們一起走,剛剛開始的時候,我真的差點都找不到路好,這個時候做到理解林雪初。

小歐說:「幸虧有你把電閘打開了,不然的話,我們現在還在那個密室裡面跟NPC對峙呢。」

林雪初道:「NPC是怎麼出現的呢。我沒有碰到。」

雖然林雪初的心裏面知道NPC,在完成一個任務以後,它會自動消失的。

但是為了承接浩哥的話,他也就只能這,只好這樣問,浩哥嘆了一口氣道,「別提了,NPC,真的把我們幾個人都要嚇死了,我們在一開始在一個黑暗的環境裡面,以為他就是一個假人,但是……」

「但是。」浩哥的話被小鷗給截住了。

小歐神情激動,眉飛色舞,並且只用手比劃著。朝林雪初道:「還原著當時的情景。」

其實當時心裡林雪初已經在監控室裡面看到了。

但是聽小歐說出來的感覺又不一樣了,小歐此時還在比劃著她當時遇到那個NPC時候的所有的心情以及感受。

小歐正在把她的心情和感受都用手比劃給外化出來。

林雪初安慰道:「小歐,你慢慢說,我們慢慢來,我們可以邊聊。你不要太激動,我們既然現在已經匯合了,那麼我們就先整合一下線索,之前所有人,每個人有的擁有的信息,線索什麼的。這肯定對於我們最後的出去有很大的幫助。」

小歐此時才聽了下來,之前說話口乾舌燥的,回復林雪初,道,「對呀,趕緊出去吧,我覺得我在這個密室逃脫遊戲裡面已經待了一兩年了!」

聽到此,Amanda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小歐,你真的是有把事情誇大,快點都讓人信服的功能呀!」

小歐笑著看著Amanda,道:「那你也不看我歐姐是誰。」

(本章完) 「只要是我記憶深刻的,我必須要把它好好地給大眾傳揚,好的東西就好好分享,宣傳給大眾,不好的東西,讓他們及時避開,我這樣做有錯嗎?」小歐回復道。

阿慶走了過來,拍拍小肩膀,,道:「你這樣做沒錯,歐姐最牛逼!」

小歐興奮地對林雪初說:「看到沒,這一趟,雖然我現在很餓,很想出去,但是。這個密室逃脫,我還是覺得挺有意思的,畢竟我多了一個得力的的手下。

「你說誰是手下呀?阿慶急了。

小歐:「我說是你就是你。」

林雪初搖了搖頭說:「那我們現在就在這個地方,把這些線索給會合了吧。」

不過林雪初突然想到,在上一個密室裡面的陸晚晚跟戰雨。

不過,戰雨應該會把陸晚晚帶過來的,林雪初是在心裏面喊了一聲小坑。

然後小坑的聲音傳來,她在林雪出的呼喚中,一下就出現了,林雪初本來還以為小坑跟戰雨在一起會忽視她。

林雪初想跟小坑說話,但是旁邊的人太多了,她想說話的話,只能在跟別人交流的時候有意無意地把消息透漏給小坑。

想到這兒,林雪初便朝著小鷗開口道:「陸晚晚還在上一個密室呢,不過。他旁邊是有人陪她的。」

聽到此小坑果然回復了是誰陪她,這個時候,林雪初想,就可以把戰雨引出來。

於是林雪出,並給在場的人說了一遍,自己遇到戰雨的經過。

當然是隱去了他是系統的部分。

在林雪初的話語中,張宇完成到完全當作了一個指揮。

小歐聽到林雪初的話以後,知道了戰雨愛此人就是之前在對講機裡面跟她吵架的人。

最後小歐還是問了林雪初:「一直跟我吵的那個人嗎?!」

林雪初點了點頭,小歐手舞足蹈的:「但他既然現在過來跟我們一起走的話,那看我待會兒不捶死他!

小坑也會怪你的。

這個時候對林雪處開口了,小坑道:「小坑不會怪他的哦,只要戰雨不在意,小坑就不會怪他。」

林雪初對這兩個單純生物的腦迴路表示深深的佩服,這個世界上真的他們兩個太幸福了。

小坑跟戰雨的感情不是特別的細膩。但是特別的純真,就感覺像兒童時期的時候遇到的一個小男生和小女生,他們兩個在一起,共同期盼著美好的未來,對現在的苦難什麼的都不會理,他們所追求的就是開心。【…愛奇文學**更好更新更快】

不過開心就好了,這個時候,林雪初又偷偷的瞄了一眼季玉澤。

此時的季總正低著頭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林雪初想知道季玉澤,剛剛他問她的到底是什麼。

但是由於被小歐他們打斷,所以這件事情只能在以後提起來的時候再說

的。

季玉澤現在已經不想給林雪初表白了,之前的情緒到達了最高點的時候,他被眼前的人們撞上了,那些人,遇到了以及撞破了季玉澤情緒的最高點,所以現在季玉澤這個情緒,算是碎了一地的,不過,這種情緒僅僅僅限於這個林雪初表白,勇敢的這種情緒上面,對於林雪初說的喜歡,基於在心裏面還是依舊,原來那標誌保持著原來的樣子。

最後季玉澤想的是,等以後再到某個時機告訴這個女人吧,現在當務之急,既然大家已經聚到一起了,就把所有的信息向那個女人說的一樣,都整合起來。

有時候季玉澤的想法,跟林雪初的想法還是挺相同的,因為剛才在遇到他們的那一刻,其餘的想到的也是整合消息。

操場地設置排排列什麼的,其實還是比較用心的,雖然場地比較小,但是足夠他們現在幾個人在這裡立足,而且,在一個小的籃球場,上面還放了幾個小凳子,所以他們正好就都坐到了小凳子上面。

小歐坐下以後,道:「終於可以坐下了,真的快累死了,我覺得密室逃脫不僅是一個腦力題,還是一體力題。你們,想你們在遇到NPC的時候,你們要跑吧,你們在解題的時候你沒有動腦子吧,所以。這個密室逃脫可謂是用盡我的畢生所學。」

阿慶請對小歐的觀點表示贊同。

「你看看我說什麼你都點頭,你都沒有好好地揣摩一下我字裡面的意思,你看看浩哥,你在看Amanda,你再看看雪初姐,還有幾種。他們哪個是像你這樣一樣趨炎附勢的,他我這麼附和你還不好嗎,不然你一個人在那裡多尷尬呀啊。」

阿慶沒有得到季玉澤、小歐肯定的眼神,以後把目光投向了季玉澤。

季玉澤站起來以後,阿慶趕緊收回了目光,他怎麼就把目光對象的選成季玉澤了呢。

季總這個人,平時是最冷淡不過的了。

下一步阿慶就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林雪初。

這個時候季玉澤突然起身,站在的林雪初的面前。

季玉澤開口:『你如果喜歡他的話,你就勇敢的說出來。」

季玉澤聽到阿慶說激動,這句怎麼說這句話,以後,阿慶立馬就對季玉澤的態度改觀了,他慢慢地站了起來,看著季玉澤,雖然季玉澤比他高了半個頭。

但是阿慶的勁頭一上來,就覺得自己也不是以前那麼的害怕季玉澤了。

公司里員工他們害怕季玉澤,原因通常只有一個。

那就是因為季玉澤天都冷著一張臉,對誰都冷冷淡淡的,除非看到,除非他們之前在公司看到季玉澤。

直到季玉澤看到林雪初時候的樣子,神情比往常放鬆。

但是整體還是之前阿慶他們見到那個冷

冰冰的樣子,但是就這一個,已經很讓他們滿足了。

小歐直接把林雪初拉到一邊了,緊緊的跟她拉著手。

林雪初對小歐的這個舉動其實是有點點不適應,她從來都不是一個愛跟人接觸的人,但是此情此景,由她自己,她可以了解到小歐的恐懼。

小歐他們在好不容易從那條漆黑的走廊出來以後,到了這個操場。

值得一提的是從走廊那裡通向操場的這個大門是完全跟真實的學校一樣的,林雪初在看見這個細節的時候,無聲給小坑點了個贊,小坑則是把功勞都推在了戰雨身上。

(本章完) 由於現在林雪初不方便說話,所以她採取的還是之前的跟小坑用「心」交流這個方式,「你就這麼喜歡戰雨的?」林雪初問。

「喜歡是什麼呀。」小坑的語氣傳在林雪初的耳朵里,很懵懂。

「你平時跟我一起看那麼多感情戲呢,小坑,你說喜歡是什麼?」

小坑回:「我不知道你說的喜歡是哪種喜歡。」「就很自然而然的那種喜歡。」

「我感受不到心跳,聽戰雨說喜歡一個人的話,心是會跳的很快的。宿主大大,你有過這樣的感受嗎?」

有啊。林雪初不再問小坑了,轉為聽了小坑的話后自己琢磨了。

好像每次碰見季玉澤的時候,她的心就會跳的很快,不過,看見杜修筠的時候也會有這個感受。

所以,林雪初突然發現,好像自己……是真的不能跟男性接觸,遠離才是上策。

「既然所有人終於遇到一起了,所以我們就來整合一下線索。」 惹火少將俏軍醫 浩哥在陸晚晚終於也來到操場後跟他們會和以後,想了一會兒后開口。

因為浩哥本來在等著季玉澤開口,但是季總從頭到尾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所以浩哥就只能咳了咳,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對,浩哥說的對。」林雪初接著浩哥的話。她也不想在這裡再耗下去了,越耗心越煩。

季總剛才的所有舉動以及他具體的神情,都會在林雪初靜下來的時候自動出現。

林雪初感覺到很無奈,對於這種念頭。但林雪初也僅僅是感覺到無奈而已。

陸晚晚在林雪初的旁邊坐下來,「那我們現在整合一下線索吧。

我覺得現在知道的一些事情已經可以幫助我們打開最後一個門了。」

「最後一個門?」阿慶看向陸晚晚:「你怎麼知道那是最後一個門的?」陸晚晚開口:「之前指揮在這裡告訴我的。」小歐聽見了陸晚晚口中的「指揮」二字,連忙四處看了看,「指揮在哪兒?」小歐問。

「已經走了,他說自己不能影響我們發展遊戲的劇情。」小歐握緊了拳頭:「看我出去不找他!」

找指揮已經成為了小歐要逃出密室的又一個動力,當然她最主要的動力還是出去吃附近的一家很好吃的炸雞。

……

「從一開始,我們分開,走的是兩條路。」林雪初冷靜的開始整合所有的思路。

Views:
8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