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剛剛那個人頭……」蛋糕盯著大屏幕若有所思道。

夏荷將頭髮勾到耳畔,小聲嗶嗶道:「你沒有看錯,是阿珂故意讓給高漸離的。」

蛋糕更小聲道:「……他明明可以勢不可擋的,為啥要讓給別人……」

「因為愛情。」夏荷睥了眼蛋糕,又補充了句:「像你這種萬年單身狗,是不會明白的。」

萬年單身狗的蛋糕聞言,扶了下眼鏡,仰首挺胸小聲哼道:「我單身我驕傲,我為國家省套套!」

夏荷:「……」

萬年單身狗內心:單身是我的錯嗎?你竟然還拿這個說我,哭唧唧……

峽谷內,戰鬥依舊。

目前WS三路防禦塔皆在,而熊出沒已經剩的沒幾座了,幾乎就剩個上中下三路高地塔,而中路高地塔早已經形同虛設。

「靠靠靠我靠!這個鐘無艷也太噁心了吧!」何興奮被石化的有點噁心,小地圖一看,葉茗離他最近,「喂喂,葉學妹你快過來!過來幫個忙啊,搞死這個鐘無艷!」

「好!」葉茗瞥了眼小地圖,忙操縱著高漸離跑向何興奮所在的地方。

高漸離過去的時候,鍾無艷正掄著大鎚,轉著圈的追著關羽削,不過因為關羽騎著大馬跑得快,她也一直削不上他。

「嘿,葉學妹,搞他搞他!搞死他!這個丑逼!」何興奮罵罵咧咧的又騎著大馬轉過來,往鍾無艷身邊沖。

衝過來之後,他一馬蹄將鍾無艷踢到了高漸離身旁。

高漸離忙開技能對付。

在高漸離開了大的時候,關羽又以衝鋒姿態衝過來幫忙。 關羽一騎當千,一蹄子頂走了鍾無艷。

鍾無艷脫離了高漸離的技能範圍,並回到了自己塔下。

葉茗:「……」

「靠,怎麼把她踢進塔了?」何興奮懵了一下之後,忙向葉茗道歉:「對不起對不起,葉學妹我失誤了,下次一定注意,求原諒……」

葉茗一副哭唧唧的表情:「對不起?對不起有用嗎嗯?那可是大招啊!你讓我大招放空,還好意思求原諒?那可是四十秒啊!不是四秒!」

何興奮慫噠噠地低著頭看屏幕,一副極好的認錯態度:「葉學妹說的對,教訓的是!」

「以後別叫我過去幫忙!」葉茗冷哼一聲,一轉方向盤,拉著高漸離就走。

高漸離轉身剛沒入草叢,就愣住了,和草叢裡貓著的鎧大眼瞪小眼,瞪了半秒。

半秒后,高漸離開了個二往出跑,鎧一二技能砍過來。

「操!」葉茗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隨後一個閃現,閃過面前那堵牆,大步地向前跑!

鎧原地呆了半秒反應過來,立即從草叢蹦出來,拐開那堵牆追過來。

何興奮看到高漸離被鎧追殺,覺得自己恕罪的機會來了,當即義薄雲天地喊道:「葉學妹別怕!我來救你!」

他一邊喊,一邊已經操縱著關羽加速度衝來。

「你別過來!」葉茗聲嘶力竭地喊!

然而晚了……

由於他倆距離並不遠,在葉茗喊完的瞬間,關羽已經衝過來了……

來了……

為了救高漸離,為了贖罪,何興奮是真拼了!

六十秒的大都開了!

只見關羽一個大,召喚出刀鋒鐵騎將向鎧撞過去,將鎧一半的血量給撞掉了。

同時,也將鎧撞到了高漸離身旁。

鎧看到身旁的高漸離懵逼了一瞬,立刻一個迴旋刀降速,然後一個大,緊接著二技能,削死了辛苦逃跑的高漸離。

當時阿珂離得較遠,已經儘力過來了,但還是沒趕上救高漸離,只來得及弄死鎧,為高漸離報仇。

葉茗:「靠!!!」

綜當男主愛上男配 何興奮縮著頭,小聲道:「這這這這……這不是我的錯……真的,是這匹馬它,它它有自己的想法……對,是這匹馬它有自己的想法!」

葉茗:「滾!」

台下,大家看著關羽這波靈性操作,窒了片刻,隨後爆發出一陣笑聲。

「哈哈哈,這關羽是對面的托兒吧!掠影小姐姐死的可真冤,簡直比竇娥還冤!」

「哈哈哈是啊……這比上次那個獨角獸的達摩還靈性!而且還一連兩次這麼靈性!第一次送走了對面鍾無艷,第二次送「走」了自家高漸離!」

「……」

「有毒吧……」

台上,蛋糕盯著大屏幕,臉上的表情,相當的一言難盡:「這都是咱們看到的第幾場用關羽達摩系列英雄,助攻對面?」

「第四場了吧……」夏荷撥了下劉海,面無表情地道。

「唉,這些選手呀,可真流弊!我的關羽怎麼就做不到這種境界呢……」蛋糕扶了下眼鏡,嚴肅地道:「不行,下場之後,我得好好請教一下小金剛,怎麼才能做到如此牛逼的地步……」

* 說完之後,蛋糕小聲嘀咕:「這樣以後隊友不聽話,我就好好可以演他們了,演的他們哭爹喊娘!」

夏荷:「……」兄弟,你猜天美爸爸要是知道你存在這種危險的想法,你的工作還能做的下去么?

……

熊出沒戰隊,熊二哈哈大笑:「哈哈哈,這個小金剛他果然不會用別的英雄!」

熊大老神在在地瞥了眼熊二,淡定道:「我的決策,啥時候錯過?」

二狗子:「哇哦!熊大哥哥你好棒!」

笑的有多高興,死的就有多慘。

熊出沒戰隊的小打小鬧,以及高漸離的死,並沒有影響大局。

差不多開局七分鐘的時候,阿珂牛魔夏侯惇已經帶著兵線推掉了對面水晶。

「恭喜WS,開局首捷!」蛋糕看著阿珂詭紅的身姿在四人之間來回穿梭,不消片刻,就已經實現四殺,很是振奮,聲音都快變了調!

夏荷更興奮,眼睛亮的一塌糊塗。她看著台下那些嘶吼的WS粉絲,笑道:「做寒的粉絲,真幸福呢!」

台下一片應和聲。

……

對局結束,休息時間。

熊出沒戰隊,「嗚嗚,大,咱輸勒……」熊二抱著熊大道。

熊大拍了拍熊二的肩膀,安慰道:「沒事,二,咱不傷心,咱還有兩局的機會……」

「嗚嗚嗯!」熊二哭唧唧。

蜜糖婚寵:權少的獨家新娘 「走,別哭了二,我陪你去上廁所。」

「嗚嗚嗯……」熊二跟著熊大站起來,起來后一愣,「嗯?我沒說要去上廁所啊……」

「我說你想上,你就肯定是想上。」熊大道:「難道你在質疑我?」

「沒沒沒……」然後熊出沒五人組,一起小手拉小手,愉快地去了廁所。

……

「葉學妹……」何興奮哭唧唧。

「我真的錯了,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唄!您放心,這種低級錯誤,我下次肯定不會在犯的!」何興奮信誓旦旦!

葉茗:「呵呵呵……」我信你個鬼哦,你個演員!

「葉學妹……」何興奮咬了咬小粉唇,一臉哀求。

看到何興奮用那麼直勾勾的眼神望著葉茗,顧寒的目光霍然間涼了幾個度。

魏晉最先感受到,他抬眼看了眼顧寒涼颼颼的目光,隨後站起來伸長胳膊拍了把何興奮的肩,「喂老何,你不是要上廁所么?走,我陪你。」

「嗯嗯好,走!」

何興奮也感受到周遭溫度有點不對,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還是乖乖地站起來,跟著魏晉往出去挪。

「海凡,廁所去不?」魏晉問海凡。

海凡擱下手機,思量片刻,也站起來,「走。」

走了三個人,略無聊。

葉茗不由自主地往顧寒身邊挪了挪,「哎……」

「嗯?」顧寒垂眸,瞥向葉茗。

葉茗這才注意到顧寒的唇……很腫……唇上還有牙印,血痂。

葉茗不由自主,又想到了那個吻。

臉不由自主紅了,她低下頭,小聲道:「還疼嗎?」

「嗯?」

顧寒被問的一愣,片刻后,看著她微紅的耳尖,才反應過來她說的是什麼,眸內笑意隱隱,「疼……」

「你摸摸,就不疼了。」頓了片刻,顧寒又補充道。 葉茗:「……」這男人今天是怎麼了?怎麼能夠這麼騷?

葉茗看著他紅腫的唇,到底做不到無動於衷,她紅著臉輕輕伸手撫上去。

葉茗指尖冰冷,碰上顧寒火熱的唇,她被燙的打了個哆嗦了一下。

「怎麼這麼燙,很痛吧……」葉茗心疼地問道。

她的唇,早就已經不疼了,感覺也不怎麼腫了,而他的……

葉茗頓時後悔的不得了。

顧寒垂眸,盯著葉茗柔美的面龐,糾結的模樣,淡聲道:「你咬的,不疼。」

葉茗抬眸瞪了他一眼:「瞎說,哪有不疼的。」

女孩嬌嗔的小模樣,惹得顧寒心神再次一盪。他微微低頭,抵住葉茗的前額,啞著嗓子道:「不信你再咬一口。」

葉茗推開顧寒的額頭,將他從左到右、從上到下,看了一遍,最後目光落在他清冷出塵的俊臉上,懶聲道:「咋,思春啦?」

顧寒:「……」

氣氛一時間沉默下來。

沉默了片刻,葉茗想到剛剛的比賽,又閑不住的嘀咕道:「我覺得,要是王者榮耀官方出個戰隊賽搞笑片段集,何興奮肯定能名列前茅!」

葉茗說著,拉了椅子往顧寒身畔挪了挪,又繼續道:「特么的,比我上次不知火舞犯的錯誤尷尬多了好吧?還有,他上次還說人家達摩的不是,說人家技術也太渣了,還跑來打官方戰隊賽,不如早點回家練英雄去!還說他的達摩關羽什麼的,那特么的可是神助攻……」

說著,葉茗就咬著唇笑起來,「哈,還真是助攻,助對面的攻!」

顧寒:「嗯。」

頓了頓,他又道:「太蠢了。」

……

洗手間。

何興奮上完廁所出來,洗了手,對著面前的鏡子左照右照,欣賞了好一會兒自己俊俏白凈的小臉,這才站在旁邊,甩著手上的水,等待著還沒出來的魏晉海凡。

大概四五秒鐘后,門口出現了一道身影,何興奮本能地望過去,對視了一眼,發現不是魏晉海凡,又扭過目光看向別處。

「大兄弟是你啊?!大兄弟我謝謝你!」門口那人看到何興奮,立即興奮地撲過來,上去一把握住他的手,直搖晃。

何興奮:「……」我靠,這人誰呀?

何興奮被這突如其來的熱情給嚇到了,半晌才擠出來一個笑,「大兄弟你好,大兄弟你誰啊?」

「我?大馬猴啊!」大馬猴笑道。

何興奮一臉懵逼:「耍猴的???」

大馬猴沒聽清,湊近了問:「大兄弟你說啥?」

何興奮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翻騰著以前的記憶,琢磨著他是不是認識一個耍猴的,琢磨了半天,確定他的確不認識一個耍猴的人。

他道:「大兄弟我好像不認識啊什麼耍猴的……靠!你離小爺我這麼近幹嘛!」

在他神遊之際,大馬猴已經問了他三遍「啥」,見他不理會,還以為他沒聽到,越離越近。

何興奮回過神來說話時,看到大馬猴幾乎要湊到了自己臉上,嚇的何興奮一把將他推出去。

隨後雙手抱胸,防備地盯著他,一副貞潔烈婦的樣子。 大馬猴一下沒防備,被推的撞在了牆上,疼得他呲牙咧嘴。

「大兄弟你咋啦?幹嘛推我?」大馬猴一手扶著牆站直身子,一手揉了揉被撞疼的屁股。

「這話應該我問你吧!你想幹嘛?!我告訴你耍猴的,我朋友都在裡面呢!」何興奮捂著胸口,盯著大馬猴一臉泰(心慌慌)然道。

「我沒想幹嘛啊……」大馬猴撓著頭,懵懵地道:「還有,我不是耍猴的,我叫大馬猴……」

「大馬猴又是什麼東西?」 修真之屍心不改 何興奮中氣十足,一點也不慌地道。

Views:
6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