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能效果接著發揮作用,爆破揮劍的動作明顯滯了一滯,頭上出現了一個「遲緩」的debuff圖標。

林岳趁著這個空隙,雙腳一滑躲開了爆破攻擊的範圍,同時掄起手中冰封劍來了一個橫劈,劈向爆破的腰間。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爆破竟然伸出左手,用一隻肉掌抓住了林岳劈過來的劍,無視海神神威的冰凍效果,任由左掌被冰凍依舊死死抓住不放。

「去死吧!」

一聲咆哮從爆破喉嚨里喊出來,手中閃爍著銀光的大劍終於落在林岳的身上。

「噗嗤!」

林岳上半身幾乎被劈成兩半,巨大的力度還差點把林岳的人壓進地面里,讓林岳不得不單膝跪在地上。

-9299(致命!)

看到林岳頭上飄起一個近的數字,爆破瘋狂的眼中閃過一抹幾不可察的喜色,不過很快地,他眼中的色彩又被驚懼所代替,因為他發現林岳頭上的血條竟然還有一半。

怎麼可能?

現階段的玩家,就算像他這樣的神器持有者,就算開「無雙」,生命值也不可能超過一萬,林岳受到那麼重的攻擊,生命值居然還有一半?

換句話說,林岳的生命值上限至少有兩萬。

爆破又驚又懼,隨即心念電轉打算再來一次剛才的攻擊,打算徹底擊殺林岳。可是下一秒,他駭然發現自己的劍竟然抽不動,卡在林岳的身上。

不僅如此,接下來還發生了一件爆破完全沒辦法接受的時候,原本掉丟一半生命值的林岳,他頭上的血條在不到一秒鐘之後立刻刷滿。

「卧槽!」

爆破終於忍不住爆粗,同時也意識到林岳好像比想象中還要強大,原本因為喝下神祗之血而變得瘋狂的爆破,此刻竟然恢復了一些神智,同時心深處不可自抑的萌生一絲退意。

ps:今晚上架原本打算加更的,偏偏碰上家中小孩生病,明天還要請假帶他去看病,所以原本用來加更的存稿只好留到明天用了,抱歉! -2019,-728

兩個不同的傷害數字分別從爆破和林岳頭上飄起,顯然在攻擊力方面,林岳佔據絕對優勢。

不僅如此,林岳受傷的同時,神族不死身的效果發動,之前扣掉的生命值不到半秒又恢復過來。

「哇!」

爆破吐了口血跪在地上,眼中儘是不敢相信的表情,原以為自己變成無雙狀態應該可以很輕易將林岳解決,沒想到被打倒的人反而是自己。

剛才要不是提前用掉一個血瓶,估計真的死了。

假裝讓你愛上我 「怎麼可能,我居然會輸?」爆破雙眼赤紅,馬尾在狂風在飛散,慘敗的頭髮沾上鮮血粘在臉上,讓他的視線變得模糊。

他無法接受自己會輸得那麼慘。

「不,我不能輸!」

爆破仰天大叫,左手高舉,藍光一閃,一個盛著一滴銀色液體的玻璃瓶落入手中,他毫不猶豫拔掉瓶蓋,將裡面的液體喝掉。

「蠢材,居然在這個時候用掉老大給的神祗之血?」 名門婚劫 看見爆破喝掉那滴銀色的液體,青瞳震怒不已,可是想阻止已經來不及。

只見爆破在喝下銀色液體后,全身爆發出一陣刺眼的銀光,下一秒,他黝黑的皮膚表面上浮現出一片絢麗的銀色符文。

看到這個,青瞳頹然收住了腳步,他沒有忘記出發前帝俊對他和爆破說的話。

不到萬不得已不要用那瓶神祗之血。

青瞳不知道帝俊從哪裡找到的遊戲道具,但是青瞳曾經看過一名「諾亞」成員在喝下一滴神祗之血后的恐怖樣子,自然也清楚其後果。

現在,爆破也喝下了神祗之血,青瞳明白自己已經沒有插手這場戰鬥的餘地了。

「是……銀聖文?」

林岳正被爆破這一變化嚇了一跳,頭上卻突然傳來一陣尖叫聲,一個小東西飛了出來落到他的面前。

「白痴妖精?」

林岳定睛一看,卻發現那小東西居然是克里斯丁娜,這個傢伙是什麼時候跟他回到遊戲里的,她之前不是一直在現實中待著?

林岳正納悶,克里斯丁娜卻一直在哪裡激動叫道:「銀聖文,這個傢伙為什麼會有銀聖文?」

說到這裡,克里斯丁娜有點失魂落魄,落到林岳頭上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嘀咕道:「神祗們明明已經沉睡於天界彼岸,為什麼會有神祗之血?不可能,不可能……」

林岳完全沒聽懂這傢伙在說什麼,也沒時間去問,因為這邊的爆破已經徹底完成脫變了。

全身覆蓋著銀色符文的爆破氣勢徒然一漲,原本因為重傷狀態在不停掉血的血條居然定住了,不增也不減。

「噼啪!」

爆破無神的雙眼閃過一抹銀色的電弧,下一秒,他的人消失在原地處,帶著一抹殘影眨眼來到了林岳面前。

林岳反應也快,抬手也揮出一劍。

「轟!」

明明只是看上去隨意的一次斬擊,可是當兩劍相碰的時候,恐怖的力量卻將兩人身處的空間給撕裂。

爆破似乎因為喝下神祗之血的關係變得狀若瘋狂,雙手持劍不停朝林岳斬擊,連技能都沒有用。

林岳皺了皺眉,現在的爆破攻擊力比普通的無雙狀態還要強悍,每揮出一劍他雖然還能抵擋,可是由於力量過於巨大的關係,兩人之間互相揮劍斬擊造成的震蕩傷害依舊非常嚇人。

-281,-291,-271……

林岳和爆破的頭上都不停串出這些傷害數字,如果換著一般玩家估計不用幾秒生命值就會歸零,可是林岳和爆破都不是一般的玩家。

林岳就不說了,他的神族不死身擁有超強大的恢復能力,每秒50000點的回血速度讓他的血條幾乎保持著紋絲不動的狀態。

但是令人無法理解的是爆破,頭上的血條明明只剩下一絲血皮,但是很奇怪,不管頭上飄起再多的傷害數字,生命值卻一直不會減少。

「真麻煩,是因為喝下那種銀色液體的關係嗎?」

看著眼前瘋狂攻擊自己的爆破,林岳眼中閃過一絲的不耐,他可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個瘋子的身上。

正要反擊,頭上的克里斯丁娜卻喊道:「小心……」

話音剛落爆破突然大喝一聲,雙手持劍狠狠劈下來,只見他那般大劍的表面不知何時也纏繞了一層銀色符文,此時宛如神兵一般散發著耀眼的銀光。

林岳心裡一頓,知道爆破這一劍不同以往,當下收起輕視之心。

「神威附體-海神塞東波!」

林岳發動技能,四周圍的溫度驟降,一片冰霜在林岳的腳下快速蔓延,緊接著,一個手持魚叉的半人魚神像從林岳背後升起。

技能效果接著發揮作用,爆破揮劍的動作明顯滯了一滯,頭上出現了一個「遲緩」的debuff圖標。

林岳趁著這個空隙,雙腳一滑躲開了爆破攻擊的範圍,同時掄起手中冰封劍來了一個橫劈,劈向爆破的腰間。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爆破竟然伸出左手,用一隻肉掌抓住了林岳劈過來的劍,無視海神神威的冰凍效果,任由左掌被冰凍依舊死死抓住不放。

「去死吧!」

一聲咆哮從爆破喉嚨里喊出來,手中閃爍著銀光的大劍終於落在林岳的身上。

「噗嗤!」

林岳上半身幾乎被劈成兩半,巨大的力度還差點把林岳的人壓進地面里,讓林岳不得不單膝跪在地上。

-9299(致命!)

看到林岳頭上飄起一個近的數字,爆破瘋狂的眼中閃過一抹幾不可察的喜色,不過很快地,他眼中的色彩又被驚懼所代替,因為他發現林岳頭上的血條竟然還有一半。

怎麼可能?

現階段的玩家,就算像他這樣的神器持有者,就算開「無雙」,生命值也不可能超過一萬,林岳受到那麼重的攻擊,生命值居然還有一半?

換句話說,林岳的生命值上限至少有兩萬。

爆破又驚又懼,隨即心念電轉打算再來一次剛才的攻擊,打算徹底擊殺林岳。可是下一秒,他駭然發現自己的劍竟然抽不動,卡在林岳的身上。

不僅如此,接下來還發生了一件爆破完全沒辦法接受的時候,原本掉丟一半生命值的林岳,他頭上的血條在不到一秒鐘之後立刻刷滿。

「卧槽!」

爆破終於忍不住爆粗,同時也意識到林岳好像比想象中還要強大,原本因為喝下神祗之血而變得瘋狂的爆破,此刻竟然恢復了一些神智,同時心深處不可自抑的萌生一絲退意。

ps:今晚上架原本打算加更的,偏偏碰上家中小孩生病,明天還要請假帶他去看病,所以原本用來加更的存稿只好留到明天用了,抱歉! 「該換我!」林岳沖滿臉震驚的爆破咧嘴一笑,冰封劍的表面突然爆發出一團刺眼的金色光線。

聖法流光斬-強化

這是林岳繼承見習魔王后自動習得的第三個雙傷技能,隨著林岳猛地一揮劍,一道月牙形的金色劍氣脫劍飛出,狠狠地擊中了爆破的腹部。

一種來自靈魂深處對死亡的危險預知,爆破神色大駭,關鍵時候身體表面的銀色符文銀光閃爍與激射而來的金色劍氣相撞,發出「滋滋」的響聲。

這種銀色符文似乎能夠豁免傷害,讓爆破進入一種類似「無敵」的狀態。

但是沒有人注意到,林岳揮出這一劍的時候,金色的劍氣當中還夾雜著一絲黑色的電弧,赫然是林岳在無意中給這一擊注入了一絲法則之力,當銀色符文給爆破擋下金色劍氣的同時,那道黑色電弧就好像一條小蛇一樣穿過銀色符文鑽入爆破的身體里。

下一秒。

王爺在上:廢柴小姐求指教 爆破渾身一震,臉上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緊接著,原本覆蓋在他身上的銀色符文如潮水般退去。

失去這些神秘的銀色符文,金色劍氣再無阻攔,去勢不減的將爆破的身體攔腰斬成兩段。

-4719(暴擊!)

一個斗大的傷害數字從爆破的身上飄起,爆破的上半身和下半身重重摔落地面。

原本喝下神祗之血擁有「無敵」狀態的爆破,隨著銀色符文的消散,這一能力也隨之消失,頭上僅剩的一絲血皮也被林岳這一擊給帶走。

看著自己頭上已經歸零的血條,爆破兩眼無神凝視著冰宮的蒼穹,慘然的神色中帶有一絲自嘲:「哈哈,最終還是輸了……」

「砰」一聲悶響,失去所有生命值的他,身體先是膨脹起來,最後好像一個被針戳爆的氣球一般炸得粉身碎骨。

快穿女王:男神,求黑化! 血,肉,骨頭如雨般落下。

——gameover

一段黑色的文字懸浮在爆破的殘屍上,然後跟爆破的遊戲id一起化作黑煙隨風消逝。

「爆破?」

不遠處目睹這一幕,青瞳目瞪口呆,如果不是爆破粉碎的身體此時好像血雨般從空中散落,還有那個黑色的「gameover」對話框懸浮在那些殘缺的屍塊上,他真的以為自己在做夢。

「怎麼可能,開了『無雙』狀態,還喝下神祗之血的爆破,居然這麼輕易被幹掉了?」

青瞳臉色一沉,雖然不明白這個土豪哥為什麼會突然變得如此厲害,連人物屬性劇增並且擁有銀聖文的爆破都可以如此輕易的打敗,但是現在可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爆破已死,現在剩下他一個要對付林岳顯然沒有勝算。

不行,老大的任務還得需要我去完成,我不能在這裡耗時間,更加不能死。

幾個脫身之法在青瞳腦海里一閃而過,最後青瞳鎖定了不遠處的青鹿撫子。

「獸神變!」

青瞳低喝一聲,人往地面一滾,在一陣銀色的光芒中變成一隻巨大的獨角銀狼。

青鹿撫子還處於林岳一劍擊殺爆破的震撼畫面當中,等感覺到頭上傳來一股惡風的時候已經遲了。

「噗噗……」

青瞳所化的獨角銀狼趁著青鹿撫子走神的時候,一口咬住了她的身體,鋒利的料要幾乎要把她攔腰咬成兩段。

「老師?」

林岳剛剛還沉浸在殺死爆破的喜悅當中,根本沒想到到青瞳會選擇在這個時候發難,雖然已經第一時間把武器換成聖弓-幽影,朝那頭獨角銀狼射出一箭卻給它躲開了。

「再過來我要殺了這個女人!」

青瞳四爪抓地,獠牙狠狠刺入青鹿撫子的腰身,它眯著眼,用警告的眼神看著林岳。

現在青鹿撫子頭上的血條就剩下一半,如果青瞳再發力咬下去,真的有可能把她殺掉。

林岳見狀不敢輕舉妄動,不過手中的箭還是瞄準了青瞳,冷冷道:「放了她,不然我保證,你會死得很慘。」

「你不用管我……哇。」青鹿撫子一張嘴便吐出一口血,青瞳的獠牙居然還帶劇毒,能夠同時觸發「中毒」和「麻痹」兩種狀態,現在她不光身體不能動彈,連頭上的血條也因為中毒而不停往下掉。

「我會放了她,不過不是現在,土豪哥,如果你覺得自己有信心在我咬死她之前出手殺掉我,那你放箭吧。」青瞳斷定林岳不會輕易出手。

「你想怎樣?」

「很簡單,我想離開這裡,等我安全以後,我會放了她。」

「你覺得我會信你?」

「你沒得選擇。」

「……」林岳抿了抿唇,最終還是把手中的弓放下。

「做得真好。」青瞳冷笑一聲,嘴裡咬住青鹿撫子一個轉身往外跑,不用一會兒便消失不見了。

林岳倒是很想追,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身後卻突然傳來一陣破空聲,一把巨劍狠狠落在林岳的腳下,將地面砸了個粉碎。

林岳回頭一看,卻是鎮守此處的boss四方神將——白虎。

看來因為爆破死掉的關係,他的神器能力「怪物領主」解除了,那些怪物恢復神智,而boss也因此得以脫身。

「可惡的入侵者,居然膽敢用奇怪的力量控制吾麾下的軍隊?」

這個boss似乎把林岳認定為罪魁禍首,二話不說又發動了攻勢,手中一把巨劍橫向劈向林岳。

心裡系著青鹿撫子的安危,林岳哪裡有時間跟這個傢伙磨蹭,當下不再保留實力,神上湧現出一股火焰,迎風狂漲后在背後化作一尊三頭六臂的神像。

神威附體-火神迦樓羅!

以前林岳用這個技能的時候,能夠把物理傷害轉化為魔法傷害,而現在,他的物攻本來就不低,神威狀態下傷害轉化后,加上目前的魔攻疊加在一起,傷害比以前高出十倍不止。

Views:
8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