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再次發出一陣帶著一絲威嚴的嘯聲,轉眼間又有六隻大狗從前面叢林里鑽了出來,一隻灰色大狗追上達克寧身邊的黑色大狗,與之並列,中間隔了一米距離。

「汪,尊貴的客人,接下來這段路就交給我吧。」

達克寧看到兩隻大狗間一米的距離,有些猶豫該不該跳,他悄悄看了一眼白洛幾人,結果發現白洛他們都已經換乘完畢,於是一咬牙,跟著跳了起來,被灰色大狗接在背上。

「呼——」

達克寧出一口熱氣,小心臟「嘭嘭」跳個不停。

他小聲嘟噥道:「這就是過山車?怎麼感覺更像是接力賽?」

不過,好像還挺有意思的……

連續玩了一上午不知道是過山車還是接力賽的遊戲,白洛他們在這些大狗的幫助下停在了十多裡外的一處靈果林里。

秋天是收穫的季節,靈果也不例外,大多數靈果的成熟期都在這個時候,之前白洛他們聽說狗傲天擁有一大片靈果園,心裡想著幾十棵或者上百棵靈果樹就是極限了吧?畢竟他們之前也就只見過徐峰老師種的那顆靈果樹,由此可見靈果樹的珍貴。

他們之前在動物園裡也見到過一小片果林,可那都不能算作真正的靈果樹,真正的靈果樹結出來的都是貨真價實的靈果,裡面蘊含的靈氣量遠不是那些僥倖變異的果子所能比的。

當看到滿山遍野布滿數座山頭的靈果樹時,白洛呆了片刻,一股巨大的幸福感將他牢牢包裹住。

空氣中散發著一股誘人的果香,吸上一口都會覺得神清氣爽,山野間萬紫千紅的靈果更是讓人感到心情舒暢。

「咕咚」一聲,白洛艱難地咽了下口水。

「傲天,這些我們都可以隨便吃嗎?」

狗傲天雙爪抱胸,盡顯土豪風範:「放開了吃,本汪家裡有的是靈果。」

靈果園裡有不少犬族來回巡視,看到狗傲天都自動繞開,按理說靈果園這麼重要的地方是不允許外人進來的,可他們又能怎麼辦?總不能攔著自家少主吧?

重生之替嫁小娘子 他們還沒活夠呢,還是乾脆當成沒看到好了。

狗傲天這次總算逮到機會表現一番,以前你們不是總說本汪吹牛嗎?哼哼,今天就讓你們見識見識本汪的厲害。

在學校里他沒那麼多表現的機會,論打架他打不過白洛和萌寶,也不像艾薇兒和驚蟄那樣掌控著魔法和自然的力量,更不像達克寧可以溝通靈魂,心裡別提有多鬱悶了。

現在終於到他找回場子的時候了,雖然本汪什麼都不會,但是本汪家裡有礦啊!

晨曦一樣溫暖 想到這裡,狗傲天嘴角勾了起來。

「汪,嘗嘗這個玉龍果,據說能增加身體強度。」

白洛:「哦哦,蘋果味兒,再來一個。」

狗傲天:「汪,還有這個紫香果,好像可以增加靈魂強度,拿著,別客氣。」

白洛:「呸呸,好苦,不過好像真的可以增加靈魂強度誒,我感覺精神力距離突破又進一步,唔,拼了,給我來一框,今天一定要突破到零階圓滿」

狗傲天:「可憐的洛洛,加油!」

一個小時后,六人心滿意足地躺在一片草地上,白洛一臉幸福地打著飽嗝。

這還是他第一次吃這麼飽,靈力食材比普通食材難消化得多,這些夠他消化一整天了,等他消化完,差不多也該突破了吧? 城堡中,落葉、徐峰、狗嘯天三人一邊喝茶一邊閑談。

中途,落葉放下手上的杯子,用手指揉了揉眉心。

「怎麼了嗎?」徐峰語氣中帶著一絲擔憂。

落葉長長舒了口氣:「也沒什麼,只是最近總覺得有些心神不寧。」

徐峰:「是那幾個孩子?你有千面大人賜予的法器,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落葉端起茶杯飲了一口:「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有千面大人賜予的那件法器,就算隔上百里,他也能瞬間趕到白洛他們身邊,況且他們時刻掌控著白洛他們的動向,應該不會出什麼大問題才對。

坐在兩人對面的狗傲天撇了他們一眼:「切,能出什麼問題,你們就是喜歡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出了事不還有我在前面頂著嗎?」

落葉不可置否地笑了笑,不動聲色地探查了一下白洛幾人的安全狀況,發現無恙,這才悄悄地鬆了口氣。

狗嘯天瞥了他一眼,落葉的小動作瞞不過他的法眼,但他也沒多說什麼。

另一邊,白洛幾人輕手輕腳地來到一座三十米見方的小巧水晶湖的湖畔。

正如其名,這座水晶湖內的湖水晶瑩剔透,清澈見底,裡面有不少游魚來回嬉戲。

湖底有一個不大的泉眼,不斷湧出新的水流加入湖中,更加難得的是,湖水中含有一絲絲微弱的靈氣,長時間生活在湖裡的魚兒因為這一絲絲靈氣變得肥美無比,每次想到湖中魚兒的滋味,狗傲天都會忍不住流下口水。

「噓,都小聲點兒,這湖裡的魚都是老爹專門養的,平時我都很難吃到一條,今天我們多抓幾條,一次吃個夠。」

狗傲天來回張望,眼睛主要盯著湖邊的一座小木屋,那木屋裡住著一個他老爹派過來的邪惡守衛,要是被他發現,今天他們別想吃到魚了。

六人小心翼翼地來到湖邊,蹲在一個距離水晶小湖最近的茂密草叢裡悄悄商議起來。

狗傲天一邊流著哈喇子一邊吞著口水,眼睛里明晃晃地寫著「想吃」兩字。

「汪,待會兒一定不能驚動那個邪惡守衛,不然一切就都前功盡棄了。」

白洛:「那我們怎麼辦?想要不被人發現應該很難吧?傲天,你以前是怎麼做的?」

狗傲天罕見地臉紅了一下,支支吾吾道:「本、本汪還沒成功過,以前只有本汪一個人,怎麼可能斗得過那個邪惡的守衛,這次不一樣,有你們在,我們一定能想到好辦法,一次將裡面所有的魚都撈出來。」

幾人都翻了個白眼,合著狗傲天是自己一個人搞不定,才想讓他們一起過來幫忙。

白洛看了一下序列面板,上面的靈力屬性已經突破到了一階初期,還在不斷增加中,不僅如此,連體質也突破到了一階初期,他如今也是個隨手一揮就擁有三百公斤巨力的男人了,全力爆發起來,力道足有七八百公斤,距離一噸的目標又進一步。

列國錄之一生一遇 其中精神力依舊是最難突破的,到現在也才堪堪突破到零階圓滿,不過能突破瓶頸總歸是件好事,以後再增加起來就簡單多了。

婚契蝕骨:前妻帶球跑 狗傲天想著想著忽然眼前一亮,目光灼灼地看向白洛:「汪,洛洛,你有沒有聽說過夸父追日的故事?」

白洛腦門上浮現出一個大大的問號:「你問這個幹什麼?難道你想到辦法了,可這跟捉魚有什麼聯繫?」

「當然有聯繫了!」狗傲天迫不及待地道:「你想想,故事中的夸父追太陽的時候因為太渴了,喝乾了一條大河對不對?只要我們能學夸父那樣把河水喝乾,魚是不是自己就出來了?到時候我們只要悄悄地把魚裝起來就好了,護衛不會發現的。」

白洛豎起一根大拇指:「傲天你的想法很有創意,那這些湖水就交給你來喝乾吧。」

狗傲天臉上得意的笑容一僵,一臉懵逼道:「不是應該由胃口最大的洛洛你來嗎?」

白洛堅定地搖了搖頭:「不要,青青老師說過,沒煮過的水很臟,我是絕對不會喝的。」

「可惜了。」狗傲天一臉惋惜地搖了搖頭,要是洛洛願意犧牲一下,以他的消化速度說不定真能喝乾這片小湖泊。

「用雷電可以嗎?」驚蟄小聲建議。

「誒?可以做到嗎?」白洛有些驚喜。

驚蟄兩隻手掌的食指攪在一起,小聲喃喃道:「雖然沒有試過,但我應該能控制好雷電強度。」

就幫他們這一次,小姑娘在心裡默默想道,就當是他們邀請自己來十萬妖山遊玩的謝禮吧。

二十多分鐘后,晴朗的天空在驚蟄的施法下逐漸變成陰鬱的顏色,大片大片的烏雲開始聚集在水晶湖上空,黑漆漆的雲層里時不時有一絲絲雷光閃過。

白洛摸了下滴在臉上的雨水,抬頭一看,頭頂上五十多米的地界已被大片烏雲籠罩,詭異的是,五十米開外的地方依舊是萬里晴空。

「轟隆隆——」

低矮的雲層發出一陣沉悶的雷聲,隔著這麼近的距離,屋子裡的守衛肯定能聽到,於是白洛直言:「驚蟄,這是不是有些太誇張了?會驚動守衛的吧?」

「有嗎?」驚蟄好看的眉頭皺了起來:「可我只想到了這一個辦法,要不就試一下?」

白洛聽得出來她有些不情願,畢竟準備了將近半個小時,不試一下怎能甘心?

他試著道:「要不就試一下?」

「嘭!!!!!!」

一道強烈的轟鳴聲傳進幾人耳中,白洛大腦一片空白,彷彿身體都不屬於自己了一樣,幾人中耳朵最靈的狗傲天受傷也是最嚴重的,已經捂住耳朵口吐白沫暈了過去。

白洛捂著腦袋蹲了下來,耳邊儘是久久未曾停息的轟鳴聲,帶著些痛苦道:「驚蟄,這聲音也太大了吧?!」

驚蟄同樣大腦一片空白,獃獃地解釋道:「不,不是我,我還沒催動雷電呢。」

一伙人思維混亂,不是她?那會是誰?

六人中白洛的體質最強,沒過多久就擺脫了眩暈狀態,當他視力完全恢復,立馬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那邊,你們快看!」

達克寧五人逐漸恢復視野,瞧見了不遠處的天空飄來一大片黑壓壓的遮蔽了半邊天空的烏雲,其規模遠非驚蟄凝結出來的這一小片烏雲所能比。

烏雲中探出一顆黑漆漆的似龍似蛇的怪物頭顱,兩隻赤紅色的眼睛鑲嵌其上。

猙獰的怪物頭顱眯著眼睛深吸一口氣,這種夾雜著特殊氣息的空氣令它異常陶醉。

「噝,我聞到了,是天生神靈的氣息!!!!」 「糟了。」城堡中的狗嘯天感受到外面遮天蔽日的妖氣,臉色鐵青無比,手上的杯子瞬間捏得粉碎。

「該死,怎麼回事,蛇君那個傢伙這個時間怎麼會出來?他不正在蛻變的關鍵時候嗎?」

徐峰和落葉兩人表情凝重,外面那股龐大到不可思議的妖力隔著數十里也能帶給他們一股極大的壓力。

落葉心中暗叫一聲「不妙」,蛇君在十萬大山中也是赫赫有名的老牌強者,放在人類世界就是僅次於龍王的存在,比他們面前的這位大妖王狗嘯天還要強上一線。

對方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他們帶著白洛幾人來到這裡后才來,很可能就是沖著白洛他們來的!

「不好,嘯天前輩,蛇君就先交給你了,我和徐峰去看看那幾個孩子!」

這裡唯一能拖住蛇君的就只有狗嘯天,為了防止意外,他必須儘快趕到白洛他們身邊。

落葉從手上的戒指里取出一個銀白色的輪盤,銀盤散發著乳白色的光輝,表面上刻印著複雜的陣紋,像是一件精心雕刻的藝術品。

一次性定位傳送羅盤,這是千面賜予他的至寶,可以隔著百里瞬間傳送到提前標記好的人物身邊。

傳送類的法器一向都是最珍貴的,他手上這塊儘管只是一次性法器,其價值也堪比頂尖的四階法器,甚至有人願意拿一些低價值的五階法器來換!

但是,這些法器跟白洛他們的安全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

一次性定位傳送羅盤即刻發動,一道白光閃過,徐峰和落葉兩人消失在原地。

兩人走後,狗傲天摘下墨鏡,血紅色的眼中充斥著無盡的憤怒。

連綿百里的天狗山脈安靜了下來,三階以下的妖獸只配在蛇君的威壓下瑟瑟發抖。

「汪嗚——」

黑背仰天長嘯,雙眼怒睜,死死盯著蛇君,身體顯出原形,赫然是一隻體型超過二十米的巨型黑犬!

這……才是他原本的大小!

金毛和斑點迅速組織非戰鬥成員撤離,只有將他們撤走,下面才能安心作戰。

天狗山脈原本是有護山大陣的,遇到大戰他們也有充足的時間將非戰鬥成員撤離。

剛才蛇君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破了他們的護山大陣,打了他們個措手不及,方才那陣巨大的轟鳴聲就是大陣被瞬間攻破的標誌,換做尋常敵人,連陣都闖不進來,可見蛇君手段非凡。

留下的戰鬥成員跟在黑背身後隨時準備戰鬥,等待他們王的降臨。

狗嘯天身形一閃,出現在半空中,不甘示弱地與蛇君對視。

他身上那件可笑的大褲衩已經脫了下來,頭上戴著的那頂紅寶石王冠也被他隨手丟棄,此時的狗嘯天跟他的手下一樣現出了原型。

那是一隻高達百米的惡犬,比白洛印象中見過的最大的動物還要大上幾十倍,光是頭顱都比一隻大象還要大,身長最少也有兩百米!

外露的參差不齊的牙齒潔白無比,但沒人懷疑它一口下去能咬碎鋼鐵,一爪下去能拍碎一座小型山峰!

這時的他,才是真正的大妖王!

「蛇君,天狗山脈不歡迎你,快給我滾!」

漆黑雲霧中探出那顆似蛇非蛇、似龍非龍的怪物轉瞬來到狗嘯天面前,目光時不時向某個方向瞥去,眼中露出一絲貪婪。

他沒有輕易行動,因為他知道,眼前這隻死狗同樣是難纏的角色,不想辦法將狗嘯天拖住,他今天什麼都得不到。

最重要的是,他只要拖住狗傲天即可,他又沒說今天是一個人來的,有些事情自會有人替他去辦。

「噝,狗嘯天,有好東西竟然不分享,你這麼做可不是待客之道啊。」

蛇君聲音充滿磁性,聽不出是男是女,卻帶有一股特殊的魅力。

蛇性本淫,蛇君更是立足這一道的王者,實力到了他這地步,聲音的每一個音節中都夾雜著難以表述的魅力,讓人忍不住淪陷其中。

狗嘯天冷哼一聲,根本不吃這套,他跟蛇君鬥了那麼多年,早就知道蛇君的本體是個男性,他實在對男人升不起什麼興趣。

「我再說最後一遍,滾出天狗山脈!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狗嘯天的聲音徹底惹惱了蛇君,他的實力比狗嘯天強上一線,接二連三被實力比自己弱的人呵斥,哪怕他性子再好也會忍不住發脾氣。

「噝,六年前的那隻天生神靈被你得到也就罷了,如今好不容易再碰到一回,這次我絕對要拿到手!」

蛇君一雙豎瞳冰冷無比,六年前那次是他的恥辱,如果不是狗嘯天背後有人類勢力插手,那隻天生神靈早就落在了他的手裡。

凌空站立的狗嘯天臉色一變,他果然沒有猜錯,蛇君真的是沖著白洛幾人來的。

有一點他想不通,白洛幾人身上的氣息被掩飾的相當完美,就連他都很難發覺,蛇君又是怎麼隔著數百里就發現的?

他不知道的是,蛇君現在所處的階段相當微妙,似蛇非蛇,似龍非龍,正處於兩者間的蛻變期,這個時候的他對天地靈物的氣息異常敏感,白洛幾人在他眼裡就是活著的大補之物,只要能將他們吞下,他絕對能蛻蛇化龍,成就一代絕世梟雄,到時候就算龍王找上門他也照樣不怕。

狗嘯天猜到了蛇君在打什麼鬼主意,話不投機半句多,他也懶得再多說什麼,既然無法善了,乾脆戰上一場!

「汪嗚——」

狗嘯天的咆哮傳遍整片天狗山脈,數量超過十萬,修為或高或低的犬妖從山林中探出腦袋,穿上戰甲,徹底進入備戰狀態。

狗傲天時常吹噓自己有數萬手下,其實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天狗山脈方圓百里地界內養育的犬妖何止數萬!

山洞中潛修的犬妖走出洞府,穿上量身定製的戰甲,伏在天狗一峰山腳下看門的老狗睜開渾濁的雙眼,抖了抖身上的狗毛,向著戰場中心走去。

一隻只犬妖放下手上的事物,穿上嶄新的戰甲,望著天空中那道百米之巨的身影,那是他們的王,亦是他們的信仰!

Views:
6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