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再頂姐下面,姐把你的拗斷!」她滿臉通紅道。

說著,她的右手要繞向後,對他實施制裁。她可不是開玩笑的,若握住了,真的會往死里弄的。

這種懲罰,羅陽哪裡敢接受?

一時之間難以急離她的身子,最佳的方法便是用力緊貼她嬌軀,使她的右手無法伸進去。

她穿著牛仔褲,其實挺安全的。

「班長,請聽我說。」羅陽頓感臉龐火辣辣的,勸道。

「你還敢頂?姐要殺了你!」她拚命要往前移,不讓他太貼近,才能伸手到臀后。

然而她的身子已向前最大限度挺出去了,若雙腳不被他的右腿騎住,還可以肩膀為中心,用腳來撐床旋轉。

見她這次真的打人,羅陽訕訕笑道:「班長,有話好好說。別衝動。我就放開你。你不是要學我的拳術嗎?你起來,我教你一會,然後再去我的家,怎樣?包教到會。」

一聽要學拳,洪佳欣倒來了興趣,撅著紅唇應聲道:「那你現在教我。快下床。你敢再頂多一秒鐘,姐就殺了你。」

羅陽便麻利地下了床,笑道:「班長,我先去上個廁所,在樓下車庫等你哈。」

也不等她答話,轉身便溜出了房間,以免被她瞧見雄偉的壯觀。

下一樓上了個廁所,洗了個臉,出來走至車庫,見了洪佳欣眼眸里射出揶揄的神色,羅陽只感耳朵都燙了起來。

「班長。」他咧嘴笑道。

她努了努紅唇,幽幽地盯著他,俏臉也是紅暈飛舞,顯是心中同他一樣羞窘。

「下次不準上姐的床。」她脆聲道。

「班長,呵呵。」他意味深長道。

他一笑,她受不了他的「呵呵」笑聲,一聽到,便會想起在床上的情景。當時,她實非有意,只是要用手掌拍打他的大腿,只因他微微轉了一下身,指端才觸碰到了他偉岸的部位。

他則以為她有點興趣,想要彼此探索一下身子的奧妙,才呵呵地笑著向她投去一個詢問的眼神。

每當他嘴角一揚,「呵呵」聲飄出時,她就很窘。

此時見他又露出那種略微欠揍的痞笑,便氣不打一處來,再也忍不了,躍過來,飛起一腳踢他。

說到動手能力,她可不及他。

眼看右腳要踢中,卻見他忽地身影一飄,便已閃到了她的右側。

「班長,你這一腳力量是有了,只欠缺些速度。若再踢快些,或許還能踢到我。」羅陽伸手輕輕拍了拍她滾圓的大腿,點評道。

見他輕易避開一腳,竟還有閒情逸緻來指點江山,洪佳欣便知只能望他項背了。

活了十幾年,她一直以為在附近的同齡人之中,她的武功是最強的。在學校里,同學們稱她為花木蘭,她欣慰受之,自覺配得起這個綽號。

現今在羅陽面前,她才知道自己實力遠不及他,算是明白什麼叫做山外有山,天外有山。偏偏她又是一名爭強好勝的女生,心理落差太大,很受接受。幾乎氣暈。

她的鬥志還是挺頑強的,心想只要下一番苦功,先向羅陽偷師,不日便能超越他。絕不承認比他差。

見他近在咫尺,便抬右肘撞出。若換了普通人,以她全力迅捷一撞,勢難躲開。她也有信心擊中羅陽,挽回面子。

可是,她還沒看清他是怎麼移動的,只覺勁風拂體,便不見他在右側了。

正驚訝間,便聽他在身後說道:「班長,你好狠。怎麼說,咱們也是在床上一起睡過覺,不看枕頭的面子,也要看床墊的份上。你居然這麼大力撞我,呵呵。」

洪佳欣既無奈又不服,跺腳嬌嗔道:「姐豁出去了。」 撞在神界之門上的孫立成,感覺自己撞進了一片果凍之中,兩邊是黏稠的濃液,每前進一步都彷彿需要千斤之力。&1t;/p>

對於這種現象,孫立成雖然感到有些意外,但是並沒有害怕,他在心中給自己暗自打氣,然後運用起身上的全部力量向前大力邁步,終於,彷彿葡萄酒被打開塞子一般的悶響,孫立成立即感覺到身體一輕,終於穿透了過去。&1t;/p>

等他睜開眼睛,眼前是一片碧綠色的草原。&1t;/p>

那一大片望不到頭的草原,漫開著艷紅的花朵,在百草里亭亭玉立,像萬盞的金燈,陽光從雲里斜照過來,幻成一種異樣的彩虹,透明似的不可逼視。&1t;/p>

正看的時候,耳畔邊傳來了一聲輕微的嬌喝,然後又是一個打開瓶口的聲音,孫立成扭頭看去,才現是卡羅琳從神界之門穿了過來。&1t;/p>

「你怎麼樣?」,孫立成緊張地問,穿越神界之門可不是開玩笑的,他害怕自己的妻子在通過的時候受到傷害。&1t;/p>

卡羅琳顯然也花了很大力氣,不停嬌喘著,但是卻搖搖頭,顯然沒有什麼事情,孫立成這才將心放下來。&1t;/p>

兩人休息了一會兒,就向草原的前方走去。&1t;/p>

「沒想到神界會是這個樣子,真的好漂亮啊。」,卡羅琳環顧四周,興奮地說。&1t;/p>

孫立成搖搖頭,他也是第一次來到這個世界,大地之神和星辰之主並沒有講過神界的事情,哪怕已經與眾多神祇交流過,可是對神界,他還是知之甚少。&1t;/p>

夫婦倆人邊走邊聊,突然不遠的天空中傳來了一聲巨響,兩個人心中一緊,急忙看去。&1t;/p>

遠處的天空中,兩名全副武裝的天使正在對峙。&1t;/p>

其中一名天使長著四隻翅膀,身上穿著金色的鎧甲,手中擎著一支明晃晃的長矛;在另外一側的天使一身銀甲,翅膀達到了三對,手中是一柄巨大的法杖。&1t;/p>

銀甲天使顯然經過了緊張的戰鬥,身上的鎧甲到處是凹痕划傷,頭蓬亂,顯得有些狼狽。&1t;/p>

孫立成看到金甲天使向著銀甲天使說了什麼,然後猛然舉起了手中的長矛,巨大的翅膀扇起,便如流星一般向著銀甲天使衝去。&1t;/p>

隨著金甲天使的衝鋒,孫立成感覺到四處彷彿有無數的戰鼓在敲響,整個天地的顏色陡然一變。&1t;/p>

「好強的威勢!」,耳畔邊響起卡羅琳的驚嘆。作為戰爭之神轉世,女食人魔對一般人的戰鬥根本看不上,但看到天使的戰鬥,還是感到了絲絲畏懼。&1t;/p>

「這就是天使啊,真正強大的天使。」,孫立成也在心中感嘆。天使一旦離開神界進入下界以後,就會受到秩序之輪的約束,所展現的實力起碼下降一半,而在神界,對神性生物有加持作用,所以現在展現出的戰力才是天使真正的力量。&1t;/p>

幾乎眨眼間,兩位天使就照面兒了。&1t;/p>

金甲天使將手中長矛直刺銀甲天使的胸前。&1t;/p>

這樣的度縱然是天使也不敢冒險硬懟,畢竟巨大的度賦予長矛恐怖的動能,萬一被捅到,那必然會被捅穿。銀甲天使側身避開。同時倒持在手中的法杖橫掃,那金甲天使一低頭,銀甲天使的法杖貼著他頭頂掠過,孫立成彷彿能看到幾枚翎羽被法杖盪飛。&1t;/p>

第一回合后,兩人緊退兩步分開,然後默默對視。&1t;/p>

驟然間,兩人同時大吼一聲,各自煽動身後的翅膀,再次交錯,這次金甲天使長矛刺出,銀甲天使手中法杖橫掃,杖矛相撞,那長矛立刻被從中間砸彎,幾乎同時那金甲天使棄矛拔刀,順勢一刀斬向銀甲後背。銀甲天使俯身躲過,一轉身,法杖如長矛直刺。&1t;/p>

這柄法杖的盡頭裝著一柄銳利的矛尖,孫立成甚至能看到矛尖的精芒。金甲天使急掉頭,左手盾牌橫推,準確地撞上法杖。儘管小盾擋住了法杖,但法杖巨大力量依舊讓他身子猛然向後一倒,幾乎同時銀甲天使的法杖掄起,從半空中帶著呼嘯劈落。&1t;/p>

金甲天使此時顯然直不起身子了,只能將手中盾牌全力向上推。但作為四翼天使,他的力量還是差距太大,不知道由什麼鋼鐵打造得堅固小盾擋住了法杖,但卻擋不住法杖所蘊含的力量,那盾牌被砸地急向下,連同他的手臂一起狠狠拍在他的胸前。&1t;/p>

「啊!」,金甲天使慘叫一聲,仰面就從空中摔了下來。&1t;/p>

而幾乎在同時,伴隨著清脆地撞擊,那法杖在盾牌上斜擦了一下之後,帶著弧光順勢一旁橫掠。&1t;/p>

下一刻,金甲天使的喉間飄出了一股膿血,在陽光的映襯下,仿如一朵瑰麗的鮮花。&1t;/p>

「戰鬥就結束了?」,卡羅琳沒有想到金甲天使會如此不堪,或者說銀甲天使這樣強大。&1t;/p>

而在一旁的孫立成則心中暗嘆,同時拔出了寒冰雪龍戰矛,因為他現,那個剛殺死金甲天使的銀甲天使已經把目光鎖定了二人。&1t;/p>

「沒想到神界這麼亂了。」,遙望著遠處的草原,孫立成嘆了口氣。&1t;/p>

剛才戰鬥結束后,銀甲天使帶著大勝的餘威來到了孫立成和卡羅琳面前,讓二人沒想到的是,來的是熟人,他竟然就是雨神艾爾文的大天使長。&1t;/p>

「是啊,自從光輝之神的神國遭到了海洋神系的進攻,神界整個就亂了套,大家在四處攻殺,誰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天使長說到這裡,就沒有再說下去。&1t;/p>

「那雨神陛下怎麼樣?」,孫立成急忙問,他與雨神的關係不錯,自然不希望這位憨直的神祇有什麼不測。&1t;/p>

「還可以,除了風神陛下的幫助,你當時幫助陛下獲得的新神職起到了大作用。雖然敵人很強大,兵力遠我們,但是在風神和雨神陛下的帶領下,幾位神祇達成了同盟,即便還不能說有什麼作為,但是自保還是沒問題的。」,說到這裡,大天使長顯然很驕傲,不由得挺起了胸膛。&1t;/p>

聽到大家沒事,孫立成的心放了下來。&1t;/p>

又了解了一些神界的其他情況,孫立成就與大天使長告別了,他和卡羅琳繼續向前方出,至於目的地在哪裡,孫立成也沒有什麼明確的想法。畢竟在這裡,他人生地不熟,而且神界生物也過於強大,哪怕他現在心急如焚,卻也只能按照大天使長的指引,向著眾神殿的方向走去。&1t;/p>

「眾神殿是眾神聚集議事的地方,肯定有自己想要的東西。」,孫立成在心中安慰著自己,同時加快了腳步。&1t;/p>

一路上到處是戰鬥,無數的天使在天空中慘烈廝殺,不時能看到漫天的翎羽飛舞在空中。&1t;/p>

「神界整個亂了。」,又看到一位天使被殺死後變成了一個光球,卡羅琳低聲對孫立成說,語氣中滿是悲傷。不論如何,作為純潔象徵的天使還是很是惹人喜愛的,每死一個都非常可惜。&1t;/p>

正在這時,兩人突然見到一個滿身傷痕的天使極飛來,夫婦二人頓時大驚。一路來,雖然天使們互相殺伐果斷,但是對於孫立成和卡羅琳卻沒有什麼影響,這還是第一次直接將目標瞄準他們。&1t;/p>

「你是孫立成嗎?」,來的這【31更新快】個四翼天使齣劇烈地咳嗽聲,原本巍岸的身軀顯得有些佝僂,顯然受創不輕。&1t;/p>

「我是。」,孫立成看到這個天使沒有什麼惡意,小心回答。&1t;/p>

又咳了兩聲,天使終於緩過氣來,向著孫立成說:「光輝之神陛下下達了神諭,讓你不要介入神界太深。」&1t;/p>

聽到這裡,孫立成的眉頭皺了起來,他有些不明白這是為什麼,但是隱約對光輝之神有了一絲怒氣。&1t;/p>

天使沒有理會孫立成的臉色,繼續說:「光輝之神陛下讓我告訴你,你找的東西在創世號角中。」&1t;/p>

聽到這,孫立成悚然一驚。他要找的東西,對抗地精帝國的東西,不對,應該是最後一顆神格碎片。可是,創世號角是什麼東西呢?&1t;/p>

孫立成剛想開口詢問天使,卻見這個天使扇動起翅膀,然後不理孫立成和卡羅琳的叫喊,向著東邊飛馳而去。&1t;/p>

沒有了天使,孫立成開始在腦海中呼喚大地之神,想搞明白創世號角到底是什麼寶物。&1t;/p>

突然,孫立成只感覺到腦海中忽然湧進大量信息,不一會兒就傳來了大地之神那莊嚴的聲音–&1t;/p>

「創世號角是光輝之神的重要寶物。」&1t;/p>

「創世號角可以指引神祇晉階。」&1t;/p>

聲音到這裡,孫立成感覺在腦海中出現了一個金燦燦的圖像。這是一個金黃色的海螺,尖頭處有一根吹管,妥妥的海螺號啊。&1t;/p>

「我去,光輝之神的寶物,這不是讓我虎口拔牙嗎?」,孫立成搞明白了整個事情,在心中咒罵了一句。(未完待續)&1t;/p>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立於洪佳欣身後,幾乎是貼著她的脊背,附著她的耳朵說話,聽她那樣說,還道她要抬腳后蹦。

結果,洪佳欣做出了殺敵一千,自傷一萬的舉止。她心想要出奇不意,以非常手段攻擊羅陽,才能湊效。

每次與羅陽切磋,她連他的衣角都沾不到,實在是頗為失落。為了能成功一次,她是真的豁出去了。

於是她選擇往後倒下去,若撞中了羅陽,便可借力再站穩。不然,她要重重仰跌摔在地板上,以她的身體素質,還不致於受重傷,大痛一回卻是難逃。

若換了別人,她這一招也許管用。可惜羅陽學的是影拳,精髓就在於被動閃避。只要她向他發動攻擊,他自然就能躲開。

當洪佳欣身子突地后跌下來時,羅陽怔了怔,隨即明白是怎麼回事,心裡又好氣又好笑,暗忖像她這種烈女子若動真格鉚起來,實是很磨人。

明知她若跌在地,必會很疼。他哪裡忍心看著這一幕發生?

隨即,便站定身子,雙手一抱,將她穩穩地摟住了,手掌正好按在她飽滿的上圍處,十隻指頭立時向腦中樞神經傳來曼妙的溫軟,暖暖的,頗有彈性。

在後跌下去時,洪佳欣的丸子頭髮型被羅陽的下巴碰散了,一綹青絲瀑布也似的直瀉而下,黑亮柔軟。

羅陽的臉面正好貼在她的腦袋上,枕著她的秀髮,綢緞也似的,光滑異常。

與她零距離相接觸,又能聞到她的體香,他在想,會不會真的如趙忠祥在動物世界里講解的那樣,在那將要繁殖後代的季節,雌性為了吸引雄性,在見了心儀的雄性時,會自動使出渾身解數,藉此來引起異性的關注。

或許正是這種因由,黃花閨女們都不清楚自己嬌軀為何會散發出如蘭的幽幽體香。

這個理由頗能解釋困擾心中的疑問,無意中似乎找到了答案,羅陽頗自豪,想要把這個堪比發現新大陸的壯舉跟洪佳欣分享。

彼時,洪佳欣本以為要跌倒在地,已咬牙做好了挨痛的準備,陡地脊背落在了羅陽寬闊的胸懷裡,有了依靠。瞬息間,她感到了欣慰,心中生出一抹對他的讚許。

在洪佳欣快要站直身子時,羅陽便要附耳跟她交流幾句。

不意她也轉過臉面,似乎要看一眼他。就這樣,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他的唇輕輕劃過她白裡透紅的臉蛋。

洪佳欣肉跳了一下,連忙向另一邊轉頭,才堪堪避免與他的唇相印在一起。

她的俏臉紅潤極了,透著嬌羞,腦袋微微偏開,才轉頭用眼角餘光瞥了羅陽一眼,目光里充滿了羞赧與溫柔交織成的味道。

「你要是敢吻過來,姐就咬你!」她佯裝生氣道。

從她撅起來的紅唇那抹柔和的弧度,便知她內心並非真的惱火,顯是窘意太濃,藉此來分散一下彼此的注意力而已。

「班長,你誤會了。」羅陽笑道。

他實是要跟她說話,若她不轉頭,他的唇是不會觸碰到她白嫩的臉頰。

便在此時,洪佳欣忽地踩了一下羅陽的腳掌。

「班長,你偷襲成功了!」羅陽齜了齜牙,「你這招誘敵深入起了作用。」

聞言,洪佳欣微揚著俏臉,嘴角露出了得勝的笑意。不靠這種方法,她根本就打不中羅陽。雖是耍了點小聰明才能踩到他的腳,但這份成就,比考試拿了全級第一還要更讓她感到興奮。

她的臉蛋還因嬌羞而紅霞流漾,此時心情一好,嫣然而笑,長而彎的睫毛,配著嬌俏的鼻翼,少女的清純氣息中蘊藏著三分嫵媚,當真教人憐愛。

「班長。」他輕喚一聲。

洪佳欣撅起鮮潤的紅唇,輕輕晃了一下嬌軀,雖不答話,那含笑的嘴角卻似乎在問:叫姐幹什麼呢?

正當羅陽要向她請教黃花閨女體香的問題時,她嬌聲道:「你手把手教我拳法,姐要用最短的時間來學會。」

並非羅陽不想傾饢相授,而是影拳跟普通拳術有異。可以這麼說,欲要窺知影拳的門徑,需要天賦。若沒一定的悟性,實難領悟其中的奧妙。

洪佳欣在武學上的天賦算不錯,但想要在幾個小時內,或一兩天內突破影拳第一層聽風辨位境界,殊無可能。聽力與反應敏捷度這2項指標,她都還沒達到影拳的最低要求。

羅陽自然不便直說,笑道:「班長,別急,慢慢來。俗話說心急吃不……」

不待他講完,她的紅唇便撅得老高,轉頭幽怨地剜著他,嘟起的小嘴泛著少女特有的嬌氣,鼓著腮幫子,不悅道:「就知道你不肯教姐!」

說著,眨巴著眸子,扁了扁嘴,頗為委屈的樣子。

剎那間,羅陽明白了一種叫做說善意謊言的妙處,有時候說話太直反而會把事情弄得更糟糕。

「班長,誰說不教你了?我揍他。你是我的愛徒,怎麼能不教你呢?」羅陽貼著她的耳朵輕聲道。

「一個叫羅陽的不肯教我拳法,你幫姐去教訓他。」洪佳欣高撅的紅唇漸漸降了下來,嘴角噙著濃濃的笑意。

「哦,原來是那小子。他死定了,我待會去好好揍他一頓。」羅陽一本正經道。

洪佳欣噗哧一聲笑了,俏臉上洋溢著甜蜜的氣息。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