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膽!」半空中的天魔大喝一聲!聲震四野!

他俊美近乎妖異的臉上,面容一陣扭曲。猩紅的雙目中凶光大熾!兩道冰寒的目光,如冷電一般穿過黑霧,遙遙投向周啟。從地面到高空,雖然隔著上千米的距離,周啟臉上依舊感到一陣微微的刺痛!

籠罩整座京城的黑色天幕隨著他的喝聲,若大海興波,四下翻滾不休,如同他心中怒意的具現。

在感應到魔姬的氣息消失,聯繫突然中斷的之時,天魔心中就隱隱感到了一絲不妙。眼看幽光之中,混洞已經膨脹到了碗口大小,只要再過的半日,必然可以功行圓滿。

如今見到鎮壓四角的符字,被破壞掉一處。他心中惱怒可想而知!

天魔面現一絲殘酷的微笑,心念一動,大陣中黑霧翻騰。

「砰!砰……!」自爆聲不斷。

京城之中,足有數萬人,周身血肉突然在瞬間詭異的膨脹,隨即四分五裂,炸做了漫天的碎肉飛舞!

天魔身後分出無數黑氣,飛往下方,將四散的血肉一裹之後返回高空,一條條黑紅色的血氣,若千川匯聚入大海,紛紛向著他手中的幽光中投去。混洞得血肉補充,體積猛的一漲。隱隱就要與包裹在外的幽光重合!

這時,只見他潔白如玉的臉上,透出了幾分灰敗的顏色。一頭黑髮,更多出絲絲斑白。強行催動大陣,對他來說就是透支這具分身的生命力。

還差了幾分!待積蓄力量之後,只需再如剛才一般獻祭一次。通道應當就可以被強行打開!

就在此時,大陣又是一陣劇烈的晃動。黑霧飄搖,隱隱間已然有了不穩的趨勢。

這是?!

天魔急忙心神沉入大陣中查探,片刻之後,他腦後的長髮根根豎起。雙眼瞠目欲裂。就在剛才,那螻蟻竟然又破壞了一角的符字!「傾」字元已然崩滅!

位於京城正中的皇城,金鑾殿上,六根盤龍柱附近突然一陣金光繚繞。盤踞在數人合抱粗的石柱之上的金龍,彷彿活過來一般,從口總吐出一道道明黃色的霧氣。

明黃色的霧氣,紛紛湧向九龍寶座前方的御案。鑽入了擱置在其上的玉璽當中。

手掌見方的玉璽冉冉升向半空,印底翻轉!

「受命於天!既壽永昌!」

八個暗金色的大字突然從玉璽上飛出,在空中化作了一層光幕,以金鑾殿為中心,向著天空和四周迅速開始擴散。

光幕所到之處,如墨的黑霧,紛紛被排斥一空。在「傾」字元文被破壞之後,大陣再也無法壓制住皇朝的氣運!

於此同時,京城外,原本艷陽高照的天空,頃刻間烏雲密布,一聲聲炸雷連綿不斷,響徹天際!京城中被血祭的數萬人,魂無歸所,怨氣衝天!

天怒人怨!鬼哭神嚎!

屠戮蒼生,倒行逆施,必受神罰天譴!

天魔端坐在雲團上,身軀巍然不動,臉上面色不改。身周無數道魔氣,迅速向著他身後匯聚。虛空中,一隻漆黑的遮天大手,漸漸在他頭頂之上凝結成形!

「本王身臨!豈是這區區凡間氣運所能阻擋!開!」

天魔爆喝一聲!巨掌緊握成拳,對準下方龍氣結成的護罩,狠狠一拳搗下!

轟然一聲巨響,整個京城周圍的地面隆隆一陣晃動。遮蔽在天空的氣運護罩,被一拳搗碎!原本乍現的天光,瞬間又被黑霧遮蔽!數聲悲鳴自金鑾殿內傳出。咔嚓聲不斷,盤龍柱上密如蛛網的裂縫自下延伸而上。玉璽「咕咚」一聲掉落在御案上面。晶瑩的玉質,看上去說不出的暗淡。

這一拳搗下之後,天魔的氣息再次減弱了幾分,俊美的臉上更多出了幾條皺紋。如果不摧毀護罩,他將無法繼續進行血祭。想到這裡,他對周啟的恨意愈加熾烈。

周啟手中緊緊攥著不動明王根本印法符。幾次想把它捏碎,卻又忍住。

法符只能持續3分鐘的時間,在這短短的時間內要幹掉天魔的分身,他沒有絲毫的把握。如果不把大陣破壞,徹底解除後顧之憂,萬一要是失敗的話,他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將化作泡影。

眼看距離大陣的另外一處支點不遠,他把速度提升到了極致。黑霧中隱約只見他的身形帶起道道殘影,一閃而沒。

還有五百米的距離!更近了,最後兩百米!

奔行中的周啟腳下突然猛的一頓,鎮邪劍往胸前一橫!

「叮」

一聲輕響,黑霧中伸出了一根白皙如玉的手指,正正戳在劍身上!

鎮邪劍上傳來一股如山巨力,震得他手臂酸麻。周啟身形暴退。雙腳連點地面。借著身形的不斷倒退,拉開了距離。

待他站定身形一看,黑霧中現出一人。面目俊美近妖,一頭長發披散雙肩。猩紅的雙眸中滿是冰冷和仇恨,正死死地盯著他。

「天魔!」

周啟手指下意識的一緊,就想要捏碎掌中的法符。

「不對!」儘管處於覺醒狀態的印記為自己提供了臨時的助力,使得自身力量和敏捷大增。可是天魔剛才的一指,雖然勢大力沉。但是相比昨晚滅殺自己分身時展現出的實力,完全是天淵之別。

想到這裡,他略一猶豫,手指漸漸鬆開。

「哼!還算有些本事!」話音未落,天魔身形一晃,已然出現在他身前,白皙的手掌上,五指如鉤!劈頭就是一爪!

「破魔」一道光環自周啟腳下出現。身處半徑30米內的妖魔,自身屬性降低15%,傷害降低20%!他緊接著開啟了穿雲靴的特效。移動速度暴增兩倍。身形往左側一晃,避開天魔手指的同時,鎮邪劍拖在右手肘后,橫向一抹!

一人一魔,身形交錯而過!哧的一聲輕響。

周啟右肩一痛。他偏頭一看,破碎的衣服下面,五道深深的抓痕,血跡凜然。 為了大王的斗羅歷險 於此同時,在他身後,天魔的上半身沿著肋下一道狹長的豁口,斜斜滑落,被一劍切成了兩半!

「哈哈哈……你以為這樣就能滅殺本王的分身!」

張狂的笑聲中,周啟眼前的黑霧中,一道身著黑袍的身影走了出來!

又是一個天魔擋在了他面前!

周啟面色一凝,身周白霧翻滾。立刻使用了靈光霧遮掩住身形。片刻之後,兩道一模一樣的身影同時衝出了白霧,一左一右分別向著符字跑去。

「哼!技止此耳!」天魔身形一晃,瞬間自霧氣中消失。

眼見即將抵達符字跟前,兩個天魔分別自左右現出了身影,再一次擋住了他的去路。

「哈哈……同樣的招式,在本王面前只是添拙弄醜!如今看你還有何解數?」

兩個「周啟」嘴角齊齊一掀,同時向著符字躍身撲了上去。

天魔手掌輕揮,半空中爪影重重。封死了通向符字的所有去路。

只見其中一個周啟,身在半空,卻突然張口向著掌心噴出了一口鮮血,手指一陣龍蛇飛舞。

「風火雷電冰!定!」

天魔的兩道身形隨著敕令聲落下,驟然凝滯在半空。趁著片刻的阻撓,另外一個周啟縱身從他僵硬的身軀旁掠了過去。

定身咒只持續了短短數息的時間,便失去了作用。

「哈哈……即使讓你這僅能做障目之用的分身過去,又能如何?」 豪門新妻有點萌 天魔的眼光中充滿了嘲弄。昨夜,天魔眼下,他早已將煙雲千幻的本質看了個分明。

這時,數聲「哧哧」的輕響突然傳入了他的耳中!

天魔面上的笑容驟然凝滯!他猛的一回頭,只見在他眼中毫無威脅可言的分身,手中握著數枚冒著青煙的「鐵膽」合身撲向了符字!

比雞子略大上一圈的「鐵膽」給他一種異常危險的感覺!「不!」天魔心中暗道一聲不好,臉上大驚失色!口中尚未來得及發出怒吼!

「轟隆」巨響過後,符字在閃耀的火光中,四分五裂,化作道道黑氣消散不見。

這次被破壞的,是大陣中擾亂天機,顛倒陰陽之用的「惑」意符文! 劇烈的爆炸聲過後,煙雲千幻製造的分身與數丈方圓的符字同歸於盡。萬魂陰陽顛倒迷天大陣中的符字,已然四去其三!

眼見身前的兩個「天魔」還未從符字被摧毀之後的境況中清醒過來,若心神失守一般愣在了當場!

機會!

念由心生,身隨心動!

心之所向,劍光即至!手中長劍在這一刻化作了他身體的延伸。

周啟身形似電,在半空中拖曳出道道殘影。鎮邪劍上寒光流轉,隨著他手臂的揮出,橫向里,如匹練般的劍光一閃而逝。

「哧哧」兩聲輕響過後。劍光掠過,人頭飛起,卻不見血光四濺。

周啟屈身落地,身後的兩個天魔,殘破的身軀化作了縷縷黑氣,融入霧氣中消失不見!

果然如同自己所料,剛才的對手,是天魔用魔氣凝結出的化身。

想到這裡,周啟心中一緊,僅僅是天魔分身中的分身,在屬性上就不下於他,甚至在力量上自己還遜色上半分。如果放任他化自在天魔王本體降臨。實力何止超過現在萬倍!後果完全不可想象,遠遠不是自己目前的實力所能承受的。

聯想到任務完成條件,躲避48小時后即可回歸的選項,完全就是一個陷阱。如果自己真的選擇對此袖手旁觀,靜待任務結束后回歸。按照眼前的情況來看,完全就是作死的節奏。

還好,只剩下最後一個符字了!

周啟不敢耽誤,腳下如同狸貓一般,輕盈地一點地面,頭也不回,向著第四個符字所在的方向跑去。

籠罩京城的天幕搖搖欲墜,似乎在下一刻即將崩塌!

被蒙蔽的天機一旦解除,天地間,錯亂顛倒的陰陽即刻回復如常!

京城內,大白天平地生起陣陣陰風。四下里,寒風刺骨,冷霧迷濛。嗚咽聲和嚎哭聲不斷,令人聞聽之後,毛骨悚然!無數冤魂隨著翻騰的黑霧四處飄蕩,昔日繁華的京畿重地,愁雲暗淡,鬼影重重,宛若人間鬼蜮!

恐懼!憎恨!不甘!各種各樣的負面情緒宛如凝結成了實質,直衝天際!

人怨勾動天怒,天怒欲平人怨!

京城外,在天空中聚集多時的雲團,如同找到了宣洩的出口,在隆隆作響,連綿不斷的炸雷聲中,紛紛向著京城上空涌動!

天魔頭頂,烏黑的雲團沉沉壓下,無數銀色的電蛇在其中飛舞亂竄。

他俊美妖異的臉頰,在黑白二色中明滅變幻,不時被電光映的一片慘白。一雙猩紅如血的眼眸中,驚訝,憤怒的情緒不停流轉,其中,似乎孕育著一抹充滿毀滅的慾望!

「噗」的一聲輕咳,天魔突然張口吐出一口漆黑的鮮血。於此同時,他感到兩具用魔氣凝結的化身,與他失去了聯繫。

符字被毀,要維繫大陣勉強運轉,必須花費比之前數倍的魔力。以他現在的狀況,已經沒有餘力去顧及下方的周啟。

「哼!」天魔眼神冰冷。猛然抬頭望天!嘴角露出一絲冷酷的笑意。目光中閃動著瘋狂!天機難掩!留給他的時間已然不多!

唯今之際,只能放手一搏!寧可承擔降臨時,無人看顧通道的風險,也必須趁最後的符字被破壞之前,儘力壓榨這具分身的生機施展逆天之術!通過再次血祭,強行打開通道!

若天欲誅我,我必伐天!若人慾逆我,何妨滅世!

天魔一聲長嘯!聲音甚至壓下了隆隆作響的雷鳴!俊美的臉上,容顏迅速的衰老。白皙的手背上,肌膚和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乾癟。無數黑氣從他身後飛出,若一條條張牙舞爪的魔龍,飛向下方的黑霧!

「警告,天魔分身正施展邪術,強行發動血祭,打開通道,1分30秒后通道完全開啟,他化自在天魔王真身降臨。距離通道完成倒計時開始90.89.88……。」

腦海中傳來的提示,讓奔跑中的周啟,身軀猛然一僵。眼看自己即將破壞掉大陣,沒想到這天魔竟然如此果決,強行開啟了血祭!

從戰術電腦顯示,此刻距離最後一處符文所在的地點,還有大約5000米左右的距離!

周啟滿臉凝重,越是這樣危急的時刻,越需要保持鎮靜。他把身法提升到了極致,猶如臨空虛度一般,雙腳不沾地面,急如星火地向著前方奔行。

還有60秒!

京城之中,道道黑氣從高空落下,融入黑霧當中。

在黑氣的影響下,一團團霧氣轉眼化作了一隻只雙眼猩紅,渾身黑霧繚繞,形象猙獰的惡鬼,兇狠地撲向周圍的生靈。

無論是凡人還是牲畜。被惡鬼往身上一撲,便只剩下一身衣物和一張薄薄的人皮散落在原地。渾身血肉和骨骸,在頃刻間便被盡數掠奪乾淨。

蝕肉,蝕骨,蝕筋,蝕魂!正是他化自在天魔王獨有的《天魔功》當中,最恐怖的「天魔四蝕!」頃刻間掠奪生靈的血肉和靈魂化為己用,最是兇惡無比!

隨著一道道紅黑相間的血霧自下方飛向高空,投入天魔手中的幽光當中,那本已停止膨脹的混洞,再次開始擴張。

還有15秒!

此刻周啟距離最後的符字,還有600米!

天空中炸雷聲連綿不斷!烏黑的雲層宛如深海漩渦一般緩緩旋轉!高坐在雲團上的天魔,頭頂正對的位置,赫然位於漩渦的中心!

妖孽降世!天罰將現!

還有最後5秒!

漩渦中心,睜開了一隻巨大的眼瞳!暗金色的眼瞳剛一睜開,便死死盯住了位於正下方的天魔身上!瞳孔中滿是厭惡和憤怒!

最後3秒!

遠處暗紅色的光芒隱隱閃現!距離第四個符字還有近百米的距離!

急速奔跑中的周啟爆喝一聲!身形突然高高躍起!他奮起全身力量,手臂往前一掄!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凝滯!天地宇宙,陷入了一片寂靜。

只餘外形古樸的神劍,彷彿劃破了時空,無視掉這百米的距離,旋轉著向前方飛出!

最後一秒即將來臨!

轟隆一聲雷鳴!打破了寂靜!雲層的漩渦中心,巨大的天眼輕輕一眨!一道粗如水缸的紫色雷柱直直向著天魔的頭頂劈落!

於此同時,咔嚓一聲輕響!鎮邪劍明如秋水的劍刃斬在數丈方圓的符字上,鋒利的劍鋒一穿而過!

暗紅色的符字瞬間被這無可匹敵的一劍,擊的粉碎!

籠罩在京城上空的天幕,漆黑的霧氣如同垂死掙扎般一陣劇烈的翻滾,瞬間崩塌!隨著黑霧的消散,一抹天光,在經歷一個日夜之後,終於穿過深沉的黑暗,為下方這座古老的城市帶來了一線光明!

「吼!」一聲憤怒的咆哮自距離此方世界不知多遠的虛空深處發出!響徹天地!

巨大的吼聲,竟然使得那輝煌明艷的雷柱在空中出現了瞬間的停頓!

紫色的雷柱,在霎那的停頓之後,轟然落下。

天魔雙手中的那團幽光一閃,一道暗淡如煙的光芒,從混洞中透出,悄無聲息地迎著雷柱一晃!充滿毀滅之力的雷霆,彷彿褪去了顏色,被那黑白相間的幽光同化,瞬間消弭於無形!

「不!本王怎麼可能失敗!」眼看成功在即!混洞已經完全與手中的幽光重合!可是,接引真身降臨的大陣,卻在這最關鍵的時刻崩塌了!

「哈哈……!」天魔仰天狂笑,一襲黑袍和腦後的長發,臨風飛舞!張狂的姿態盡顯!口中雖在發笑,心中卻是憤怒以極!

他笑聲突然一凝,雙眼死死盯住雲團中的天眼。

「代天行罰!呸!憑你也配與本王做對!」天魔向天空一指!手中的混洞脫手飛出,直直向天眼撞去!

「還有你!都是你這該死的螻蟻!都是你壞了本王的好事!」天魔身形一晃,已自高空中消失。下一刻,已然出現在了位於城牆一角的周啟附近!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