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寧天宇所說,其實關於神秘道士和夜破城的情況,帝龍閣早已經發現了。

只是那神秘道士在接觸了夜破城,你收其為徒后,便沒有任何的動靜。

所以為了弄清楚這神秘道士的目的,究竟是個人所為,還是魔修聯盟暗中又想興風作雨,所以帝國才久久沒有出手。

而如今葉家開始清家底,明顯是神秘道士有了動作,再加上西扶桑人也出沒在江陵市,應該也和神秘道士有關。

既然神秘倒是有了動作,那便代表魔修聯盟可能也有了動作,作為帝龍閣的成員,寧傲雪免不了也會捲入其中。

所以擔憂寧傲雪的安全,寧天宇才會請葉天過來,拜託葉天接下來的時間中,儘可能的照顧一下寧傲雪。

當然了,兩人的對話當中,也少不了談及葉天和寧傲雪之間的事。

寧天宇對於這件事情自然是非常的支持,甚至要不是顧及這身份,都恨不得當場便為葉天和寧傲雪訂下婚事了。

就算是這樣,寧天宇也明裡暗裡的各種示意,要葉天加快和寧傲雪的關係發展。

反倒是葉天,在聽說了魔修聯盟,以及正道到當中還殘存有修真者后,個人的注意力便被這事吸引,顯得有些心不在焉起來。

畢竟在葉天看來,無論是魔修聯盟,還是正道殘存的修真者,有些人的存在都明顯可能威脅到自己的安危。

特別是如果葉天暴露出自己修真者,而且在沒有任何外在條件情況下,居然靠自身的修鍊達到了鍊氣五層。

這消息一旦傳出,無論是魔修聯盟還是正道傳承的修真者,恐怕都會如同聞到血腥味的鯊魚一般,奮不顧身地撲了過來。

到時候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恐怕等待著葉天的將是永無休止的追殺了。

更何況葉天也不知道,在僅剩的這些修真者當中,究竟有沒有築基期的強者存在。

若是有,葉天恐怕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雖然寧天宇知道魔修聯盟和正道傳承修真展示,但他也並不清楚這些人的修為究竟達到什麼程度,裡面有沒有築基期的存在。

而葉天又因為自己扮演著內氣宗師的存在,所以並不好就這個事情追問,對此也只能將種種顧慮壓抑心中。

在這樣的情況下,葉天哪裡還有什麼心思去考慮兒女私情,雖然是想著盡量該如何處理,直到坐上王宇隆的車,葉天也仍舊在想著這件事。

只是他雖然兩世為人,更是葉家的嫡脈子孫,但不過是棄子罷了,根本無法從葉家處得知太多的隱秘信息。

至於前世事業達到巔峰,得到帝龍閣的觀察,但也只能知道一些外圍的事,還存在修真者這樣的隱秘。

萌娃來襲:拐個影后當媽咪 別說是尋常的帝龍閣成員了,就算是像凌傲雪這樣的,恐怕也了解的不多。

真正能知道這些事情的,應該也就只有省級大家族的掌權人了。

無法進一步了解如今地球上殘存的修真者情況,葉天基本便處於兩眼如盲的狀態,沒辦法做出相應的措施。

不過葉天也不是太害怕,雖然地球上並不是他之前所想已經沒有修真者存在了,但就算有修真者存在,恐怕也沒有多少。

冷酷總裁迷糊妞 而且受制於天地靈氣的影響,就算還有築基期存在,數量也絕對少的可憐,而且輕易不會動手。

因為以現在天地靈氣枯竭的狀態,一旦動起手,除非回到所謂的林地,或者通過邪門手段,否則一定很難恢復所消耗的真元了。

如果築基期的高手不會輕易出面,那葉天就不需要太害怕,尋常的修真者就遇上,哪怕修為超過他,依靠系統的神奇,也至少能夠逃走。

加之葉天最近雖然聲名鶴起,但一直所表現出來的實力都是內氣宗師武者,居然這樣年輕的內氣宗師引起有心人注意,但卻遠比修真者的身份要好得多。

一路想著,葉天越發對組建屬於自己的情報網感到迫切,但他也知道急不得,特別是事關修行者層面,更是只能一步一步的來了。

這時候,王宇陵已經車開下高速,詢問葉翩要不要直接回家。

葉天想了想,讓他將車開到江心島的別墅區去,有幾天沒有看到夜星雨了,他覺得去看一下比較好。

很快,車子便到達了江心島的別墅區。

下了車,和王宇隆道別後,葉天便直接走了進去。

此時,看門的保安一見到葉天,頓時都無比恭敬的鞠躬起來。

當初葉天第一次來江心島別墅區的時候,曾經被看門的保安叼難,結果那個保安所在的公司直接被解除合同,並且沒多久便破產!

所以新接任的保安公司哪敢輕易怠慢,更有保安公司的總經理早早的將葉天的畫像掛在保安室,叮叮嚀萬囑咐的要求所有保安一定要認真記清楚葉天的樣貌。

一旦見到葉天過來,無論何時何地,一定要態度恭謹,絕對不能有任何得罪。

也就是這樣,葉天再次過來后,這些保安們頓時都恭敬的鞠躬。

對於這事的幕後,葉天自然不知道,直接走進了別墅區,來到了葛家贈送給他的別墅。 來到了別墅區,夜星雨正好洗澡完畢,只穿著一身輕便的睡衣,似乎正準備要去睡覺的情況。

一看到夜星雨如出水芙蓉般的清秀,以及那輕便的睡衣將那動人身材顯出,葉天只覺得體內湧起一陣熟悉的燥熱,心中不禁大為驚訝。

自從昨天和夜破城交手后,被六欲之火的毒影響,從而被迫強行了姜嫣然。

葉天心中一驚,原以為經過那事之後,那六欲之火的毒已經清除,沒想到這時候居然又湧起了燥熱,顯然這裡面有問題。

「葉天,你……你別這樣看我啊!」

看到葉天眼中帶著火熱,一直盯著自己傲人之處看,夜星雨不禁愣了一下,最近的俏臉泛紅,害羞的低下頭。

那夜破城的關係,夜星雨實質上很少與外人接觸,和人接觸最多的時段,也不過是跑到陵南中學成為校醫。

所以不僅對人情世故並不了解,而且在男女之情方面,也表現得懵懂無知。

這時候,看到葉天那般侵略性十足的目光盯著自己的傲人之處看,心中只覺得害羞,卻沒有感覺有什麼不對。

只是這時候,葉天並沒有太多的心思回應,而是趕緊喚出系統,讓它檢查自己的身體。

很快,系統便回復了,葉天的身體並沒有任何問題。

葉天心中問道:「沒有問題?你是不是沒有檢查清楚啊,系統?

那我怎麼會仍舊感覺渾身燥熱?我昨天不是已經……已經解毒了嗎?」

「叮!經過檢測,宿主的身體確實沒有問題,不過在宿主手上的穴道中,卻蘊含有六欲之火的火種。」

葉天心中急問道:「什麼?我手上的穴道?怎麼會這樣?快將那裡的情況顯示給我看!」

「叮!宿主尚不具備內視能力,是否現在兌換相關秘法!」

「兌換兌換!都什麼時候了,還問東問西還不快點執行!」

感受著體內越來越燥熱的情況,葉天已經急不可耐,快要受不住了。

「叮!宿主的逼格不足,無法兌換相關的秘法!」

「我去!那你剛才還問個屁?快點!給我想個辦法,讓我知道到處泄到究竟是什麼情況?」

葉天在心中咆哮著,只覺得自己在和這是系統說下去,一定要被氣死了。

「叮!扣除逼格20點,啟動能量微觀檢測!檢測完畢!信息傳輸中……信息傳輸完畢!」

隨著系統提示音的結束,一天的大腦中也多出了一副圖形,那是一處的人體穴道中情況。

只見那處穴道中,一條龍形光影漂浮著,那葉天之前為了對付夜破城,專門兌換的攻擊秘法。

這當然不是葉天之前口胡的殞日降龍掌,不過是為了欺騙夜破城,以免他識破自己修真者身份,胡編亂造的一個名詞而已。

這龍形光影其實葉天從系統兌換而來的一種修真者的攻擊秘法,名字就叫做真龍元力。

說是攻擊秘法有些不準確,應該說是類似神通一類的秘法。

這秘法很簡單,就是開始修鍊的時候,在意識當中觀想真龍變化,直到能夠在意識中自由控制真龍。

再用秘法將真元與之相合,化作真龍元力,將這股力量溫養于丹田之中,對敵時再將這股真龍元力化出,便會如同如同龍形一般的龍形光影。

據說這真龍元力修鍊到最高處,一經施展開來,便如同真龍降世一般,威力無可匹敵。

當然,這也只是口胡而已,恐怕連創立功法之人都沒有能夠達到如此威力的程度。

對於葉天,因為有著系統在身,他便省去了之前的觀想和將真元結合的步驟,直接兌換到了完全成功的真龍元力。

這可是昨天晚上,葉天在等夜破城跟過來時,從系統中找尋了好久才找到的攻擊秘法。

葉天會選中這門真龍元力,是因為這門秘法不僅有著立刻使用,而且威力不俗,還能夠隨著葉天的實力增強,有繼續加強下去的優點。

掌心刺 最重要的是,這門真龍元力在施展出來的時候,從而產生的能量波動並不類似真人,反倒有點和武者的內氣相類似。

這也是葉天在遇到夜破城后,為了防止自己修真者身份被識破,苦心冥想的找了好久,才找到的為何是攻擊秘法

果不其然,這真龍元力一經出手,便表現出了驚人的效果,輕而易舉的便將掌握有邪門六欲之火的夜破城擊敗。

這真龍元力之所以會停留在葉天手上的穴道,卻是因為周天星煞訣能將人體365個穴道,都化作類似丹田一樣的儲氣之地的緣故。

昨天晚上開始,一直到現在,事情都多得離譜,所以葉天都一直來不及查看真龍元力的情況。

這時候,通過系統直接將穴道中的真龍元力映出,葉天頓時便觀察到了不同之處。

現在那龍形光影之上,張開的巨口中,正有一縷粉色火焰躍動,這就是系統所說的六欲之火的火種了。

難過原以為昨天晚上,在姜嫣然身上發泄后,今天居然又會複發。

原來是在昨天出手的時候,這真龍元力不知怎麼的,居然吸取了六欲之火的火種,並將之帶入自己的體內。

這下,問題可就糟糕了!

葉天心中驚詫,只覺得體內的燥熱越來越過分,已經漸漸的有要失控的跡象。

這時候,原本專門過來是想和夜星雨說一下,關於昨夜和夜破城交手的事情,可現在已經來不及了。

眼下自己體內的躁動越來越激烈,漸有要失控的感覺,而夜星雨如此誘人,要貝再多呆下去,葉天相信自己絕對會再次犯錯。

只得轉身,連一句話也沒有說,便匆匆的出了門去。

「葉天,這是怎麼了?」

看著葉天剛來沒久多久,連一句話都沒說,轉身又匆匆的離去,似乎火燒屁股一般,夜星雨不禁大為疑惑。

不過她的個性單純,葉天這古怪的舉動也沒有生氣,哼著歌去將大門關上,轉身回自己的房間睡覺去了。

打了一輛車,葉天很快便來到了姜嫣然的住所。

敲門之後,開門的果然是姜嫣然,正一臉驚訝的看著葉天。

葉天直接將門推開,將她打橫抱起,回身將門踢上,在姜嫣然的驚叫聲中,迅速的往她的房間跑去。

一夜粉紅春風渡,嬌兒無力承君恩!

早晨,葉天從姜嫣然的房間里走出來,一邊伸著懶腰,一邊走向洗手間。

直接拿了姜嫣然的洗漱用具,刷牙洗臉了以後,葉天從洗手間走了出來。

姜嫣然正巧從廚房裡走出來,手中還端著剛做好的煎雞蛋和烤麵包,看到葉天正好走了過來,臉色頓時發紅。

可就算是這樣,仍舊語氣溫柔,眼神如水的與葉天說道:

「啊……你……你醒來了?我做了早餐,你坐一會,馬上就好。」

說著,轉身進了廚房。

只是姜嫣然走路時,步伐明顯有些不自然。

不用說,這是葉天昨晚奮鬥一夜的戰績。

本來前天晚上時,姜嫣然本來就是第一次,昨天還沒能休息過來,又被葉天折騰了一夜。

最重要的是,葉天修鍊的周天星煞訣本就有煉體的功效,這身體強度遠不是普通人能比,那某方面的能力同樣如此。

這樣一來,更是差點沒把姜嫣然給折磨壞了,硬是求饒了好久,葉天才勉強放過她!

可就算是這樣,也導致了姜嫣然今天起來,走路都有些不正常了。

葉天不免心疼,也暗自責怪自己,當下過去摟住了姜嫣然的腰,說道:「不用做了,我們還是出去吃吧!」

說話間,手便不自覺的在姜嫣然平坦的小腹上遊動著,漸有四處侵略的勢頭。

姜嫣然撇嘴笑了一下,臉色發紅,將葉天作怪的手拍開,說道:「到外面吃,哪有在家吃好啊!

行了,把你的臭手拿開,都折騰一夜了,還沒夠啊?」

「沒夠,像嫣然姐這樣的美人,做上一輩子都不會夠的!」葉天在姜嫣然的耳邊,狹促的說道。

感受著自家男人這句紅果果的情話,再回想著昨天晚上,那因對方狂猛衝擊而帶來的如潮快感,姜嫣然的腳都有些發軟。

就這樣,吃早餐變成了『吃』姜嫣然,最終在姜嫣然又一次求饒后,葉天這才勉強鳴金收兵。

在吃了早餐后,葉天想起了之前答應周天朔,要幫他看一下那工地的事情。

畢竟之前自己遭李克近設計,被內政署的人抓去,也是周天朔最先趕過來,又告知了葛家和寧家,這才將那狗急跳牆的李克近鎮壓。

雖然最終是葛家和寧家出手,但周天朔也有出力,也算是一個人情,葉天便打了個電話給周天朔。

周天朔聽到葉天有空了,自然是無比高興,只是卻無奈的向葉天道歉,說他這時正去往向葛三爺彙報的路上,暫時沒辦法過來,需要等到下午才能趕回來。

葉天對此倒不在意,反正又不是他的事情,當下便吩咐周天朔回來后,打電話給他就行,便將電話掛了。

掛了電話,葉天又和姜嫣然溫存著,畢竟兩人的關係已經這樣,算得上是日久生情了。

只是一想到要幫周天朔看什麼工地的邪氣,葉天就覺得頭大,有種大姑娘上花轎,頭一次的麻爪感。

畢竟兩世為人下來,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當然免不了有些緊張,未知才是最大的恐懼,縱使是修真者也不能例外。 溫存了一段時間,因為姜嫣然要去酒吧查看,所以葉天也只能離開,到處閑逛去了。

葉天走在路上,一邊漫無目的的閑逛,一邊想著體內那真龍元力沾染上的六欲之火,想著解決這東西帶來的後遺症。

一連兩個晚上,葉天和姜嫣然發生關係后,都只是暫時消除了那股感覺,並沒有徹底將感覺根除。

這就彷彿毒癮一樣,心中時不時的有那種感覺放棄,隨時卻會複發。

這種不可控的情況,葉天顯然不可能接受,畢竟那股燥熱泛動起來,自己可能會失去理智的。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