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莎小姐,如果你有方法可以救月姐和鏡姐,我就買十二隻包包給你,那你每個月都可以拎不同的包包。」羅陽說道。

看來這個條件又打動了莎莎。

不過一時之間,她也沒有想好要怎樣才能救水月和鏡花。

堡主是下了決心要殺水月和鏡花,有私人恩怨,也有公恨。

「還得靠你自己。你讓水月和鏡花回去見堡主,就行了。能活就活,不能活就死。」莎莎說道。

說來說去,她還是主張讓水月和鏡花去向堡主求饒。

這種餿主意,羅陽不喜歡。

據羅陽所知,若水月和鏡花回去見堡主,她倆之中至少要有一個會被殺死。

「莎莎小姐,你先回旅館睡著幫我想一想,看有沒有辦法能救月姐和鏡姐,我回去找她倆聊一聊,勸她們先不要死。」羅陽說道。

「我沒空跟你做這種事!我來這裡,是要你帶水月和鏡花回去見堡主,或者你帶十三姨去見堡主!」莎莎冷道。

現今看來,莎莎不好說話。

羅陽說道:「莎莎小姐,我都答應給你買包包了,你就不能通融一下?這樣吧,我會買兩隻包包給你。」

莎莎聽了,冷笑說:「你會買?鬼才信!」

封神問道行 明知她已心動了,羅陽暗喜。

「莎莎小姐,我說一是一,說了買兩隻,就不會買一隻,只有可能會買三隻。」羅陽說道。

聽了這話,莎莎嘴角有了明顯的笑意。。

「我不喜歡你的包包,不過我留下來多一日也可以!」莎莎嘴硬道。

「莎莎小姐,我從見到你第一眼開始,就知道你是冰清玉潔的高尚女生。包包只是見面禮,沒有其他意思的。」羅陽笑道。 靜。

靜的可怕。

整個宴會廳除了輕柔的鋼琴曲還在播放,全場一絲聲音都沒有。

「叮……宿主強勢裝逼成功,暴擊翻倍,獲得20點裝逼值。」

他們都沒想到,眼前這身穿地攤貨的小子,竟然如此裝逼,一時間,有人憤怒,有人樂。

憤怒的自然是這些自以為是的商場精英,而樂的,就是狠人沖哥了。

簡單一句話,20點裝逼值到手,能不樂么。

「我曹俊活了二十八年,第一次有人罵我,看來不給你點教訓,你還真不知道我曹俊的厲害。」曹俊臉色陰沉道。

李沖靜靜的看著,忽然笑了。

「好啊,今天我就看看你這公狗如何教訓小爺。」李沖雙手抱胸,表情帶著挑釁。

小爺五分鐘撂倒一百來人都不怕,還怕你個公狗?

不管你是來文來武,小爺都吃定你。

曹俊冷笑:「我們都是文明人,都是精英,自然不會像你這樣的流氓動手打架,不如我們比比卜算之術。」

啥?

我沒聽錯吧?

這小白臉要和自己比卜算,這不是關公面前大刀,自尋死路么。

李沖表情淡然,但他眼中閃過的一絲皎潔卻讓身旁的玫瑰捕捉到了,她忽然發現,竟然有些看不透他,似乎幾天沒回家,整個人都變了。由此,她也只好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事態的發展。

「卜算?恩,行,那你就來吧。」李沖無所謂的說道。

曹俊嘴角上挑,他由於酷愛裝逼,感覺玄學卜算很神秘,學會後,一來可以在好友圈中裝逼提高身價,二來也能忽悠忽悠那些花痴少女,便以行不軌之事。

因此,在一年前他就拜了一個業界很有名氣的大師,學了一年多,雖然沒什麼進展,但被他成功忽悠的人卻不在少數,玫瑰就是其中之一。

心念至此,曹俊的嘴角翹的更高。

「從你面相來看,你很窮。」曹俊緩緩說道。

李衝心中冷笑,看人下菜碟,都不如天橋底下算卦的,編,繼續編,小爺看你能編出花來,還是編出鳥來。

然而,曹俊的一句話,卻讓周圍的人不斷點頭。

「曹公子算的太准了,你看這小子全身上下沒一件超百的,都是地攤貨,想來也是個窮光蛋。」

李沖尋聲望去,說話的正是之前搭訕他的網紅女。此時正一臉鄙夷的看著他。

這就叫卜算?傻逼看不出來,但你們還真看錯了,因為老子有錢。

看著那網紅女,李沖不由冷笑,現在的女的都怎麼了?為了攀附權貴,臉都不要了?估計這小白臉拉坡屎她都覺得香。

「就這?」李沖挑眉問道。

「當然還有。」曹俊暗笑,跟我斗?在場的哪一個不有求於我?就算我是瞎說,別人也不會拆穿。

「你父母早亡……」

「你父母才早亡呢,你全家都早亡!」

李沖終於忍不住了,上前就是個大嘴巴子,直接就將這小白臉抽了跟頭,你說你要編就編唄,還扯上父母了,這還能慣著你?

「就你這兩下子,天橋底下算卦的都比你強一百倍,別說你李爺瞧不起你,因為你李爺我壓根兒就沒把一陀屎放在眼裡。」

「叮……宿主裝逼成功,獲得10點裝逼值。」

「你敢動手?!」曹俊捂著左臉,吼道:「好,你等著,我這就打電話,看看今天你還能否活著出去。」

聽聞此話,周圍人的頓時覺得事兒鬧大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個渾身地攤貨的小子,竟敢當眾打人。

而且打的還是曹洪的兒子,別的不說,就說在這新城市,有幾個敢不給曹洪面子的?

玫瑰見狀,也有些害怕,她多少知道一些曹俊的背景,連忙拉著李沖道:「你怎麼能打人啊,快跟我走,不然一會來不及了。」

李沖笑了笑,道:「放心,我就看看他今天能把我怎麼樣。」

玫瑰這個氣啊,但知道說什麼也不管用了,只能在一旁干著急,暗道這小子今天怎麼這麼倔呢。

眾人中有一名中年男子看見曹俊出去打電話了,就對著李沖說道:「小兄弟,我勸你還是趕快走吧,你今天打了曹俊,這事兒他不會算了的。」

李沖理也不理,拿起桌子上沒吃完的螃蟹腿繼續大吃特吃。

「嗯。」李沖點了點頭。

眾人一聽,以為他是感到后怕決定要走了,不由都鬆了口氣,要是在這出了事,他們都有麻煩。

可誰成想,這小子竟然接著說道:「這螃蟹的確比龍蝦好吃,還有沒有,再拿兩隻唄。」

眾人頓時暈倒。

都啥時候了,還有心思吃螃蟹,還想再吃兩隻。

眾人的目光都看著玫瑰,惹的她也是有些尷尬。

突然。

「是誰打了我兒子!不想活了是吧!」一道宛如虎嘯般的聲音從大門傳來。

眾人見狀,紛紛將目光轉移。

一名五十來歲的胖老頭帶著六七個大漢大步流星走進了宴會廳,其中一人正是被李沖打臉的曹俊。

「事兒鬧大了,曹洪來了。」人群中不知有誰說了一句。

李沖也看到了人們口中的曹洪,不由撇撇嘴,個小肚子大,一臉腐敗相。

只見他從一隻燒雞上拽下一根雞腿,一邊吃著,一邊淡淡說道:「怎麼的?打了小的,老的這麼快就來了。」

曹洪眼睛一縮,就見到了正在吃雞腿的李沖。

「你個廢物!被一個小兔崽子揍了?」曹洪對著曹俊罵道,方才他正在和這裡的老闆天錢吃飯,就見到曹俊打電話給自己,電話里一頓哭訴,也聽不出什麼,只聽說被人揍了,於是想也不想就來了。

可來了后居然發現打自己兒子的是一個毛頭小子。

「小子,老夫曹洪,是你打了我兒子?」 鬼王的獨寵新娘 曹洪臉色陰沉道。

李沖笑了笑道:「你兒子找打,李爺我就成全他小揍他一頓,怎麼?你也想試試被揍的滋味?」

「叮……宿主裝逼成功,獲得10點裝逼值。」

此話一出,不論是在場的人,還是曹洪,都有些愣住了。

這小子莫不是從精神病院出來的?這話都敢說?

然而,曹洪卻拍著巴掌道了三聲好,臉色陰沉的嚇人。

「哼,不知死活的小子,別說老夫以大欺小,今天就讓你知道頂撞我曹洪的下場。」

說著,曹洪對著身旁六七個大漢擺了擺手。

大漢見狀,摩拳擦掌朝李沖走了過去。

「住手!」

一道粗獷的聲音從宴會廳的大門傳來。

「老曹,怎麼回事啊,出來這麼半天,還等你喝酒呢。」

李沖放眼一瞧,不禁樂了,看來這齣戲越來越有意思了。

來人正是豪景飯店的股東之一,天九弟弟,天錢。

「哼,還不是因為這小兔崽子打了我兒子?我過來找找場子。」曹洪氣哄哄道。

作為飯店老闆,這種事自然不願理會,尋常都是內部安保解決,不過今天這事兒可不小,竟然有人敢打曹洪兒子,而且最主要的是在他的地盤。

「居然敢在我的地盤兒惹事,我倒是想瞧瞧,是誰吃了雄心豹子膽!」

人群見酒店老闆都來了,立刻讓出一條路。可天錢走近一看不要緊,差點嚇尿了褲子。

「天,天師!」天錢頓時懵了,曹洪所說之人,竟是這個牛人?前兩天的一幕依舊還在他腦海里揮之不去,都把他嚇屁了都。

李沖笑了笑,道:「怎麼?你是來幫他的?」

天錢尷尬一笑道:「天師說笑了,我哪敢呢,我是聽說天師來了,所以就命人做好酒菜,這不是來接您嘛。」

「叮……宿主震撼全場裝逼成功,獲得10點裝逼值。」

啥情況?

周圍的人都懵逼了,就連曹洪也懵了,身旁的曹俊更是有些嚇傻了。

踢到鐵板了?這小子竟然認識天錢?而…而且這天錢似乎對這小子極為的恭敬…..

「老錢,你,你認識這小子?」曹洪驚訝道。

可是誰成想,天錢根本就沒搭理他,依舊對著李沖堆笑道:「李天師,上回多虧您出手,我大哥還說呢,如果見到您還要再感謝您。」

「叮……宿主裝逼成功,獲得10點經驗值。」

說著,天錢從兜里掏出一張卡,很明顯,這卡里有不少錢。

李沖見狀,心中暗贊這天錢挺會做人,知道自己是他們惹不起的人,不過他卻並沒拿那對方遞過來的卡,反問道:「我是缺錢的人么?」

天錢腦袋搖的像撥浪鼓似的,堆笑道:「天師乃是高人,這等俗物以您的本事自然要多少有多少,只是天師仁慈,將所有的金錢都捐給了我華夏苦難之人。為此,我和大哥以天師為榜樣,每天教導酒店員工,每個月都拿出一部分錢來給天師,也算是對華夏苦難之人的一點心意。」

「叮……宿主魅力裝逼成功,獲得10點裝逼值。」

李沖樂了,這傢伙還真上道,比第一次強多了,有進步。

「既然你們兄弟如此有心,本天師也就不推辭了,本天師代表全天下的苦難者感謝你們。」李沖將銀行卡踹進兜里,笑著說道。

「天師說笑,該感謝的是我們。」天錢笑道。

李沖點了點頭,瞥了一眼不遠處早已經懵逼的曹洪父子,嘆了口氣,又將銀行卡拿了出來,道:「這錢收的鬱悶啊,還是還給你吧。」

「叮……宿主裝逼成功,獲得10點裝逼值。」

一聽這話,天錢頓時大急,他大哥說過,無論如何就算付出一切都不能得罪這位天師,想盡一切辦法要討好對方,所以才有銀行卡一說。

可眼下…..

天錢也不傻,頓時想到了曹洪父子。

「天師放心,這點小事兒交給我就好了,我處理您放心。」天錢笑著道。 唐桂花扭過頭去,抿嘴含笑不應聲。

安玉瑩又心疼,勸道:「桂花,人家牛仔很痛了呢,你不要擰了呢。」

撅了撅紅唇,唐桂花說道:「桂花,老娘不管他,你又管不了他,看以後你還能不能管得動他。」

聽著兩位美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嬌嗔著,羅陽苦笑。

以前還沒有女朋友時,總是羨慕有女朋友的。

當有了女朋友后,才知道單身也有單身的樂趣。

「安姐,桂花姐,聽我說。」羅陽說道。

兩位村花也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便安靜下來聽羅陽說些什麼。

腦筋轉了一圈,羅陽說道:「事情很複雜,不如以後我再跟你們說,怎樣?」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