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人也用非常堅定的眼神回望她,透露的意思是就算被打也絕對不要當小弟!

一陣冷風吹過,捲起一片落葉,旋轉著,飄零著,飛落到兩人腳下,幾分蕭瑟,幾分肅殺。隨著兩人的眼神交鋒,轉眼間竟然天地變色,山崩石裂,風雨欲來,百獸辟易。

好吧,我承認以上都是作者意淫的。真實情況是,本來蹲在地上的鳴人,突然猛地站起來,轉身就跑!

「不要,我絕對——不要——當女人的——小弟!」拉開安全距離之後,鳴人停下來,一邊做鬼臉一邊嘲諷道。

聽了鳴人這話,主角頓時臉上青筋暴起。

居然拒絕我,而且還進行了錯誤的強調!以為拉開10米距離就安全了嗎?真是太天真了,能運用查克拉的我跟你可是有著天淵之別的!

突進!查克拉加持到腿部肌肉,一瞬間從靜止到極速再停止,一眨眼小櫻就站在了鳴人面前,一個手刀狠狠地敲了下去!

「好痛!」鳴人捂著頭大喊。

「哼,臭小鬼,一點不識相!你這麼蠢的笨蛋,我才不要收你當小弟呢!」給自己找了個台階下,話是這樣說,其實小櫻也沒有收他當小弟的想法,九尾妖狐有了老大?就算是小孩子開玩笑,也不是這樣開的吧?

「那你還打我!」

「誰叫你敢拒絕我了!」

其實,只是想趁他還沒牛逼的時候欺負欺負他而已。

打又打不過,跑又跑不了,鳴人只好用碧藍的眼眸幽怨地望著她。嗯,如果再加上眼角含淚,抱頭蹲放,那就更完美了。

這時,遠處隱約傳來了「小櫻、小櫻」這樣的喊聲,糟糕,一不留神玩得忘了回家吃晚飯了。

「我們走吧,我媽媽好像在喊我回家吃飯了,已經很晚了。」櫻大姐對龍套一號和二號說道。這兩個人住在她家附近,算是鄰居了,原著中好像沒有見過他們,櫻大姐估計應該不是什麼有名人物。

走到空地的路口,小櫻停了下來,回身看著蹲在地上使勁揉著額頭的鳴人:「喂,橙發的小子,以後有人要欺負你,就報我春野櫻的名字,說你是我罩的,就可以了!」

豎起拇指指著自己,加重了聲調:

「記好了,我的名字,是——春、野、櫻!」

*************************************************************************************************************************************************

穿越到這個世界成為春野櫻,已經5年多快6年了。上輩子,他叫葉英,是C國人,未婚,剛剛大學畢業找了一份好工作,雄心勃勃地想要開啟自己的事業和人生,結果莫名其妙就穿了——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成了一個嬰兒,而且還是個女嬰,這個就先不吐槽了,接著發現這裡是火影忍者的世界,而自己居然成了女主春野櫻!遠在另一個世界的爸爸媽媽,孩兒不孝,不能盡孝道了,希望你們健康幸福,還好那邊還有弟弟在。

作為三大民工漫之一的火影忍者,主角當然有看過,但是問題是,看火影的時候還是個中二少年,高中狗,上了大學之後時間用在了玩DOTA和LOL上面,而且疾風傳總覺得槽點太多,就沒追下去了。簡而言之,完全沒想過自己會穿越到火影世界的小櫻只看了前面的部分,而且很多東西還忘了,後面的部分基本沒看,不知道有什麼新的BOSS,只是聽室友說過什麼佐助的完美萬花筒、佩恩一個人毀了木葉一條村、宇智波斑復活之類,這些情報看起來很有用,問題是只知道個大概,細節神馬的完全沒有,連發生的先後順序都不清楚,玩毛線!

不過有一點她倒是非常清楚,這個忍者的世界非常的不安全!如果按正常的劇情發展,按照自己模糊得只剩一點印象的劇情,先是要和曉打,然後村子被佩恩毀掉,死了很多人,後來又是斑要毀滅世界——小櫻有個疑問,原著中前期花瓶似的小櫻怎麼活到最後的?總而言之,怎麼看,自己都不像是能活到20歲以上吧!

除非,在那之前就有足夠自保的力量,甚至改變命運的力量。

不然的話,指望自己能像原著那樣逢凶化吉活到最後,小櫻覺得自己還沒那麼強的運道!

作為原因之一,小櫻很早就開始了忍者——或者說查克拉的修鍊。這並不少見,很多忍者的家庭都會提前對孩子進行一些教育,尤其是像宇智波那樣的大族;雖然,也有很多人並不在意,因為對於小孩子來說這樣的教育太難了,沒有早教在忍者學校一樣能趕得上來,尤其是有某個著名的大器晚成的先例——自來也為榜樣,更何況現如今又不是戰亂紛起,缺人到把小孩子都送上戰場的戰爭年代。

在原著中,前期小櫻雖然很花瓶,但其實她也是有天賦的。最明顯的,是她超傑的查克拉控制能力,這也是綱手之所以選擇她作為徒弟的原因。其次,是幻術方面的天賦,可惜後來沒有開發下去。最後,則是她的怪力,雖然這個技能是綱手教她的,但是在第一部里其實小櫻已經隱約表現出了怪力的潛質了。真正制約她成長的瓶頸,第一是較少的查克拉量,第二,則是沒有一顆變強的心。

說回到穿越成為春野櫻的主角,心態方面雖然來自和平的C國,心性未必就跟得上殺伐果斷的忍者,但是比原著上進心不強的春野櫻要好那是肯定的。

至於查克拉量,受限於肉體和靈魂,身體素質更多地受天生因素制約,很難改變,不是說鍛煉無用,只是說有些人的身體你是怎麼鍛煉也鍛煉不出來的,比如說春野櫻的身體素質是1,經過鍛煉后是1.2,極限鍛煉甚至可以達到1.3,但是像小李那樣的身體素質極限鍛煉之後甚至能達到3甚至4的程度!

至於靈魂——說到靈魂,小櫻有點得意了,穿越到春野櫻身上,吸收了原身的靈魂,並且在幼體中獲得了二次發育的主角,精神力量是常人的幾倍以上!如果說幼兒是0.2,成人是1,那麼未發育的雙重人格的春野櫻可能是0.4左右,主角和原來的春野櫻融合后可能是1.4左右,二次發育完成之後估計能到7左右! 量的差距只是一方面,質的差距也非常可觀!因此,她的查克拉會比原著里強得多!

雖然穿越到現在,既沒有老爺爺、創世神給自己無限查克拉和十尾做人柱力,也沒有叮一聲開啟的升級系統,但是感受到身體和靈魂的潛力,小櫻已經很滿足了。不知道原著中的春野櫻如果四歲就開始修鍊查克拉會是怎麼樣,但不可能做得比她更好了。畢竟,她可是在繼承了原來身體的靈敏度之外,又有比原著強了幾個檔次的精神來控制查克拉啊!這份潛質和進步速度,原著是拍馬都趕不上的!

小孩子不適合做強度太大的身體鍛煉,否則會影響以後的發育,拔苗助長,得不償失;比如修鍊查克拉,過度提取查克拉對於成年人都是非常危險的事情,而對於小孩子,一個不慎就會導致日後根基受損無法成長,所以一般要等小孩到6歲之後,有了足夠清晰的認知,在老師或者忍者的全程監控下,才開始學習提煉查克拉。

不過,在小櫻的父親——一個中忍的指導下,這並不是問題。總而言之,從四歲開始,小櫻便開始學會修鍊查克拉了,並且順便檢測了查克拉屬性——水。

水遁在原著里似乎表現得不是很強力,水分身就是個渣渣,再不斬這麼強的上忍,分出的水分身佐助能一下子秒三個,大瀑布之術純粹靠大量水來衝擊對手,一看就是查克拉消耗大戶,卡卡西來了一發就累癱了,更別說小櫻了,所以這兩年來小櫻沒有修鍊遁術,而是一直在構思水遁要怎麼修鍊才有戰鬥力。火影忍者的世界觀她不是很了解,能依靠的還是穿越前地球的那些知識,根據這幾年的觀察和思考,除了查克拉之外,兩個世界的物理法則應該是一致的,因此應該能用在這裡。

小櫻覺得,如果她的想法真的能實現,那估計她會很強,很強。 自從上次見到鳴人之後,小櫻便沒有見過他。

就這樣又過了好幾個月,期間小櫻依然在那附近當著孩子王,天天和熊孩子們玩忍者遊戲。倒不是她喜歡這樣,只是一個5歲小孩天天窩在家裡修鍊只會讓人懷疑她的不正常,小櫻也想天天宅著,和那群熊孩子玩過家家和忍者遊戲很無聊的啊,然而母親大人怎麼能讓孩子就這樣變得「孤僻且不合群」呢,所以每天的放風時間也是小櫻最無聊的時候。其實小櫻現在也沒啥好修鍊的,小孩子稚嫩的身體想提煉多一點查克拉都不行,每天只准早午晚吃完飯後提煉一下,用完就沒了,拿來修鍊水遁或者三身術,練幾次就沒有了。

小櫻現在練的是查克拉的操縱,讀者可以簡單地理解為原著里提到的爬樹和踩水,當然,真實的火影世界里可不止這些內容。

名為爬樹實為踩牆的第一階段小櫻是在家裡的床上練習的——她家是那種木製的庭院,在牆上踩出幾個破洞然後屁股也吃一餐竹筍肉絲之後順利完成,踩水是練完爬牆幾周后,突然想起還有踩水,在家裡的浴缸里灌滿水練習的,兩個練習分別用了一個下午和一次洗澡的時間。耗時如此之短當然是因為這之前她也做過一些難度更簡單的操縱練習(不然你以為整個火影就這兩種練習方法啊?),不過這也完全不能掩蓋小櫻驚人的查克拉操縱天賦,尤其是現在的小櫻比原著中精神強度高好幾倍。

完成了爬樹和踩水兩個基礎練習后,接下來的修鍊就是各回各家,各養各花了,說得好聽點是因人而異,實話說就是整個忍者世界對查克拉的認識還沒到這個程度,對後續的修鍊該怎麼進行還沒有形成共識。

無妨,只要能提高查克拉操縱能力就行。小櫻的做法是把查克拉注入水中,然後控制它做各種動作。這個說起來簡單,但是想要做到如臂使指,比如把水變成貓的形狀還能蹦蹦跳跳,那難度可不是蓋的,如果是在視線不能及的部位控制查克拉,那就更是只能憑感覺了。然而這也是大部分水遁的基礎:能控制水才能形成水遁忍術,越是強大的忍術對水的操縱就越複雜,一般人通過結印來輔助完成這個過程,對忍術熟練度越高就越能省略中間結印的步驟,因為已經熟練到不需要結印來輔助完成。在小櫻看來,釋放一個忍術就像完成一道初中數學題,越是強大的忍術就對應越難的題目,記憶結印就像死記硬背解題過程,練多了還能省去一些中間步驟,甚至達到單印施術、無印施術的程度。

但是還有比單純練習忍術更根本的方法,那就是直接練慣用查克拉操縱水。這就相當於面對數學題,不去背答案,而是去學初中數學,學懂了再來答題。

忍術說起來是浩如滄海,然而也無非是成千上萬,一個普通忍者一輩子能學習的忍術,也不會超過一百個,真正經常用的,無非就那二三十個。

這種情況下,你是願意背幾十道數學題呢,還是願意從頭到尾去學數學,就為了解幾十道數學題呢?

大部分忍者選擇了前者,因為後者的效率實在太低,忍者很忙,時間得用來練習和廝殺。

小櫻選擇了後者,因為她很閑,很無聊,而且對她來說這種練習很有趣。

前面也說過,儘管沒有各種不科學的金手指,小櫻還是具有很大的優勢,她的精神屬性很強,查克拉操縱天賦更強——原著中就已經相當出眾的能力,精神強化之後更是出類拔萃,很快就玩得有模有樣,並且在朝著登峰造極的方向前進。僅僅兩年時間,小櫻便把查克拉水操縱得如臂使指,已經可以初步應用到小孩子打架里了,順帶提一句,在這個看臉。。。不,看天賦的世界里,資質一般的忍者想把這個練到能用於實戰,所需要的時間大概是。。。

愛在永恆 一輩子。

有一次小櫻還買了個水球,想練螺旋丸,練到一半開心地擠爆水球被冷水潑了一臉的她突然意識到自己沒有這招的版權,如果真讓自己練成了以後怎麼解釋這招的來歷?

老子,啊不,老娘靈光一閃就想出了這招?你去跟法官講啊,你看他信不信?小櫻自認不是小說的主角——雖然確實是——活在這個真實的世界上還是謹慎一點好。

再說這招也是個耗查克拉大戶,四代是瞬身+丸子就能各種秒,鳴人是查克拉龐大不在乎這點消耗,小櫻呢?

砰!

小櫻用查克拉操縱水流一個加速和變向,挫爆了第二個水球,然後真的靈光一閃,想到了我愛羅。

準確的說,是想到了疾風傳開頭我愛羅被吊打。。。我愛羅站在沙堆上飛在空中的場景。

說起來,查克拉真是個神奇的東西,簡直無所不能。它由能量變成物質,譬如水、火、風、雷;它能改變一個人的大小、形貌,例如變身術;它能使人穿梭空間,例如替身術、飛雷神之術;它能使人受力,例如爬樹時使腳黏在樹上;它能擬態出一個人影,那個人影不但有和本尊一樣的外形,甚至還有自己的思維,甚至還能在消散后把經歷過的事情傳回本尊,這是影分身;它能加持肉體,加成肉體的爆發力、速度、敏捷、力量以及抗打擊能力;它還能操縱物體,使物體飄浮、強壓,例如我愛羅的沙縛樞和飛行。

當年小櫻真心覺得我愛羅攻防一體的沙遁簡直帥到沒朋友,全場戰鬥我愛羅就站著不動敵人也打不到他,動動手指就能完虐那些菜雞,逼格高到沒邊好吧!

仔細想想,其實用水也能做到類似的事情!用沙遁可以防禦大部分的體術和遁術,可以進攻,水遁其實也可以做到這樣的事情。以前沒有人這樣用沙遁和水遁是因為難度太高,而我愛羅的沙子似乎是融入了他媽媽的精神才能這樣如臂使指,而小櫻的操縱能力恐怕更甚一籌乃至N籌,雖然查克拉量比不上,但如果只是操縱而不使用遁術的話,查克拉的消耗並不多,消耗的只是精神而已。

小櫻在心裡默默盤算著,模仿我愛羅的沙遁體系來構建自己的忍術體系似乎是個好主意,這一套體系的特點是難度高消耗低,性價比高,特別適合小櫻這樣查克拉量不突出、體術一般的忍術型忍者。

水遁與沙遁的區別之處在於水遁更靈活,水遁忍者甚至可以用一層水膜把自己包起來,受到查克拉加持的水可以變得非常柔韌和堅固,這樣每個動作都能得到查克拉操縱的水的加持,受到的反震或者傷害也由水先減去一層,除了需要變o態級別的查克拉操縱水平,由於沙子的特性沙遁就不可能實現這樣的效果。

在小櫻的腦海里,自己在未來已經開發了無數強大的忍術,在這套體系下自己完全就是一個免疫物理攻擊又免疫魔法攻擊,還有99%的幻術抗性,抬手一指就是地崩山摧壯士死,低腳一跺就是天梯石棧相鉤連,遇到敵人就是一路碾壓過去,打到最後發現六道仙人是最終BOSS,然後又是一番天地變色的大戰。。。

屏蔽了上萬字的腦補之後,小櫻終於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現在還是個連忍術都放不出幾發的小弱雞,離吊打六道爺爺還有幾萬里的距離。萬里之行始於足下,小櫻認為自己應該從最基礎的地方,一步一步地實現自己的目標。

那麼,第一步是?

——陪熊孩子玩耍。

我是認真的好嗎!把修鍊無聲無息地融入日常生活乃至遊戲娛樂之中,才是最佳的修鍊方式啊!小櫻的內心在咆哮!才不是被老媽子念叨了半天「小孩子應該多出去玩耍」「天天宅在家裡像什麼樣」「小櫻可不能做個孤僻的孩子」在魔音貫耳的威力下不得不出來跟熊孩子玩!

把忍術融進每一個動作,這是小櫻的想法。譬如玩忍者遊戲、爬樹、或者和別的孩子打架,需要運動的時候,她就開始練習她那套設想。

總而言之,輕鬆度過了修(ou)煉(da)查(xiao)克(peng)拉(you)的日子,小櫻的操縱能力和允許提煉的查克拉量都在穩步提升中,很快度過了六歲生日,很快又進入了忍者學校。 「鳴人,你上課又睡覺了!跟我去走廊站著聽課!」

伊魯卡又對鳴人發飆了,臉上的疤痕因為生氣扭曲成非常醜惡的樣子,嘴巴張開的角度大概能把睡眼惺忪的鳴人給整個吞進去了吧,真是想不到伊魯卡還有變蟒蛇的能力啊。話說回來,鳴人每次一到伊魯卡的課就情不自禁地睡著,其實完全不是伊魯卡的課講得不好啊,只是伊魯卡講的是文化課,學生們不愛聽,畢業考試學校也不重點考,大家都聽得昏昏欲睡啊!

當然,一般人都是會給老師面子的,不會明目張胆地睡覺或者不聽課。小櫻趁著機會回頭掃視了整個教師一圈,把這一班子不良學生看了一遍,比如說,雛田小妹妹,開著白眼在悄悄望著誰;牙弟弟正在和小狗狗親熱,坐在小櫻左邊的鹿丸,倒是正襟危坐,一絲不苟地聽課。。。咦?鹿丸你啥時候學會了睜著眼睛睡覺的?喂,那個眼睛畫得還挺逼真的嘛!

環顧了一周,九小強們個個都在做自己的事情,一點面子都不給伊魯卡,不過好歹他們表明功夫還是做了的,只有鳴人,誰叫他連呼嚕聲都打出來了呢,聲音太大影響到丁次吃零食了啊!所以馬上就被抓了典型。眼光掃到佐助那的時候,這小子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回頭往小櫻這望了一眼,一臉的挑釁表情。

佐助這小子,還不是日後那個喜歡冷冷地裝逼的中二病主角,只是個門門課都想拿第一好讓父親誇獎一下的小正太。自從感覺到小櫻有能力挑戰他的第一名之後,就開始各種看小櫻不順眼了。這個有點小彆扭的乖寶寶,小櫻其實很清楚,過於優秀的兄長宇智波鼬讓他蒙受了很大的壓力,兄長的珠玉在前,他取得的進步和成績總是顯得那麼微不足道,這也因此讓他更渴望得到父親的認可,哪怕只是一句話。

因此,小櫻這樣的追趕者難免會讓他覺得不爽和不安。相比於原著花痴女春野櫻與佐助,反差有點太大了。至於原著中三角戀的另外一角鳴人,小櫻和他倒是關係還不錯,不過自從第一次見面小櫻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之後,暴力女這個形象已經在他腦海里摘除不去了——這點於兩人在忍者學校開學時第二次見面,鳴人那句「啊,又是你這個暴力女!」中可以看得出來,為此鳴人付出了又被小櫻揍了一頓的代價,同時加深了鳴人腦里對小櫻種種掩飾之下內心本質的認識;這樣的小櫻,估計鳴人也不會喜歡上了吧。這樣發展下去原著的三角戀必然蕩然無存,歷史的車輪在滾滾前進,而穿越者小櫻這塊小石頭已經讓車輪歪了方向。。。掀起了劇情崩壞的一角了。

呼嚕聲消失后,苦苦抵抗著催眠大法的少女小櫻百無聊賴地想著。總的來說她對現況還算滿意,隨著年齡的增大和在木葉生活年限的增加,穿越者在這裡留下的痕迹也越來越多,當一切都有跡可循的時候自己的秘密暴露的可能也越來越小。而她對劇情的影響也沒有達到蝴蝶效應的程度,這就是所謂的「小勢可改,大勢不可動」,更科學的說法是「歷史的必然性」碾壓了小櫻這隻蝴蝶的翅膀。顯然,自四代犧牲之後,木葉最主要的矛盾已經變成了村子與家族之間的矛盾,九尾襲擊事件之後木葉元氣大傷,一直對自己在村裡的地位不滿的宇智波開始蠢蠢欲動,以宇智波為首的大族試圖謀取木葉更高的許可權,甚至火影的位置,而以三代火影為首的木葉高層則試圖統合力量,打壓大族,尤其是在九尾事件中無法洗清嫌疑的宇智波一族。

表面平靜的木葉村暗流洶湧,局勢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的根本原因是火影系和大族系的實力變化,九尾事件中失去了四代、成熟的九尾人柱力以及大量中堅忍者的火影一系實力大降,而宇智波、日向等族則未傷根本,此起彼伏之下原來一直被壓制的各大族自然會紛紛冒頭,尤其是自木葉創立以來就一直倍受打壓的宇智波,由於在九尾事件中巨大的嫌疑——九尾歷史上只被萬花筒寫輪眼控制過,因此產生了明顯的離心趨勢:明顯到連小孩子都看得出來,宇智波的族地連小孩子都進不去。當年小櫻曾經路過那想「巧遇」一下人氣角色宇智波鼬的,結果遠遠的就被宇智波的守衛趕走了。如此封閉,甚至配上守衛,儼然已經是村中之村。

作為看過原著、此時又身在此中的穿越者小櫻,對木葉現在的局勢知道得很清楚。她更知道現在的一切還只是鋪墊,在暗地裡,三代火影以及宇智波中的某些人還在努力尋找著一條和平解決問題的途徑,毫無疑問,去年發生的日向雛田被綁事件,正是三代的殺雞儆猴、敲打宇智波的招數。

小櫻當年看漫畫時就一直很奇怪,三戰後木葉明明是戰勝國,為什麼雲忍還能這麼囂張,明明是自己犯事被抓到殺死,還敢要木葉交人?九尾事件之後木葉損失慘重,青黃不接,更重要的是木葉呈現政治不穩定的局勢,村內豪族表現出離心傾向,這就是雲忍敢於如此試探木葉底線的底氣,人心不齊比一切災難都能摧毀木葉!

雖然綁架計劃失敗(站在陰謀論的角度甚至可以認為這是故意失敗的),但云忍要求交出殺死綁匪的兇手這一手可謂高明,如果不交,雲忍就能製造出足夠的借口發動國內厭戰已久的忍者們開戰,而一旦開戰不管雲忍是否戰敗木葉都會是失敗者的一方,所以木葉是絕對不敢開戰的;反之,如果交出兇手,那火影又如何向剛剛有一點不滿自身地位的日向一族交代,向村內各大族交代呢?

再者,火影現在真的有這個能力把日向的族長交出去嗎?

不交兇手,等來的就是戰爭;交出兇手,木葉的局勢勢必更加不堪,內鬥更加激烈,衰落在所難免,而等到木葉足夠衰落的時候,被征服就是它的唯一命運。

毫無疑問,雲忍這一次機會找得很准,狠狠地打在了衰弱的木葉的七寸之上!

然而三代不愧是一代忍雄,在如此兇險的局勢中,在雲忍的咄咄逼人和村內豪族的冷眼旁觀中,也能精準地破局,靠犧牲日向日差挽回了局勢。

穿越后,真正了解了此中內情,並一度為戰爭如此逼近感到惶恐的小櫻,非常佩服這兩個男人,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與原著中默默無名的日向日差,尤其是後者,正是他的自願犧牲,阻止了戰爭。或許,他也是為了讓寧次能夠活在一個沒有戰亂的木葉里,才下定如此決心的吧!

得到日向日差屍體的雲忍偃旗息鼓。沒有了開戰借口,又看到了火影在這種局面下仍然保持著對木葉的絕對掌控,希望木葉內亂的幻想破滅,只好灰溜溜地離去。

而在村內,剛剛冒出小心思的村內各族,被火影這樣一敲打,也老老實實地做人了。日向一族雖然屈辱,但是由於日差是自願犧牲,也沒有太多話好說,畢竟日向也是看得清局勢的大族,大家都是一條船上的,木葉要是真垮了,日向也沒好果子吃。

原著中,寧次在說起這件事時,用一句輕飄飄的「以和為貴的木葉最終還是和雲忍達成了交易」就把事件說完了,若不是穿越過來,小櫻又怎麼能想到這其中還有如此驚險之處?

然而,三代這一招敲山震虎,即安內又攘外,偏偏就是對那隻大老虎——宇智波一族不起作用。日向族長的同胞兄弟的犧牲,並沒有震懾到宇智波。相反,從這一次事件中看出木葉虛弱本質的宇智波,反而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同樣的,三代示弱的一招,雖然安穩了木葉波濤洶湧的局勢,但同時也激起了村內強硬派的不滿,木葉何時吃過如此大的虧,受過如此大的屈辱?殺賊的人居然被當作兇手被交出去,天理何在?正因此三代被稱為懦弱,為團藏與根的獨走埋下了禍根。

此刻,宇智波家僅有的兩個超越了宇智波狹隘眼界的男人,止水以及鼬,應該正在為通往和平的道路在努力吧?可惜,一切都將是無用功。

如果說小櫻沒有改動村內大勢的話,明年,就是宇智波滅族的時間了。

望著還在講台上努力灌輸知識的伊魯卡,小櫻不禁感嘆:做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普通人真好!

嗯,這個逼裝的,我給滿分。 雖說宇智波滅族在即,但小櫻可沒有參合其中的想法。恰恰相反,她想的只是能安安穩穩地度過這段時間就行,尤其是臨近滅族時,最好不要到處亂逛,以免看到一些不應該看到的東西。在那種敏感的日子裡,別人可不管你是有意還是無心,先拿下再說,甚至當場擊殺都有可能!更不要說企圖渾水摸魚、火中取栗了,小櫻即沒有強力外掛,又沒有作者強行干涉,還是不作死比較好。

不過提前和小強們打好關係還是可以的。穿越過來已經六年,小櫻也在無奈和既來之則安之的自我催眠中習慣了此生為妹子,卻不代表她能喜歡上妹子們的娛樂活動,像什麼洋娃娃、過家家以及插花。作為一個強氣主角,怎麼會喜歡這些軟弱娘炮的遊戲呢!玩忍者遊戲雖然幼稚,好歹不娘炮好吧!

雖然一樣的無聊。

以此為基礎,好歹也跟鳴人等人稍微玩得起來了。小孩子們心思單純,就算是火影世界里普遍早熟得誇張的孩子也是一樣,只要能一起玩耍就是好朋友。

至於佐助,倒是談不上有什麼交情。事實證明裝逼是要從小培養起來的,沒經歷滅族之夜的佐助年紀輕輕就已經無師自通了裝酷技能,如果不是小櫻的成績也是滿分,佐助是不屑於把目光放在這些庸脂俗粉們身上的。當然,對小櫻來說,這麼簡單的考試,拿不到滿分比拿到滿分還難吧!

忍者學校的課程難度其實一點不大,原著中學了六年就考了個三身術,也只有完全沒有忍者才能的人才會考不過了。文化課和實踐課,佐助最有優勢的就是忍具投擲,畢竟是鼬親手調教出來,水平相當不差,一手苦無和手裡劍玩得出神入化,各種花式投擲讓人看了眼花繚亂。

這大概也只有宇智波家的人才會這樣投忍具了,過於複雜的線路沒有過人的眼力根本判斷不出來也投不出來,這樣做迷惑性是夠好了,可是卻偏離了忍具投擲應走的正路。尤其是自己練過之後,更是覺得,那種后矢追前矢的投擲技巧,刻意減慢了前矢的速度,完全是舍本求末,速度太慢,角度再好也沒有威脅,戰場上你投個來試試?偏偏學校就吃這套,把它認定為高等級的投擲術,每次都給佐助更高的加分。嗯,以上冒著酸氣的言論出於小櫻之口。

管中窺豹,宇智波家傲慢地把投擲變成一門藝術,一門只有宇智波才能掌握的藝術,跟別的東西一樣,一旦扯上宇智波獨有,就容不得外人半分接近,就像宇智波社區、宇智波忍者、宇智波武器店等等,在把自己的權益保護得越來越好的時候,也越來越傲慢,越來越脫離木葉。當宇智波越來越把木葉當做「自己的利益」的時候,他就離被木葉割除越來越近了……

第二節課正好是忍具課。課程內容很簡單,帶課老師先示範標準動作,然後自由練習,老師逐個指點。

宇智波佐助果然非常巧合地出現在小櫻旁邊的位置上,瞥了小櫻一眼,然後居然拿起起八支手裡劍——每隻手指縫之間各夾一支。左手抬至右肩,手腕微動,甩手間四支手裡劍便整齊地飛出去,準確地扎在不遠處靶子的圓心上,四支同射,這精彩的投技已經吸引了周圍不少人的目光。這還不夠,接著佐助右手交換兩支手裡劍到左手上,雙手同時射出手裡劍,飛鏢在空中劃出兩道一高一低的漂亮弧線然後碰在一起,微妙的碰撞之後,后三支手裡劍先後扎在圓心上,第一支卻繞了一個大弧線,繞過靶子釘在了靶的背面。旁邊的女生們看了,非常整齊地發出低低的喝彩聲,其中就有井野。

周圍頓時響起了一陣非常整齊地的喝彩聲,間雜著「好帥啊」之類的鶯鶯燕燕的聲音,其中井野的聲音毫無疑問是最大的,倒是九小強中的其他人沒什麼表示,對於忍者家庭出身的他們來說這些其實不算什麼。嗯,鳴人是例外,他是完全沒看懂這裡面的技術含量有多高。

小櫻略帶無語地發現佐助投完之後,略有幾分得意地望了她一眼,很明顯的挑戰之意,而且很肯定小櫻做不到他那樣的投擲。

「年紀輕輕就這麼臭屁,果然是神煩鬼厭的小屁孩。」有點頭痛,小櫻發現自己應戰是對小屁孩都較真,不應戰就連小屁孩都打不過。。。果然還是要出手虐一下小屁孩吧!

隨手拿起一枚手裡劍,水膜退縮到腕部幫助發力,全力甩出!手裡劍在空中一閃而過,快得看不到痕迹,只聽傳來一聲尖銳的呼嘯,眨眼之間就射到了靶子上,整隻手裡劍居然有半個身子都埋進了厚實的靶子里!

甩了甩隱隱作痛的手腕,小櫻暗暗嘆了一口氣。身體太稚嫩了,這次雖然肌肉用出了全力,但是輔助發力的查克拉水剛一發力,就感覺骨骼有點承受不住了。以小櫻現在的查克拉量和控制力,用查克拉操縱水團瞬間爆發出一頓的力量並不是難題,只是這股力量若是用來推動身體,只怕用一次就會骨骼折斷甚至粉碎。前世看漫畫里綱手舉手投足就能山崩地裂,真不知道她是怎麼做到的,所謂的怪力術,其實最大的難點,還是在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之後,還能保持肉體不受傷上面吧!這恐怕跟綱手無以倫比的醫療術和精湛的查克拉控制能力有關!

佐助也被這懾人的聲音嚇了一跳,不過很快反應過來,看小櫻投完一發就不投了,還問了一句:「春野櫻同學,你不練了嗎?你才投了一發!」看起來是好心關心同學,不過那微微彎起的嘴角,得意又輕蔑的神態倒是完全暴露了他的想法,顯然,在佐助看來,小櫻這次投擲不過是速度快了一點而已,沒有一點角度,完全沒有技術含量啊!

白了佐助一眼,小櫻不緊不慢地抓起幾把手裡劍,查克拉水悄然填滿手裡劍中間的孔,牽動手裡劍懸浮在掌心上,控制著它們瘋狂旋轉起來!這一手不動聲色之間秀了一把查克拉控制能力,很多中忍都未必做得到!

——花式投擲,我不會!但是,用查克拉作弊,我可是很拿手的!開開眼界吧!

不見小櫻有什麼動作,只見眉頭輕輕一挑,手上的幾發手裡劍便毫無徵兆地突然疾射出去!比第一發手裡劍更快,在佐助反應過來之前,七發手裡劍便在空中畫出了幾條華麗的弧線,釘入了圓心,三枚釘入正面,四枚釘在反面!仔細一看,七隻手裡劍每一隻都像第一隻那樣,深深地嵌入在靶心上,甚至有好奇的想把它們拔下來,卻發現拔不動!

「你、你犯規!」佐助目瞪口呆!

「犯規了吧。。。」圍觀的小朋友們也驚了個呆。連帶課老師都有點不淡定了,執教二十幾年,各種天才都見過了,擁有這種超乎常規的查克拉操縱能力的天才還是第一次碰到!本來原著的小櫻查克拉操縱能力就是天才級別,更何況這是穿越后加強了精神力又努力訓練的小櫻!

小櫻不屑地笑了一聲,「哼,你能做到嗎?」

真是太天真了少年!只要能把手裡劍射入敵人的身體就是成功了,至於怎麼射的,很重要嗎?

帶著擊潰了敗犬的自信的愉悅心情,又是一天過去了。

*************************************************************************************************************************************

傍晚,宇智波宅。

一個小小的身影還在練習著投擲忍具,四周到處散落的苦無和手裡劍,釘在靶子上凌亂的手裡劍,顯示正在練習的人準頭差得不是一般的遠!

「佐助!你在練慣用查克拉控制投擲手裡劍嗎?」慢慢走近的黑色身影,看著這滿地的忍具和正在練習的身影,馬上看出了事實。

「是的,哥哥!呼,呼——我想試試,不用手,只用查克拉,能不能行。」滿頭大汗,顯得有點筋疲力盡的佐助低頭喘了幾口氣,無力地說道。顯然,佐助的訓練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

鼬走過去揉了揉佐助的頭髮,明亮的眼神僅僅掃了佐助一眼便得出了結論。

「你這樣做是不行的,必須要有介質,連接查克拉和手裡劍的介質。你的屬性是火和雷,這兩個都不適合做實體的介質。而且就算有介質,這樣做需要的操縱能力也是非常高的,得經過長時間的練習才能做到。所以意義不大,別練這個了!我教你一個新招好不好?對了,你怎麼突然想到要練這個呢?」

是不是有人在刻意誤導佐助的修鍊呢?弟控宇智波鼬有點敏感地問道。

「班裡有個同學,下午上忍具課的用出了這招,一下子把7枚手裡劍射到靶子的正面和背面了。」佐助老老實實地答道。

「是嗎!」鼬沉吟了一下,確實是自己多心了,只是,這個年紀就能做到這種程度嗎?似乎,自己在六歲時也做不到這一點吧?佐助班上居然有這樣的天才!

「你這個同學還挺厲害的嘛!他叫什麼名字?」

「呃。。。她叫做春野櫻,是個女生。」

居然不是村裡的豪族子弟,而且是個女生?

鼬微微一愣。 自小櫻在忍具課上小小地出了一把風頭之後,忍具到底能不能不靠手只用查克拉操縱成了學校的熱門話題。正方認為,管它怎麼把忍具扔出去的,能殺敵就行,連這點也要計較實在是太教條。而反方則反駁說,這樣做華而不實,用查克拉操縱太消耗體力,不如踏踏實實用手扔,小小年紀就如此浮誇上了戰場肯定是死得最快的那個。

Views:
3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