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兩層關係,按理來說,羅陽應該幫她們才對。

可從現實情況來看,羅陽倒還沒有站在她們的一邊,反而更多的是幫十三姨等人。

其實羅陽被夾在雙方的中間,左右為難。

事實上他兩邊都在幫,卻被認為誰都不幫。

現今也沒有空閑時間向兩邊解釋,只能等有了機會再說。

在星空下,月色里,周圍只有唧唧蟲聲傳來,偶爾有風吹樹葉的沙沙聲響起。 茅山派。

此前,茅山派掌門蔣國志被李沖廢掉,門派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外門長老聖元子以及幾名擁護李沖為掌門的長老聯合之下,居然強行罷免了蔣國志的掌門之位。

以前他們忌憚蔣國志的實力,可現在蔣國志已經被廢,其狼狽為奸的幾位長老,自然不懼,因此,推翻蔣國志輕而易舉,此後,更是將支持蔣國志的弟子和長老,盡數踢出門派。

原本聖元子想讓李沖回茅山接任掌門,可李沖一直有事在身,此事便是耽擱下來,現如今,聖元子為茅山派的代理掌門。

七月十五,晚,19:32分。

距離鬼門關大開,還有4小時28分鐘。

聖元子一席灰色長袍,立於茅山派大殿內,在他的身旁,是一名戴著金絲眼鏡,有著幹練氣質的女子,如若李沖在的話,一定會認出此人。

她便是lv奢飾品店的經理,安妮,她還有一個身份,便是茅山派的執法長老。

二人環顧下方。

此刻大殿內,聚集著茅山派的諸多長老與精英。

「諸位,如今鬼門關即將大開,人間將面臨一場前所未有的浩劫,我們身為華夏超然勢力,自當守護華夏,萬不能讓黑暗降臨大地。」

安妮停頓一下,對著下方一名茅山弟子道:「可有掌門的消息?」

那名弟子恭敬道:「回長老,已經通過各種渠道聯繫,但尚未有掌門的消息。」

安妮蹙了蹙眉,與聖元子對視一眼,二人眼中都流露出一抹凝重。

聖元子道:「現如今,共有多少茅山弟子可參戰?」

那名弟子道:「茅山弟子共有三千餘人,遍布華夏各處,此番前往新城,共有700人。」

聖元子沉吟片刻,抬頭道:「好,即刻出發,前往新城。」

另一邊。

龍虎山,龍虎殿內。

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立於堂前,其面容粗獷,身材魁梧,濃密的絡腮鬍子,怎麼看怎麼像是電影中的土匪。

只見他身穿一襲青色素袍,頭頂髮髻,一臉凝重的望著下方眾人。

此人,便是龍虎山當代掌門,張龍虎。

「報!」

一名龍虎山弟子從殿外慌張跑進。

張龍虎罵道:「他奶奶的,慌啥子,有事兒快說。」

龍虎山弟子縮了縮脖子,連忙道:「回掌門,茅山弟子已經集結完畢了,正前往新城市。」

聞言,張龍虎大怒:「格老子的,咋能讓他茅山搶先,傳老子令,龍……」

話未說完,一名小眼睛,大概三十多歲的男子上前道:「掌門,切勿著急,我倒是有一個想法。」

張龍虎眉頭一皺,道:「他奶奶的,我說王老七,有他娘的什麼想法趕緊說。別浪費老子時間,這件事兒,決不能讓茅山再搶了風頭。」

王老七嘿嘿一笑,道:「掌門,我們龍虎山和茅山同為華夏的超然勢力,可這些年一直被茅山踩在腳底下,這口氣,相信山中的弟子早就咽不下了。」

王老七的話落,下方的弟子們紛紛抱怨起來。

「是啊,是啊,這些年,到我們龍虎山學藝的越來越少,相反,茅山的弟子越來越多,現已經達到三千多人,而我們則只有他們一半之數。」

「沒錯,他茅山的弟子,在面對我們龍虎山弟子時,都擺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感覺,著實太過氣人了。」

張龍虎眉頭一挑,疑惑的看向王老七。

王老七眼睛精光一閃,道:「我的想法是,想要制衡茅山,讓我們龍虎山與其持平,甚至超過他們,那這一次,就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張龍虎挑眉道:「機會?啥機會?」

低配版系統主神 王老七嘿嘿笑道:「此次人間浩劫聽起來挺嚇人,但依我來看,也不過是尋常的浩劫罷了,此番前往新城,他茅山派必然會沖在前頭,屆時,定會有諸多死傷,等待時機成熟,我們再伺機而動,滅了那群鬼怪。」

張龍虎皺眉道:「你的意思是,讓茅山做炮灰?」

王老七拱手道:「掌門英明。」

「此法,正是應了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屆時,不光消滅了鬼怪,他茅山也將元氣大損,而我們卻並未傷筋動骨,加上我們龍虎山的深厚底蘊,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們一定能夠超越茅山,成為華夏第一道門。」

張龍虎沒有說話,似乎陷入了沉思。

下方一名長老模樣的人道:「可是他們茅山派,聽說新任掌門,正是那個叫李沖的年輕人,他實力深不可測,更有道家至寶金龍佩護體,想要超過他們茅山,怕是有難度啊。」

王老七哼道:「那個叫李沖的小子,的確難纏,聽說世界各地已經來了許多高手,但都折在他的手裡,不過不論如何,他都只是一個毛頭小子,是人都有短板,只要略施小計,道家至寶金龍佩,他也只能乖乖送上門來。」

聞言,下方眾人即便有些想法的,也不再開口了。

王老七道:「不知掌門意下如何?」

張龍虎深深看了一眼他,突然大笑道:「王長老所言甚是,既然如此,那就按王長老所說的做吧,待得茅山出發一個小時,我們再行前往新城。」

說著,張龍虎從台上走下,走出了大殿。

王老七眼中一抹冷意閃爍,嘴角挑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如果你不是張道陵的後代,這龍虎山豈能讓你這庸人擔任掌門?一根筋的廢物,待我奪取道家之寶,這龍虎山掌門之位,還得是我王天的。」

就在這時。

茅山七百弟子,在執法長老安妮,以及外門長老聖元子的帶領下,迅速前往新城。

至於五世家。

他們雖是超然存在,但與茅山和龍虎山相比,其底蘊和實力仍舊相差甚遠。

只是分別派出了十幾名家族精英,前往新城。

一時間,新城市大大小小的勢力,紛紛聚集,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人間浩劫。

而李沖的朋友,馬宏、玫瑰姐、以及他的一幫同學們,都聚集在了李沖的家中,有各種陣法的保護,短時間內不會出什麼問題。

這是牛翠花的想法,她先前也想過去寺廟,可現在的寺廟,都是為了賺錢,充滿了銅臭,且她並未感應到寺廟有靈力波動,這也表示,去了也得不到神靈的庇護,還不如靠自己。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

幾個小時的時間,很快過去了。

牆壁上的鐘錶指針,已經指向十二點。 明知第十塊木炭就在附近,羅陽不得不萬分小心。

惹火辣妻:總裁請當心 見了面若還能好好說話,那倒也罷了。

就怕見面就動手,羅陽又不能保證腦海里的神秘金光還能及時出現,實在教人不安。

在前進中,羅陽想到要是有人受傷了,那要怎麼辦。

就算眾人一起圍攻第十塊木炭,其實也占不了便宜。

是以,羅陽只能跟血煞子談一談。

「莫邪小姐,待會見到第十塊木炭,你聽我的命令行動。」羅陽說道。

「說了去十生宮總部,為什麼不去?」血煞子惱道。

早就打探出第二把血煞子在十生宮的手裡,就差去奪取了。

這個問題,羅陽覺得不宜在眼下談。

不然說到冒火,那倒壞了事。

若血煞子不肯相助,單憑羅陽一人,那更沒有把握跟第十塊木炭打個平手。

「莫邪小姐,你放心。我發誓要幫你找到幹將先生,就一定會做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還要跟日苯忍者打一場擂台賽,等打完了擂台賽,我們就去十生宮找幹將先生。」羅陽說道。

平時血煞子就在羅陽的身上,羅陽跟別人說話,或跟什麼人見面,血煞子是一清二楚的。

聽了羅陽的話,血煞子說道:「那我就相信你這一次!要是打完擂台賽還不去,別怪我發火!」

打完擂台賽,若第十塊木炭還在這兒,羅陽也不能去十生宮總部。

纏綿不止 「莫邪小姐,我回了家,也要處理一點小事。等處理完了,一定會和你去的。」羅陽說道。

血煞子聽了冷哼一聲。

「你還想拖時間?你到底有沒有想過要幫我找幹將?」血煞子怒道。

「莫邪小姐,我敢向天發誓,我是真心實意要幫你找幹將先生。如果不幫你找到幹將先生,我不做人!」羅陽起誓道。

話說到這個份上,血煞子只好閉嘴。

又走出十數米,羅陽接著道:「莫邪小姐,沒有我的命令,你不要隨便殺出來。」

若讓十三姨等人看到血煞子,那羅陽又會掉進另一場麻煩里。

血煞子冷道:「你要知道,你不是我的老大!你不能老是命令我做事!」

羅陽說道:「莫邪小姐,聽我說。我們是合作關係,對吧?我記得的。現在如果你不聽我的指揮,你胡來,出了麻煩,那我就不能按時跟你去十生宮了。」

見羅陽老是這樣說,血煞子也來火了。

「你不去,我自己去!」血煞子說道。

「莫邪小姐,不要衝動。你自己去那就相當於送上門被捉。我帶你去,那才安全。」羅陽說道。

若血煞子執意要走,羅陽都不知怎樣做才好。

現今血煞子又不肯再進混沌球里了,以羅陽的能力也拿血煞子沒有辦法了。

「打完擂台賽,就去十生宮總部!」血煞子要求道。

跟血煞子爭論下去也沒什麼用,羅陽只好應允了。

屆時若出現了特別的情況,只得隨機應變。

羅陽說道:「莫邪小姐,記得待會沒有我的命令,你不能隨便殺出來。」

只聽血煞子冷冷的哼了一聲,顯是不怎麼服氣,但還是願意聽羅陽的指揮。

跟血煞子談妥了,那就沒什麼大問題了。

就算拿不下第十塊木炭,也能打個平手。

又走了上百米,血煞子和魂珠的紅光更盛了,可知已更接近第十塊木炭了。

此時也快走到了那個山洞的洞口。

「你們留在外面,等我進去看看是什麼情況。」羅陽說道。

其他人不知前面有一個山洞,均覺好奇。

待來到那個山洞前,羅陽輕車熟路的走了進去。

十三姨等人留在洞口等羅陽。

進到山洞裡面,遠遠的看到一個人影。

單從血煞子和魂珠發出那麼光亮的紅光來判斷,便知那個是第十塊木炭了。

「木炭兄!」羅陽喚了一聲。

那個身影不動。

羅陽又走近數步,用手電筒照了照那個身影,果然是熟悉的那個男子。

「木炭兄,你想在這裡安家?」羅陽打趣道。

若第十塊木炭得知羅陽把夜傀帶走了,多半會生出枝節。

第十塊木炭轉過身來,冷道:「你跟來這裡幹什麼?!」

羅陽很想知道第十塊木炭是怎樣獲悉這個山洞的,還有,第十塊木炭為什麼反悔了。

「木炭兄,我們談好了的。你又變卦了?什麼原因?」羅陽問道。

「我想去哪就去哪!沒人可以阻擋我!」第十塊木炭冷道。

這個答案,羅陽不喜歡聽。

表面是合作關係,實際上,羅陽也算是在限制第十塊木炭的行動。

第十塊木炭已變卦,羅陽只得也強硬起來。

「木炭兄,我說過了,如果你不聽我的指揮,想要自己單獨行動,我只好跟你為敵!沒有我,你根本找不到九個兄弟!」羅陽說道。

「就憑你?」第十塊木炭雙眼的火星又爆閃起來。

幸好其他人沒有跟進山洞,這時羅陽可以讓血煞子出來助戰。

Views:
4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