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看了看身後長長的身影,感覺這一仗估計分外艱難。 在眾多妖怪裡面,蜮並不是最厲害的,它除了跑得賊快,吐得一口好沙子外,.

但它們卻是最陰險的,喜歡躲在暗處,攻擊人的影子,讓人防不勝防。

所以,對蕭瓚他們來說,在對付蜮的同時,還要保護好自己的影子。

熙熙攤開小短手,喚出了幽冥之火,「小幽,把那群三腳鱉燒了!」

孫挺也喚出了紅繩,「小紅,去把它們給我綁了!」

「孫大黑,就算你讓小紅把它們綁成粽子,它們還是會朝你吐沙子的,還不如甩出火符,將它們燒成灰燼。」熙熙說道。

蕭瓚點了點頭,說道:「小東西說得沒錯,沙子藏在它們的肚子里,用火燒是最直接的辦法。」

「我先用眩暈陣將它們弄暈再說吧,順便把池子里的人一起弄暈。」雲熙子看了看池子里那些白花花的**,皺眉道。

「嗯,也好,蜮的動作很快,火符追上它們也需要一定的時間,把它們弄暈后,減緩它們的行動速度,一次性燒個乾淨。」蕭瓚點了點頭。

「大家以金剛坐姿坐好,閉眼調息,否則也會被弄暈的。」熙熙從雲熙子的懷裡蹦了下來,走到了眾人的面前,開始示範如何打坐。

看著熙熙盤著小短腿兒坐下后,孫挺忍不住揶揄道:「就你這小短腿兒,盤成這個樣子,真是為難它們了。」

聽到孫挺這話,熙熙睜開眼,瞅著他,冷笑道:「覺得自己腿長嗎?等我把它們打斷後,你就知道盤腿坐難不難了。」

孫挺咽了一下口水,隨即學著熙熙的模樣盤腿坐好,並閉上了雙眼,開始凝神調息。

當眾人都盤腿坐好,並開始閉眼調息后,雲熙子就也跟著閉上了雙眼,召喚出了眩暈陣。

夜空中突然飄來一陣桃花香,並隨著夜風而愈發得濃郁,將整個後山都籠罩在了芬芳的桃花香中。

隨著香氣而來的,是漫天的桃花瓣。

「你們看,下桃花雨了!」湯池裡的人紛紛抬頭望向夜空,驚呼道。

桃花瓣紛紛落下,就像突降了一場粉色的大雪,將整個湯池都籠罩在了一片粉色之中,如夢如幻。

「好暈…感覺像喝醉了似的。」

隨著越來越多的桃花雨,池子里的人也開始出現了眩暈感,他們目之所及全是粉白色的花瓣,那些花瓣還在不停地旋轉著,將他們的視線也變得模糊起來。

漸漸地,他們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眩暈的粉色世界里,身體在這裡不由自主地飄蕩著,就像小舟飄進了大海,無法靠岸,也無法駐足,只能隨波晃動,漫無邊際……

看著那些人徹底陷入迷醉狀態后,雲熙子朝隱藏在暗處的蜮尋去,發現那些蜮似乎也進入了眩暈的狀態,步伐變得緩慢起來,並且還在不停地轉圈圈。

「好了,趁著眩暈陣的作用還沒消失前,趕緊滅了它們吧!」雲熙子轉身,對眾人喊道。

眾人睜開眼后,就發現不管是池子里的人還是角落裡的蜮,都進入了一種醉酒的狀態。

雲熙子從兜里拿出了一把火符,遞給蕭瓚,笑著

說道:「你現在的寶貝都揣在我的身上了。」

蕭瓚看向雲熙子,眼波明媚,「給他們吧,我不需要這些。」

「給我,我上次打殭屍的時候把火符用完了。」熙熙踮起腳尖,朝雲熙子伸出了小短手。

「都給你吧,我不太會用符。」雲熙子將那把火符遞到了熙熙的小短手上。

蕭瓚攬過雲熙子,問道:「那你打算怎麼對付那些蜮?」

雲熙子扭頭望向他,「你呢?」

蕭瓚笑了笑,鬆開了雲熙子,然後一個跨步,走到了湯池邊,再飛身而起,一腳踏向池水,以蜻蜓掠水之姿越過了湯池,來到了對岸。

上岸后,蕭瓚便快速走向了那群躲在暗處的蜮。

那群暈乎乎的蜮絲毫沒有察覺有人靠近,還在原地打著圈圈,或者邁出一步,後退兩步。

眾人在池子的這邊翹首張望著,好奇蕭瓚會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對付這群鬼祟的蜮。

只見,蕭瓚走到了一隻蜮的面前,然後抬起腳,「噗嗤」一聲,直接把那隻蜮給踩扁了。

蜮被踩扁后,一些沙子就從它的皮肉里滲了出來,併流了一地。

隨後,蜮猝。

「真是簡單粗暴又直接啊!」看著蕭瓚直接用腳就把蜮給踩死了,熙熙搓著小短手,忍不住感嘆道。

雲熙子笑了笑,將雙手幻化成了桃樹枝,然後朝那些還在暈乎的蜮伸了過去,並很快插進那些蜮的身體里,將它們串了起來。

「熙子又要炸烤串了!」林曉曉興奮地說道。

差不多串了好幾十個蜮后,雲熙子一個用力,「砰」的一聲,就把那些蜮給炸得來只剩沙子了。

看著蕭瓚踩爆蜮,雲熙子炸爆蜮,熙熙搓著小短手說道:「他倆好像是在用法術秀恩愛也!」

聽到熙熙這話,眾人才感覺,自己正在被蕭瓚和雲熙子猛灌狗糧。

「他們要醒了,注意保護你們的影子!」

就在眾人認真嚼狗糧的時候,蕭瓚突然轉身大喊道。

「快快快,甩火符。」說著,熙熙就用小短手拿著幾張火符,朝池子對面扔去。

不知道是不是剛剛看得太興奮了,熙熙一個沒準,直接把符扔進了池子里,有兩張還貼到了一對緊密相擁的男女身上。

「轟!」

火符貼到那對男女后,就迅速點燃。

「卧槽!你這是燒人還是少蜮呀,趕緊撲火!」孫挺大喊道。

熙熙急忙揮舞著小短手,顫著嗓子說道:「我是布娃娃,不能沾水的,臣妾實在做不到啊!」

「那你亂扔什麼?」孫挺急忙衝進了池子,準備給兩人撲火。

「小幽,去幫個忙,把火符弄走。」熙熙對正在自己身邊轉悠的幽冥之火說道。

接到熙熙的指令后,那兩團幽冥之火先於孫挺來到了那兩人的面前,黏上火符的火焰后,就帶著它們朝池子對面的蜮飛去了。

「我去!幽冥之火還有這種功能?」看著兩團火焰被幽冥之火引開后,孫挺大驚道。

「嗯嗯,我也是無意間發現的,那天點香的時候

不小心把旁邊的抹布給點燃了,嚇得我大喊了一聲小幽,結果,小幽出現后就幫我把火引開了。」熙熙搓著小短手回憶道。

孫挺檢查了一下那兩人,發現男的只是燒掉了一撮頭髮,女的只是把眉毛給燒沒了,皮膚被熏黑了,貌似沒有大礙的樣子,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孫大黑,小心身後,躲開!」

就在孫挺打算上岸的時候,就聽到了熙熙撕心裂肺的喊叫聲。

這時,孫挺感覺一股勁風正朝自己的後背快速襲來,並且越來越近。

是沙子!

孫挺似乎聞到了一股泥沙味。

被偷襲了!

情深入骨:邪惡總裁請快點 想到這裡,孫挺急忙蹲下,躲進了池水裡。

「砰!」

他剛一蹲下,那股勁風就從他的頭皮上擦過,直接砸到了前面那人的臉上。

「居然敢偷襲我家孫大黑,活不耐煩了,打狗也要看主人!」

孫挺躲在水裡,就聽到了熙熙的大喊聲。

隨後,就感覺熙熙跨過了池子,朝對面奔去了。

「我怎麼覺得熙熙這話又感人又傷人呢?」孫挺從水裡站起來,撓了撓頭,就朝前面看去,想知道是誰這麼不幸,被蜮的沙子給擊中了。

「老兄,怎麼又是你!」孫挺發現,原來是那個剛剛被火符燒掉一撮頭髮的男人。

孫挺拍了拍那人的肩膀,語重心長道:「艷遇有風險,兄弟當謹慎啦!」

不過,那人還處於暈乎狀,雙眼無神地摟著懷裡的年輕女孩繼續在池子里轉悠著。

「看我的無敵小美腿!」飛馳到對岸后,熙熙就直接跳到了一隻蜮的背上,將它狠狠踩扁。

「噗嗤!」

蜮猝,沙子溢出身體,流了一地。

「大神,難怪你要踩扁它們,原來踩蜮的感覺,比踩殭屍的腦袋鬆軟多了,還沒那麼噁心。」熙熙搓著小短手,興奮地看著蕭瓚。

「小心你的影子,跳起來!」蕭瓚剛扭頭想回答熙熙的話,就看到一隻蜮正朝著熙熙的影子吐沙子。

「啊!我的影子!」大喊一聲后,熙熙急忙躍起,凌空翻騰了兩周半后,就直接蹦到了蕭瓚的懷裡。

「大神,就罩!」熙熙覺得,只要在地上,就很難保護好自己的影子,畢竟她是一個顧前不顧後的洋娃娃。

蕭瓚無奈的笑了笑,低頭對她說道:「那你也別白賴在我的懷裡,記得朝他們甩火符,速戰速決。」

「得令!」熙熙舉起了小短手,行了一個不太正規的軍禮。

隨後,蕭瓚就單手抱住熙熙,一邊保護著自己的影子,一邊踩踏著那些蜮。

雲熙子則繼續呆在對岸,用桃樹枝伸向那些蜮,並插進它們的身體里,將它們串起來,隨後炸裂。

不過,這個法術比較耗費雲熙子的內力,在她炸了四五串蜮后,就退到了後面,開始打坐調息。

其餘人則繼續在對岸甩著火符,並躲避著蜮吐來的沙子。

漸漸的,那些被眩暈陣弄得迷醉的人開始蘇醒過來,而池子周圍的蜮也被滅得差不多了…… 名門棄婦:總裁超暖心 「這是在聚眾消滅三腳鱉?」有人醒來后,就看到那些蜮正在被焚燒,有些還被人踩扁了。頂點

「噗嗤!」

踩扁最後一隻鱉后,蕭瓚就抱著熙熙,繞著湯池,回到了眾人的身邊。

「走吧,消滅完了。」蕭瓚說道。

「接下來是不是找玉兔製藥?」孫挺急忙問道。

蕭瓚扶起了還在打坐的雲熙子,點了點頭,「嗯,回去找玉兔,如果它制不出來,就找祁連大師。」

「可如果他們繼續這樣聚眾淫丨亂,還是會滋生出新的蜮啊!」熙熙靠在蕭瓚的懷裡,扭頭看向池子里那些陸陸續續醒來的赤身男女。

「放心,我回去就找相關部門把這裡給取締了!」孫挺憤憤道。

要不是他們這樣亂來,也不會害得薇姐被蜮傷害,差點喪命了。

雲熙子深呼吸了一口氣,調節好氣息后,看向眾人,問道:「很多地方都有類似的色丨情場所,可為何偏偏是這裡會滋生出蜮?」

「也許是因為這裡有溫泉吧,蜮不是生活在水域附近嗎?」林曉曉說道。

雲熙子搖了搖頭,凝眉道:「恐怕沒那麼簡單。」

「你擔心這裡有特別的東西在滋養蜮?」蕭瓚看向雲熙子,問道。

「我總有種不好的預感。」雲熙子說道。

「先回去找玉兔吧,昨晚還有幾個人中了沙子,他們應該很快就會發病了。」孫挺說道。

「嗯,等把解藥落實好了,我們再回來查看。」蕭瓚點頭道。

「對,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熙熙也同意。

眾人也覺得救人要緊,不管是什麼東西在滋生著蜮,至少他們已經把活著的蜮給消滅光了。

隨後,孫挺就去辦理退房了,其餘人則在之前的那間別墅里,等著孫挺回來。

「轟轟轟!」

突然,整個房間都出現了一陣劇烈的晃動,好多放在桌上和柜子上的擺件也都被震了下來。

「哎呀!這是地震了嗎?」熙熙沒站穩,一下就被晃得來跌坐在了地上。

「你們看,那座山在移動!」王磊指著窗外,對眾人喊道。

眾人看向窗外,只見,整個後山都在震動,而其中一座小山卻在震動中朝著這邊緩慢移動過來。

「是在愚公移山嗎?」熙熙站了起來,甩著小短腿兒朝落地窗跑去,並趴在窗戶上,朝山的那邊看去。

因為天色很暗,看不太清楚,只能看到一座黑漆漆的小山似乎在朝這邊龜爬。

「地震了嗎?」孫挺辦完退房手續后,就在大廳里感覺到了一陣強烈的晃動。

晃動過後,就是一波又一波的震動,感覺就像地震了。

孫挺急忙趕回來,詢問情況。

蕭瓚緊盯著那座移動的小山,搖了搖頭,說道:「恐怕不是地震,而是遇到了妖王。」

「妖王?」眾人全都驚訝地看向蕭瓚。

「蜮王恐怕蘇醒了。」蕭瓚神情凝重地說道。

這些年來,蕭瓚捉過不少妖怪,也和一些妖王正面剛過,但過程向來都很慘烈,有一兩回,他差點就死在妖王的手裡了,要不是他及時喚出白霧逃離,恐怕早已投胎轉世

好幾回了。

當然,養好傷后,他還是回去把那個妖王給滅掉了。

所以,他最怕碰見的不是像將臣那種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魔王,而是活了幾千年的妖王。

「蜮也有王嗎?」 霍先生,我們戀愛吧 熙熙抬起小腦袋,看向蕭瓚,好奇道。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