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子會神通法術,速毆他!」有壓陣的黑衣人指揮官馬上調度道。

看到成群黑衣人借著靈力戰河向他游來,夏鴻騰伸手就從懷中灑出一把戰墨,頓時一條條五品的噬月銀魚結隊游出,迎向那群黑衣人。

「我靠!」猝不及防的黑衣人群頓時被噬月銀魚狠狠地碾壓了一大片。

看到夏老太君此時搖搖欲墜,夏鴻騰直接一個天涯咫尺閃現到她身邊扶住她,同時扔給旁邊四位重傷的長老四塊超級補神墨。

「我的祖奶奶,小猴子來了,你給我挺住!」

「哈哈,臨死前還能看到小猴子,老天待我不薄,有這七八百靈龜師給我陪葬,小猴子不哭哦!」夏老太君此時已經恢復到慈祥的老人模式,努力地抬手想再摸摸夏鴻騰的臉。

「有小猴子在,祖奶奶你一定沒事的,來,張嘴!」

夏鴻騰直接放出一縷神氣注入她神府不讓涅滅,隨後快速祭出一個小玉瓶,直接往她嘴裡倒了一瓶生機回春水,待夏老太君略順氣后,又捏碎一塊超級補魂墨喂下!

「有喘氣的沒?速幫我護下祖奶奶!」見到又有一大批的黑衣人朝這邊衝來,夏鴻騰焦急地對四大長老吼道,「打架交給我了,你們只管護好我祖奶奶即可!」

把夏老太君託付給三長老,夏鴻騰面對衝來的黑衣人,大吼一聲:「晴天霹靂,給我來一發!」

隨著聲落,一道炸雷憑空打在前面靈河上,正在衝鋒的黑衣人頓時個個抽搐,手腳和靈龜同時不受指揮。

旁邊的大長老豈會放過如此戰機,大袖一揮,一大堆細小的刺芒瞬間穿透這些倒霉的活靶。

「別在這幫人身上浪費時間,速啟動第三套方案!」黑衣人首領瞪了夏鴻騰一眼后,果斷改變命令。

聽到命令,眾黑衣人馬上放棄游斗撤出靈河,被圍攻的洛域靈龜師們頓時大鬆一口氣。

「我心如水,昭示日月,日月逝矣,歲不我與。我魂如煙,昭示因緣,因緣際會,歲不我待……」撤走的黑衣人重新在靈河中擺出一個詭異的戰陣,嘴中念念有詞,手指划血,同時往靈河中祭出各種奇怪的法螺。

「殘圖,這幫人在幹嘛?」夏鴻騰不解地問道。

「叮咚,他們正用秘法催熟福壽螺,想用福壽之氣,把那女娃的靈河天水精獸進化成天歲獸,從而收走!」

「叮咚,想穩定住夏老太君的傷勢,必須要天歲精獸身上之水才行,這傢伙是絕對好東西,速速鎖定它……」

遠處,剛剛抓緊時間喘息片刻的楊惜禾,忽然感覺天水精獸變得狂暴起來,竟然隱隱不受綠水旗控制,似有反噬的趨勢。

她再傻也知道不好,狂噴出一口精血,勉強打出一個複雜的綠水旗控制手訣,剔除靈河中所有靈龜師,化成玄光帶河遁走。

「想走,遲了!」黑衣首領同樣打了一個詭異的手訣,身後所有黑衣人頓時幻成一道黑光,隱隱以一個超大福壽螺的模樣粘上綠水旗。

夏鴻騰在楊惜禾祭出綠水旗時,就按殘圖提示,暗念一聲『上善若水』,化為一道水色玄光融入靈河之中。

此刻他才明白過來,那條可以移動的靈河,是天水精獸的一個形態,不知被黑衣人下了什麼巫術,竟使它的軀體直接變成戰場。

「哈哈哈,天水聖女,這回沒地方跑了吧?」黑衣首領對眼前著落的秘境相當熟悉,根本沒半點害怕,為了這一天,他們已經被主上罵了不知道多少次,今天終於設陷成功。

楊惜禾明顯受了重傷,堪堪用綠水旗駐住身體不讓摔倒,可惜天水獸只被她煉化了十分之一,否則,她也不會戰得這麼慘。

十分之一的天水獸已經進化出新的小獸,它明顯感覺到主人的虛弱,奈何它不是母體,只能拚命給楊惜禾注入生機。

悠閒四福晉 「沒想到你居然煉化出天水小獸,這個正好給我當福利。」黑衣首領看得眼球大亮,隨後手訣快速打出,同時吟誦道:「福緣祝天,天地同壽,壽於天齊,齊福並歲,爆炸吧,我的福壽螺!」

一段詭異的法咒后,萬千黑衣人以身噬螺,讓福壽螺快速變大,大到直接爆開,幻成一個更大更無邊的天螺空間……

「敢覬覦我天水聖物,今天叫你們有來無還……」楊惜禾也不是善渣,大不了同歸於盡,仗著綠水旗還能勉強控制天水獸,她直接把滿頭青絲燃成白髮,用秘法打出一個法訣:「以我精血,燃我青春,流年似水,似水流年,歲月靜美,不世輪迴。」

「喂喂,有事好商量,不要這麼拚命啊!」夏鴻騰欲哭無淚,他沒想到這兩幫人,居然就以天水獸軀體為主控戰場,各自發動超級秘法,直接打亂他的捉獸大計…… 「犯我洛域,不死不休!」

被天水小獸加持了一點生機,楊惜禾又勉強能動,但是戰鬥力基本喪失。

「呵呵,聖女,有一點你還沒搞清楚吧,為了捉這天水獸,我們可是傾瀉大半家財來鋪墊,所以,現在乖乖看它進化吧!」

黑衣首領雖然也受了重傷,但是在法螺空間是絕對的主戰場,對他來說,天水聖女只是瓮中之鱉。

至於夏鴻騰,他自然也認識,傳說中自己主公剛移情別戀的新任面首,但是,在即將進化的天歲獸面前,他有足夠的借口玩借刀殺人。

「殘圖,天水獸越來越狂暴了,我該如何下手?」夏鴻騰面對兩個秘法玩紅眼的瘋子,覺得還是找殘圖靠譜!

「叮咚,難得有人免費幫你升級天歲獸,急什麼!」殘圖傲嬌地鄙視。

天水獸在兩道詭異秘法加持下,最終被黑衣人的福壽法螺掌握了主動,巨型靈河體漸生漩渦,一圈一圈生成螺旋水浪,伴著最大的福壽螺靈體慢慢滲出的福壽氣運和無限生機,逐漸融合在一起,即將變異成新的組合液體……

「沒有綠水旗,你培育天歲獸,簡直找死!」

楊惜禾此時已經發現自己用秘法逃到天水秘境后,居然被人追殺到這裡,而且還用一隻頂級的福壽法螺把大家都收到了法螺空間,今天好像除了同歸於盡,她再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

「呵呵,這年頭,誰不是每天在找死?」黑衣首領冷笑著主導主場,只要眼前兩人沒有再動手,重傷不支的他也不想再拚命,只要給他時間,讓天水獸進化完畢,他就可以用法螺捉走交差。

楊惜禾手中綠水旗一卷,想再做垂死一擊,卻是直接吐了一大口血,夏鴻騰忙竄到她的身邊一把扶住。

「保護洛域是我的事,你不該來這裡湊熱鬧的!」她不知道夏鴻騰是用什麼秘法跟來的,再次看到略顯熟悉的面容,她都不知道說些什麼。

「天烏烏,風丟丟,小鳥啾,蟈蟈咕,我們去爬榕樹,我們去捉泥鰍。天烏烏,風丟丟,惜惜乖,我們都不哭!」看到夏鴻騰,楊惜禾不自覺地輕哼出一首兒歌來。

夏鴻騰沒想到楊惜禾這時還有如此詭異的閑心,只是腦門突然一痛,後腦海似被刺激出什麼,腦海中詭異的腦補出一個年少時三五歲時的畫面。

旋風百草3-虹之綻 但見兩個差不多大的孩童,一男一女,如金童玉女,調皮的一會兒爬榕樹掏鳥蛋,一會兒下水捉泥鰍。

這天,女童躲進榕樹一個細小的樹洞,男童尋去找,兩人正躲著貓貓,突然樹洞外面走來一對年輕男女,兩人寬衣解帶也到樹洞來偷情。

關鍵時刻,女童忍不住發出聲音,頓時嚇壞偷情之人。

男童本能地把女童往身後推,自己走了出去。

夏鴻騰此時忽然明白二哥為何處處對他下殺手,腦海中那對嚇『壞』的男女,正是夏鴻立和姬寒璧。

女童往身後洞壁靠去時,洞壁詭異的盪起幾層漣漪,把女童瞬間吞沒。待到外面男女捉住男童往裡查看時,自然沒再看到人……

「你果然是鴻哥哥!」

楊惜禾沒想到最後利用天水獸進化成天歲獸時亂溢的時間之力,讓她在夏鴻騰的魂人上看到了孩童時自己和他過家家的畫面。

「你是惜惜?楊惜禾?」美女蒙面又換了一款服裝,要不是玩這種情節提示,打死夏鴻騰也猜不出她是誰。

「呵呵,你總算恢復記憶想起我來了,這十年來,我一直在佛前許願,希望能再遇見你和你慢慢到老,沒想到今天真能實現!」

楊惜禾興奮過後,重傷的開始有點囈語,但是不妨礙她此時的一臉幸福!

「咦,你們對我做了什麼?」

遠處一直控制福壽法螺升級天歲獸的黑衣人忽然恐怖的發現,自己的手指皮膚不知何時已經蒼老無力,想再動手時,居然全身不受控制。

夏鴻騰也發現時光似在急速流轉,這很可能是楊惜禾剛才施展的秘法發威了!

「哈哈,爺二十,你四十,今天爺要借時光之力熬死你!」

「叮咚,《薩蠻令》提醒你,收到完顏賽777點殺氣!」

黑衣人氣得吐血,感覺哪裡被陰了,明明只是借用福壽法螺一半壽元之力,就能進化天歲獸然後用螺殼收走溫養。

現在居然發現福壽法螺不受控制,都已經放出一半壽元之力還沒主動停下,這是怎麼回事?

不好,是那小子搞的鬼!

他此時再傻也知道是被夏鴻騰給陰了,能被主上看中的人,既然有秘法跟到這裡來,就不可能是看熱鬧的小白兔。

「小子,你屁股上坐的石頭是什麼東西?居然在吞噬壽元之力和天歲獸進化的時間之力?」

「你說這東西啊?看在你這麼好問的份上,我可以免費幫你科譜一下,歲月石,專業吸收各種時光之力壽則之力。」

「叮咚,《薩蠻令》提醒你,收到完顏賽999點殺氣!」

「可惡,敢陰我,我讓你不得好死!」眼看收獸無望又將損失福壽螺,黑衣人垂死之際,自燃神魂引爆自己,率先發動同歸於盡的攻擊。

同樣白髮蒼蒼的夏鴻騰大驚,只是此時在時間之力吞噬下,動作和反應都慢到極點,好在完顏賽蒼老的更厲害,同樣心有餘而力不足,此時自爆只玩出絢麗的煙火,根本沒能量爆炸的更厲害。

變異一半的天水獸被這煙火型力量一刺激,靈河之身直接進化成沸騰的時光長河。

我靠!玩大了!

歲月石的玄光勉強能護住夏鴻騰和楊惜禾不受時光侵蝕,但是兩人困在時光長河中不死不滅不能動彈,這種人生,有意思嗎?

「殘圖,求出手相救啊!」

「叮咚,發布最新靈龜師考試任務,宿主吟一首關於爭脫時光的詩詞,獎勵一種時間小神通。任務失敗……懲罰就免了,等我一覺睡醒后再救你,反正歲獸空間是睡覺的最佳廠所,這裡時間快到靜止,安靜到極點,基本不會有人打攪!」

我靠,你這一睡怕要一萬年吧,要不要這麼狠? 吟一首關於爭脫時光的詩詞,這難度真的不是一般的高,一點提示都沒有怎麼玩?

夏鴻騰快速地運轉自己的大腦,前世九年學習的詩詞有不少,但是哪位大能玩過這種詩詞呢?

不對,殘圖剛才已經給過提示,夏鴻騰瞬間想到一句,他努力祭出聖儒令,輕吟到:

「多少事,從來急,天地轉,光陰迫。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一詞吟落,原本靜止的光陰長河,果然有反應,再次沸騰翻滾起來,慢慢形成一個快速旋轉的漩渦,但是細看漩渦中心,卻是靜止不動。

這是把時光長河分剖出兩個極動和極靜的詭異空間。

夏鴻騰正想出聲詢問,卻聽殘圖提示道:

「叮咚,恭喜宿主吟誦出關於時間法則的詩詞,並得到這片天道的眷顧,你此刻在,倒記時已經開始,現在聽我號令:速祭出五行針,去刺綠水旗上那個黑色石塊的中心!」

夏鴻騰雖然奇怪要逃離這裡怎麼跟綠水旗有什麼關係,但是稟著一向信任殘圖的原則,以最快的速度祭出五行針刺了過去。

還被楊惜禾握在手中的綠水旗受到攻擊后,本能地溢出一團強大的魂影,下一刻,佛屠被殘圖直接粗暴地扔了出來,一下收走魂影,夏鴻騰分明還聽到一道凄厲的求饒聲。

「叮咚,速祭五行針刺向天水漩渦中心!」

五行針是夏鴻騰得自聖后的因果聖器,殘圖懶得花力氣自己玩,好在夏鴻騰跟殘圖配合的親密無間,馬上不由分說地把五行針刺向漩渦中心。

那裡是福壽法螺的命門所在,福壽法螺受到外物強力攻擊,一下子收回能量,本能地擺出防禦狀態。

殘圖等的就是此刻,玄光一閃,直接強行把這個詭異的洪荒生物收走。

沒有福壽法螺供應能量,勉強進化到天歲的級別天水獸有點懵逼,欲求不滿地翻滾身軀似在尋找福壽法螺。

「叮咚,宿主速祭出黃金百萬兩,鎮壓到正東方向那團帶有七個黑點的中心位置!」殘圖說完,感覺夏鴻騰關鍵時刻居然怕了一拍,想抽死他的心情都有了,「速扔壓歲錢,快!」

壓……壓歲錢?

夏鴻騰被殘圖雷的不輕。

千金散盡還復來,我不心疼,我不心疼。

一下扔出百萬兩的金山,夏鴻騰覺得自己視金銀如糞土的屬性還沒完全激活,好在此刻他還知道花錢買命。

被當頭扔了百萬兩金山的天水獸,似真的被金山砸暈,咆哮的身軀慢慢平復下來。

民國穿越來的愛豆 「叮咚,速祭出遠古混元葫蘆把天歲獸收走,友情提示,你還有二十六秒時間逃離這處空間。」

這回不用殘圖催夏鴻騰都把動作使得飛快,遠古混元葫蘆跟天水獸、洪荒法螺,都是同級別的遠古奇物,加上專有吸收各種氣液體的外掛屬性,很快就把天水獸一吸而空。

「叮咚,十秒倒記時,速抱起人開啟天涯咫尺神通向正南方向沖……」

天水夏家內院,剛才大戰後的洛域靈龜師正齊聚一堂。

夏老太君雖然被夏鴻騰的養魂墨和一縷神氣保住性命,但是神情相當萎靡,還伴著間斷性的大咳。

白衣槍客正是楊惜禾的老爹楊先忠,此刻正神情暴躁地走來走去,他剛才試了好多種秘法,一直無法跟女兒聯繫上,完全凶多吉少,要不是最後關頭,看到夏鴻騰也使了某種秘法追趕上去,他就不會再在這裡等消息。

「老太君,你可有秘法聯繫到孫兒?」

「賢侄莫急,暫先候著,我這乖孫,最近福運衝天,令愛有他守護,應該不會有事。」

「老太君,我知道我們楊夏兩家有點誤會,但是還請把外事放一邊,拜託你施個秘法跟你乖孫聯繫一下。剛才那群黑衣人有多強大你又不是不知道,憑我們這幫人全壓上,也未必能拿得下來,更何況只有她們兩個!」

楊先忠心神不寧地道,剛才女兒臨走的那一刻眼神,完全是滿眼的訣別,到現在他一想到那眼神,心就沒來由的很痛。

「唉,我那乖孫都是自由放養的,我從不過問他的事,以前或許有點擔心他。但是現在,想他連九幽萬靈都能幹翻,還怕幾個區區人族嗎?」

夏老太君對剛才夏鴻騰攻擊的手段相當滿意,一個九天落河斬,就秒掉五十來個四品靈龜師外帶幾個五品靈龜師,奪回制空權。

順手一把戰墨又放倒二十幾個四品靈龜師,反手一道詭異的雷系神通,又放翻四十來個靈龜師,雖然參戰的時間相當短,但是殺敵戰績,絕對是除了自己之外他是最多的,完全維護了她夏家的威名。

「倒是楊先侄,老身想問問你,你們是如何保護洛域的?什麼時候外域人都已經成群結隊地在洛域橫行游戈了?」

「唉,這幫勢力來自白山黑水,我們盯他已久了,這次利用天水聖獸引他們出來,原本陷阱挖得差不多,誰知道我們洛域連人王局都有人被他們策反,拖住的青蓮居士率領的緩兵,才讓我父女陷入苦戰中,不得已,我們父女才到天水鎮尋求幫助!」

楊先忠慚愧地再次拱手謝過眾人相助之恩,此番要不是夏老太君拚死豎旗,他楊家就要成為洛域的千古罪人。

「祖奶奶,我們回來了!」

夏鴻騰抱著楊惜禾跌跌撞撞地推門而來,今天他雖然臨時借用後世偉人的戰詞,爭得兩分鐘奪路逃出,但是同樣被偉人的王者之氣所噬,用殘圖的話說,這是由於他沒有煉得王者之氣護體的緣故。

而王者之氣,除了自己成為萬萬人之上的王者后慢慢養成之外,藉助外掛修行的方法,就是樂府門的睢鳩奇獸,此鳥有天生加持王者風範和威壓的屬性。

可惜樂府門的煉詩台一般不對外開放,自己在鸞鳳身上也剛放了一粒種子而已,想要等她想辦法把自己運作進去,可能還要很久。

「惜兒,你怎麼啦?」

反應過來的楊先忠幾步上前,一把從夏鴻騰手中抱回女兒,一摸她鼻息,還好,雖然微弱,但還不至於馬上歇菜。

「多謝賢侄把惜禾帶回來,老太君,先忠告辭,我要速帶惜禾去找華醫師醫治……」 「小猴子,讓祖奶奶看看,你這是受了什麼法術攻擊,居然滿頭白髮蒼老成這樣?」夏老太君也沒去管楊先忠有沒有失禮,直接顫顫巍巍地過來看夏鴻騰。

「中了福壽螺和天歲獸的時光長河攻擊,不礙事!倒是祖奶奶,你現在氣息不能大動,走,我們先去休息!」

夏鴻騰一把扶住老太君,隨意地跟上來打招呼的洛域靈龜師見禮后,扔出五塊養神墨示意大長老分給幾個受傷嚴重的靈龜師,轉身和老太君去內院休息。

有殘圖在,夏鴻騰對自己的傷完全不在意,倒是夏老太君此番抱著必死的決心放了兩個大招,雖然被自己一縷神氣和生機水吊著,但是不馬上處理好,很可能一覺睡下去就醒不過來。

「殘圖,夏老太君還能救嗎?無論花多少代價,我都願意!」

「叮咚,宿主孝心可佳,獎勵天地正氣100點。救活夏老太君很簡單,方法一、你只需一杯天歲精水,就能吊她三年生機。

方法二、用九幽靈灰幫她升級本命榕樹,可使其反哺五年生機。

方法三、重新幫她再融合一棵神樹,比如那棵雷劫柳樹,可反哺其十年生機。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