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就說,自己都坐下來了想怎麼樣?

江緋色和夏茉莉對望一眼。

「那你坐吧,我跟緋色正好想出去外面逛逛美食街吃點好吃的,我記得蕭先生你帶了女朋友來蘇城,你還是跟你女朋友慢慢享受浪漫吧。」夏茉莉呵呵的笑著,半點都不嫌尷尬的跟江緋色打聲招呼。

蕭涼城的臉有些干,眼角抬起來,面對江緋色。

「緋色,你這是在躲我嗎?」蕭涼城嘴角苦笑,認真的看著江緋色,左手空蕩蕩的袖子在江緋色眼前蒼白可憐的掃在桌面上。

江緋色皺眉。

夏茉莉口直心快,又不是很喜歡蕭涼城,哼了一聲:「喂,我說蕭先生,我一個旁觀者都覺得你這句話說得很不好,請不要這麼含蓄,你跟緋色之間並沒有關係,不要刻意營造什麼曖昧氛圍。」

「緋色……」蕭涼城沒有因為夏茉莉的話移開視線。

他有些無措的看著江緋色,臉色有些失望,左手的空袖子越發可憐的想要藏起來,見不了人。

江緋色壓下心頭翻滾的情緒,用眼神不讓準備炮轟的茉莉開口大罵,才淡淡的應道:「你找我有事嗎?」

「有事。」

夏茉莉翻白眼,有個毛線事情!

「那你說吧,這裡沒有外人,你跟姜總合作,也應該明白茉莉是他女朋友。」

「這……」蕭涼城微微皺眉,看著夏茉莉欲言又止:「這不一樣吧。」

「不一樣?」江緋色疑惑的反問蕭涼城:「你要跟我談的應該是公事吧,我們沒有什麼私事好談。茉莉跟我是鐵打的姐妹關係,茉莉是姜森的女朋友,也跟你們一起過蘇城談你們的項目,是你們的秘書,公事公辦,她又不是外人,沒有必要避開。」

夏茉莉差點哈哈大笑。

還是緋色厲害!

蕭涼城鬆了口氣,又笑道:「你說的是,不過我想跟你說的不是公事,是我跟你的私事,而且你以前曾問過我的……」

夏茉莉在一邊翻白眼,暗中大罵蕭涼城卑鄙無恥!

這話不是在明擺著要她這個身外人自己滾嗎,他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江緋色說,並且這件事情還是江緋色以前特別想知道的。

他跟穆夜池之間橫擔著一條手臂的秘密嗎?

這是現在蕭涼城最大的保障,只要這件事情還存在,就能吊起她江緋色的胃口,而江緋色的確想知道。

「我知道,你不想跟我見面和單獨相處。」蕭涼城微微低頭,有些自卑的目光落在他空擋的左手臂上:「現在的我,只是個半身殘廢的人,我配不上你我很清楚。」

這是要打苦情牌了嗎!!!

江緋色沒說話,夏茉莉聽著都要吐一口老血。

這種狗血劇的主角,從女角色換到男角色,竟然一樣狗血,本質真是半點都沒有變質。

「緋色,我想我應該跟你好好談那件事了。」那件事就是讓夏茉莉這個礙眼的自己走,別打擾他們。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能有什麼事情啊,當年那件事不就是你,你跟穆夜池之間的那件事,然後連累了緋色,讓緋色背負罪名的噁心事?」 絕版校草,請小心! 夏茉莉才不想管。

反正她現在心裡不爽,為好姐妹特別不值得。

蕭涼城憑什麼說得這麼理直氣壯?他都不帶臉紅的?

「你不知道,你也不是我們中的任何人,你並不了解這其中發生了什麼,請夏小姐迴避迴避可以嗎?」夏茉莉的話都在打蕭涼城的臉,戳蕭涼城的痛處。

當著江緋色的面,蕭涼城不會對夏茉莉怎麼樣,但是他也很不爽。

「我是外人?抱歉,我是緋色朋友,我見不得你們大男人的用這種事讓緋色心裡難過。你們要真想對她好,就把事情老老實實說出來,別藏著窩著故意傷害她,這種行為比死刑更可怕!」

「你……」

夏茉莉才不會害怕,她站起來,狠狠的瞪著蕭涼城,又跟江緋色開口:「走,別搭理這些心裡不幹凈的人,噁心。」

蕭涼城用力握緊拳頭,眼神看向江緋色。

可惜,這次蕭涼城失望了。

江緋色不僅沒有出聲阻攔夏茉莉,還站起身看著蕭涼城,淡淡的開口:「抱歉,我想我們之間也沒有什麼好談的,如果真是茉莉說的那件事,請你考慮清楚在跟我談。」

「緋色……」

蕭涼城還想說什麼,夏茉莉已經拉著江緋色的手要走出去。

「等等——」

情急之下,蕭涼城抓住江緋色的手,用力拉住沒有放開。

「放手啊,你這個混蛋!」夏茉莉回頭就一巴掌打過去。

蕭涼城沒又避開,但是輕巧的一轉,夏茉莉的巴掌要是不收回來就會打到江緋色的身上。

夏茉莉氣得咬牙切齒:「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呢!你還是不是男人啊你!」

「緋色,我想跟你談談!」蕭涼城對夏茉莉的怒罵一點都不在乎,他用力拉住江緋色,力氣很大。

本來就是男人,斷了一條手臂又如何,不是夏茉莉跟江緋色這樣的小女人能擋得住。

江緋色的空手道用不上場,被夏茉莉和蕭涼城一人拉住一邊,在不讓他們放開就要在外面丟人。

「都放手!」

夏茉莉和蕭涼城各自一哼,沒有人放手。

江緋色小臉冷得有點可怕,她看著蕭涼城,「你放手,還是不是男人了,跟個女孩子較勁,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野蠻不講理了?」

「我不這樣,你都不願意跟我說話不是嗎?」

「喂,蕭涼城,緋色並不欠你什麼,你別這麼不要臉!」夏茉莉氣呼呼的,快要炸了。

「可以,你想跟我談一次是吧,我給你機會。」江緋色實在不想才到蘇城就鬧出什麼事。

「不行!絕對不行,誰知道他藏了什麼狼子野心,緋色你不能跟他單獨談談。」

江緋色輕輕搖頭,跟夏茉莉眼神交流。

夏茉莉知道江緋色要留下來談談,最後一咬牙,警告蕭涼城最好安分點,否則這件事她會跟姜森實實在在的說出全部,到時候蕭涼城絕對最慘。

目送夏茉莉離開出去外面等,江緋色坐在蕭涼城對面,冷著小臉直奔主題:「說吧,當年他打斷你手之前,你們發生過什麼。」

蕭涼城臉色微微沉下來,用力咬緊牙。

「不要在跟我玩太極拳,我耐心也很有限。我不想背負著你給我的枷鎖,被綁定成為心裡有苦說不出的苦主,我要真相,完整的真相!」

「穆夜池跟你說過嗎?」

「現在是你要我留下來聽你說,不是穆夜池要跟我說,跟他沒有關係,是你的問題!請你不要把我對你最後的那點耐心全都消磨死掉。」都被他利用了,江緋色又不是傻的。

蕭涼城沒有真的做出什麼,事情沒有曝光,她還可以容忍,找不到證據拆穿他,但想第二次利用,那就沒門了。

「穆夜池沒有臉跟你說。」

「蕭涼城!不要跟我繼續磨磨嘰嘰好不好?你想利用我報復穆夜池,我都睜隻眼閉隻眼,不想幫誰。你能不能不要真的把我當三歲小孩那樣,刷著玩?」

蕭涼城的臉刷的,一下全都白了。

英俊的臉在燈光下有些委屈,有些恨得猙獰。

他不說話了,整個人綳得緊緊的,一動不動,只有一雙黑色的眼睛直勾勾看江緋色。

「算了吧,我剛才就提醒過你要好好考慮清楚,既然你都沒有考慮清楚那就這樣吧。我也不強求你說,畢竟都這麼多年了,該利用的,該知道的,該看透的,我也算是徹底看明白了。」

空間重生之曲亦 江緋色緩緩說完話,就不看蕭涼城。

「緋色……我沒有你說的那麼不堪。即使我打過你的主意,想要利用你報復穆夜池,但我並沒有對你做出什麼事,我知道你很委屈,知道你心裡很難受……」

「夠了!」江緋色打斷蕭涼城的話,眼角最後一絲懷念消失了:「不用為你自己狡辯,也不要在用這種話來忽悠我。我不是當年青澀無助的江緋色,我已經能夠看清一個人嘴臉下藏著什麼面具。」

蕭涼城手中的茶杯『哐當』跌落桌面,砸開了尖銳冰冷的碎片。

他知道,他徹底失去了江緋色心中最後的存在感……

「對不起……緋色,我並沒有想這樣傷害你。」

「別說這些話,我是因為你說的給你一個機會,我想知道你跟穆夜池之間藏著什麼秘密留下來,就這麼簡單。你說不出口,你沒有答案,那就什麼都不用說了。」

江緋色站起身。

她沒有去看蕭涼城慘敗的臉色,也沒有去憐憫那條空蕩蕩的斷臂,她只想離開蕭涼城身邊。

「賤人!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

隨著尖銳怒罵,江緋色身上被人潑了酸臭的東西。

硫酸的味道潑到衣服上,在江緋色身上惡毒的入侵。

江緋色疼得手腳發軟,雖然只是觸及到一點點,腐蝕的後果也相當可怕。要不是她深受還算靈敏,躲不開,就徹底被毀容,落下一身醜陋的傷疤。

衝進來的女人尖叫謾罵,蕭涼城從驚呆中回過神,站起身抱住江緋色,一腳踹開女人。

咖啡廳的人也注意到他們這邊發生的事情,打電話報警,把潑江緋色硫酸的女人扣押。

女人還在大罵江緋色,滿嘴髒話,滿臉瘋狂大笑,就跟神經有問題的人一樣。

江緋色奮力掙脫開蕭涼城的手,看著那個瘋狂大笑的女人,眼底閃過嗜血的怒火。

「緋色,我帶你去醫院,不要拒絕……」

江緋色疼得幾乎暈厥。

她用盡全身力氣會開蕭涼城的手,蕭涼城卻沒避開,在江緋色不願意的情況里用力把江緋色抱出去,上了他的車直奔醫院。

而他們身後,追著氣急敗壞的夏茉莉,一邊大罵蕭涼城無恥不要臉一邊著急的給姜森打電話。

情急之下的夏茉莉撥錯了電話,一通電話直接撥打給了穆夜池,「快過來,你快點過來,緋色被一個惡毒的女人潑了硫酸,正被蕭涼城帶去醫院……」

夏茉莉的話還沒有說完,電話就被人掛斷。

等夏茉莉坐上計程車的時候,才發覺自己撥錯電話,急得她要瘋掉了。

完蛋了……

竟然給穆夜池打了電話,還說了緋色被人潑了硫酸,醫院裡,待會江緋色去的醫院裡,一定會出大事!

醫院內

江緋色正在病房裡檢查身體。

蕭涼城坐在病房外,眼中有著急,也有著深不見底的複雜,他一會兒用力握住手,一會兒又皺起眉頭,咬著牙。

等醫生帶著江緋色走出來去處理的時候,蕭涼城追上去。

「醫生,怎麼樣了,會不會……」

「幸好江小姐閃得快,沒有被直接潑到傷口上,其他地方因為有厚衣服幫著抵擋,需要我們馬上處理,處理好了應該沒有什麼大礙。」

蕭涼城到了謝,走過去看江緋色。

正要跟江緋色說話的蕭涼城,沒有注意四周的人全都臉色大變,渾身僵硬,氣都不敢喘。

「緋色你還好嗎,我扶你起來……」蕭涼城的手沒有碰到江緋色,身體就被人用力推開。

「滾開,誰允許你用你臟手碰她,誰允許你這麼膽大包天了!」穆夜池的聲音帶著可怕煞氣,雙眼裡的綠色染開嗜血。

站在江緋色身前的穆夜池就像魔鬼,像暗夜裡的暗黑帝王,他再用死人的眼神盯著蕭涼城。

蕭涼城要是敢在碰江緋色,他會毫不留情殺死了蕭涼城。

被穆夜池推開的蕭涼城慢慢站起身子,背脊挺直,眼神帶著譏諷的笑,「真好笑,一個十惡不赦的魔鬼,也想當正義天使了?你摸著良心問問你自己,對她最狠毒最壞的人,是不是你穆夜池?對她毫不留情,一次次傷害的人是不是你穆夜池?還有,你都要跟卿月月結婚了,你還想演情聖的角色?」

他恨穆夜池,恨得不能自己。

「一個人渣,你說這些話都在侮辱你自己!」穆夜池推著江緋色,冷冷丟下話,看也不看蕭涼城,轉身就往外面走。

「穆夜池……你真噁心,你還好意思帶走她?你要帶她回去跟卿月月一起,三人同床?哈哈哈……」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穆夜池,你真可悲!」蕭涼城可憐的看著穆夜池,那種眼光別人看不懂,江緋色也似懂非懂,穆夜池卻看得懂了。

蕭涼城在嘲笑他,嘲笑他跟江緋色永遠都不會走在一起,嘲笑他明明喜歡江緋色,最後總是一次次傷害江緋色,讓她絕望難過。

穆夜池小心翼翼推著江緋色,頭也不回,對蕭涼城的指責不再回應。

「穆夜池,你還想傷她到什麼程度?」蕭涼城憤怒嘶吼,想追上穆夜池和江緋色,被趕過來的夏茉莉擋住,姜森也在對面皺眉。

「嘖,蕭先生,你現在看起來好像很不好啊。」夏茉莉笑眯眯的,得意的看著蕭涼城,一恥前仇。

蕭涼城皺眉,「你……」

「蕭先生,我們有必要在一次好好談談我們的合作。」姜森擋在夏茉莉面前,職業性的笑著,提醒蕭涼城不要激動壞事。

「能給我一點時間處理我和緋色的私事嗎?」蕭涼城不敢跟姜森叫板,也沒有必要去得罪這種危險的人,口氣還算平緩。

「私事?」夏茉莉不客氣擠進來,不屑冷笑:「我跟緋色之間無話不談,你跟她之間有沒有私事,你心裡最清楚。姜先生,我們走。」

旺門佳媳 「他在欺騙江緋色,他不懷好意,要娶卿月月了還想跟江緋色曖昧不清,你這個朋友是不是太掉價不知貴重了點?管不該管的,該管的又一副放心的樣子放任朋友受傷?」

「卧槽,你這是干不過穆夜池,想挑撥離間我和緋色的姐妹關係嗎?」拉著姜森要離開的夏茉莉轉頭,看怪物的眼光落在臉色鐵青的蕭涼城臉上:「蕭先生,不要打著壞主意盤算不成功,就開啟滿世界打嘴炮的卑鄙嘴臉,真難看!」

蕭涼城心裡燃燒怒火,瞪著夏茉莉,這時候姜森很自然擋住,臉色面無表情:「蕭涼城,我想我們的合作還需要一些時間考驗,你如果有什麼想說的,可以私底下再跟我好好談談。」

「跟我們的合作根本沒有任何關係,現在是穆夜池在害江緋色,你們有眼睛,都看不到嗎?我跟他們的私人關係與我們的合作完全是兩回事。」蕭涼城不服。

「哦?那是蕭先生的想法,我無法苟同,抱歉,我們先行一步了。」姜森帶著夏茉莉,立刻離開。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