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向禕辰明顯的有些不高興。

今天可算是新婚第一天,這小妮子竟然要回去上班…

「好吧!」向禕辰雖然心裡不高興,但是卻還是同意送她過去。

兩個人來到了車子旁邊,向禕辰幫他將掉落在縫隙中的手機拿了出來。

時間很久,手機已經上鎖,但是通過光亮,向禕辰還是看到了有十多個的未接電話。

其中除了陸庭歡和沈年年之外,全部都是文斯童的電話。

覬覦他的女人?

向禕辰想到這裡,心裡便開始計劃。

「對了七葵,我們已經結婚了,雖然暫時不能舉辦婚禮,但是按理說也應該請你的朋友們一起吃個飯,大家慶祝一下。」

向禕辰建議道,既然決定結婚了,就應讓那些覬覦小妮子的人知道,這朵向日葵已經名花有主了。

「啊?我們不是隱婚嗎?」田七葵也不知道哪裡想到的詞語,但是覺得特別適合他們兩個人的關係。

額…

隱婚?

向禕辰覺得有點腦闊疼…

「不是隱婚…我們不是答應了要配合雙方嗎?」

「是啊…」

「所以我可以配合你,陪你的好朋友們一起吃個飯。」

田七葵看著向禕辰一臉真誠的模樣,不知道要如何開口告訴他…

她不需要配合…

她不想告訴朋友們她結婚了…

她想隱婚…

「你不願意嗎?」向禕辰看的出田七葵全身都在拒絕的模樣,馬上整個人都變得有些沮喪。

田七葵看著向禕辰變幻莫測的表情,為什麼她感覺,這個男人怎麼好像是個戲精。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今天一天,她見到的向禕辰,和以往大不相同。

曾經的他,感覺高冷,毒舌,惜字如金。

現在的他,怎麼動不動就賣乖,裝可憐了呢?

那種可憐沮喪的模樣,這是她以前都沒有見過的。 向禕辰將手機遞了過去,田七葵接過,看到的是便是10多個的未接電話。

看到文斯童的『連環call…』田七葵皺了皺眉。

也許,這樣是拒絕他最好的方式…

「那我們找個時間和沈年年還有文斯童一起吃個飯吧!」田七葵沒有回電話,而是將手機放在了包里。

「好。」向禕辰嘴角揚起淡淡的微笑,幫她將車門打開。

向禕辰將田七葵送到雜誌社已經是下午。

她匆忙的道了別之後,便朝著辦公樓跑去。

正在樓下的於夢夢看到了這一幕,整個人都陷入了陰霾。

田七葵到了雜誌社之後,和樂陽銷了假,便回到了座位上。

陸庭歡看到田七葵來了,心裡美的不要不要的。

「七葵,你家的貓怎麼樣了。」陸庭歡關心的問道。

「好了,肯吃飯了。」七喵吃飯了,田七葵也如釋重負的點了點頭。

她想起一人一貓在沙發上餵食的模樣,不由得笑了笑。

「喲…不就是小喵咪吃飯了嗎,你至於笑成這樣嗎?」陸庭歡看著田七葵發自內心的笑容,有些不理解。

「啊?」她笑了?田七葵自己都不知道想到那個男人的時候,自己竟然笑了…

「對了,歡歡,昨天找關於『刀把』大神的事情怎麼樣了?」田七葵雖然上午沒有來雜誌社,但是卻還是一直關心這工作上的事情。

「嗯…我這兩天一直隱藏在刀把的讀者群里。他真的是個寵妻狂魔,老婆喜歡的東西,都毫不遲疑的買。」

陸庭歡將這兩天在群里聽到的一些八卦,和田七葵做了分享。

「不過很奇怪,雖然刀把一直是寵妻的人設,但是卻沒怎麼見他老婆出來…不知道是不是感情不好。」陸庭歡一邊八卦,一邊自言自語的分析著。

「我們找一下刀把的資料。」田七葵一邊說著,一邊上網,將行走的刀把的作家資料找了出來。

田七葵仔細的看著這些關於他的介紹。

現在的網路,對於一些有一點網路價值的人物,都會做一些相關介紹的百科。

『行走的刀把』算是網路作家中知名大神之一,所以他的一些個人資料會在網路上公開,但是並不會像明星那樣具體,想了解更深的東西,還是需要自己去調查。

「歡歡,你看刀把的這部作品。」田七葵點開了一部作品的鏈接,指了指內容,對陸庭歡說道。

「這部?」陸庭歡皺眉,不明白田七葵的意思。

「這部小說是刀把很早起的作品了,是一部校園的言情小說。」陸庭歡對這部小說有印象。

「嗯,我也知道…」

《校園女神》是一部校園的小說,也是行走的刀把的最早的一部作品,因為文筆和劇情都很欠缺,所以幾乎沒有什麼讀者。

後來刀把轉換了寫作風格,開始寫了懸疑靈異之後,故事漸入佳境,作品便漸漸火了起來。

田七葵看著作品的簡介和寫作時間陷入了沉思。

「你知道刀把和他妻子在一起多少年了嗎?」田七葵思考了片刻,便開口問道。

「好像有10多年了,我看群里的人都說,他們是十幾年的老夫老妻了。」 陸庭歡不知道具體的時間,但是看著群里每天大家東聊一句西聊一句,還是會有一些印象。

「十幾年?現在他們夫妻二人也才都是三十多歲左右,這麼看來,應該是大學之前就認識了。」田七葵猜測著,陸庭歡一臉萌萌噠的看著他,不知道所謂。

「我們先看一看刀把的這本書吧,也許會有一些靈感。」田七葵說著便拿著電腦打開了這部《校園女神》的校園小說。

這是一邊校園青春小說,講述的是一個學霸男神和校花女神的故事。

因為是男作者,所以一直是以男性視角來寫。

男主是學校里的學霸,風雲人物,而女主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零瑕疵的白月光女神。

整本書都是寫這個男主是怎麼去追女主,但是最後卻和女主的閨蜜在一起的故事,而女主因為傷心過度,嫁給了一個從中學就追求他的男生,後來兩個人結了婚。

按照正常言情小說的套路,不是男女主在一起的HappyEnd,便很難吸引到廣大的女性讀者,所以最後落到撲街的下場也無可厚非。

陸庭歡看了一會,也看不下去了。

「這男主還真是討厭,他到底是喜歡女主,還是喜歡這個女主的閨蜜啊?在兩個人女人之間不清不楚,誰會喜歡看啊?」陸庭歡側過身子,忍不住和田七葵吐槽道。

傅先生的白月光 其實每一個編輯都是有這樣的獨特的眼光,他們可以通過所謂的黃金三章,也就是一部小說的開篇的幾章,去的斷定這不說的銷路,是暢銷抑或是其他…

開篇吸引人的書,只要作者安心的寫,不崩心態,如果短篇的小說,就不會有大的問題,而長篇則還要看故事的連貫性,吸引人的程度等等…

《校園女神》這部小說,在編輯看來,男主和閨蜜不清不楚這點,就足以致命。

「歡歡。」田七葵也看的差不多了,開口分析道:「你說,這故事會不會是刀把大神自己的真實寫照?」

「噗!」陸庭歡才剛剛喝下一口水,聽到田七葵的話,忍不住噴了出來。

「你怎麼會有這種錯覺?」陸庭歡不太相信,一個男作者會寫自己戀愛的事情,而且還把自己寫的這麼渣…

總裁爹地好狂野 「這個男主是個風雲人物,家裡的條件很好,妥妥的一個霸總的形象啊!」

陸庭歡放下杯子,繼續解釋道,「而刀把我雖然沒有見過本人,但是網路上有照片啊,不說丑吧,但也絕對不能是風雲人物,還有他家世,出生在普通的工人家庭,和高富帥,富二代這些詞都搭不上邊的。」

「不是…我覺得…」田七葵將自己的想法在腦海里捋順了一遍…

「你覺得什麼?」陸庭歡好像嗅到了八卦的味道,轉著椅子,來到了田七葵的身邊,似乎真的是要說八卦一般,將聲音降低了幾度。

「其實…他不是男主?」田七葵可能是受到了陸庭歡的情緒帶動,聲音也小了一些。

「啥?不是男主?那是女主?」陸庭歡的腦迴路也是清奇。 「不是,你看這段…」田七葵將小說打開,找到了文中一個對男N號,也就是最後娶了女主的男人的描寫。

「方元是貝貝眾多追求者中的一個,他的樣貌不出眾,家庭壞境也比不上盧川那些公子哥,但是卻始終自認為有一顆真摯的心…也許就是這樣的一顆心,讓貝貝在絕望的時候,看到了他…」

這是原文中的一段話,貝貝是原文中的女主,而方元就是眾多的備胎之一,卻在結尾意外的抱得美人歸。

對於原文中這樣的描寫,讀者們也算議論紛紛,有人說,這是屌絲的勝利,也有人說,這是喜當爹的節奏,不過無論是哪種質疑聲也都只是寥寥,畢竟這本書的讀者並不多。

「你的意思是說這個方元,是刀把?」陸庭歡可算是明白了田七葵的意思,詢問道。

「我懷疑是這樣的,所以這個女主貝貝,可能就是她的老婆。」田七葵推測著…

「我不信…如果是我,我肯定會把自己寫成男女主啊,我幹嘛要做備胎?」

「我覺得刀把在寫這個角色的時候,雖然筆墨不多,但是卻要比其他的配角加入了更多的情感在裡面,所以這個人物要比其他角色就更加飽滿。」

「額…」

經過田七葵的解釋,陸庭歡似乎明白了一些。

她草草的看了看文,除了對男主的渣男本性深惡痛絕之外,給他留下印象最深的,卻也就是這個男N號方元了。

雖然似乎並沒有什麼特點,但是卻能夠讓人記住,難道真的是因為作者將自己的角色注入了靈魂了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可以通過這本書,來找到貝貝,也就是刀把的老婆的喜好了。」陸庭歡終於決定自己好像找到了方向了。

田七葵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麼。

這本書是刀把用自己的視角和理解卻寫的故事,他寫出來的東西只是他以為,而並非是貝貝心中真正所想的東西。

現在他們通過這個故事,只能看到他們夫妻之間的問題,但是卻得不到貝貝真正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這也許正是為什麼刀把徒有寵妻的人設,卻得不到妻子的認可的原因吧。

「我們去碰碰運氣吧!」田七葵拿著包包,拉著陸庭歡就朝著門口走去。

「又碰運氣?」陸庭歡雖然不知道她想做什麼,但是為什麼會覺得當靈異小說的編輯怎麼就這麼刺激。

「嗯,你知道刀把的大學是在哪裡上的嗎?」田七葵將陸庭歡拉到了她的車子前面,開口詢問道。

「應該是景大。」陸庭歡搜索了腦海中的記憶,回應道。

「那我們開車過去,看看今天的運氣如何。」

「都聽你的!」兩個人說話間,便一起上了車。

景大是S市的一所綜合大學,最出名的學院便是文學院和外語學院。

從景大文學院和外語學院的優秀畢業生,遍布在各個國家,各個城市。

有學術教授,翻譯家,教育家,文學研究員以及知名的新聞工作者等更是數不勝數。 刀把本名叫做湯磊,按他現在的知名度,應該也算是景大的優秀畢業生之一,不過相比之前的那些人,確實是遜色了不少。

田七葵和陸庭歡到了景大的門口。

學校不允許外來車輛的進入,陸庭歡便將車子停在了不遠處的停車場。

「你還沒說,我們來這裡碰什麼運氣?」陸庭歡下了車之後,好奇的跟在田七葵的身後。

田七葵對景大周圍的環境並不熟悉,所以下車后第一時間便是對照周圍,看看有沒有文中描寫過的一家飲品店,就這樣忽略了停車的陸庭歡。

直到聽到陸庭歡的跑上來的聲音,她才放慢了腳步。

「不好意思,我剛剛在找一家店。」看到陸庭歡上次不接下氣的趕上來,田七葵有些愧疚的解釋道。

周小雲的幸福生活 「沒事,沒事。」陸庭歡大口喘了喘氣,她怎麼會和未來嫂子置氣呢,不過話說回來,她還是有些好奇…

「不過,你這麼著急下車,是想找什麼?」陸庭歡拉住了田七葵的胳膊,很親昵的問道。

「小說里經常會提到的一段,貝貝最喜歡的事情是看電影和喝奶茶。」田七葵回憶著小說里的情節,解釋道:「大學時候看電影除了去電影院最多的應該就是在宿舍里,這個線索我們無法查證,但是奶茶的話,我們可以從學校附近的這幾家奶茶店裡問問。」

「啊?七葵,你不是在逗我吧?」陸庭歡聽到了田七葵的分析,整個人頓時沒了精神。

「你知道景大有多少奶茶店嗎?」陸庭歡舉著自己的手指,說道,「不少於20家奶茶店啊!更何況她畢業也要有十年了吧?學校附近的生意,大部分都會找一些學生半工半讀,畢業了就換了一批學生打工,我們根本就是無從查起啊?」

「嗯嗯!」田七葵點了點頭。

陸庭歡說的這些,她其實也都已經想到。

所以才說過來只是碰碰運氣。

另外學院這種地方,除了學習,最多的便是盛產八卦。

八卦以訛傳訛,一屆又一屆的傳下去。

如果當年的男主,真的是那麼的風靡一時,女主也像作者描寫的那麼美艷動人,她想總會留下一些撲風捉影的故事。

田七葵心思著,便和陸庭歡來到了學院門口的第一家奶茶店。

「來一個焦糖奶茶,大杯的,加冰!」陸庭歡已經累的不行,第一時間便把手拍到了奶茶店的桌子上,對著店裡的人喊道。

「好的,同學。」奶茶店裡跑出來了一個扎著馬尾的姑娘,也是學生的模樣,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很好看。

「七葵,你喝什麼?」陸庭歡自己點完之後,便問了問身邊的田七葵。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