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金油點了點頭:「好,我有辦法讓你見江流風。」

李子點了點頭,放下長劍,示意萬金油先走。

至於悅來客棧的那間屋子裡,卻早已經被他設下了禁制,只能進不能出,只有過了半個時辰之後,那道禁制才會消失。

江氏家族住在江灣城最繁華的地方,龍應大街上。

李子不知道萬金油如何進入江家,甚至是見到江流風,不過他知道眼前公子哥卻一定有辦法,要不然他的劍可不會留情。

萬金油帶著李子走到一間裁縫鋪子面前,這家鋪子是他自己家開的,老闆掌柜的也是熟人。

萬金油進了鋪子便讓李子換上一身衣裳。

等到李子換上了一身小廝的衣裳之後。

萬金油領著李子朝著龍應大街的江家走去。

萬金油沒有從正門進去,事實他也不敢,除了他老爹萬老三外,誰從正門進去都要被轟出來。

等到萬金油和李子從旁邊的側門進去之後,很快,便走出來了一個管家模樣的人。

只見那管家對著萬金油問道:「哎呦,萬少爺,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我們江府的大門可不是隨便進的。」

萬金油瞥了一眼那管家,道:「少廢話,我是來找我小姑的,跟你有什麼關係。」

那管家唉了一聲,朝著李子的身上看了一眼,眼神又轉向了萬金油,似乎頗為不忿道:「你這不請自來的規矩也不知道跟誰學的,如果讓大管家看到了,只怕立刻就把你爹找來,上來給你兩嘴巴子。」

萬金油狠狠的瞪了那管家一眼,沒再說話,繼續朝前走去。

身後的管家則陰惻惻的看著兩人離開。

等到走遠之後,萬金油才解釋道:「這是江府的三管家,一個小肚雞腸的人,我第一次來的時候,他不讓我進,後來還是小姑出來,狠狠的批了他一頓,從那之後就結下了梁子。」

李子點了點頭,沒說話,那柄青色長劍被他收了起來,也不知放在了哪裡。

只見前面的萬金油又接著解釋道:「我小姑是江鎮山的小妾,所以我們萬家和江家也算是妯娌,不過僅此一點,便讓我們萬家在江灣城比其餘幾家更有底氣一些。」

李子點了點頭,江鎮山是江氏家族的老三,江家四人,只有江流風的四叔江鎮海有習武天賦。

老大江鎮天繼承了江氏王朝的皇位,老二江鎮雲則繼承了江氏家族的本行,商業,老三江鎮山沒什麼天賦,只在皇宮朝堂掛了個閑職,老四江鎮海則是有名的開拓將軍。

到了下一代中,除了江鎮天沒有子嗣之外,江流風算是江家的異類,出色的習武天賦早早的就成為了南樓幾位閣老的關門弟子,雖然這一切和江家也有一定的關係,但江流風自身的天資也是不容置疑的。

然後就是江流風的妹妹,也是那位江灣城裡囂張跋扈的二小姐。

至於其他的分支旁葉則數不勝數,有些甚至都不住在江灣城裡。

等到萬金油找到自己的那位小姑,李子進來之後,萬金油便將門從裡面反鎖起來。

萬金油的小姑是位三十多歲的年輕婦人,此時見自己的這個侄子如此做,不由問道:「金油,你幹什麼呢?」

萬金油立刻小聲的噓了一聲,道:「小姑,你別說話,我來是找你幫忙的。」

「幫忙,幫什麼忙,金油,你可又給你爹添亂了吧!」萬金油的小姑說道。

「當然不是。」隨後萬金油的眼神便瞥向了李子。

那年輕婦人見侄子瞥向了跟在他身後一起進來的那個小廝,而且那小廝從一進來之後,動作就很奇怪。

年輕婦人的眼神不禁轉到了李子身上,很快她就感嘆道:「好俊俏的少年郎,這樣的人怎麼會給自己侄子當下人。」

李子抬起頭,看著那年輕婦人道:「我要見江流風。」

那年輕婦人張大了嘴看著李子,驚呼道:「你是誰?」

萬金油立刻走過來,示意自己的小姑小聲點。

隨即他又低下頭,臉色有些尷尬的說道:「他是青山弟子。」

「青山弟子?什麼青山弟子。」年輕婦人問道。

顯然面前的這個年輕婦人對於修行界的事情並不知情。

只見萬金油道:「小姑你就別管了,幫他這個忙,我就得救了。」

年輕婦人被萬金油繞來繞去說的有些糊塗,她臉色驚疑的看著面前的兩人。

最終還是李子開口道:「我叫李子,就是在比試中打傷江流風的那個人。」

年輕婦人聽完了李子的話后,立刻張大了眼睛,捂著嘴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面對這突兀出現的人,江鎮山突然開始變得有些緊張。

那是一個全身包裹在黑色里的人影,雖然距離並不是很遠,但卻總有種看不清的感覺。

江氏老祖倒是看著那人道:「我把他帶來了。」

江鎮山知道老祖說的人是自己,於是他向前走了一步,看著那黑色人影道:「你好,江鎮山。」

那黑色人影點了點頭,聲音有些含糊不清的對著江氏老祖說道:「以後,就是他指揮我們?」

江氏老祖點了點頭,「沒錯,從今以後,江流暗影就交給他了。」

江鎮山震驚的看著老祖:「江流暗影?」

對面的黑衣人影點了點頭,只說了一句「知道了」,便緊接著再次消失。

身後,那間房間里的燈光再次亮了起來,而剛剛的那個人影又再次出現。

江鎮山其實很想推開那扇門,看看到底裡面坐著的是不是剛剛那個黑衣人影。

只是他看著老祖的神色,很快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房間里的燈光很快就熄滅了,房間再次恢復了黑暗。

江氏老祖帶著江鎮山朝著外面走去,只不過他們並沒有離開這棟院子,而是走進了另外一個房間。

阿四伯伯也走了進來,將門鎖上。

江氏老祖進了房間后便先坐了下來,江鎮山坐在他的對面,阿四伯伯站在一旁。

江氏老祖看著江鎮山道:「你是不是現在有一肚子的疑問。」

江鎮山點了點頭。

蜜婚老公腹黑 江氏老祖看著慢慢向他走來的阿四伯伯道:「阿四,還是你先說吧!」

阿四伯伯點了點頭,然後對著江鎮山道:「三少爺,江流暗影是家主二十多年前創建的組織,裡面全都是修行者。」

阿四的話剛說完,江鎮山便滿臉震驚的看著自己的老祖。

二十年前,不正是阿四伯伯消失的時候嗎?難道從那個時候,老祖便已經開始為江氏和大闕王朝的未來一戰謀劃了?

江氏老祖對著江鎮山點了點頭。

而身旁,阿四則接著說道:「江流暗影最開始的實力其實並不是很強,不過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現在,阿四可以保證的說,江流暗影絕對能抵得上一個中等的修行門派。」

阿四說完便朝著江氏老祖看了一眼,江氏老祖點了點頭,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

「老祖,難道你打算把江流暗影交給我?」江鎮山充滿震驚的對著老祖說道。

「沒錯。」江氏老祖此時才終於開口道。

他看著江鎮山:「其實從很久以前,我就想要把江流暗影交給你,只不過那個時候我還沒有下定決心,而且時機也不是很成熟,而現在,我覺得已經是時候了,江流暗影是我花費了二十多年的心血打造而成,它才是我們江氏家族的底蘊,這其中,有很多人都是我從家族裡精心挑選出來的,經過二十年的訓練,不少人的實力即便和流風相比也是不相上下,我希望你好好利用這群人,為流風將來劍指大闕開疆闢土。」

聽完老祖的話,江鎮山不禁有些感動,他本以為自己在江家一直都是被冷落的人,他也曾憤憤不平過,不過後來他卻選擇了沉默甚至是冷眼旁觀。

然而沒想到老祖卻一直都在注意著自己,江鎮山知道,如果今晚自己袖手旁觀,不拿著小妾手中的那顆丹藥來找二哥和老祖,只怕老祖今日也不會把自己拉到著小院里來。

「三少爺,以後關於江流暗影的事情來找我就可以了。」阿四伯伯彎著腰看著江鎮山說道。

江鎮山點了點頭,「阿四伯伯,您辛苦了。」

阿四點了點頭:「三少爺客氣了。」

說完,阿四便已經率先走出門外,江氏老祖此時也站了起來,看著遠處星空,嘴中喃喃道:「也不知道老二那邊怎麼樣了?」

第二天,當江鎮雲拿著丹藥找那位傅太醫檢查過後,他立刻趕過來找到老祖。

江氏老祖看著江鎮雲臉上興奮的表情,不由問道:「丹藥沒問題嗎?」

江鎮雲點了點頭,對著老祖道:「傅太醫說了,丹藥沒有問題,他還一直問我這藥丸是從哪來的,不過我沒有告訴他。」

江氏老祖點了點頭,「那就把丹藥給流風服下試試,看看效果如何。」

江鎮雲點了點頭,對著江氏老祖道:「傅太醫已經在安排了,我是來請老祖您過去的。」

江氏老祖點了點頭,便跟在江鎮雲的身後。

江氏家族,江流風的小院里,已經圍了不少的人。

當江氏老祖趕到的時候,那位傅太醫立刻走了過來。

江氏老祖看著他問道:「傅太醫,那丹藥給流風服下了嗎?」

傅太醫搖了搖頭,隨後道:「還沒有,我們在等老祖您來,那丹藥的成分我已經檢查過了,並沒有什麼問題,是治療創傷的良藥,不知老祖,這丹藥是從何而來?」

看著傅太醫臉上急切的目光,江氏老祖卻並沒有著急回答他,而是轉過身走到江流風的床邊。

只見此時的江流風雙眼緊閉,安靜的躺在床上,他的周圍放著很多的瓶瓶罐罐,看樣子這些天,江府上下已經想了不少的辦法來治療江流風。

江氏老祖召來江鎮雲以及那位傅太醫,對著兩人道:「給流風服藥吧!」

傅太醫點了點頭,說完便已經把那顆放在湯水中的藥丸端過來。

江鎮雲仍自有些不放心道:「太醫,這丹藥能管用嗎?」

那位傅太醫搖了搖頭,然後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唯一能保證的是,流風少爺吃了這葯不會出事。」

江鎮雲點了點頭,示意傅太醫給江流風用藥吧!

傅太醫將那碗含著丹藥的湯水給江流風服下之後,很快,江流風的身體里便開始冒出一道溫熱的光。

傅太醫驚異的看著眼前這一幕,他很快將手指搭在了江流風的脈絡上。

感受著脈絡上勃勃的生機,傅太醫漸漸瞪大了眼睛。

身後眾人,幾乎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看著傅太醫的臉色,江流風的母親更是快要急出淚來了。

良久,傅太醫嘆了口氣。 眼見傅太醫嘆了口氣,眾人的神色不由緊張了起來。

狠戾暴君:娘子,莫逃 「太醫,如何了?」江鎮雲看著傅太醫問道。

只見傅太醫站起身,看著江鎮雲道:「並無大礙,流風少爺的傷勢正在緩慢恢復,不過他暫時還不會醒來。」

「這是為何?」江氏老祖此時也走過來問道。

「那藥丸雖然治好了流風少爺的一部分傷勢,但流風少爺受傷太重,恐怕不是一粒藥丸就可以治好的。」傅太醫說道。

等到傅太醫的話說完,江氏老祖和江鎮雲兩人都沉默了。

江氏老祖對江鎮雲使了一個眼色,很快,江鎮雲便跟著老祖走了出來。

等到兩人走出房間,走到院子中,江氏老祖立刻對著江鎮雲說道:「你趕快去把老三找來。」

江鎮雲心領神會,點了點頭。

很快不久,江鎮雲便領著江鎮山來到這小院。

江鎮山看著傅太醫等人在房間里忙活,不由問道:「那顆丹藥已經給流風服下去了?」

事實上,對於那顆丹藥他也不敢保證就一定沒有問題,萬一那人不是青山弟子,而是大闕派出來的探子怎麼辦。

江鎮雲點了點頭,「已經服下去了。」

「怎麼樣?」江鎮山著急問道。

江鎮雲點了點頭:「效果還不錯,傅太醫說傷勢已經恢復一部分了,只不過想要完全恢復,光靠一顆丹藥還不夠。」

「那老祖和二哥的意思是?」江鎮山知道,二哥和老祖召見自己前來一定是有什麼事。

江氏老祖看著江鎮山道:「我和鎮雲想見見那名青山弟子。」

江鎮山一愣,難道老祖已經相信了那名青山弟子的話了?

那麼也就是說,老祖對於南樓和方劍平,心裡已經感到懷疑了。

江氏老祖看著江鎮山的臉色,擺了擺手道:「你不必想太多,我和鎮雲去見一下那名青山弟子即可,這件事你秘密安排,不要讓其他的任何人知道。」

江鎮山點了點頭,他知道老祖是讓自己利用江流暗影的力量,不然只怕這件事很難保密。

等到江鎮山離開之後,江氏老祖又緊接著對江鎮雲說道:「你去皇宮裡找一下老大,就說我要見他一面。」

江鎮雲點了點頭,便轉身去辦了。

此時的李子已經在萬家待了三天,這三天里,李子基本上從來都沒有出過萬家的大門,江灣城裡的任何消息,都是通過萬金油那裡傳來的。

這一天,正當李子在萬家倍感無聊的時候,萬家大院里突然走進來一個人。

那人進來之後,立刻便有萬家的下人喊道:「小姑奶奶,您怎麼回來了?」

李子順著聲音朝外望去,只見一個年輕婦人站在萬家院子的門口,正是萬金油的小姑。

果然,只見不久后,萬金油便瞬間跑了進來,對著李子道:「李十三,我小姑來了。」

李子點了點頭,表示他看到了。

萬金油的小姑回來是借著探親的理由,但李子知道她絕對不是為了探親,而是江家找到他了。

果然,只見很快,萬金油的小姑便來到了李子的房間。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