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能有多少人來到這裡。」千面嘆了一聲,這個世界本就危險重重,不過對六階強者來說並不算什麼,但要是加上邪神們的阻攔,怕是一般勢力連到達這裡的資格都沒有。

神機龍王手中飛出一面棋盤,棋盤有幾分虛幻,在半空中變化成一面一張床大小的巨型棋盤,神機龍王手指在上面某個地方一點,清晰的畫面呈現了出來。

茫茫大海之上,幾人駕馭著巨大海獸,破開海浪趕往龍國。

帝國總裁的醜妻 為首的是三名散發著強大氣息的存在,在他們身後,幾名散發著半步六階氣息的高手緊緊跟隨,在這些人的正中心,是三名只有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

為首的年輕人眼中景色不斷變化,明明位於大海之上,他的眼中呈現出來的景色卻是火山、太陽、星空,十分的詭異,但其他人已經習以為常。

另外兩人分別是一男一女,男人戴著一頂高高的魔術師長筒帽,穿著一身黑色禮服,看上去就像一名魔術師一樣,而那名女子,腰間別著兩隻造型古怪的火槍,眼神中帶著幾分傲慢。

天上裂開一道縫隙,一道猩紅色的光芒照射下來,被守在最前面的三名六階強者聯手彈開。

「已經到可以對主世界施加影響的地步了嗎?」其中一名六階強者皺著眉頭道。

另外一名六階前者語氣凝重:「我們要加快速度了,這個世界還能不能存在,就看這一次的了。」

說完后,他的視線看向被護在中間的幾人,語重心長地道:「亞摩、阿爾文、安琪,這次就看你們的了,一定要成為最後的勝利者,晉陞真神!」

「明白。」三人點了點頭,臉色都是十分的凝重,他們也都已經清楚了這一次的危險對這個世界意味著什麼,一旦無法度過,整個世界都要被毀滅掉,而他們,則是最後的希望,只要能晉陞七階,成為永恆的真神,這個世界才能安然無恙。

每當想到這裡,三人都感覺肩膀上的擔子沉甸甸的,像是一座山峰壓在了他們肩膀上,原本在他們眼中無敵的三位自由聯邦的大法官,在邪神面前都感到絕望,只能將希望寄托在他們身上,這三人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總裁逃妻敬業點 蘇維埃這邊,空曠的大殿中有音樂響起,巴洛喬夫抱著一件衣服在大殿中翩翩起舞,奇妙的是,這件衣服竟然像是有了生命一樣,隨著巴洛喬夫的舞動而起舞,每一個動作都優美到了極點,只是因為這件衣服裡面沒有人,顯得異常的怪異。

在距離巴洛喬夫不遠處,幾名蘇維埃帝國的元帥恭敬地站在那裡,眼神中沒有半點兒變化,等又過了一會兒,音樂聲逐漸消失,幾名元帥這才上前一步。

「元帥,龍國的封禪計劃我們是否參加?」一名看上去十分年輕的元帥恭敬地道。

巴洛喬夫目光轉移了過來,金鐵組成的臉上沒有半分表情顯露,但隱隱能讓人感受到他的情緒,貌似十分愉悅。

「參加?當然要參加,白鷹,你要明白,這個世界始終是我們的世界,儘管我們跟龍國有些恩怨,但在世界毀滅的威脅下,一切都可以放下。」

「可是,巴洛喬夫元帥,我們蘇維埃已經沒有天生神靈了啊,這樣豈不是連爭奪真神的資格都沒了?」白鷹不解地問道。

說實話,白鷹跟艾麗西亞他們心裡多少都有些怨言,其它國家多多少少都有些天生神靈參加真神試煉,但到了蘇維埃這裡,卻連一個人都沒有。

蘇維埃並不是沒有天生神靈,之前的諾拉,還有那位籠罩在黑霧中的女孩兒,都是天生神靈,但現在,呵呵,都被巴洛喬夫給玩死了。

諾拉體內的天生神靈本源被抽了出來,其它的天生神靈何嘗不是這樣?在巴洛喬夫的殘酷實驗之下,蘇維埃本來就沒有幾個的天生神靈,如今一個都不剩了。

現在就算讓蘇維埃去了龍國,他們也沒有能拿得出手的參與神靈爭霸的資格啊,畢竟連個天生神靈都沒有,還爭個毛線啊!

巴洛喬夫從始至終都沒有半點兒慌亂,即使是感受到了另外幾人的怨念,他也不過是輕笑一聲。

「天生神靈?相比於不可控的天生神靈,我更願意相信的,是你們的力量啊!」巴洛喬夫呻吟一聲,帶著白色手套的手掌中冒出兩顆顏色不一的光球。

看到這兩顆光球,另幾人瞳孔都是一縮,這是……天生神靈的本源?

巴洛喬夫的聲音在殿堂之中回蕩:「天生神靈而已,只要有了神靈本源,你們也可以成為天生神靈!」

艾麗西亞跟白鷹一下明白了巴洛喬夫的話,他們也明白了巴洛喬夫之前所做的那一切的深意,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

難怪巴洛喬夫一直都熱衷於移植天生神靈本源的實驗,原來都是為了這一天而準備的。

天生神靈本源是屬於天生神靈的憑證,除非殺死那些天生神靈,否則很難得到,而這天生神靈的本源,也代表著真神試煉的參加資格,想要剝離神靈本源,將它們加入其他人的身體中是何等的困難,但巴洛喬夫卻做到了。

之前他們一直無法理解巴洛喬夫的舉動,畢竟將天生神靈的本源剝離出來,安放在另外一個人身上,對神靈本源多多少少會有一些影響,比如之前的莫麗卡,當天生神靈本源按放在莫麗卡身體內之後,莫麗卡今後的修鍊速度肯定要比諾拉差上許多,這是他們經過研究之後得出來的準確結論。

因此,他們才不是那麼的理解,但是現在,他們終於明白了巴洛喬夫的最終用意,原來之前的一切都是為了現在而做準備,只要將神靈本源移植到他們體內,豈不是他們也有了天生神靈的身份,可以參與真神試煉?

天生神靈再強又能夠強到哪裡,即便是天生神靈裡面出生時間最長的人,也才不過十幾年而已,能跟他們這些修鍊了幾十年的老人相比?

要知道,白鷹跟艾麗西亞兩人可是有著半步六階的實力啊,要是再加上神靈本源,他們的實力絕對能達到六階的程度,這種實力,其餘的天生神靈真的有辦法跟他們對抗?

白鷹跟艾麗西亞對巴洛喬夫越加佩服了起來,不愧是中央元帥,原來在很早之前就料到了會有這一天。

巴洛喬夫笑而不語,他很清楚,讓白鷹跟艾麗西亞加入就是極限了,再強者,就違反了世界意志的底線,不過,有他們兩人足夠了。 恐怖群島,這裡是一片被世界遺忘的地界,自從災難誕生以來,恐怖群島是受災最嚴重的一個地方,各種各樣的怪物在恐怖群島上肆虐,甚至在這些怪物裡面也存在天生神靈的影子,讓人恐懼的同時更加的絕望。

不過,即便是在這樣殘酷的環境下,依舊有人類頑強地生存了下來,即使整個恐怖群島人類的數量減少到了災難之前的六分之一,但人類的火種依舊在延續。

而且,在這種殘酷的環境下,也更容易出現更多的強者,長時間生活在怪物橫行的環境中,導致這裡極其崇尚力量,武士、忍者、陰陽師、女巫,只要是擁有力量的人,在這裡都可以成為人上人。

在恐怖群島一座大城市外面,一座女巫神社隱藏在叢林之中,不像是忍者一般喜歡住在獨立的忍者村子裡面,也不像陰陽師一樣隱藏在城市的大宅之中,更不會跟武士一樣宣布效忠某些人,女巫的生活平靜而樸素。

而林中的這家女巫神社中的女巫,生活更是寧靜而簡樸,直接位於城市外面,幾乎很少有人聽說過這裡。

但是,知道這裡的人都對這裡心懷敬意,因為這裡正是守護這座大城市的女巫,七月琉璃的住所,城市裡面有著大量的妖怪作亂,城市外面又何嘗不是如此?若是沒有女巫神社的庇護,這座城市恐怕很快就會滅絕。

女巫神社裡面,七月琉璃穿著一身寬大的白色和服,和服上點綴著一些小巧的物品,瀑布一樣的長發沒有挽住,而是任由長發散落,像是剛出浴一般。

女巫跪坐在蒲團上,在他身前,一名六階老女巫面色恭敬,這一幕要是被人看到,肯定會大吃一驚,堂堂六階強者,看向一個她實力還低的人,竟然會產生恭敬地神色,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議了吧?即便對方是天生神靈,也不必做到這種程度吧?

老女巫眼神中帶著一絲狂熱:「七月,你是有史以來我見過的最強的女巫,有你在,這場真神試煉的勝利者一定屬於我們!」

女巫勉強地笑了笑,笑容中帶著一絲凄美,似是為了不辜負老巫女的期望,輕聲道:「放心吧,婆婆,我會儘力完成你們的願望。」

她說的是『你們的願望』,而非是她本人,但在老女巫眼中,這兩者之間又有什麼區別?那可是成為真神的機會啊,有誰會不想要?

兩名武士從外面『噔噔噔』地走了進來,身上一黑一白,黑衣的那位身上纏繞著無數的怨氣,頭上長出兩根鋒利的犄角,而白衣的那一位,身上散發著白光,面帶慈悲,在他身邊,似乎能聽到僧侶在低聲吟唱。

身穿黑衣的惡羅王率先開口:「主人,已經準備妥當,全部人員隨時都能出發。」

穿著白衣的白夜叉補充了一句:「琉璃,這一次鴉天狗也在裡面,我們之間怕是要決一勝負。」

老女巫大笑出聲:「區區鴉天狗,怎麼可能跟我們的女巫相提並論?下次見面的時候,就是他的死期!」

惡羅王跟白夜叉沒有理會老女巫,而是看著七月琉璃,只有這一位,才有資格成為他們的主人,至於那個老女巫,呵呵,她算哪根蔥?

這時候,如果有外人能夠在這裡,看到這一黑一白兩個人,一定會被嚇得屁滾尿流,這不是恐怖群島裡面凶名赫赫的惡羅王跟白夜叉嗎?他們竟然會拜倒在這名女巫麾下,這名女巫,究竟有著何等的實力?

無法想象,七月琉璃跪坐在蒲團上,良久,聽完兩人的彙報,她才緩緩起身,從一旁的牆壁上取下一張古老的長弓。

「是時候了,惡羅王、白夜叉,我們出發吧。」七月琉璃這般說道,惡羅王跟白夜叉眼中充滿了狂熱,有這一位在,這一次,他們贏定了!

日不落帝國。

金碧輝煌的王室大殿上,年齡不大的女王端坐在王位上,雙手合在一起,放在小腹處,時刻保持著王族的威嚴。

女王年齡不大,看上去只有十五六歲,一頭金色的長發可以垂落到膝蓋處,穿著金色的王族服飾,使得她略帶青澀的臉蛋上多出了一抹威嚴。

在她身邊,年老的教皇站在一旁,老邁的臉龐上帶著一抹笑意。

暴風騎士半跪在地面上,在暴風騎士身邊,已經康復的大地騎士,以及從外面趕回來的烈焰騎士、寒冰騎士,日不落帝國四大護國騎士盡皆在此。

不僅如此,除了他們以外,還有一名苦修士、神父,以及一位中年的大主教,三人身上的氣息同樣不弱,七個人里,除了暴風騎士之外,竟然還有兩位六階,剩下的也都是半步六階的強者,這股力量拿出去,足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毀滅一個大型國度。

然而,這些人心情並不是很樂觀,因為他們需要面對的人乃是邪神,無法力敵的邪神。

教皇摸著鬍子,老臉上十分滿意,下面幾位騎士看向教皇的眼神略帶複雜,有仇恨,也有釋然,他們之前一直在爭鬥,但在女王危急的時候,還是老教皇站了出來,這已經贏得了他們的尊重。

但想讓他們冰釋前嫌,還是一種奢望,最多暫時團結起來罷了,畢竟有更強的敵人在那裡擺著。

在下面,除了他們這些高層之外,還有兩名年輕的騎士在那裡,之前有人傳言日不落帝國的天生神靈都被抓走血祭,用來提升女王的實力,其實這些不過是黑暗生物們主動散播出去的小把戲罷了,血祭天生神靈?不好意思,他們還沒那麼瘋狂。

女王實力是很強,但這是她自己的緣故,黑暗生物們看到這一幕出於妒忌才散播出去那樣的謠言,現在這兩名天生神靈一旦站出來,謠言不攻自破。

當然,現在也不是跟那些見鬼的黑暗生物糾纏的時候,老實說,這些黑暗生物經過上一次的事件,差不多都死絕了,至少短時間內是休想再翻起什麼風浪來了。

在兩名騎士身邊,喬治赫然也在這裡,在白洛離開之後,喬治跟克倫蘇帶著愛因貝倫家族的幾個人加入了日不落帝國陣營,這一次的行動,喬治將會跟他們一同前去。

老教皇開口道:「殿下,是時候出發了。」

少女輕輕點頭,保持著女王的威嚴,但咬著的嘴唇,顯露出她的心情並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這麼平靜。

「殿下是在擔心那個未婚夫嗎?哈哈,他可是個棒小伙兒,殿下會喜歡的。」教皇笑著道,讓下面幾位騎士臉皮一抽,果然是人越老臉皮就越厚,竟然敢直接在大殿上說這樣的話。

那兩名年輕的騎士在聽到教皇的話之後,瞬間感覺心碎了,女王殿下竟然已經有未婚夫了?那他們豈不是沒機會了?

天啊,是哪個天殺的將女王搶走了,這可是他們的女神啊!!

少女緊繃的小臉差點兒因為教皇的調笑垮下來,但還是不可避免地露出了少許的慌亂,未婚夫什麼的,也太突然了吧,她今年才十六歲啊!

更重要的是,她連那個男人什麼模樣都沒有見過,教皇雖然是她的老師,可也不能做出這麼任性的決定吧?

少女有些生氣了,但還是嚴肅起了小臉,威嚴滿滿地道:「既然這樣,我們就出發吧。」

「是,殿下!」騎士們跟教會成員恭聲應道。

霍格沃茲魔法學院,法師塔。

艾薇兒穿著一身法師袍,抱著一顆足球大小的水晶球,仰望星空,在這座法師塔頂端,各種星辰即使在白天也被能看到,法師塔頂端還有用來專門測量星軌的星軌儀。

一片片的星光在白天被凝聚出來,照耀在法師塔中心的設備上,也就是艾薇兒懷裡正抱著的一顆水晶球,同時,將抱著水晶球的艾薇兒的臉龐也一同照亮。

艾薇兒比之前更加漂亮了,之前的她,像是一顆未成熟的小蘋果,還帶著幾分青澀,現在的她,如同一顆熟透了的水蜜桃,光滑的臉蛋吹彈可破,讓人生出想要上去咬一口的想法。

她的眼睛如同星辰一般明亮,裡面彷彿蘊含著整個世界的奧秘,但這一刻,裡面的星辰黯淡了些許。

一陣腳步聲傳來,一人從艾薇兒身後環住了她的脖子。

「還是忘不了他嗎?艾薇兒。」莉莉絲有些心疼地將她摟在懷裡,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艾薇兒搖了搖頭:「莉莉絲姐姐,我不知道這種感覺是不是喜歡。」

莉莉絲嘆了口氣,傻孩子,這就叫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啊,你這個樣子要是還不叫喜歡,那天下的有情人豈不是要羞愧到死?

莉莉絲心疼地道:「抱歉,艾薇兒,你別無選擇。」

艾薇兒眼圈紅了少許:「莉莉絲姐姐,我和他們之間必須要廝殺嗎?」

「傻孩子,這就是你們的命運啊,你們之間天生就註定了要成為敵人。」莉莉絲心中悲嘆,或許,當初就不該將艾薇兒送往龍國。

「孩子,時候到了,我們該出發了。」 遙遠的另一片時空中,這裡是跟龍國所處的世界完全不同的另一片虛空,非要說的話,這裡更像是日不落那邊,只不過這裡的宗教全力更大,遠遠超過了王權,因為這裡可是有真神存在。

真神散播信仰,將光明的火種灑向整片大地,人們的一切都來源於神明,包括他們餐桌上的午餐,用餐前都要感謝神明的恩賜,當大地顆粒無收時,則要怪罪信徒信仰不純,信念不夠堅定。

執掌整座大陸宗教的教會總部,威嚴的老教皇從跟神明溝通的祭壇上面走了下來,在他身後,一條白色的神聖光柱正在緩緩消散。

老教皇一步步走了下來,在祭壇之下,無數狂信徒跪在下面,等待著教皇的神諭。

教皇舉起了手中的權杖,高呼道:「信徒們,神明需要我們的力量,我們該怎麼做?」

信徒們高呼:「奉獻!!」

「奉獻!!」

「沒錯,就是奉獻!」教皇滿意地點了點頭。

「接下來我們將隨時做好準備,為神明貢獻出我們的力量!」

「哦——」

信徒們眼神中已經不足以用狂熱來形容了,甚至可以說得上是癲狂、瘋狂,願意為了神明奉獻出自己的一切。

教皇臉上笑容滿滿,遣散了所有人,將信徒們吩咐下去準備一些接下來必須的東西,以及煽動更多的信徒進行『奉獻』儀式。

等大多數人離開后,一名年輕的大主教走上前面,恭敬地行了一禮。

「教皇大人,這次行動的聯絡任務,我想我可以為教皇大人分擔少許,貢獻出一絲綿薄之力。」年輕的大主教如沐春風地道,跟人一種極為舒適的感覺。

教皇眼睛眯了起來:「克倫威爾,這一次的行動可是神明的旨意,耽誤了神明的任務,這罪名可不是你能夠承受的。」

年輕的大主教挺起了胸膛,自信地道:「教皇大人,正是因為這樣,我才覺得應該將一些任務分配給更有能力的人,依照神明對這次任務的看重,我們才更不能馬虎。」

教皇沉思一下,發現這名大主教說的有幾分道理,這一次的行動非同小可,平時下面那些人做事情的時候可沒少偷奸耍滑,這一次雖然事關重大,那些人未必敢這麼做,但不得不以防萬一,畢竟這可是神明幾十年都不會出現一次的重大神諭,老教皇這輩子加上這一次也才見到過三次而已。

所以,這位克倫威爾說的確實很有道理,為了保證那些人不偷奸耍滑,是該將一些任務交給更有能力的人,也就是眼前這位克倫威爾身上了。

老教皇將視線投注到克倫威爾身上,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滿意,克倫威爾加入教會的時間尚短,但他優良的品質以及對神明毫無保留的熱愛贏得了所有人的尊重,不然他也不會在短短時間內就晉陞到大主教的位置。

更難得的是,這位克倫威爾大主教還很上道,一般的新人在新加入上層的時候,免不了一番爭權奪勢,手中包攬權勢,增強自己的勢力,所以不管是在教會還是在其它勢力裡面,打壓強勢新人都是一種常態。

但這位克倫威爾不一樣,他是真正地將自己奉獻給神明的信徒,不僅在教會裡面什麼權利都不要,還把各種臟活累活往自己身上攬,這不是真正的信徒是什麼?

要是把教會比喻成一家公司,那克倫威爾就屬於那種經常加班還連工資都不要的勤勞員工,這樣的人不往上爬,誰往上爬?

克倫威爾更是個難得的人才,將所有人際關係打理的井井有條,即使是跟他發生過衝突的人,也最多是因為事情跟生氣,而不是因為他的人。

如果用一句話來總結他,大概就只有『好好先生』這四個字能形容他了吧,要是教會裡面有『聖子』這個職位,克倫威爾絕對是最有競選資格的那一位。

老教皇沉吟一下,確實,克倫威爾的品行跟作風都是尚好的執行這次任務的人員,更加難得的是,這位克倫威爾人脈廣闊到可怕,幾乎每一個跟他交談過的人,都能夠跟他成為朋友,上到王公貴族,下到馬夫農民,對待任何一個人,他都沒有流露出過傲慢的情緒,很容易獲得他人的好感。

教會裡面對克倫威爾也是一片讚賞,畢竟願意吃虧的人,到哪裡都是很受歡迎的,克倫威爾由此積累起了恐怖的聲望。

「那好,克倫威爾,這次的任務可以交給你負責,但你要保證絕對不能出現差錯,不然一旦真神發怒,我也保不了你。」教皇嚴肅地道,他的年齡大了,很多事情都不能親力親為,自然要選擇將這些交給其他人來負責。

顯然,比起那些平時喜歡偷奸耍滑的不定時炸彈,教皇更加喜歡克倫威爾這個辦事認真的好孩子。

克倫威爾露出一抹令人感到如沐春風的笑容,帶上幾分喜悅地回道:「是,教皇大人,克倫威爾一定不會讓教皇大人失望。」

「嗯,那就好,我相信你。」教皇邁著步子離開了這裡,心情很是不錯。

在教皇離開后,其餘幾名還未離開的教會成員立馬圍了過來。

「恭喜啊,克倫威爾,這次可是個大任務,要是辦好了,你在教皇心中的地位可是會上升不少。」一名教會的成員咂著嘴道。

「是啊是啊,克倫威爾,這次你要是能夠完成,應該算是立了個大功吧。」另外一名教會成員補充道。

克倫威爾苦笑一聲:「大家說笑了,這樣的任務太繁瑣了,我不過是怕各位同僚有些忙不過來,想要過去幫幫忙罷了,畢竟這一次對我們來說是場大事件,馬虎不得。」

幾名教會成員乾笑幾聲,說著說著,就想要自己手裡的任務分給克倫威爾一部分,就像他們以前做的那樣,克倫威爾可從來沒有讓他們失望過,每一次都將任務辦的妥妥噹噹的。

別看這一次是神諭,但神諭什麼的,這樣的大型任務最麻煩了,而且這樣的大型任務,尤其還是跟神明扯上關係的,往往都監督的很嚴實,他們想要撈一筆都很難,可以說油水相當的少了,這樣的任務要不是教皇吩咐下來必須要辦的,他們才懶得管呢。

幸好,這裡有克倫威爾這個冤大頭在這裡,他們現在就像往常一樣,將幾乎撈不到油水的任務統統塞給了克倫威爾,剩下的有機會撈錢的,他們才會親自去,當然,這樣的任務工作量也已經少了大半。

至於愧疚?不好意思,這種事情就跟抄作業一樣,剛開始的時候還有些不好意思,但到後面都成了『朋友』,『朋友』之間還講那麼多幹嘛?抄朋友作業不是理所應當的嗎?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