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林白瞠目:她這話是什麼意思?

自己不行啊!

還特么時間短是正常的?

一大早,可把他能耐壞了,沒想到被自己媳婦兒一盆冷水澆下來。

透心冰涼。

一個小時是吧,媽的,老子還不信邪了,治不了你了。

白天聽你的,這晚上到了酒店,可就不好說了。

段林白摩拳擦掌,想干一番大事。

------題外話------

我覺得浪浪需要票票鼓勵,哈哈……

浪浪:坐穩你們的小板凳,別被我嚇到!我很強的!

眾人:……

把你能耐壞了! 段林白今天想做什麼,大家心底都有數了,三人私下拉了個小群。

故意沒在那個群里附和他,因為某人是屬於給點陽光就燦爛那點,給他一點水花,都能掀起滔天巨浪的類型,此時若是誰附和他一聲。

某人絕對會瘋狂開始刷屏。

而私下拉得小群,群名為【段浪今天會成功嗎?】

群里的聊天內容是:

傅沉:【他今天肯定穿得很風騷。】

傅斯年:【打理頭髮,噴香水。】

京寒川:【可能還精緻的護膚了。】

猜得完全準確,把他性格摸得一清二楚。

……

最後三人打了個賭。

傅沉:【我賭他今晚失敗,十塊錢吧。】

【二十,失敗。】傅斯年跟著。

京寒川毫不猶豫:【三十,半成功。】

群里瞬時沒人說話了,什麼叫半成功?

做一半歇火了?

這話太毒……

傅沉:【你最近在許家是不是受刺激了?】

【不是,爺爺身體不大好,心情不是很好。】

許老很疼許鳶飛,他有點小病小疼,許鳶飛心情也跟著七上八下,提心弔膽,畢竟老人家,就算是小感冒,也比他們恢復得慢,連帶著京寒川心情自然不好。

而且老爺子對他是真的不錯,若是許正風稍微為難自己,也是偏幫他。

【老人家是這樣的,許老身體不錯,養一段時間就好。】傅沉也只能如此寬慰。

*

天黑后,段林白與許佳木吃了晚飯,稍微散步消食,就到了酒店。

兩人一開始還很大方,只是進了電梯,空間鼻塞,氣氛忽然就變得緊張起來,許佳木手中還捧著杯奶茶,嚼著幾顆珍珠。

隨著電梯樓層不斷攀升,心跳也莫名加快。

畢竟也是普通人,倒是做足了心理建樹,還是難免緊張忐忑。

「走吧。」段林白牽著她的手套房走,酒店走廊鋪了層黑紅相間的毛毯,走上去,半點聲息沒有。

只有各自心跳聲亂撞,將呼吸都撞得一團亂。

「那個……你別緊張。」段林白說道。

紅粉陷阱 嗓子都緊張得都啞了,說話劈了音,弄得他很是鬱悶,咳了下嗓子。

許佳木咬著吸管,盯著他發抖的手。

到底是誰更緊張啊。

如果不是這麼交往,她可能覺得,段林白花心風流,指不定早就那什麼了,哪裡知道,他還是第一次,總覺得不可思議。

兩人到套房的時候,門口就有大束玫瑰,小江的品味肯定和段林白不同,還是比較靠譜的,鮮花蠟燭,空氣中還有醉人的香味。

燈光昏黃黯淡,這一看就非常有氛圍了。

「……那什麼,你先坐會兒吧。」段林白指著客廳沙發,隨手擰開放在吧台的礦泉水,灌了一大口。

可是嗓子眼還是熱得直冒火。

這有些事其實不用計劃,他們這種按部就班來的,肯定會弄得有些僵硬。

段林白心底閃過了許多想法,還有他看過的許多東西,思量著待會兒到底該如何進行那些事。

腦子被諸多想法充斥著,越發緊張。

口渴,一次喝了快兩瓶水。

他盡量深吸,調整呼吸,正打算開口的時候……

許佳木忽然看了他一眼:「八點半了,可以開始了。」

瞬間那點旖旎被打算,這女人八成是老天派來克她的。

真的不用這麼精確的。

「你先洗澡,還是我先?」

許佳木真的把許多細節規劃得詳細透徹。

「你先吧。」段林白咳嗽著。

……

許佳木進入房間浴室后,段林白也走了進去,聽著裡面很快傳來了的水流聲,這腦子都不自覺的冒出了許多混亂的想法。

腦子裡亂糟糟的。

段林白咳嗽著冒火的嗓子眼,打開電視,入目就是……

他瞳孔微縮,急忙關掉電視。

我勒個擦。

這是什麼鬼東西。

嚇得他差點從床上滾下去。

小江這混蛋,弄這東西幹嘛。

他急忙關了電視,給他發信息質問。

結果他回了一句:「是不是選的類型不合您胃口?」

合你大爺啊,這東西若是被許佳木看到了,肯定是要胡思亂想的,還以為他是變態。

「我本來先給您助興的。」

段林白瞠目結舌,鬼特么要你這麼助興!

滾你丫的。

氣得他差點摔了手機,而許佳木已經沖了澡出來,穿了酒店的睡袍,耷拉著棉布拖鞋,頭髮吹得半干。

許佳木長得本身就耐看,常見都在實驗室或者醫院,皮膚也白。

剛洗了澡,看起來渾身都水嫩嫩。

「你快去吧。」許佳木挨著床邊坐著。

想看個電視,發現電源線被拔了,她深吸一口氣,乾脆脫了衣服,鑽進了被窩。

段林白動作非常快,當他出去后,看到許佳木只探出一個腦袋,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咳著嗓子,走到床邊,掀開被子。

有那麼一瞬間,兩人都很僵硬。

後來段林白心一橫。

自己準備了這麼久,就算沒實踐經驗,理論知識也相當充實了,絕對沒問題,他抓住許佳木的手,湊過去……

……

也不知具體過了多久,總之時間是不長的。

段林白面如死灰般的呆坐在床上,身上還裹著被子,活像被人欺凌過一般。

像個可憐兮兮的小媳婦兒。

許佳木偏頭看著他,「林白……」

「暫時別和我說話,我想靜靜。」

「其實……」許佳木看了眼手機時間,「我們大概是八點五十開始的,現在才九點零五分。」

加上之前磨嘰了好一陣兒,其實進入正題……

時間屈指可數。

「……」

許佳木,你到底是什麼魔鬼,我特么不想聽這個。

「其實很正常,你不用放在心上。」許佳木拍了拍他的肩膀。

段林白悻悻一笑,笑容苦澀。

怎麼可能沒問題,第一次就留下這種印象,以後可怎麼得了,他該如何重振雄風啊。

真特么糟心。

「理論上來說,你這個……其實完全不用放在心上。」許佳木咳嗽著,努力憋著笑。

畢竟書本上看到,與實踐還是不同的,而且某人委屈得不行了,真是笑死。

「不是你身體問題。」

「不過……」

「如果你一直如此,那就真的有問題了。」

段林白瞳孔放大,認真看向許佳木,「你再說一遍,還一直如此……」

你這女人,就不能說點好的,中聽的?

這不是咒他那什麼……

我的天,現在還能換女朋友嗎?

許佳木看他要崩潰了,捧著他的臉,親了口,「好了,真的沒事,要不休息一下,咱們再繼續……」

「和你聊了會兒,已經快十點了。」段林白欲哭無淚。

「其實……」許佳木抿了抿嘴,「也不一定非要跟著時間來,你……」

「更重要。」

段林白心臟一跳。

我去,又特么被媳婦兒撩了。

**

這一晚,後來倒也沒發生什麼,畢竟許佳木第二天還得上班,他也不可能纏著他一夜。

隔天早上,小江敲門,段林白剛打開門,忽然聽到「轟——」一聲,各種彩帶朝他噴來。

「小老闆,恭喜!」

跟了段林白久了,小江太習慣他的作風,所以不需要提點,已經自己準備了禮花。

我家夫人是隱藏大佬 「恭喜您終於得償所願!」

……

可是他自嗨了半天,門內的人,冷著臉,臉上衣服上掛著彩帶,一副要吃人的模樣。

「小老闆?」小江懵了,怎麼回事?難不成昨晚沒成功?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