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增援的攻城部隊情況好了一些,不過還是在拼消耗,極少數爬上城牆的士兵要不立刻就被打了下去,要不就是登上了城牆也是打不開局面,等攻城雲梯靠近后不出李潔所料,島國人也弄了火罐,不過很可惜,李潔早就防著這一招了,攻城雲梯正面全是鐵皮,率先衝出來的也是扛著類似防爆大盾牌的重步兵,火罐扔上去並不能阻止雲梯里士兵的推進,甚至舉著著火的大盾牌的士兵靠著火焰的威力倒是一舉衝上了城牆並多少打開了一些局面,佔據了一小段的城牆。

不過情形依然還是僵持,島國人調集了精銳部隊和玩家阻止了突上城牆士兵的攻勢,李潔再次下令,嫡系攻城部隊出擊,馬克西姆親自帶隊支援,第六軍團的一些飛龍和毒蠅也配合部隊出擊,同時火炮抵近支援攻城部隊。

本來只是試探性攻擊,不過李潔覺的島國人的防禦手段不止這些,目前看到的都是常規性質的防禦手段,如果只是這樣的話,李潔不介意把試探性的進攻變為強攻。

十一點四十,李潔的嫡系部隊參與到攻城中,同時火炮也開始向城頭敵軍開始射擊,得到強力支援的攻城部隊除雲梯外,就連攻城梯上爬上去的士兵也越來越多,前衛城堡已經出現了多處裂口,城下李潔身邊的女孩子們都開始歡呼、東北老大哥和風中飄絮都興奮的開始請戰打算一舉克城時,李潔卻沒一點高興的意思,這些沒打過攻城戰的傢伙們李潔也懶的說他們什麼,城牆上雖然多處突破,但是城牆上敵我對比依然是敵多我少,現在陣亡數依然還是我多敵少,充其量消耗起來敵軍多了點罷了,這並不能說明什麼,想攻克前衛城堡還早的很。

李潔一直拿著單筒望遠鏡看著前方的戰事,正在考慮島國人到底有沒有後手,是不是把第三軍團的吸血鬼派出去再多給敵軍一些壓力時,前衛城堡終於把自己的後手給拿出來了。

楓林火山本來以為靠著加高加厚的城牆和十多萬的士兵以及幾十名玩家和充足的後勤補給,前衛城堡固若金湯,但真打起來了卻不是那回事,先是陷阱大陣被李潔給拿炮火輕鬆破去,再就是李潔的攻城梯帶鉤子的,撐桿推不下去沒用,然後就是火罐戰術失敗,不過這些都沒什麼,畢竟自己占著守城之利,士兵和軍備也都充足,拼消耗也就是了,可是等李潔的嫡系軍隊一上來,天空上還有空軍助陣,地面上還有火炮助威后,楓林火山就感覺到壓力了,其實楓林火山擔心的過了頭了,充其量現在的形式也只是消耗罷了,可是楓林火山害怕失敗,害怕在櫻子面前丟臉,同時他也沒經過什麼慘烈的攻城戰,李潔的名氣也在那裡放著,楓林火山做夢都想打敗李潔,所以前衛城堡壓箱底的東西提前就被搬出來了,其實楓林火山應該等到李潔出全力的時候再這樣做,如果楓林火山選擇了合適的戰機的話,李潔非吐血不可,不過戰爭中沒有如果這一說!

時間:2o13-o5-22

李潔在楊妞兒的幫助下做中飯時,楊妞兒倒是什麼都沒說,和子不會說什麼,其實也用不著她們說什麼了,該說的都被蓮花壞妞兒說了,從頭數落李潔,這個就絕大多數省略了,節錄其中主要的,同樣也是蓮花妹紙認為是主要的。【全文字閱讀.】。

「……別的不說,你有多大的精力呀,找了一個又一個的,別以為我肚皮大了就要將就你!別以為本來就好幾個了再多找幾個也沒事!我告訴你,沒門!再說了,你有多少錢呀!?你要是錢多的沒地方放那也可以隨便,可現在呢,就這一套破房子,我們四個住夠擁擠的了,你還找!?我告訴你,雖說這破房還空著一間房子,可那將來是我兒子要住的,你想都不要想給別人住!還有……!」

李潔沒多說什麼,只是教著楊妞兒做飯,楊妞兒雖然會做飯,但做的不怎麼好吃,關鍵是捨不得放東西,李潔為了自己將來的胃口考慮,也只能是多教教楊妞兒做飯了,和子也在邊上聽著並時不時的勸蓮花這樣對丈夫是不對的,當然,蓮花沒理會和子。

做好了飯端上了桌子,李潔打了還在喋喋不休的蓮花一頓屁股,又給蓮花夾了些菜,蓮花也確實餓了,這才斷斷續續的最終熄了火,不過李潔的那個什麼同學想進這個家別說門了,戶都沒有!對此李潔擱置再議。

吃完了飯,李潔上線,此次喝酒事先就給東北老大哥交代過了,可能要多辛苦他下,所以隊伍倒是穩步前進沒出什麼問題,前方就是節點城堡前衛城堡,是繼望山城堡後向南的第一座大和公會屬下的城堡。

櫻子可以放棄不少的谷地以避李潔的兵鋒,那麼按照櫻子可能的戰略意圖,這個前衛城堡就是消耗疲憊李潔部軍隊的第一個據點了,那是不可能被放棄的,事實上也正是如此,以楓林火山為的大和公會下屬的富士公會為主的七十多名地下領主駐守在這裡,不過不全是島國人,菲律賓的、馬來的、越南猴子、北美和歐洲的玩家都有,前鋒克里斯丁繼續向南前出遊弋,然後大部隊在前衛城堡面前一公裡外紮營,派出斥候周邊搜索,一部分斥候向南繼續探查后,李潔開始做攻擊前衛城堡的準備,重型投石機開始推出並在準備好后立刻攻擊前衛城堡,李潔沒動用火炮,因為小口徑火炮的殺傷距離也就兩百米,還沒重型投石機的射程遠,雖說重型投石機沒什麼準頭,不過真要把火炮推進到兩百米的話,前衛城堡上的弩車就能夠的著火炮的炮手了,此刻試探性進攻實必要這麼拼。。

李潔的重型投石機零零星星的開始運作后,前衛城堡城牆后也有石塊開始反擊,李潔估計了下,顯然,重型投石機方面自己不佔什麼便宜了,敵軍的重型投石機射程和李潔的沒什麼兩樣。

石塊的呼嘯聲中時不時的有慘叫聲和機械被砸中的巨響和驚呼聲,對此李潔沒任何感想,打量了一下前衛城堡的城牆后就召集地下領主們開會去了,布置攻擊順序並改造攻城梯,攻城雲梯的跳板高度也要調整,因為前衛城堡的城牆明顯是加高了的,原本七米高的城牆現在最少十二米,不得不說櫻子還是下了些本錢的。

開完了會議,實際上只是李潔下達了各項命令后,各部開始休整,預計為打擊敵人的士氣重型投石機最起碼要對射到晚飯後再說,地下世界的戰鬥是不分白天和黑夜的。

李潔巡查了營地,安排了自己的嫡系部隊執行營地守衛任務后就下線了,下線后李潔先去接了下午去花店幫忙的楊妞兒,然後一起買了菜回家后,親自指導著讓楊妞兒做飯,邊上蓮花還在嗷嗷叫,李潔到底沒忍住捉住了蓮花用了些力氣的打了蓮花一頓屁股,蓮花嘴上說的厲害,但見李潔真的有些生氣了,倒是收起來了一些囂張氣焰,不過依然指責李潔是壞蛋色狼之類的東西,讓李潔很是頭疼。。

吃了晚飯,臉色有些陰沉的李潔上線后即刻下令試探性攻擊開始,四名地下領主帶著數千屬下的士兵和攻城梯開始撲城,前衛城堡沒有護城河,直接就可以抵達城下,不過島國人倒是讓李潔多少驚訝了下,攻城部隊還沒抵達城下就是一片的慘叫聲,地面上各種顏色亂冒,什麼火焰陷阱了、冰霜陷阱了、毒氣陷阱了兼且還有尖刺突出地面,顯然島國人準備的很是齊全,怎麼守城也從李潔的幾部紀錄片里學了個七七八八,李潔多少驚訝了下然後就命令退兵了,這些都是npc地下領主的士兵,本來拿他們消耗掉前衛城堡的陷阱也沒什麼,不過在有辦法對付這些陷阱的時候李潔也不會平白故的拿人往裡填。

低沉的鼓聲響起後攻城的士兵沒有抵達城下就被召回,頓時前衛城堡上一片鬼哭狼嚎的慶祝聲和大肆嘲笑李潔能的聲音,李潔聽著看著倒是笑了笑,接回撤退回來的士兵后立刻命令自己的嫡系部隊出擊,排成稀疏的隊形攜帶火炮前進,重型投石機繼續拋射,不一會隆隆的炮聲和石塊的呼嘯聲再次響起,李潔的辦法很簡單,用火炮炮的爆炸來清除前衛城堡城牆前的陷阱,雖然這樣火炮部隊會有損傷,但比起為了消耗這些陷阱而填進去的士兵來說那就少的多了去了。

數十門火炮冒著石塊的威脅一直向前緩緩的推進並覆蓋炮擊前衛城堡城牆下的地面,推進到和炮擊到前衛城堡城牆上的弩車射程外為止,這樣一來傷亡李潔可以接受,不過炮不要錢似的打出去卻讓李潔有些肉疼,那可都是錢呀! 暗金小公主 不過為了省錢而讓士兵們以血肉之軀赴湯蹈火的白白死去這種事情李潔還是做不出來。

晚上近十點,損失了十幾門火炮,陣亡了一百多名士兵后,火炮部隊撤回,任務基本完成,雖說陷阱不可能全部清除掉,但最起碼也被清除的七七八八了,隨即在戰鼓和號角聲中,數千士兵再次吶喊著出擊,正式的攻防戰這才開始。

攻城的士兵很少攜帶火把,不過城牆上倒是為了防守方便而遍布火把,所以李潔也看的清楚,島國人準備的很是充分,簡易投石機和弩車都不少,其中美杜莎射手、半人馬弩箭手和黑暗精靈弓箭手都不少,重裝步兵把守攻城梯搭上的位置,眾多的射手居高臨下的射擊,甚至在城牆后一蓬蓬的箭雨吊射而出,不多的魔法和領主專屬法力攻擊也是頻頻而下,先期試探性進攻的部隊損失慘重,李潔看了一會,立刻下令支援攻城部隊,這次投入了弩車和一些攻城雲梯部隊。

得到增援的攻城部隊情況好了一些,不過還是在拼消耗,極少數爬上城牆的士兵要不立刻就被打了下去,要不就是登上了城牆也是打不開局面,等攻城雲梯靠近后不出李潔所料,島國人也弄了火罐,不過很可惜,李潔早就防著這一招了,攻城雲梯正面全是鐵皮,率先衝出來的也是扛著類似防爆大盾牌的重步兵,火罐扔上去並不能阻止雲梯里士兵的推進,甚至舉著著火的大盾牌的士兵靠著火焰的威力倒是一舉衝上了城牆並多少打開了一些局面,佔據了一小段的城牆。

不過情形依然還是僵持,島國人調集了精銳部隊和玩家阻止了突上城牆士兵的攻勢,李潔再次下令,嫡系攻城部隊出擊,馬克西姆親自帶隊支援,第六軍團的一些飛龍和毒蠅也配合部隊出擊,同時火炮抵近支援攻城部隊。

本來只是試探性攻擊,不過李潔覺的島國人的防禦手段不止這些,目前看到的都是常規性質的防禦手段,如果只是這樣的話,李潔不介意把試探性的進攻變為強攻。

十一點四十,李潔的嫡系部隊參與到攻城中,同時火炮也開始向城頭敵軍開始射擊,得到強力支援的攻城部隊除雲梯外,就連攻城梯上爬上去的士兵也越來越多,前衛城堡已經出現了多處裂口,城下李潔身邊的女孩子們都開始歡呼、東北老大哥和風中飄絮都興奮的開始請戰打算一舉克城時,李潔卻沒一點高興的意思,這些沒打過攻城戰的傢伙們李潔也懶的說他們什麼,城牆上雖然多處突破,但是城牆上敵我對比依然是敵多我少,現在陣亡數依然還是我多敵少,充其量消耗起來敵軍多了點罷了,這並不能說明什麼,想攻克前衛城堡還早的很。

李潔一直拿著單筒望遠鏡看著前方的戰事,正在考慮島國人到底有沒有後手,是不是把第三軍團的吸血鬼派出去再多給敵軍一些壓力時,前衛城堡終於把自己的後手給拿出來了。

楓林火山本來以為靠著加高加厚的城牆和十多萬的士兵以及幾十名玩家和充足的後勤補給,前衛城堡固若金湯,但真打起來了卻不是那回事,先是陷阱大陣被李潔給拿炮火輕鬆破去,再就是李潔的攻城梯帶鉤子的,撐桿推不下去沒用,然後就是火罐戰術失敗,不過這些都沒什麼,畢竟自己占著守城之利,士兵和軍備也都充足,拼消耗也就是了,可是等李潔的嫡系軍隊一上來,天空上還有空軍助陣,地面上還有火炮助威后,楓林火山就感覺到壓力了,其實楓林火山擔心的過了頭了,充其量現在的形式也只是消耗罷了,可是楓林火山害怕失敗,害怕在櫻子面前丟臉,同時他也沒經過什麼慘烈的攻城戰,李潔的名氣也在那裡放著,楓林火山做夢都想打敗李潔,所以前衛城堡壓箱底的東西提前就被搬出來了,其實楓林火山應該等到李潔出全力的時候再這樣做,如果楓林火山選擇了合適的戰機的話,李潔非吐血不可,不過戰爭中沒有如果這一說! ?時間:2o13-o5-23

就在李潔叫來丹尼爾要下令時,前衛城堡城牆上及城堡碉樓內,亮起了共約五處的魔法陣符文,李潔本來一直都在注意著楓林火山的後手,這些佔地面積並不小的魔法陣符文亮起后李潔立刻就注意到了,此前李潔就注意到一些黑暗法師的存在,但他們的表現並不出彩,所以李潔並沒有對這些黑暗法師給予過多的關注,此刻看到這些黑暗法師八個一圈站到了魔法陣符文前明顯是開啟了一些什麼東西時,李潔立刻就感覺到了不妙!

李潔顧不上和丹尼爾說什麼了,立刻叫來了阿爾金,命令他騎著他的飛龍並指揮空中的飛龍破壞魔法陣,阿爾金領命而去,他還沒起飛,李潔正在緊急交代丹尼爾什麼的時候,魔法陣已經全面開啟並開始威。【全文字閱讀.】。

三個亮起紅光的魔法陣出的是流星雨魔法,燃燒著的魔法火焰的石塊兇狠的砸在了三座雲梯處,連雲梯帶踏板以及還在裡面的士兵全部擊毀並燃燒了起來,兩個亮起了白光的魔法陣則擊向空中的飛龍和毒蠅,出的是一條粗大的閃電,接近目標后粗大的閃電化為連綿一片的細碎閃電,籠罩住一片範圍不小的區域,這些分叉極多的閃電有一定的傷害力,但連等級高的毒蠅都法殺死,不過被電中的不管是飛龍和毒蠅,都顯然被麻痹了的紛紛落下,不說下面的敵軍在等著它們,就是摔這一下也是摔的不輕!

李潔看著這五記範圍威力和針對性都不小的魔法,不由也是一呆,丹尼爾也沉靜的看著,然後低聲詢問李潔自己是否立刻出戰,李潔沒理會丹尼爾,丹尼爾也不再問了,只是恭敬的站在一邊隨時聽候命令。

此刻阿爾金已經升空,在這名boss級馴獸師的指揮下,空中還剩下的三十多條飛龍和兩百多毒蠅分三批從空中直撲而下攻擊由眾多射手和黑暗法師保護的法陣,而操縱法陣的黑暗法師們卻還是一動不動。。

冒著箭雨阿爾金率領空軍輪番向魔法陣起了攻擊,不出所料,魔法陣由一層防護屏障保護著,阿爾金騎著自己馴服的boss級別的飛龍王一擊之下也只是讓魔法陣的防護屏障晃了晃而沒有破去,阿爾金一擊即走,飛龍王身上和他自己身上已經挨了十幾記的魔法攻擊和插上了幾十根的羽箭,飛龍王悲鳴並兇狠的嘶鳴了一聲飛起后立刻升高打算再次撲擊,此刻一道粗大的閃電猛然一閃而至,的阿爾金根本來不及閃避,只能迅的啟動了對座下飛龍王的治療法術和嗜血法術,治療法術能讓飛龍王迅擺脫異常狀態和持續的恢復一些生命力,嗜血法術則是讓飛龍王興奮起來,目的也是減短飛龍王被電麻木的持續時間。

這道擊向阿爾金的閃電顯然是專門對付他的,根本就沒有分叉,粗大的閃電直接擊中了阿爾金和他的飛龍王,飛龍王長長的脖子下方的腹部被電擊的一大片焦黑,不過飛龍王夠強悍,只是一聲凄厲的痛叫,龐大的身影劇烈的晃了晃后就沒事了,只是阿爾金被電的毛直豎,持續加持在飛龍王身上的法術都被打斷,在阿爾金還沒反應過來時,第二道閃電再次襲來,沒有阿爾金的指揮,飛龍王憑本能迅的試圖拉起高度閃避,但依然沒閃開,肚皮和腿部的連接處再次被粗大的閃電擊中,這次沒有阿爾金魔法的幫助,飛龍王連慘叫都沒出來聲音,身體一僵直后瞬間翻滾了下去。

竹馬之婚,老公拜託拜託 李潔拿著單筒望遠鏡的手看到阿爾金墜落後都微不可查的抖了下,此刻三個流星雨法陣再次啟動,再次擊毀了兩架攻城雲梯,一波流星雨則擊打在城牆上已經站穩了腳跟的攻城士兵中,精英士兵在一次魔法打擊中還死不了但普通士兵紛紛被砸的被燒的凄厲的慘叫著倒地不起,而精英士兵就算不死也被砸的重傷,隨即就在羽箭和敵軍步兵的攻擊中倒下,剛才還佔領的城段立刻被敵軍奪回。。

李潔看著這些戰況還是什麼都沒說,一直到落進了城牆內被摔的一身都是傷的飛龍王滿身都是血口子和羽箭的帶著阿爾金再次飛起后,李潔這才輕出一口氣,放下了單筒望遠鏡。

「收兵。」

說完這一句,李潔不理會邊上看的口瞪目呆的女孩子們,徑直走回了營帳,下一刻,低沉的退兵號角聲響起,令出如山倒,阿爾金帶著殘存的空軍立刻撤退,城牆上的士兵也順著攻城梯立刻滑下,攻城雲梯則不要了,弓箭手和火炮手掩護前方的士兵撤退,李潔的嫡系部隊頂著盾牌接應下來的士兵,等能下城的都下來完后舉著盾牌盡量減少傷亡的掩護大部隊撤走,隨即就是潮水般的大撤退,敵軍則用弩車羽箭和投石「歡送」李潔的撤退。

李潔的撤退命令一下達,前衛城堡上就是一陣陣瘋狂的嘲笑和謾罵聲,看的一群npc地下領主也是在陣前毫不示弱的亂罵,李潔的會員們則紛紛請戰,表示說什麼都要和小鬼子們拼了,不過李潔只是搖搖頭。

「要是拼也可以,不過怕是拿下了前衛城堡,我們也不要想再去和大和公會的主力決戰了,這裡並不是敵軍的主力,打下這裡耗費軍力太多的話對於整個任務而言卻極有可能是失敗的。」

李潔一句話就讓會員們閉嘴了,李潔並不是過於小心了,而是前衛城堡本來前方可攻擊的面積就不大,敵方五個魔法陣還很是有威脅,並且魔法陣本身還有保護屏障,這層保護屏障大家都看到了,結實倒不是很結實,阿爾金一擊后隨後撲下來的飛龍五次擊打就破了,可是第七條飛龍飛下準備攻擊魔法陣內操控的黑暗法師時,卻現魔法陣已經重生成了防護屏障了,這很是讓人語。

這種狀態下,強攻依然可以打下前衛城,魔法陣也不可能是能量限的,可是就像李潔說的,打下來代價過大的話還有能力和大和工會的主力決戰嗎!?

低下開了個小會,李潔也感覺到問題很棘手,只好三個諸葛亮頂個臭皮匠了,會議上包括npc領主和會員們都很積極的言出辦法,第一個就是挖地道攻入城內,但被否決了,小鬼子跟著我們的老祖宗學了也不少年了,特別是三國,小鬼子背的比我們還順溜,怎麼會想不到挖地道的辦法!這一條被否決后東北老大哥提出爆破城牆,直接炸塌城牆攻進去,但這一條被李潔否決了,前衛城堡有火罐,而想靠黑火藥炸塌前衛城堡的城牆雖然有可能,但是卻需要在前衛城堡城牆地基根部挖個大洞並放進去足夠的黑火藥,這個工程量也不小,並且很容易被前衛城堡覺,幾個火罐子扔下來那不是炸城牆那是給自己找麻煩了,並且就算不用火罐只是用石塊砸到城牆根處把坑填起來我們挖的也沒敵軍砸下來的,要是從遠處挖地道挖到城牆根部那和挖地道沒什麼兩樣,敵軍還是有辦法震塌地道,真不行拿那什麼流星雨魔法硬砸也能把地道震塌!

男會員和npc領主提出幾個辦法都被否決后,女孩子們也不甘示弱的提出了她們商量出來的辦法,第一就是讓空軍攜帶火罐,重型投石機也往前衛城牆裡仍火罐子,把敵人通通燒死!

這個辦法李潔給女孩子們面子部分採納了,不過李潔心裡知道這個作用不大,因為重型投石機沒準頭,投出的大火罐子不能準確的連成一片形成火海,只是零星點點的很容易被敵軍撲滅,而空軍投擲的火罐都很小,並且李潔手下的馴獸師雖然不少,但能駕駛飛龍的才十幾個高級的精英馴獸師,就算一人一次能帶幾個小火罐,這點人也用處不大,不過不可否認的是,這能給敵軍一些恐慌,免的他們太囂張了。

第二個建議是小貓提出來的,她讓李潔召集些法師直接學吉安娜用魔法震塌前衛城堡的城牆,然後大軍殺進去殺他個寸草不生!

對這一點李潔很是語,他手下要是有那麼多的元素攻擊系法師並能布置吉安娜那種土系攻城法術的話還不早就用了!那裡還用的著小貓來說,自己手下元素攻擊型法師就三個,還都在後方主持政務防務脫不開身,另外還有一百多名死靈法師,還都在阿德拉手下學習呢,這次也沒帶出來,不過就算帶出來了,召喚出些殭屍骷髏兵什麼的也不見得對攻城就有什麼用了。

會議的結果就是和前衛城堡對射的重型投石機換上了一些燃燒騷擾下敵軍,除此之外再其他意了,甚至李潔懶的派空軍去敵軍頭上扔東西,至於需要援軍這一條建議李潔則早就做了,大軍出時留在後方的清明上河圖夫妻兩個就是負責召集援軍並隨後趕來的,援軍的主要構成除了清明上河圖兩人手下的士兵外,其他就是幽暗谷駐軍、黑山城駐軍加起來也差不多兩萬士兵,當然,有必要的話,阿德拉會遵從李潔的命令從火山城再派出援軍來,不過李潔現在還不認為有此必要,即使清明上河圖正在收攏的援軍也只是給前方軍隊一個定心丸罷了,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

想要攻克敵軍的堅固城堡絕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特別是敵軍還準備的很充足的情況下,所以雖然會議沒有任何有用的結論,李潔倒是也不著急,說了聲時間也不早了,然後安排下去警衛部隊的執勤順序后就讓大家早點休息,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也不遲。

下了線已經凌晨兩點了,李潔摘下遊戲設備后往被窩裡多鑽了鑽打了個哈欠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楊妞兒陪著他睡,但整個人都不知道縮到被窩裡的那去了,李潔伸了下腿,碰到了楊妞兒的身體后縮了縮也沒打擾她,心裡想著女孩子怎麼都喜歡蒙頭睡覺也不嫌悶的慌然後也陷入到了沉睡中。

時間:2o13-o5-23

就在李潔叫來丹尼爾要下令時,前衛城堡城牆上及城堡碉樓內,亮起了共約五處的魔法陣符文,李潔本來一直都在注意著楓林火山的後手,這些佔地面積並不小的魔法陣符文亮起后李潔立刻就注意到了,此前李潔就注意到一些黑暗法師的存在,但他們的表現並不出彩,所以李潔並沒有對這些黑暗法師給予過多的關注,此刻看到這些黑暗法師八個一圈站到了魔法陣符文前明顯是開啟了一些什麼東西時,李潔立刻就感覺到了不妙!

李潔顧不上和丹尼爾說什麼了,立刻叫來了阿爾金,命令他騎著他的飛龍並指揮空中的飛龍破壞魔法陣,阿爾金領命而去,他還沒起飛,李潔正在緊急交代丹尼爾什麼的時候,魔法陣已經全面開啟並開始威。【全文字閱讀.】。

三個亮起紅光的魔法陣出的是流星雨魔法,燃燒著的魔法火焰的石塊兇狠的砸在了三座雲梯處,連雲梯帶踏板以及還在裡面的士兵全部擊毀並燃燒了起來,兩個亮起了白光的魔法陣則擊向空中的飛龍和毒蠅,出的是一條粗大的閃電,接近目標后粗大的閃電化為連綿一片的細碎閃電,籠罩住一片範圍不小的區域,這些分叉極多的閃電有一定的傷害力,但連等級高的毒蠅都法殺死,不過被電中的不管是飛龍和毒蠅,都顯然被麻痹了的紛紛落下,不說下面的敵軍在等著它們,就是摔這一下也是摔的不輕!

李潔看著這五記範圍威力和針對性都不小的魔法,不由也是一呆,丹尼爾也沉靜的看著,然後低聲詢問李潔自己是否立刻出戰,李潔沒理會丹尼爾,丹尼爾也不再問了,只是恭敬的站在一邊隨時聽候命令。

此刻阿爾金已經升空,在這名boss級馴獸師的指揮下,空中還剩下的三十多條飛龍和兩百多毒蠅分三批從空中直撲而下攻擊由眾多射手和黑暗法師保護的法陣,而操縱法陣的黑暗法師們卻還是一動不動。。

冒著箭雨阿爾金率領空軍輪番向魔法陣起了攻擊,不出所料,魔法陣由一層防護屏障保護著,阿爾金騎著自己馴服的boss級別的飛龍王一擊之下也只是讓魔法陣的防護屏障晃了晃而沒有破去,阿爾金一擊即走,飛龍王身上和他自己身上已經挨了十幾記的魔法攻擊和插上了幾十根的羽箭,飛龍王悲鳴並兇狠的嘶鳴了一聲飛起后立刻升高打算再次撲擊,此刻一道粗大的閃電猛然一閃而至,的阿爾金根本來不及閃避,只能迅的啟動了對座下飛龍王的治療法術和嗜血法術,治療法術能讓飛龍王迅擺脫異常狀態和持續的恢復一些生命力,嗜血法術則是讓飛龍王興奮起來,目的也是減短飛龍王被電麻木的持續時間。

這道擊向阿爾金的閃電顯然是專門對付他的,根本就沒有分叉,粗大的閃電直接擊中了阿爾金和他的飛龍王,飛龍王長長的脖子下方的腹部被電擊的一大片焦黑,不過飛龍王夠強悍,只是一聲凄厲的痛叫,龐大的身影劇烈的晃了晃后就沒事了,只是阿爾金被電的毛直豎,持續加持在飛龍王身上的法術都被打斷,在阿爾金還沒反應過來時,第二道閃電再次襲來,沒有阿爾金的指揮,飛龍王憑本能迅的試圖拉起高度閃避,但依然沒閃開,肚皮和腿部的連接處再次被粗大的閃電擊中,這次沒有阿爾金魔法的幫助,飛龍王連慘叫都沒出來聲音,身體一僵直后瞬間翻滾了下去。

李潔拿著單筒望遠鏡的手看到阿爾金墜落後都微不可查的抖了下,此刻三個流星雨法陣再次啟動,再次擊毀了兩架攻城雲梯,一波流星雨則擊打在城牆上已經站穩了腳跟的攻城士兵中,精英士兵在一次魔法打擊中還死不了但普通士兵紛紛被砸的被燒的凄厲的慘叫著倒地不起,而精英士兵就算不死也被砸的重傷,隨即就在羽箭和敵軍步兵的攻擊中倒下,剛才還佔領的城段立刻被敵軍奪回。。

李潔看著這些戰況還是什麼都沒說,一直到落進了城牆內被摔的一身都是傷的飛龍王滿身都是血口子和羽箭的帶著阿爾金再次飛起后,李潔這才輕出一口氣,放下了單筒望遠鏡。

「收兵。」

說完這一句,李潔不理會邊上看的口瞪目呆的女孩子們,徑直走回了營帳,下一刻,低沉的退兵號角聲響起,令出如山倒,阿爾金帶著殘存的空軍立刻撤退,城牆上的士兵也順著攻城梯立刻滑下,攻城雲梯則不要了,弓箭手和火炮手掩護前方的士兵撤退,李潔的嫡系部隊頂著盾牌接應下來的士兵,等能下城的都下來完后舉著盾牌盡量減少傷亡的掩護大部隊撤走,隨即就是潮水般的大撤退,敵軍則用弩車羽箭和投石「歡送」李潔的撤退。

李潔的撤退命令一下達,前衛城堡上就是一陣陣瘋狂的嘲笑和謾罵聲,看的一群npc地下領主也是在陣前毫不示弱的亂罵,李潔的會員們則紛紛請戰,表示說什麼都要和小鬼子們拼了,不過李潔只是搖搖頭。

「要是拼也可以,不過怕是拿下了前衛城堡,我們也不要想再去和大和公會的主力決戰了,這裡並不是敵軍的主力,打下這裡耗費軍力太多的話對於整個任務而言卻極有可能是失敗的。」

李潔一句話就讓會員們閉嘴了,李潔並不是過於小心了,而是前衛城堡本來前方可攻擊的面積就不大,敵方五個魔法陣還很是有威脅,並且魔法陣本身還有保護屏障,這層保護屏障大家都看到了,結實倒不是很結實,阿爾金一擊后隨後撲下來的飛龍五次擊打就破了,可是第七條飛龍飛下準備攻擊魔法陣內操控的黑暗法師時,卻現魔法陣已經重生成了防護屏障了,這很是讓人語。

這種狀態下,強攻依然可以打下前衛城,魔法陣也不可能是能量限的,可是就像李潔說的,打下來代價過大的話還有能力和大和工會的主力決戰嗎!?

低下開了個小會,李潔也感覺到問題很棘手,只好三個諸葛亮頂個臭皮匠了,會議上包括npc領主和會員們都很積極的言出辦法,第一個就是挖地道攻入城內,但被否決了,小鬼子跟著我們的老祖宗學了也不少年了,特別是三國,小鬼子背的比我們還順溜,怎麼會想不到挖地道的辦法!這一條被否決后東北老大哥提出爆破城牆,直接炸塌城牆攻進去,但這一條被李潔否決了,前衛城堡有火罐,而想靠黑火藥炸塌前衛城堡的城牆雖然有可能,但是卻需要在前衛城堡城牆地基根部挖個大洞並放進去足夠的黑火藥,這個工程量也不小,並且很容易被前衛城堡覺,幾個火罐子扔下來那不是炸城牆那是給自己找麻煩了,並且就算不用火罐只是用石塊砸到城牆根處把坑填起來我們挖的也沒敵軍砸下來的,要是從遠處挖地道挖到城牆根部那和挖地道沒什麼兩樣,敵軍還是有辦法震塌地道,真不行拿那什麼流星雨魔法硬砸也能把地道震塌!

男會員和npc領主提出幾個辦法都被否決后,女孩子們也不甘示弱的提出了她們商量出來的辦法,第一就是讓空軍攜帶火罐,重型投石機也往前衛城牆裡仍火罐子,把敵人通通燒死!

這個辦法李潔給女孩子們面子部分採納了,不過李潔心裡知道這個作用不大,因為重型投石機沒準頭,投出的大火罐子不能準確的連成一片形成火海,只是零星點點的很容易被敵軍撲滅,而空軍投擲的火罐都很小,並且李潔手下的馴獸師雖然不少,但能駕駛飛龍的才十幾個高級的精英馴獸師,就算一人一次能帶幾個小火罐,這點人也用處不大,不過不可否認的是,這能給敵軍一些恐慌,免的他們太囂張了。

第二個建議是小貓提出來的,她讓李潔召集些法師直接學吉安娜用魔法震塌前衛城堡的城牆,然後大軍殺進去殺他個寸草不生!

對這一點李潔很是語,他手下要是有那麼多的元素攻擊系法師並能布置吉安娜那種土系攻城法術的話還不早就用了!那裡還用的著小貓來說,自己手下元素攻擊型法師就三個,還都在後方主持政務防務脫不開身,另外還有一百多名死靈法師,還都在阿德拉手下學習呢,這次也沒帶出來,不過就算帶出來了,召喚出些殭屍骷髏兵什麼的也不見得對攻城就有什麼用了。

會議的結果就是和前衛城堡對射的重型投石機換上了一些燃燒騷擾下敵軍,除此之外再其他意了,甚至李潔懶的派空軍去敵軍頭上扔東西,至於需要援軍這一條建議李潔則早就做了,大軍出時留在後方的清明上河圖夫妻兩個就是負責召集援軍並隨後趕來的,援軍的主要構成除了清明上河圖兩人手下的士兵外,其他就是幽暗谷駐軍、黑山城駐軍加起來也差不多兩萬士兵,當然,有必要的話,阿德拉會遵從李潔的命令從火山城再派出援軍來,不過李潔現在還不認為有此必要,即使清明上河圖正在收攏的援軍也只是給前方軍隊一個定心丸罷了,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

億界淘寶店 想要攻克敵軍的堅固城堡絕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特別是敵軍還準備的很充足的情況下,所以雖然會議沒有任何有用的結論,李潔倒是也不著急,說了聲時間也不早了,然後安排下去警衛部隊的執勤順序后就讓大家早點休息,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也不遲。

下了線已經凌晨兩點了,李潔摘下遊戲設備后往被窩裡多鑽了鑽打了個哈欠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楊妞兒陪著他睡,但整個人都不知道縮到被窩裡的那去了,李潔伸了下腿,碰到了楊妞兒的身體后縮了縮也沒打擾她,心裡想著女孩子怎麼都喜歡蒙頭睡覺也不嫌悶的慌然後也陷入到了沉睡中。 ?o13-o5-24

第二天一早七點多李潔就醒了,和楊妞兒一起起床后先去吃了早點,然後李潔送了楊妞兒去花店,和看店的小姨子隨便聊了幾句后就回去順帶帶上了早點給蓮花和和子,懷了孕的女孩子都比較貪睡,等李潔給她們帶回去早點兩個女孩子也沒起床,李潔也沒叫她們,先給笨豬打了電話說了這段ri子很忙的事情,等忙完了給她打電話約出來都見見,什麼意思相信笨豬明白,並且這電話只能自己先打過去並給笨豬保證,要是笨豬先打過來而自己說很忙沒空見她和安排她的事情,九成九笨豬就要瞎想!

電話里說完正事又和笨豬瞎聊了一會後李潔掛了電話上線,上線后李潔想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或許以前光是注意刀劍火炮和科技了,這個魔法方面是不是關注的過少了,甚至有亡靈法神之稱的山德魯在時,自己也沒對魔法方面有什麼過多的關注,山德魯什麼時候走的不知道,包括山德魯留下的一百多號不記名弟子自己也是從沒過問過,都是阿德拉在帶,或許自己這次確實錯了,這個時代是魔法和科技並重的時代,自己不應該把一個重點變為了現在這般的漠視。【風雲閱讀網.】

有錯就改,善莫大焉還有亡羊補牢什麼的,李潔還是能想的到的。

想到了這一點,上線出現在自己帳篷里的李潔沒去關注別的,先給阿德拉寫了封信,黑暗法師的招攬基礎是黑暗神廟,這個黑暗神廟並不信奉什麼,擺上個黑龍王雕像也只是做做樣子,和法師的神論是符合的,說是神廟但其實只是黑暗法師們聚集、研究、生活、學習和傳承的地點而已,李潔要求阿德拉在火山城建設一個大的黑暗神廟,看是不是能吸引和招攬些黑暗法師來,信寫完后李潔讓衛兵拿著信去最近的佔領了的谷地找郵箱出,辦完了這件事李潔卻是一聲長嘆,他,黑暗神廟的建設費用不是昂貴,而是相當的昂貴,並且黑暗法師們可不像普通的士兵,養活他們所需的金幣也是不少,看來自己什麼時候都脫不出缺錢的怪圈!

翻檢了下衛兵從後方帶回來的信件,並沒有什麼重要的,引人注目的倒是不少,第一個就是戴林?普羅迪摩爾海軍上將死了!

戴林海軍上將為什麼忽然了瘋的攻擊部落據小道消息說,是因為戴林最愛的情人死在了部落手裡,此女名字未知,但可以確定是個高等jing靈巫師,她和戴林海軍上將有了關係甚至是在娶人類妻子以前,這個女人還給戴林海軍上將生下了一個女兒,即為銀sè黎明的創始人芬娜?金劍,論年齡是吉安娜的姐姐,這個情人可能才是戴林海軍上將最愛的人,不過戴林海軍上將年輕時為了自己的未來最後還是娶了個人類大貴族的女兒,這個女人就是吉安娜的母親,可能因為這個戴林海軍上將肯定對自己的高等jing靈情人感到愧疚,這個高等jing靈巫師情人本來是在銀月城,銀月城城破后她自己逃了出來,路可去后投奔了塞拉摩島的戴林海軍上將,不過她選擇的道路是個最大的錯誤,她從卡利姆多大6黃金之路南端進入了塵泥沼澤地區,打算橫穿整個塵泥沼澤地區到達塞拉摩島,事先也給戴林海軍上將寫了信,信件出后就上路了,結果就是她沒有收到戴林海軍上將焦急的勸阻她改路而行的信件。

為什麼要改路,因為塵泥沼澤西端連接南黃金之路的地區是部落的控制區,雖說那時候聯盟和部落處於相對的平穩期,可是以大巫師的脾氣,路上碰上了部落的巡邏隊,一言不合大打出手那還有什麼可猜測的!於是在戴林海軍上將心急火燎的派出軍隊前出接應之下,接應到的也只是衝破了也不知道多少阻攔重傷已經奄奄一息的情人,她到達了塞拉摩島沒撐過第三天就死在了戴林海軍上將的懷中!

戴林海軍上將都不是怒衝冠了,而是瘋了!這才有了率軍隊和海軍攻擊奧格瑞瑪城的瘋狂舉動,並要求自己的女兒吉安娜坐陣塞拉摩島支援他,吉安娜顯然早就認識到自己的父親是瘋了,因為單靠塞拉摩島的力量根本沒任何可能對抗部落,並且自己的父親並不愛自己的母親,此次瘋狂的舉動居然是為了情人報仇!?那自己已經死去了的和深愛著的母親和自己在父親心目中是什麼地位!?

微妙的心理讓吉安娜堅決反對父親的行動,戴林海軍上將不聽吉安娜的勸告一意孤行后,吉安娜也拒不出援兵,本來是打算讓父親兵敗而回後頭腦清醒點也就算了,只是沒想到自己的父親居然瘋狂到了什麼都不顧的地步了,孤軍深入並和部落死拼到底,自然而然的,戴林海軍上將,本來可以成為一代梟雄的偉大人物掛了!

得到這個消息吉安娜悲傷之餘也對自己的父親很是怨恨,緣故他,自己就算把塞拉摩島上的幾十萬士兵和民眾全都拉去支援最終也是打不過部落的,難道幾十萬人民和士兵以及自己的命運都比不上父親的一個情人嗎!?

最終吉安娜和部落大酋長薩爾再次締結了合約,為此戴林海軍上將的殘兵敗將也被薩爾放回,不過因為阿拉希高地越來越緊張的局勢,並且因為戴林海軍上將的兵敗,塞拉摩島的空前虛弱,吉安娜不得不向暴風城靠攏,接受了暴風城國王的冊封,事件大概就是這樣,當然,這只是小道消息和最終事實的結合體形成的一份報告,是由地jing族送達的情報,其中一部分的真實xing還有待斟酌。

第二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是薩爾大酋長曆數聯盟的背信棄義和卑鄙恥的行為,然後正式和被遺忘者一族結為了同盟,宣布阿拉希高地歸屬部落的版圖之下,特此布的通告。

這相當於是正式的宣戰了,只等阿拉希高地戰火一起就是明面上的廝殺了,部落和聯盟之間脆弱的和平協議至此完蛋。

第二件事情李潔早就預料到了,所以並沒有什麼感想,戰爭在這個時代是主旋律,沒有任何的意外,倒是戴林海軍上將的戰死讓李潔有不少的感觸,為了自己所愛的人,真的是可以瘋狂到連命都不要了的程度嗎?戴林海軍上將的選擇是不是對的!?

思考著這個問題,李潔默默的巡查了營地,士兵們的士氣還可以,包括隨行的npc地下領主的士兵,昨天雖然攻城小敗,但損失並不大,那個什麼楓林火山也是傻瓜一個,既然有這麼客觀的防禦攻擊法陣,怎麼不等自己派出所有的空軍、jing銳部隊也多上城牆一些再動呢,等自己出了全力再給自己來一下狠的,那自己撤退都不好撤下來,損失必定不小,戰機都抓不住還好意思大呼小叫?一邊涼去吧!

腹誹著李潔大致在營地轉了一圈,看了下前出偵查幽魂的情況,回到自己的大帳思考怎麼拿下前衛城堡時,風中飄絮倒是進來了,身後小貓幾隻也跟著進來了,看起來臉sè都不怎麼好,李潔也是一愣,風中飄絮有工作,找了個推銷的活干,但只是上午跑,小貓們大多都是學生和白領,上午一般也忙,甚至包括東北老大哥那幫子人,所以他們一般都是下午或者吃了中飯才上線,今天這是怎麼了?並且這是出了什麼事情了?自己剛轉過營地,地下領地和地上領地也都看了沒出什麼事情呀?

「怎麼都來了?有什麼事情?」李潔自己掏出一根雪茄點燃問著。

「會長你自己看!」小貓立刻給李潔共享了一段視頻,並顯的氣鼓鼓的。

李潔叼著雪茄打開了這段名為「不堪一擊」的視頻,其實心裡已經大概知道怎麼回事了。

不出所料,視頻上拍的全是昨天前衛城堡守城的畫面,甚至包括李潔部下第一批試探攻城部隊被陷阱打回來的那次,中間掐掉了李潔用火炮清除陷阱的段落後接著就是第二次攻城戰,都是顯示的李潔部下怎麼怎麼慘死,怎麼怎麼被打的丟盔卸甲然後狼狽不堪的逃走的段落,最後是楓林火山大放臭屁的表示李潔空軍火炮什麼都全上了最後也只能抱頭鼠竄不堪一擊云云!並大氣的表示自己將讓李潔在前衛城堡前望城興嘆全軍覆滅等等等等!

「視頻拍攝的很不錯,看的出來,島國人找的是專業的攝影師。」李潔進看完后所謂的說了句,還吐出了個煙圈。

「老大,你都不知道,現在各國各大論壇上全是這個,討論的那叫一個熱火朝天,對我們的冷嘲熱諷先不說,甚至這場攻城戰都提升到了民族主義的高度了!不管怎麼說,這次都要幹掉這批囂張的傢伙讓大家都看看,我們可不是孬種!」

風中飄絮多少有些激動的說著。

「就是就是,我決定了,這次拚死我也要去攻城!」

「殺進去!殺光這幫癟三!」

「不光殺光,還要搶光!燒光他們!」

「就是!看他們還怎麼囂張!」

「那是,會長下決定吧!不能就這麼算了!讓前衛城堡在地圖上徹底消失掉!」

一幫子小貓們也是嗷嗷亂叫的表決心並給李潔打氣!

李潔看了視頻也有些生氣,不過只是為了島國人的狂妄,但也沒手下會員們那麼的厲害,李潔認為行軍打仗統帥最起碼應該不意氣用事,敵人誇大事實的囂張又不代表最終的勝利,想叫就叫吧,最後的事實會說明一切的,不過如此一來李潔也打算了,就算需要付出些代價,前衛城堡也必須踏平!

o13-o5-24

第二天一早七點多李潔就醒了,和楊妞兒一起起床后先去吃了早點,然後李潔送了楊妞兒去花店,和看店的小姨子隨便聊了幾句后就回去順帶帶上了早點給蓮花和和子,懷了孕的女孩子都比較貪睡,等李潔給她們帶回去早點兩個女孩子也沒起床,李潔也沒叫她們,先給笨豬打了電話說了這段ri子很忙的事情,等忙完了給她打電話約出來都見見,什麼意思相信笨豬明白,並且這電話只能自己先打過去並給笨豬保證,要是笨豬先打過來而自己說很忙沒空見她和安排她的事情,九成九笨豬就要瞎想!

電話里說完正事又和笨豬瞎聊了一會後李潔掛了電話上線,上線后李潔想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或許以前光是注意刀劍火炮和科技了,這個魔法方面是不是關注的過少了,甚至有亡靈法神之稱的山德魯在時,自己也沒對魔法方面有什麼過多的關注,山德魯什麼時候走的不知道,包括山德魯留下的一百多號不記名弟子自己也是從沒過問過,都是阿德拉在帶,或許自己這次確實錯了,這個時代是魔法和科技並重的時代,自己不應該把一個重點變為了現在這般的漠視。【風雲閱讀網.】

有錯就改,善莫大焉還有亡羊補牢什麼的,李潔還是能想的到的。

想到了這一點,上線出現在自己帳篷里的李潔沒去關注別的,先給阿德拉寫了封信,黑暗法師的招攬基礎是黑暗神廟,這個黑暗神廟並不信奉什麼,擺上個黑龍王雕像也只是做做樣子,和法師的神論是符合的,說是神廟但其實只是黑暗法師們聚集、研究、生活、學習和傳承的地點而已,李潔要求阿德拉在火山城建設一個大的黑暗神廟,看是不是能吸引和招攬些黑暗法師來,信寫完后李潔讓衛兵拿著信去最近的佔領了的谷地找郵箱出,辦完了這件事李潔卻是一聲長嘆,他,黑暗神廟的建設費用不是昂貴,而是相當的昂貴,並且黑暗法師們可不像普通的士兵,養活他們所需的金幣也是不少,看來自己什麼時候都脫不出缺錢的怪圈!

翻檢了下衛兵從後方帶回來的信件,並沒有什麼重要的,引人注目的倒是不少,第一個就是戴林?普羅迪摩爾海軍上將死了!

戴林海軍上將為什麼忽然了瘋的攻擊部落據小道消息說,是因為戴林最愛的情人死在了部落手裡,此女名字未知,但可以確定是個高等jing靈巫師,她和戴林海軍上將有了關係甚至是在娶人類妻子以前,這個女人還給戴林海軍上將生下了一個女兒,即為銀sè黎明的創始人芬娜?金劍,論年齡是吉安娜的姐姐,這個情人可能才是戴林海軍上將最愛的人,不過戴林海軍上將年輕時為了自己的未來最後還是娶了個人類大貴族的女兒,這個女人就是吉安娜的母親,可能因為這個戴林海軍上將肯定對自己的高等jing靈情人感到愧疚,這個高等jing靈巫師情人本來是在銀月城,銀月城城破后她自己逃了出來,路可去后投奔了塞拉摩島的戴林海軍上將,不過她選擇的道路是個最大的錯誤,她從卡利姆多大6黃金之路南端進入了塵泥沼澤地區,打算橫穿整個塵泥沼澤地區到達塞拉摩島,事先也給戴林海軍上將寫了信,信件出后就上路了,結果就是她沒有收到戴林海軍上將焦急的勸阻她改路而行的信件。

為什麼要改路,因為塵泥沼澤西端連接南黃金之路的地區是部落的控制區,雖說那時候聯盟和部落處於相對的平穩期,可是以大巫師的脾氣,路上碰上了部落的巡邏隊,一言不合大打出手那還有什麼可猜測的!於是在戴林海軍上將心急火燎的派出軍隊前出接應之下,接應到的也只是衝破了也不知道多少阻攔重傷已經奄奄一息的情人,她到達了塞拉摩島沒撐過第三天就死在了戴林海軍上將的懷中!

戴林海軍上將都不是怒衝冠了,而是瘋了!這才有了率軍隊和海軍攻擊奧格瑞瑪城的瘋狂舉動,並要求自己的女兒吉安娜坐陣塞拉摩島支援他,吉安娜顯然早就認識到自己的父親是瘋了,因為單靠塞拉摩島的力量根本沒任何可能對抗部落,並且自己的父親並不愛自己的母親,此次瘋狂的舉動居然是為了情人報仇!?那自己已經死去了的和深愛著的母親和自己在父親心目中是什麼地位!?

微妙的心理讓吉安娜堅決反對父親的行動,戴林海軍上將不聽吉安娜的勸告一意孤行后,吉安娜也拒不出援兵,本來是打算讓父親兵敗而回後頭腦清醒點也就算了,只是沒想到自己的父親居然瘋狂到了什麼都不顧的地步了,孤軍深入並和部落死拼到底,自然而然的,戴林海軍上將,本來可以成為一代梟雄的偉大人物掛了!

得到這個消息吉安娜悲傷之餘也對自己的父親很是怨恨,緣故他,自己就算把塞拉摩島上的幾十萬士兵和民眾全都拉去支援最終也是打不過部落的,難道幾十萬人民和士兵以及自己的命運都比不上父親的一個情人嗎!?

最終吉安娜和部落大酋長薩爾再次締結了合約,為此戴林海軍上將的殘兵敗將也被薩爾放回,不過因為阿拉希高地越來越緊張的局勢,並且因為戴林海軍上將的兵敗,塞拉摩島的空前虛弱,吉安娜不得不向暴風城靠攏,接受了暴風城國王的冊封,事件大概就是這樣,當然,這只是小道消息和最終事實的結合體形成的一份報告,是由地jing族送達的情報,其中一部分的真實xing還有待斟酌。

第二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是薩爾大酋長曆數聯盟的背信棄義和卑鄙恥的行為,然後正式和被遺忘者一族結為了同盟,宣布阿拉希高地歸屬部落的版圖之下,特此布的通告。

這相當於是正式的宣戰了,只等阿拉希高地戰火一起就是明面上的廝殺了,部落和聯盟之間脆弱的和平協議至此完蛋。

第二件事情李潔早就預料到了,所以並沒有什麼感想,戰爭在這個時代是主旋律,沒有任何的意外,倒是戴林海軍上將的戰死讓李潔有不少的感觸,為了自己所愛的人,真的是可以瘋狂到連命都不要了的程度嗎?戴林海軍上將的選擇是不是對的!?

大明從慎重開始 思考著這個問題,李潔默默的巡查了營地,士兵們的士氣還可以,包括隨行的npc地下領主的士兵,昨天雖然攻城小敗,但損失並不大,那個什麼楓林火山也是傻瓜一個,既然有這麼客觀的防禦攻擊法陣,怎麼不等自己派出所有的空軍、jing銳部隊也多上城牆一些再動呢,等自己出了全力再給自己來一下狠的,那自己撤退都不好撤下來,損失必定不小,戰機都抓不住還好意思大呼小叫?一邊涼去吧!

腹誹著李潔大致在營地轉了一圈,看了下前出偵查幽魂的情況,回到自己的大帳思考怎麼拿下前衛城堡時,風中飄絮倒是進來了,身後小貓幾隻也跟著進來了,看起來臉sè都不怎麼好,李潔也是一愣,風中飄絮有工作,找了個推銷的活干,但只是上午跑,小貓們大多都是學生和白領,上午一般也忙,甚至包括東北老大哥那幫子人,所以他們一般都是下午或者吃了中飯才上線,今天這是怎麼了?並且這是出了什麼事情了?自己剛轉過營地,地下領地和地上領地也都看了沒出什麼事情呀?

「怎麼都來了?有什麼事情?」李潔自己掏出一根雪茄點燃問著。

「會長你自己看!」小貓立刻給李潔共享了一段視頻,並顯的氣鼓鼓的。

李潔叼著雪茄打開了這段名為「不堪一擊」的視頻,其實心裡已經大概知道怎麼回事了。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