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霸天弒滅訣並不是玄劍門的功法,而是諸葛御風偶然得到的上古一位隱修的傳承,給了凌天也無所謂,以後再奪回來便是。

如果是天鳳妖的情況,也不是什麼大秘密,很多玄劍門的低級弟子都知道了,估計消息早就傳出去了,瞞也瞞不住的,告訴凌天也無妨。

不過,他還是有些奇怪,凌天為什麼會對天鳳妖感興趣?

「你問這個做什麼?」諸葛御風道。

「怎麼,就只准你們玄劍門對血脈移植感興趣么?」凌天淡淡道,他暫時不能暴露大姨與自己的關係,,那樣只會讓玄劍門以大姨要挾他,置大姨於更危險的境地。

因此,凌天做出對血脈移植感興趣的樣子,玄劍門想要從大姨身上套出血脈移植的秘密,這是從凌安那裡獲得的情報。

諸葛御風眼睛一眯,消息果然還是泄露出去了,而且這傢伙似乎知道不少內情的樣子。

不過,諸葛御風並不擔心,凌天知道了又如何,難道他還能闖入玄劍門搶走天鳳妖不成?

「怎麼樣,你能否用道心起誓?」凌天道。

「我用道心起誓,我會如實回答,僅限與天鳳妖有關的問題。」諸葛御風道。

「好,那隻天鳳還活著嗎?」凌天道。

……

問完了幾個問題后,看著遠去的諸葛御風,凌天若有所思。

大姨仍然關在玄劍門,暫時沒有危險。

既然繼承了這具身體,就算玄劍門是龍潭虎穴,凌天遲早也要闖一闖,設法救出大姨,也算對得起前身了。

會會山南第一宗門的眾高手,凌天也很期待。

以凌天的進步速度,離這一天也不遠了。

凌天身形一閃,往回飛去。 古循的宅邸離城中心要偏僻些,奇想撫兒不認得路只能盲目瞎轉悠,走到天黑了感覺越來越偏離都城和古循的宅邸。

風把這竹林吹得沙沙響,今晚月圓借著月光清晰可見,一道黑影從她身後閃過,白頭鳥發出低沉的嘎嘎叫像老人臨終前的爭扎聲。曾習慣了在鬼怪中生存的王,說出發來大家可能不信,她竟然在心底里害怕,嚇得奇想撫兒雙手環抱掃著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她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她轉身去尋方才那一道黑影。

「誰?出來。」

沒人回應一道黑影從身後閃電般刺向她要害,奇想撫兒敏捷躲開,一次不成那黑影盤旋在空中再次襲擊。

雖然她的仙術盡失還是有點底子的,這傢伙想要她的命次次向著要害攻擊,黑影屢次不成功便喚來密密麻麻的黑影,團團圍著奇想撫兒無法閃躲後退,她看清了是一種人臉獸身的怪物,樣子詭異嚇人。

正當危險之際一束水晶族從地而生如劍般鋒利

刺向這些怪獸。

「表哥?」

他那頭紅髮在月光下閃著紅光。

「死丫頭叫你亂跑。」

他忙著應付這打不完的黑影。

「表哥好帥哦」

她開心的鼓掌沒在意身後有個土堆正向她靠近,還沒開心兩秒便猛的被捲走拉入地下,古循只好去追跟著土堆跑。

奇想撫兒被丟到一處洞穴的草堆上。

她爬起來正要跑前面迎來了一個怪物龐大的肉團無耳目爪鼻,但有口。其形方如肉櫃,渾渾而行,所過處草木盡枯,它那血盆大口長滿鋒利的牙齦,口水直流臭得奇想撫兒想吐。

「姥姥救我」這東西她認得,只是還是第一次見,她不就是那個六界魔王混沌嗎?

她恐懼噁心的往後退,不小心被乾草絆倒,直接坐地上,腰間的百寶袋落地掉出溟蝰送的木革滾到不遠處。

雖為淵王,可她現在法力盡失,完全不是它的對手。

「你聽我說,我不好吃的,」她試著跟它講條件。

「吼…」一陣熱氣騰騰的惡臭襲來,表示它不願意講和。

奇想撫兒只好腳把不遠處的木革撈過來,她可不想被這噁心的怪物吃掉,她記得溟蝰說過他聽到革聲便會出現。

她慌亂的擊打著,怪物聽到擊革聲突然不安起來,撕吼著直接張大嘴要吞她下肚。

「啊~溟蝰救我。」

一條巨型蛇尾從上方劈下,隔開了混沌巨獸與奇想撫兒,古循剛好趕來,他不清楚這兩隻開撕的巨獸誰是幫淵王,便在一旁觀戰。

「表哥。」

「走,回去」他拉起奇想撫兒正要走,混沌打落洞口巨石把洞口堵死。

溟蝰明顯佔了下風,奇想撫兒緊張的喊著「表哥快去幫忙,溟蝰要被打死了。」

古循不慌不忙的講起條件來「把震魂革給我便去幫他。」

「不能給」溟蝰吃力的說著。

「吼吼~」

這混沌看似笨重它的身體卻能隨意伸縮,它猛的甩頭把溟蝰打飛,從高處滾落而下。

「溟蝰。」她被嚇哭了把震魂革往地上一扔便跑到他身前摸著龍角,傷口不停的在流血。

古循飛躍而起到這龐然大物面前雙手合上開始蘊蓄水晶之力,他本可不必多管閑事,只是他也不知哪根筋搭錯了跑來救人。

溟蝰想要幻化成人卻因受了重傷無法持續太久所以一會是人一會是水虺不停的閃爍轉換。

「丫頭,我快不行了,你告訴我你喜不喜歡我?」

「嗚嗚嗚…喜歡…喜歡你個屁,我不准你死!」才見幾次面哪來的喜歡?

「可我喜歡你,在我臨死前你說一聲喜歡我可好?」

她著實沒有半點喜歡他,可是他都要死了,淵王沒有辦法,不想做無情無義的人,她只好違心的說「我喜歡你,不要死,我求你不要死,我不想欠你一條命」

今生他欠她一條命,來世肯定會要她還一條的,她不想,誰的恩她都不想欠。

古循與混沌正打得不可開交他倆卻在談情說愛。

「我…我…」

他開始變透明閃爍著最後暈倒不動,奇想撫兒顫抖雙手摸他的臉,傷心欲絕。

「啊~」

「不,不要死,你起來,起來。」狠狠的拍打他頭。

他仍是不起來反而越來越弱了,淵王嚎啕大哭起來。

這個傢伙可是救過自己,現在的死也是因為救她,這個人本是要來取她性命的人,卻成為了她的守護者,這怎麼能讓她不傷心,整個陰暗的洞穴充滿了奇想撫兒痛苦聲。

古循實在看不下去了用鋒利水晶族困住混沌,飛到他身旁淡定的說「死不去……」

這話還沒說完奇想撫兒也哭暈過去了,把他倆放置安全地方撿起地上的震魂革掛於腰間分化出數十人敲擊起來,踩著清脆的鼓點,動作豪放瀟洒,變換各種隊形和舞蹈動作,節奏鮮明緊湊,扣人心弦,給人一種朝氣蓬勃、激昂向上的感覺,這木革的吵鬧聲把奇想撫兒吵醒她雙眼無神的趴在溟蝰身上。

混沌也跟著舞動起來,古循控制了混沌要它把山洞打開,意堵洞口的石頭被混沌生生撞開一個小洞撞得地動山搖,整個山洞快要倒塌,不停有石頭沙土往下掉。

「山洞快倒塌了,我們快走。」

「我不走,我要帶他一起走。」

她己經崩潰得泣不成聲,要她把救命恩人丟在這裡,她真的做不到。

古循忘了還有這個暈厥過去的水虺,可他如此龐大還暈了怎麼運出去,再不出去全部都死在這裡。

「再不走我們全死在這裡。」

「表哥請你轉告姥姥,撫兒先走一步了,謝謝姥姥一直對撫兒悉心照顧。」

「你死在這裡我拿什麼換回我的蘭兒?我不允。」

古循氣得急躁起來,抓抓頭,直接敲暈奇想撫兒。

這時混沌清醒過來一步一步靠近,古循後退腳踩到了一樣東西,是奇想撫兒的百寶袋,既然能從這裡取出震魂革想必也能裝…他看了一眼水虺。

「姑且一試吧!」

打開百寶袋裡面閃著光芒對著他倆瞬間被吸入,就在快要入混沌巨口時消失在山洞,山洞崩塌混沌就這樣被活埋山洞。

古循也是成功地帶著他們倆個出去。 齊志峰闖進來把手機扔給王卅川:「你自己看,任健帶著清清出去過夜了!」

王卅川先是一驚,隨後回答:「不會吧?任健有這個賊心不見得清清會配合啊。」

「自己看。」齊志峰氣呼呼地坐在沙發上。

王卅川認真地看了看:「果然啊,兩人看起來挺開心,看起來清清真的接受任健了。功夫不負有心人。」

「你什麼意思?就是你同意了是唄?」齊志峰氣呼呼地質問。

「我不同意他倆就不能在一起了?實話告訴你,哥們我早就不抱任何希望能夠追到清清了,就我這德行,人根本看不上。」

「你倒是實話實說,可是憑什麼就被他任健追走了?她可是我們學院的院花!」齊志峰想了半天才想起一個這麼蹩腳的理由。

「那你去發動你們學院的全體男生幫你搶。」王卅川笑了笑走進洗手間刷牙。

「你,你能不能理解一下?我,我現在感覺特沒面子你懂嗎?」齊志峰雙手撐著門框說。

「怎麼?法院的院草就非得在窩邊找兔子?受虐傾向很嚴重啊你。」王卅川白了齊志峰一眼。

「算了,跟你這個濫情的傢伙說不著,我找野馬去。」

「去了也白去。」王卅川頭都沒回就聽見房門「磞」得一聲被甩上了。

不料何楚駟跟王卅川的回答差不太多:「齊志峰,以後你也就別再瞎摻和了,你看人任健爸媽都親自上門提過親了,你能比嗎?我就沒法比,我老爹老媽肯定不會為了一個平民小老百姓家的閨女紆尊降貴的。」

齊志峰連續吃癟,只好去找朱旭穎,朱旭穎已經坐在圖書館了,圖書館里不能大聲喧嘩,齊志峰就壓低聲音急切地問:「秀才你到底怎麼看?」

朱旭穎推了推眼鏡:「笑到最後才是贏家,你急什麼?」

冷宮代孕妃:媽咪逆襲戰 「嘿!你們一個個的……算了,算我沒說!」

齊志峰氣呼呼地衝出圖書館打算找任健算賬去,可謂冤家路窄,半路就碰上了甜甜蜜蜜手拉手一起走的舞清清和任健,不過,兩人已經換了衣服了。

「任健,你這個兔崽子,帶清清去哪了?」齊志峰氣急敗壞地上前指著任健的鼻子破口大罵。

「我倆,去江心畫舫浪漫去了,怎麼了?」任健這個氣死人不償命的語氣,果真要把齊志峰氣死了!

舞清清看到齊志峰的眼睛又紅了就知道齊志峰又要犯渾了,急忙走上前勸說:「好了,我知道你就是氣不過我比你先找到另一半,以後我也會為你留心的,任建也是對不對任建?」

任建立即符合到:「沒錯,我們一定會替你操心的。」?

「誰稀罕!任建你知不知道舞清清可是我們法學院的人?你就這麼一聲不吭地把她拐跑了,你覺得這事兒合適嗎?」?

面對齊志峰這樣的強詞奪理,任健忍不住笑出了聲:「怎麼?清清的終身大事她父母都說了不算,還得經過你們這群小猴崽子同意?笑話。別鬧了齊志峰,我知道你什麼意思,兄弟我也不是那種特別小氣的人,以後有好女孩一定第一個介紹給你。不過咱們醜話說前頭,以後關心清清學習可以,幫個忙什麼的也可以,就是不可以關愛,懂不?」

其實剛才舞清清跳出來那麼一說,齊志峰心裡就涼涼了,不過就是不想怯場:「可拉倒吧,好好一棵白菜被你這頭豬拱了。」

「(⊙o⊙)…這是誇誰呢?怎麼聽都不對味兒。」舞清清和任健只好默默地笑。

「好了,我就當這是你給我初戀的祝福了,謝啦死對頭。」舞清清頑皮地說。

「祝福你個屁!巴不得你倆早日散夥。」齊志峰痞里痞氣地回答。

「能不能積點口德?」任健一拳搗在齊志峰肩頭。

三人一起笑了。就像王卅川和何楚駟說的,他倆在一起根本就是意料中的事情,更何況,任健父母都已經親自登門提親了,這事兒,擱哪個豪門大戶身上都是不可能的。任家把這一切的不可能變成了可能,舞清清不動心也是不可能的。

老天爺還是很給勁的,下了一整夜的雨,天氣逐漸放晴,校園裡花色各樣的遮陽傘紛紛撐起,歡迎學弟學妹入學的各色橫幅正在慢慢變干,從蔫兒巴拉的狀態里慢慢蘇醒。

舞清清沒有加入什麼社團,任健拉著她在校園裡瞎晃悠純屬炫耀。看著路人或是嫉妒或是羨慕的眼神,舞清清問:「你以前也這麼招搖過市?」

任健搖頭:「不,除了上課、做實驗,我一般都在辦公室。」

「那你這是要幹嘛?怎麼神龍要現真身了?」舞清清調侃。

「這不有媳婦了么?出來,顯擺顯擺。」任健說的極其輕鬆自然。

「啊?顯擺?要顯擺你自己顯擺,我先回去了。」舞清清說著拉低太陽帽轉身就走。

「唉,你這個幹嘛呢?一副沒出息的樣子。 重生異世尋夫 做我媳婦兒很丟人么?」任健就是不樂意舞清清一副他見不得人的樣子。

「不是媳婦,是女朋友。」舞清清回答,「再說,我沒有覺得你見不得人,我是怕別人說我高攀了你還在校園裡拉著你顯擺。」舞清清委屈地回答。

「怎麼會有這麼多奇奇怪怪的想法?」任健很奇怪地問。

「站樹底下,路上人多。」舞清清拉著任健躲到了樹底下,「其實吧,你想你是金融大鱷的三公子,而我呢,只是一介平民,咱倆身世差距實在是太過懸殊,想不讓人產生那種想法都難。而且,你平時在校園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你的粉絲們想見你一面比登天還難,偶爾能碰到你車就不錯了。如今咱倆剛開始處朋友,你就這麼悠閑地出現在了校園裡,大家肯定覺得是我拉著你出來的。你這金貴的玉足,只配踩油門和離合。」

聽了舞清清的一通分析,任健笑了:「你這都哪裡來的歪理邪說?」

「這不是歪理邪說,這是至理名言!很快你就會懂得。不過最好別懂,到那時候迫於壓力我也不得不和你分手了。」舞清清一張小臉陰沉地能滴水。

「好,聽你的,不這麼招搖了,咱這就去公司,不在這跟這些小孩子們打馬虎眼。」任健拉著舞清清就走。

「我不去,我還要學習呢。」舞清清掙脫任健,「你先走吧,我自己上自習去。」

任健揪了舞清清的鼻子一下:「你呀,小鬼靈精,好吧,中午接你吃飯。」

「嗯,好。」舞清清背著書包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快樂地向圖書館出發了。 ?見凌天飛遁而來,六個法相境修士都是神情大變,尤其是張天明更是臉色發青,呼吸急促。

但張天明又不敢逃跑,以凌天的速度,他肯定是跑不掉的,那樣只會更加觸怒凌天。

凌天收了遁光,緩緩落下。

他森寒的目光落到張天明身上,還沒有開口。

Views:
3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