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靖卓完全不知道孟之初在說什麼。

其實現在的孟之初已經把自己帶到了青春文學中,並且一直堅信自己的感情要比里的劇情來的深刻。

比還要化。

這是孟之初追求的高質量以及獨特性。

經過各種糾結后,顧靖卓終於把林雪初的朋友圈給點開了。

然後就發現,背景牆下只有一條淺淺的線。

「這個是什麼意思?」顧靖卓把手機拿到了孟之初旁邊問。

孟之初湊到顧靖卓的手機屏幕前看了看,然後道:「你不知道嗎?」

顧靖卓搖頭:「我平時不看的。」

「對方已經把你刪除了。」孟之初說這句話的時候很輕鬆,但是對於顧靖卓來說,現在的自己簡直直接被一大塊石頭給壓住了。

甚至馬上就喘不過氣來了。

孟之初笑著對顧靖卓說,「應該是顧教授平時都不發什麼朋友圈也不主動找誰說話,被人刪除了吧。」

說完,孟之初往顧靖卓額身邊坐了坐,「不過沒關係,我肯定不會刪你了。」

我真不是偶像 顧靖卓回到了跟林雪初的對話框。

後者頭像上那隻伸懶腰的貓看在顧靖卓眼裡,簡直就是一次無聲的,對他精神上的摧殘。

孟之初的笑聲傳進了顧靖卓的耳朵,被此時顧靖卓的本能自動解釋成了嘲笑。

美麗俏佳人 好不容易加上的人,就這麼把自己刪除了?

顧靖卓揉了揉眼睛,然後,打開了系統表情,把第一個給林雪初發了過去。

想象中的系統秒回「您還不是他的好友請申請后再聊天」沒有出現。

顧靖卓跟自己手機屏幕上的微笑對視了,然後轉頭問孟之初,「可是她沒有刪除我。」

「是嗎?」孟之初開口問。

顧靖卓把手機放到了孟之初的眼前,「我的消息已經發出去了。」

孟之初覺得這一刻的顧教授真的是可可愛愛,對著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無論是什麼都有著無盡的求知慾。

於是孟之初耐心道:「那她應該是屏蔽了你。」

「屏蔽?」顧靖卓把視線放到了屏幕上,「就是不讓我看她的朋友圈了。」

「對,不過顧教授,誰會這麼做?」

了解清楚事情的始末後顧靖卓憤憤不平,直接在輸入框里打了幾個字:為什麼不讓我看你的朋友圈?

發送。

發送過去以後顧

靖卓覺得自己的手很燙,屏幕上的質問越看越刺眼。

自己現在跟林雪初沒有任何的關係,僅僅是陌生人!

這種語氣等著林雪初真的刪了自己嗎?

「您的消息已撤回。」

顧靖卓再次鬆了口氣。

今晚的顧靖卓感覺自己已經變成了個氣罐。

這個時候,手機鈴聲響了一下。

顧靖卓聽見后條件反射的震了震。

孟之初也被這巨大聲嚇了一條,看著顧靖卓好像不在意的樣子,於是提醒道:「顧教授,你的手機響了。」

林雪初給顧靖卓回復了一個同樣的笑臉。

看著林雪初沒有看見剛剛的那句話,還跟自己互動,顧靖卓一高興,就又給林雪初回復了一個微笑。

這回林雪初直接給顧靖卓回復了三個微笑。

屏幕上的小表情在顧靖卓看來是如此的可愛。

顧靖卓覺得這個表情里蘊藏著自己跟林雪初之間的無限微妙氣息。

為了回應林雪初的隊形,顧靖卓給在框里輸了四個微笑以及四個挑眉。

用來表達自己的友好。

然後,這回林雪初並沒有回復顧靖卓表情了,直接發了一個字。

「滾。」

……

林雪初把手機放到了口袋。

現在的心情已經夠差了,居然還有個莫名其妙的人一直給自己發微笑的表情?

專門給自己添堵的?

「雪初姐。」小金的聲音傳來。

此時刮來一陣風,林雪初對面那個廢棄的標牌馬上就要掉下來了。

往後退了一步后林雪初看了一眼小金。

「看不見了,我不知道她去哪兒了。」

「先回去吧。」林雪初低下了頭,把煙扔到了地上,「明天再來。」

(本章完) 林雪初平時不抽煙,但是今天,不知道怎麼就找小金要了一根。

小金看著林雪初拿著煙無比熟練的動作,於是道:「雪初姐,你到底經歷了什麼?」

「什麼也沒有。」林雪初看著小金道。

不過,把手放進口袋以後林雪初低頭看著自己剛剛扔下的煙,踩了一腳。

這樣的動作本身就很迷惑,在三周之前的自己根本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可是一切都像是有什麼本能帶著似的。

在遇見這種事以後林雪初的本能反應就是抽煙。

……甚至感覺現在在做夢。

這種事情的迷惑行為跟林雪初在某天一睜開眼,除了伴隨著頭疼,還看見了一條簡訊一樣。

悍妃難惹 「您的賬戶已打入……元。」

睜大眼睛后,林雪初覺得自己的視力出了問題。

還不是小問題。

不過定睛一看,發現那張卡也不是自己平時用的那幾張。

按了刪除后,林雪初直接把手機放到了一邊,起床。

那條簡訊就像之前的無數條垃圾簡訊,被林雪初只是掃了一眼后就刪除了。

「世界上哪有那麼好的事?」刷牙的時候林雪初想起那條信息,搖了搖頭,「真的睡一覺就有那麼多錢的話,讓我直接睡個幾十年,我一醒來,直接成世界首富了。」

之後,包括去公司的時候林雪初還一直都在想著那條簡訊。

雖然知道那是條簡訊,但林雪初還是被它的誇張給驚呆了。

滿屏的零,一眼掃都不能確認是幾顆。

這年頭的騙人簡訊能不能有點基本的常識?

終於把這個念頭壓下去后,林雪初已經到了辦公室,看了眼門上的「銷售總監」后,轉身。

最後一次看這個地方了。

心痛當然是有的,畢竟從大學剛畢業,林雪初就到了這裡,然後一路打拚,經歷了各種磨難以後才坐上了這個位置。

想清楚要離開其實也沒有用多久,但就是這個時候,林雪初覺得自己的頭有點疼。

老覺得在自己想好要辭職跟真正的離開公司,中間好像隔了好幾輩子。

很多平時不會注意的細節也讓現在的林雪初感覺到迷惑。

「雪初姐,電梯門開了。」有人提醒道。

林雪初這才從自己的思緒里走了出來。

人事部的方嫻柔看著林雪初,「雪初姐,你在想什麼?之前公司說你可能離開,是真的嗎?」

「我剛剛交了辭職信,現在去收拾東西。」林雪初開口。

方嫻柔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林雪初這才看向方嫻柔,「我……」

不看不知道,一看方嫻柔后,林雪初直接愣住了。

方嫻柔的眼睛直接腫成了兩個包,只留一條縫了。

「你怎麼了?」 寵婚霸愛:總裁老公,別玩火 平時的林雪

初不會去用這樣的語氣去問別人事情,即使是天塌了,跟她也沒有什麼關係。

但是現在,看見這個樣子的方嫻柔以後,林雪初直接愣了。

在方嫻柔嘆氣的時候,電梯的門開了。

「可以陪我去咖啡店坐一下嗎?」方嫻柔看著林雪初,「我不知道應該找誰說這件事,我……從衛生間出來以後眼睛就成這個樣子了。」

林雪初點頭後跟著方嫻柔去了外面的一家咖啡館。

剛剛一走出電梯門,方嫻柔就把墨鏡掏了出來。

「雪初姐,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也不知道應該找誰說這些事,但是我真的,不說的話我覺得我自己會死的。」方嫻柔低著頭,已經帶上了哭腔。

林雪初把紙巾遞給了方嫻柔,然後道:「你慢慢說。」

如果不在今天遇見的方嫻柔,林雪初知道,自己根本不會坐在這個地方的。

在公司中跟同事,只是合作的利益關係。

任何參雜著個人感情的事情,對自己的以後發展都會有著打擊,這是林雪初一直以來的做事原則。

既然現在已經離開,那麼便可以收了自己平時的防備。

林雪初安靜的看著方嫻柔。

方嫻柔沉默了很久后開口:「我知道今天這樣很沒出息,以前你也告訴過我這件事,讓我別注意點,可是我那個時候還怨你。」

如果方嫻柔不說這件事的話,林雪初都忘了跟她之間發生過什麼事了。

事實上林雪初現在也沒有想起來方嫻柔說的具體是什麼事。

喝了一口咖啡后,林雪初的第一反應是很苦。

明明這是自己平時點的,怎麼現在喝著這麼不習慣?

老感覺要往裡面放糖。

方嫻柔沒有發現林雪初的微笑舉動,然後道:「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辦,雪初姐,真的是我對不起你。」

「以前的事我已經忘了,你想說什麼?」林雪初放下了咖啡杯。

方嫻柔把手放在了桌子上,然後道:「之前你給我說過的,關於鄭嘯陽的事情。」

「鄭嘯陽是誰?」林雪初回憶了一下,後面明確的知道自己的記憶里並沒有這樣一個人。

「是我男朋友。不對,是我前男友。」說這話的時候,方嫻柔把杯子捏的緊緊的。

聽對面的人這麼說以後,林雪初知道今天讓方嫻柔苦惱的是她感情上的問題了,「你慢慢說。」

方嫻柔把墨鏡摘了以後看著林雪初,「你還記得你以前找我說過什麼嗎?」

林雪初誠實的搖了搖頭。

「以前都是我的錯,是我一直都在裝睡,是我無視了你的提醒,還去相信我以為的那些人。」方嫻柔說這些話的時候,整個身體都在顫抖。

這個狀態一直持續了很久,方嫻柔在組織語言,

自己應該怎麼給林雪初說這件事。

林雪初則是想著方嫻柔說剛剛那些話的意思。

「在做什麼?」

忽然,林雪初的腦子裡蹦出來一句話,這是之前一個人給自己發過來的消息。

「你是?」林雪初例行公事的問了一句。

那人回復:「我找嫻嫻要的你的號,我想問你一件事。」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