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蘇雅的皺眉不同,同樣一直留了目光注意自家爺的龍一,心底卻是一咯噔。

雖早有準備,可當真的見到很少笑的自家爺為了一隻貓笑,已經到了連情緒都被貓牽動的地步……

他還是有些無法接受,有些……想哭。

爺的性子,若不是認定了,不會表現得如此明顯,而他一旦認定,根本就不會回頭。

可爺愛上的是一隻貓。

一隻貓啊!

龍一偷偷紅了眼眶。

除非這隻貓是神話中的貓妖,能變成人,否則爺的愛,誰來成全?

可哪怕這隻貓很奇特,他最多也就懷疑它是某個特殊實驗機構的實驗品,陰差陽錯進了龍堡。

這個世界,一切都有跡可循,再如何神奇之事,譬如長生,也有其相應的唯物解釋。

貓和人是兩個物種,貓妖如果真的存在,也必然是生物研究突破到了那個階層之後的事。

然而就是如今讓龍八放下手頭所有的研究,專一研究這一項,哪怕龍八如何智近乎妖,他能在一隻貓短暫的壽命終結前,做到這一步嗎?

就是它不能變成人,若是它能稍微延長壽命,陪爺到老,也是好的。

劍神從簽到開始 可爺是修鍊了龍鳴神功的人啊!還是從古迄今,唯一一個從未遭受反噬折磨的嫡系血脈,他的壽命……

龍一心悸,爺的愛,如何成全?

龍一的憂心,他家爺卻是不清楚的。

這時候的貓因為心情亢奮,又瞥到七嘴和奧利奧同樣光溜溜只有一身毛,甚至連端著芒果汁走過來的大boss也只是穿了一身休閑衣,心裡一下就平衡了。

而且貓肚子餓了,正忙著想「貓到底下去抓幾條魚讓沅嬸做貓咪的大餐好呢」,可沒空再學那林妹妹多愁善感。

同時,貓也明白了龍深夜的心思,決定和他和平相處。

可又矛盾地想到對方對陽大哥造成的傷害,心裡的不憤還未平復……

於是當看著龍深夜端了杯芒果汁走過來蹲下身,還把杯子遞向她,沒來得及下海,又正感覺口渴的貓咪,就一時嬌嬌地拿起喬來。

就見小白貓一屁股往剛撿回來放身後的螃蟹殼上坐了下去,左邊的爪子抬起,先是指向龍深夜手上的芒果汁,而後一翻爪,粉粉的肉墊朝上,斜下一指地。

這同時,它的貓頭卻撇向一側,還抬了另一隻爪子,邊自以為嫵媚多姿地摸向自己美麗的側臉(實則是搔首弄姿地撓著自己毛絨絨的貓臉),邊拿眼角睨龍深夜。

成功表現出一副不把大boss當回事的小模樣后,它懶懶喵一聲,學電視上某個貴妃娘娘的神態語氣說了句貓語:「給本貓放著就行了,小深子,退下吧。」

龍深夜雖然聽不懂貓語,可不妨礙他從貓的舉動和神態看出它要表達的意思。

大boss挑挑眉,卻沒有聽貓的話退下,他淡定地抬手夾起杯子上的吸管,還運功把果汁擠到了吸管口,將吸管頭遞到某貓嘴邊。

可想而知,饞嘴的貓兒能有抵抗力?能有節操這東西?

就見上一秒還在拿喬的貓咪,下一秒就聞著味,感受著果汁冰涼的濕潤叼起了吸管,吧唧著貓嘴吸起來。

吸一陣,還要放開吸管喟嘆上一句表示滿足,又再叼起繼續吸,沒一會,一杯果汁就見了底。

意猶未盡的貓立馬沖著龍深夜喵,意思很明確:「貓還要!」

這下,到大boss拿喬了,他也不做什麼,就撇頭看了下紅彤彤的海面,沒有第一時間理貓。

某貓卻因為他的動作一下就想到自己之前的拿喬樣,沒了底氣,抬爪扯著他的褲腳討好地嬌聲喵起來。

說來貓怎麼不自己去拿咧?

懶唄,放果汁的餐桌離貓所在的地方有一定距離,貓的腿短,哪有大boss的大長腿好用?

沒等貓喵多久,龍深夜就在貓愣愣的眼神中,把它抱了起來,大步朝放果汁的地方走去。

這回貓沒有再掙扎,反而順勢換了個覺得更舒服的姿勢,兩眼放光地看向果汁的方向。

龍深夜心底為貓的不排斥而雀躍。

而這時候的貓,突然又注意到了剛從海底潛上來的龍六那人妖。

於是,仗著大boss對貓咪的縱容,某貓趁機抬爪拍拍他的胸口,喵喵著抬爪一陣比劃,不客氣地索要貓版潛水裝、貓版泳裝等等等等之物,得寸進尺。

結果自然是大boss對貓的喵喵毫無免疫,貓心滿意足坐到了餐桌上喝她的芒果汁。 懶勁上來,又到了餐桌上,很快聞到了沅嬸她們做好的各種海鮮料理的香味,貓哪還記得要下海抓魚的事?光眼巴巴等著菜上桌了。

一頓豐盛的大餐在貓無盡的打嗝聲中結束。

走的時候光顧著打嗝的貓想不起蘇雅來,而龍深夜巴不得車上只有他和貓,於是不等蘇雅上前,龍一就開著車載著一人一貓走遠了。

就是七嘴那貨也被拋棄,淪落到與奧利奧搶主人的地步。

車上,貓翻著肚皮躺在龍深夜懷裡,原本是享受boss大掌按摩消食的奢侈服務的,卻不知不覺昏昏睡了過去,呼嚕呼嚕的電流聲在安靜的車裡震天響。

龍深夜一隻修長的手一下一下按摩著貓滿是毛的肚皮,另一隻手顛下貓的肉墊,再順下它正大喇喇朝天翹的大腿毛,一會又繞一下它的尾巴,捏捏它的耳朵,撓撓它的下巴……

就是愛不釋手,就是停不下來。

而睡得死死的貓,都這樣了,竟也沒給點反應。

好在怕擾了貓的清夢,它醒來后不快,龍深夜也適可而止。

拿起遙控按了幾下,把車座調節成舒適的床墊后,龍深夜拿了靠枕,躺下去,把小白貓放到胸口的位置,滿足地閉上了眼。

就是滿足。

龍一從後視鏡中看到自家爺的神態變化,怔了下。

似乎,他跟著爺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在爺臉上看到滿足這種情緒。

複雜地看了眼在自家爺胸口睡死過去什麼都不知道的小白貓,又看了眼自家爺,龍一心底沉重,這究竟是好多些,還是不好多些……

龍一糾結的時候,龍深夜枕著靠枕抱著冷寶貝,卻想起了那次貓藏在靠枕里掉下來情景,臉上帶著微微的笑意,把貓挪到頸窩邊蹭了蹭,就那樣抱著它入了全是貓的夢境…… 翌日一大早,冷寶貝從趴著的滿是靈氣的烏龜殼上醒來。

殘酷總裁的小妻 感覺渾身靈力又暴漲了一大截,貓興奮地檢查了一遍藏在龜殼下的白玉扳指。

見她的寶貝們都還好好地在那后,某貓鑽出窩,伸著懶腰打著拳,不想突然瞥到一旁正在電腦前看郵件的龍深夜,整隻貓頓時傻眼了。

喵,誰來告訴她,大boss怎麼會出現在貓的窩旁邊?貓眼花了嗎?

不對,應該說貓的窩怎麼會出現在大boss書房的桌上?

下一秒,貓想起昨晚海邊發生的事,立馬不傻眼了,整隻貓又開始飄飄然。

貓的窩會出現在這,只可能是一個原因,大boss趁著貓睡著的時候把貓的窩挪了過來!

他這麼做說明什麼?說明他想時刻和貓在一起,時時看到貓,說明他已經離不開貓了呀!

不得不說,極度自我感覺良好的貓咪,你真相了!

心裡浮想聯翩,某貓趴在窩裡的被子上,羞澀地抬爪捂臉,兩隻後腿向後伸直,交叉著搖來搖去,肥肥的小腰也跟著一扭一扭。

結果沒把少女的嬌羞表達出來,反而像在學魚水中擺尾,至少看完郵件把視線落在貓身上的龍深夜就是這麼以為的。

從拍賣會回來后,小白貓就開始漸漸從白色向銀色過渡,而她腿上和背上的灰色毛髮也有漸漸變淡的趨勢。

一眼看過去,白色的毛髮好像染上了一層細碎的星光,銀銀閃爍,襯上那雙湛藍瓦亮,好似琉璃剔透的貓眼,漂亮得令人移不開視線。

而這時候,它銀色的毛因為睡覺的關係有些凌亂,根根蓬鬆起來,貓身不經意一抖,瞬間又順滑了,微微飄著揚了起來。

又長大了一圈的小身子肉呼呼的,四條腿又肥又短,閉著貓眼,微疊著不知什麼時候長出來的一點雙下巴,一臉幸福,銀色的貓須還一翹一翹的。

小模樣光看著,就讓人心裡生起無限愛憐,很想將它抱起來捏捏搓搓。

想著,龍深夜就真的這樣做了。

將某貓抱起,在貓瞬間睜大的貓眼中,一隻手給貓順了順毛,另一隻手從底下托著某貓的四隻爪子,趁機摸了摸貓爪上肉墊的觸感。

感覺不錯后,就那樣抓著貓的爪子把玩起來。

這讓貓一下糾結了,以前他對貓可算不得好,還給陽大哥戴綠帽,可這些天他對貓又實在太好了,還在貓傷心的時候安慰貓。

那貓的肉墊是給摸還是不給摸,到底給不給摸好呢?

智商在不斷倒退的路上一去不復返的貓,完全沒想過,她在那糾結的功夫,龍某人已經將她的爪子摸了不知多少遍了!

一邊抱著貓出了房間,龍深夜一邊開口用輕柔的語氣跟貓說話:「我讓沅嬸給你做了螃蟹和海參,想不想吃?」

某貓一聽,也不糾結肉墊給不給摸了,尾巴晃啊晃,腦袋還親昵地往龍深夜懷裡蹭。

喵!貓最喜歡肉了,尤其喜歡水裡有腥味的肉!如此了解貓的心思,不愧是boss大人!

「呵,饞貓!」被冷寶貝蹭來蹭去弄得很癢,龍深夜輕笑出聲,食指在貓腦袋上點了點。

被那笑容迷得暈暈乎乎,然而回神的下一秒,吃貨貓卻不忘憤憤揮爪。

「喵!」你不饞?有種等下你別吃,全都給貓吃!

聞著某貓身上因為昨晚和他一起洗澡而帶上的熟悉香味,龍深夜深深吸一口氣,心情大好之下,起了逗貓的心思:「不過,你不能吃太多肉,搭配的菜也要一起吃完。」

喵?都說貓是饞貓了,居然還不讓貓吃太多肉,吃菜?

某貓兩眼開始泛起幽幽寒光,利爪一伸一縮。

「你沒發現自己肥了一圈嗎?」龍深夜挑眉,幽幽道,「再胖下去就看不到腰了,而且每天光吃肉,營養可不均衡……」

龍深夜越說,某貓的氣勢越弱,到最後貓耳朵往下一耷,被說得抬不起頭了。

同時,貓的心裡也一陣發涼。

好歹貓曾經是個人啊,如今貓當久了,竟然連最基本的營養均衡的常識都給忘了,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再這樣下去,貓會不會連自己是個人不是貓的事都給忘了!

不行,貓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猛地站起身,某貓一臉堅定——要想不忘記,首先就要加強記憶,那就從兩隻腳直立行走開始!

龍深夜抱著貓剛落座,某貓就在他不解的眼神中,跳上了餐桌,兩隻前爪懸空,小身子直立而起,兩隻後腿顫顫巍巍地交叉著挪動,學人的姿勢搖晃著走起了路。

可惜剛邁出不到十個步子,貓就小身子一歪倒了下去,趴在桌上不動了。

喵!好累啊喵!這根本就不是貓乾的事!

剛升起的信念立馬在現實的殘酷和自己的懶性中破滅,再也生不起一點心思。

喵!貓墮落了,貓墮落了啊!

心塞之下,小白貓趴在那皺著貓臉一陣捶胸頓足,龍深夜於是也陪著貓,很有耐心地看著它抽風。

沒多久,菜上了桌,抽風的貓也恢復正常,嗨皮開吃。

只是吃著吃著,她突然後知后覺發現自己竟然是蹲在桌子上吃的。只因此時她的貓餐在龍深夜那份的旁邊,而原來她的貓座,竟然被撤了下去。

而她也才發現,就是龍深夜餐盤旁邊的刀叉筷子什麼的吃飯工具,貓咪居然也沒有份!

癡心尋夫路 一聲憤怒的貓叫之後,某貓發飆了!

帶著異能的貓爪往桌上重重一拍,成功吸引了龍深夜的注意后,某貓表情憤慨,貓爪一連串比劃,喵喵喵個不停,表達著自己如何如何沒有貓權,如何如何不受重視。

到最後一個激動,小白貓跳到龍深夜嘴邊,皺著吃得滿是油污的貓臉,喵喵喵對著他直叫。

要不是龍深夜及時停下手裡送飯的動作閉上了嘴,此刻飛濺了他一臉,貓帶著螃蟹海參味的唾沫星子估計就進他嘴裡了。

優雅地拿起餐巾沾了放一旁的漱口水往臉上一抹,他也沒惱,如貓所願,喚人給貓搬來那張與他的同一套,黑底龍紋,和桌面齊高,三面包圍,安全性良好的「貓座」。

又給貓上了一份最小號的新餐具。

這下某貓消停了,人模人樣地坐到貓座上,精神力在兩隻貓爪上凝成手的樣子,握住刀叉就繼續嗨皮地開動起來。

貓爪子在那裡動來動去,彷彿有無形的線牽著刀和叉,也跟著動來動去,龍深夜看著眼前這一幕,眼神愈發幽深。

他很清楚,他若是直接問,必然得不到想要的結果。

可卻沒想到他突然興起的逗弄,貓竟然給了他一個與女人無二的反應,而如今,更是給了他這麼一個進一步了解它的線索…… 吃飽喝足,渾身油的貓咪看了眼坐一旁的龍深夜,突然生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貓和厭貓的大boss,是怎麼突然就發展出這麼和諧的關係的?

為了證實龍深夜是真的喜歡貓了,而不是幻覺又或是只是一時之興,冷寶貝貓眼骨碌碌一轉,四隻貓腿一蹬就朝龍深夜肩膀上躥去。

然後趁他沒反應過來,油乎乎的貓臉往前一湊,在那張乾淨得連毛孔都找不到的臉上蹭啊蹭,一邊蹭還一邊用爪子按住固定,弄完之後,貓跳回桌子上,靜等龍深夜發飆。

不想,發飆沒等來,卻等來了溫柔的聲音:「調皮的小東西。走吧,隨我一起洗漱。」

被龍深夜的反應怔住了的貓,下一秒落入了溫暖的大掌中,被龍深夜伸手,用掌心託了起來。

抱著貓從餐廳進了卧房,龍深夜腳下不停,又從裡面一扇白玉屏風旁繞了進去。

空氣中濕氣撲鼻而來,某貓抬眼,就看到偌大一個鎏金的溫泉池。

池面與地板齊平,熱氣蒸騰而上。

一直因為這是龍深夜的地盤,表面很有骨氣沒進來過,實則暗裡偷溜進來不止一次的貓頓時眼一亮,就要跳下去游一圈先,結果被龍深夜的大掌按住,動彈不得,立馬惱怒地喵了起來。

「剛吃飽不要下去,睡覺前再洗,先把身上擦乾淨。」

龍深夜抱著貓坐到了池子邊緣,一邊說話一邊取了條疊在一旁的毛巾,沾了水輕柔地給貓擦臉,這下貓乖了,不是池子不給貓用就好。

一邊擦,龍深夜一邊看著貓享受眯眼的小模樣,略帶了深意道:

「你這貓,和別的貓一樣愛吃魚,怎麼不像它們那樣,吃完東西用爪子洗臉?一般的貓都怕水,你倒好,看到水就想跳下去。」

「喵!」貓可是文明貓,怎麼能用爪子洗臉呢!而且貓是一般貓嗎,貓是有異能的高智商貓,會游泳的,當然不怕水了!

某貓頭一昂,一副貓是厲害貓的模樣,看得龍深夜忍不住好笑地拿毛巾戳了一下它的貓腦袋,永遠抓不住重點的貓兒。

Views:
7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