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說張副將的妹妹又睡暈了那個小白臉,戶部大臣的小妾和府里的某個男子來往密切,丞相的長公子那方面特別持久,據說還是一夜七次郎……

這些都是家家戶戶的私密隱事,要是被放出來,朝堂上的官員誰還有面子?所以當戚將軍揚眉大笑著在下朝之後把所有官員都攔下來以後……

沒過一個時辰,明沉樓的金鑾殿外再次跪滿了一大批黑壓壓的人。

逼宮!

赤果果的逼宮!

明沉樓臉都黑了,怒氣騰騰地瞪著為首的人,「戚將軍,你這是怎麼回事!」

戚將軍一本正經:「自聖上繼承皇位以來,一直不辭辛勞,日夜顛倒,臣實感痛心,懇請聖上保重龍體!」

明沉樓:「……」

眾大臣:「……」

戚將軍,你手握我們的把柄就是為了讓聖上休息一下嗎?!

我們都把烏紗帽提上了跟你逼宮,你居然是這個意思!

一臉蒙圈。

明沉樓卻是不敢輕易相信,戚元宗真有這麼好心?呵呵笑了幾聲把戚將軍扶起來,明沉樓信誓旦旦說自己一定會休息,戚將軍這才隨著百官離開。 戚元宗又在搞什麼鬼!

明沉樓沉著臉一路回了御書房,才想到徐瑩不見的事情,再加上戚元宗的反常,明沉樓很快就猜出這肯定又是戚岳翎的一個調虎離山計!

明楓晉吶……

明沉樓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立即前往另一處皇宮之內的密室。

看到密室的機關完好無損,明沉樓眯了眯眼,又離開了。

另一邊,蘇眉「得到消息」,過了好一會兒帶著戚岳摸到這裡來了。

破開密室機關走進隧道里,只有兩邊的火把照明,看起來頗為陰森。整個隧道狹長只能容許兩個人並排,裡面安安靜靜的,蘇眉越想越不對勁,「少爺,我們會不會中計了?」

戚岳面上一肅,瞬間想到什麼,「是我們太急了。」若不是他們想要快點行動結束這一切,也不會讓明沉樓將計就計。所以……

戚岳拿出一個小瓶子,往來的方向上前幾步,每隔一小處灑上了一點小瓷瓶里的水。直到趕上蘇眉,又掏出了另一個瓶子,還掏出了一包粉末,兩者混起來后,繼續往地上倒。

有時候是水,有時候是一些粉末,還故意在走道上扔了幾個空瓶子,瓶子本身也裹了一層看不見的葯。

大約弄了十米長短的地方,戚岳才繼續走。

「不管是什麼,我們先去密室里看看。」

又走了大約一分鐘,總算看見了一個拐彎的地方,走過去一看,卻是一個如同地牢的地方。

只有一間地牢,關押著一個不知是死是活的人。

他的手筋腳筋全都被挑斷,蓬頭垢面的,完全像個乞丐!

戚岳上前看了看,隱約能看得出他原來生活是富貴人家,身材也還不錯,如果放到大街上,應該是俊俏公子一類的人。

這是明楓晉?

戚岳試著叫了兩聲。

那個人卻一點動靜都沒有,反而是從狹長的走道里傳來凄厲的尖叫聲。

戚岳皺了皺眉。

這個地方的狹道很長,哪怕是一點點聲音都會有很大的回聲,更何況如同殺豬一般的慘叫?

就連他都有些忍受不了聲音的摧殘,看昭尺那丫頭都已經把耳朵捂住了,地牢里的人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難道是已經死了?

想到自己空間里還有戚岳翎的那把紅纓槍,戚岳拿出來就是默默往裡面捅了捅。

沒動靜。

真的是死了。

「戚岳翎,我知道你在裡面!你好的很啊,竟然在這裡下藥!我就派人守在這裡,看你怎麼出來!」

尖利的聲音伴隨著回聲傳過來,全是明沉樓的威脅。不管如何,他進不去,戚岳翎也出不來,到底還是戚岳翎落入下風,最終的勝利者還是他!

戚岳被吵的不行,估計明沉樓也知道這裡的迴音能把人煩死,故意說話很大聲,直到他自己都有些受不了了,才帶兵守在那裡,等著戚岳翎受不了出來投降!

「去,把矮凳子搬過來。」明沉樓也不傻,地上不能走,那他架個凳子走不就沒事了!

想到自己很快就能夠捉住戚岳翎,明沉樓的笑容就越發的擴大。 「太醫院的解毒丸都服上!」明沉樓又吩咐下去,做好萬全準備。

他深知戚岳翎有一身出神入化的醫術和毒術,也不知他身上還有多少葯,讓侍衛們都帶上解毒丸,也算多一層保障。

狹道就這麼寬闊,明沉樓派人拿來凳子,就變得更窄了,上凳子接力行走,又不方便。

更何況他們也不知道戚岳翎到底弄了多長的毒藥在狹道上面,根本不敢下凳子!

明沉樓帶領的侍衛還在慢吞吞的用凳子一步步挪過去的時候,戚岳已經收起了紅纓槍和蘇眉又走出來了。

看著明沉樓那邊一群人傻乎乎的模樣,蘇眉不厚道地笑出來了。

我勒個去,用凳子過來,明沉樓還真是「機智」!但是這麼過來,你不覺得自己能動的空間更少了嗎?

蘇眉清脆悅耳的聲音一陣陣迴響,譏諷得明沉樓臉上一陣黑一陣紅。

在看到蘇眉身邊的是個男子以後,明沉樓就更加崩潰了。

「竟然不是戚岳翎!」

戚岳翎竟然沒有來?難道她以為派自己的小丫鬟就能搞定了嗎!

明沉樓並不重視戚岳,他以為自己最大的敵人是戚岳翎,卻不知道戚岳翎和戚岳曾經互換了身體魂魄。

蘇眉知道明沉樓誤會了,她也不解釋,反而心情很好的就此接下去,「是啊,小姐這麼忙,我一個丫鬟就已經足夠應付了呢。」

「大言不慚!」明沉樓怒,他現在的身份是九五至尊,天下誰不敢聽他的!他絕對不能容忍自己眼皮子底下還有一個不能掌控的因素。

戚岳翎就是一個!

想到戚岳翎時時都帶著這個小丫頭,許多事情也是經小丫頭之手,這丫頭應該也是戚岳翎最信任的人,若是把她捉住了,從她嘴巴里撬出點什麼話,戚岳翎的弱點不就出來了嗎!

明沉樓看向蘇眉的眼神又深沉了一些,算計的眼神十分明顯。

一直讓蘇眉出頭吸引對方目光的戚岳也注意著明沉樓,自然也看到他眼神的變化。

一看就知道在打什麼壞主意,還是小丫頭的壞主意!

戚岳怎麼能容忍!

身後的手悄悄遞給蘇眉一顆藥丸,戚岳就已經動手了。

這還是蘇眉進入這個世界以來看到戚岳真正的動手。當然,宮宴之上的那次不算。

戚岳的步伐左搖右晃,變幻莫測,用的是他前世的身法,快准狠,一招致命!戚岳對於自己下的毒從來不畏懼,而對方畏首畏尾地害怕被戚岳下毒,再加上凳子佔了不少空間,根本沒多少發揮的餘地。

基本戚岳一出手,就把明沉樓抓住了。

蘇眉跟著後面將身上僅有的一些毒藥喂下,還笑吟吟地炫耀,「我家小姐的葯天下無雙,你以為就宮裡那些庸醫的解毒丸能夠抵禦藥性嗎?」

勝局已定,戚岳沒有殺掉一個人,就是因為怕血腥味充斥狹道散發不出去,讓小丫頭難受了。

蘇眉的聲音如同毒藥的號令一般,明沉樓驚恐的發現自己的身體一陣一陣的抽痛,十分猛烈! 明沉樓又是害怕又是不甘心,好像知道了什麼秘密一般狠狠反駁,「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戚岳翎她想要自己當皇帝!哈哈哈哈……」

「這樣狠毒的女人,她誰都看不上,她要自己當皇帝!」隨後又轉頭看向了戚岳,對著蘇眉說道:「是他吧,戚岳翎想讓他當皇帝是不是!」

蘇眉白了明沉樓一眼,實在佩服這位的腦洞。

然後毫不留情地打翻他的自以為是,「你想多了。」

「我不信!」

蘇眉:「……」

看現在戚岳也沒有注意這邊,蘇眉壞心眼地湊到他的耳邊,把血淋淋的真相告訴他,「是我,不想你當皇帝。」

明沉樓:「……」

他不信!

一個小丫鬟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能耐!

可是眼前的狀況……無論真相是什麼,都已經不重要了,他已經敗了,敗給了戚岳翎的小丫鬟,和她的義兄!

身上的毒越發的疼,明沉樓的頸部都變成紫色的,蘇眉默默看著明沉樓痛苦的模樣,默默嘆了一口氣,不知想了些什麼,又從袖子里拿出剛剛戚岳才給她的藥丸,硬塞進戚岳翎嘴裡。

「算了,就這樣吧。」

7351,我要結束任務。

【目標九王爺好感度不足100,任務失敗】

【正在複製宿主意識……複製成功】

【正在脫離世界……】

回到白茫茫一片的地方,蘇眉的心裡才鬆了一口氣,就在那個時刻,她的腦子裡好像閃過了什麼,只可惜太快,她絲毫捕捉不到。

是不是……她以前也經歷過這樣的事情?

心裡總有一絲不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任務失敗的原因,蘇眉嘆了一口氣,先調出了自己的資料。

【宿主:蘇眉

寄體:柳昭尺

容貌:20

聲音:19

膚質:18

體力:18

智力:19

魅力:19

星級:3

積分:11100

基點:6

特質:無

技能:黑客(高級)、火(中級)、隱身術(中級)

物品:小空間,邪刀虎翼】

大概是察覺到蘇眉情緒的不同,7351也沒有直接把人傳送到任務世界里,而是給她一些調息的時間,等到情緒平穩了,蘇眉才開始更改自己的資料。

「聲音+2,膚質+2,體力+2」說完,又想起當初系統說的懲罰任務,蘇眉抽搐著嘴角賊兮兮地問,「系統君,本寶寶心情不好,可以先做一個任務緩緩嗎?」

7351不帶思索的同意了。

同意了!

蘇眉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

「少爺,留他一命吧。」柳昭尺顯然十分冷靜,「否則政局還沒穩定下來,再換君主,恐怕也是不太好。」

明沉樓雖然心眼多了點,也是因為如此,才有能力坐在這個位子上。只要明沉樓看到他們的實力,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根本無法撼動將軍府的一分一毫,也不會再雞蛋碰石頭了。

「你把解藥給他了?」戚岳挑了挑眉,看著明沉樓的心思又深沉一些,果然是個壞人,死到臨頭還勾的昭尺小丫頭心軟!

柳昭尺點點頭,「對啊。」看到戚岳臉色不太好,她又急忙轉移話題,「少爺,這的空氣不好,我們回去吧?」 戚岳點頭同意了,想到地牢里的人,又返身回去看了看。在看清楚對方的臉時,戚岳也是有些詫異。

地牢里的屍體,竟然是明煊赫的。

柳昭尺愣了愣,但是在回想了劇情的結局以後,又覺得釋然。最後的太子,的確是死在某個地牢里,只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地牢了。

「明楓晉呢?」戚岳問。

明沉樓哆嗦了一下嘴巴,毒性的猛烈和戚岳翎一家子的不可撼動讓他畏懼,就連一個小丫鬟,他都鬥不過了……

「已經死了……」明沉樓臉色白了白,不知道聽到這個消息對方會不會直接殺了他。

戚岳一眼就能看穿他的想法,他還不屑殺了明沉樓。一方面是因為小丫頭說的政局不穩,需要明沉樓來穩住這個國家。

另一方面是,小丫頭選擇不殺,他尊重小丫頭的選擇。

但是……

如果明沉樓還拎不清自己的位置的話,他不介意再換一個皇帝!只要小丫頭願意,他就算是被天下人所不恥,也要讓她成為這個天下最尊貴的女人!

明沉樓是被狠狠警告一番才放走的。

一片的侍衛和暗衛七零八落地躺在地上,戚岳所及之處,連忙爬起來讓開,誰也不敢惹惱了這個煞星。

帶著柳昭尺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正午了,剛好趕得上用膳,兩人又乘著馬車回了將軍府。

狹道里,明沉樓還沉浸在戚岳給他的衝擊里,對於戚岳再次說明將軍府沒有任何心思以後,他總有一種如夢似幻的感覺。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