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鏡子中的情形讓沐靈夕更加的疑惑了。

只見鏡子中,沐靈夕那雪白的肩膀處正活靈活現的鐫刻著一隻火紅的鳳凰圖案。

那隻鳳凰的樣子像是剛剛出生一般,身體還是蜷縮著的姿態。

沐靈夕疑惑的皺著眉頭,自己肩膀上之前並沒有這個圖案,這一點她還是非常確定的。

然而現在卻忽然之間突然出現了,難道這是有什麼象徵嗎?

沐靈夕心中疑惑重重的猜測著。

然而就在這時,穎月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靈夕!時間差不多快到暮時了,我們去學院廣場參加開學慶典吧!」

沐靈夕連忙將肩頭的衣物拉好,然後走出大廳的門,穎月此時已經換了一身水藍色的清爽衣裙,那一臉的開心模樣怎麼都掩飾不住。

沐靈夕見穎月笑的神神秘秘的,不由得開口問道:「什麼事情這麼開心?」

然而穎月確實更加神秘的搖了搖頭,只是拉著沐靈夕的手就開始向外走去。

危險貝勒爺:福晉不好當 「哎呀!時間就快到了,我們就快走吧!」

沐靈夕被穎月拉著出了門,不論沐靈夕怎麼問,穎月都只是神秘的搖頭。

最後沐靈夕索性不問了,直接跟著穎月來到了學院廣場。

雖然早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但是沐靈夕還是被現場的人潮嚇了一跳。

只見眼前原本空空蕩蕩的學院廣場,此時竟是人山人海的熱鬧景象。廣場上被裝飾著數不清的紅色花燈,彩帶飛揚,旌旗招展。

廣場上按照學院劃分成了三個區域,只見每個區域中解釋歡聲笑語推杯換盞,好不熱鬧。

沐靈夕愣愣的看著,這開學慶典還沒開始就已經熱鬧成這樣真的好嗎?

穎月此時剛找到迷霧學院的分區,拉著沐靈夕就要過去。

忽然間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了沐靈夕的耳中。

「沐靈夕!你在這啊!可讓我好找!」

只見人群中,袁醇那渾圓的身軀艱難的朝沐靈夕的方向挪動著。

沐靈夕咧了咧嘴!

這樣都能被你找到,還真是猿糞不淺啊! 人們往往都喜歡人云亦云,有了第一個,自然會有第二個站出來。

此時,在議事堂當中,隨著那人的反抗,眾人之中也是再度出現了幾個反抗的聲音。

而葉天此時依然很是淡定,對於這種情況,葉天在來之前早已經是做好了打算,所以此時的葉天不慌不忙的看著大家,當即便是再度說道:「各位,我知道,你們都是葉家的棟樑之柱,葉家不能沒有你們,如今族長身負重傷,我作為他的兒子,自然不想在這個時候看到他還辛苦的操持政務,但是,請大家相信我,我現在所說的一切,都是為了葉家的未來著想,希望大家能夠理解。」

偽萌寶寶:總裁的失憶嬌妻 葉天並沒有氣急敗壞,面對這樣的情況,雖然葉天沒有太多的經驗,但是葉天知道,如果自己此時氣急敗壞,那便是更加彰顯了自己的年少無知。

而那樣的話,自然也會有更多人提出異議,甚至釀成更加嚴重的後果。

因此,此時的葉天保持著自己一顆冷靜的心態,聲音也是極為柔和對眾人說道。

果不其然,葉天此話出口之後,堂內的眾人當即便是一個個閉了嘴,之前那些跟著第一個人起鬨的幾個人也是不再言語。

然而,那第一個人此時卻是再度站了起來,而後冷哼一聲說道:「哼!說得好聽!這麼大的葉家,豈能任由你一個小小的少年來安排未來?!」

「我不是安排,是選擇!」

葉天此時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再度將自己的目光落在那說話之人的身上,而後便是說道。

而此時也是沒有人再配合那個人的言語,那人也是顯得有些無話可說。

葉天見狀,當即便是再度看了看眾人,而後說道:「大勢造英雄,在此之際,我多希望看到葉家出一個絕世無雙的英雄?然而,英雄往往寂寥,我們誰都明白!」

眾人聽聞葉天此話,也是一個個有些詫異,因為這樣的話顯然不像是從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的嘴中說出來的。

但是,眾人此時卻是清清楚楚的從葉天的嘴中聽到了這句話,而且還那樣的真誠!

當下,眾人從更是無話可說。

煉金真命 然而葉天卻依然是沒有停止,當即便是再度說道:「時間倉促,先安排孩童和婦女先行撤離,待得一切穩定之後,我們在全部動身!」

說著,葉天便是將目光轉向大長老,而後再度對大長老說道:「大長老,此時還有勞您費心了。」

聞言,那葉戰當即便是說道:「少爺請放心,定不負所托!」

說著,大長老便是轉身看著此時默不作聲的眾人,當即葉戰便是說道:「還有人反對嗎?」

葉戰的語氣很是低沉,眾人此時也是不再有人說話。

自然,剛才葉天的話的確讓眾人有些詫異,葉天的安排精心切沒有漏洞,先撤離婦女孩子這個打算也是讓人無力反駁。

葉戰看著沒有人在說話,當即便是說道:「這就回去通知家人吧,該收拾的收拾,該動身的,就動身吧!」

而眾人聞言,卻是沒有立即動身,他們似乎很是不甘心,以前在國都的時候,何曾受過這樣的屈辱?然而如今,卻是被人逼得一步一步幾近走向絕路!

葉天此時也是猜測出了眾人的心思,當即便是再度說道:「諸位,我們都是葉家的七尺男兒,當知成大事者不拘小節的道理,我們如今這般,正是為了日後的崛起!」

聽到葉天此話,眾人終於是不再有所遲疑,還有幾個面色遲疑的人此時也是狠狠咬了咬牙,而後終於是轉身離開。

葉天看著眾人的離開,而後再度將目光落在葉戰的身上,當即便是說道:「大長老,此事不宜聲張,在郾城,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葉戰點了點頭,說道:「少爺放心,我會處理好!」

事情就這樣拍下案板,而葉氏家族的未來,也是在這一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隨著這一次遷徙,在未來的天神大陸上,會發生一場在所難免的浩劫。

然而,這一切,如今的葉天卻是一無所知……

安排好了一切,葉天便是再度遊走在家族之中,看著那一個個收拾完畢,準備動身的家屬婦女孩童,葉天也是極為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如今這般無奈之舉,的確讓人痛之入骨!

待得眾人都收拾的差不多的時候,葉天再度將眾人聚集在葉家的院落之中,而後看了看天色,當下便是再度說道:「各位,葉天先在這裡代父親給大家道歉了,葉家如今被逼到這般境地,我知道,我父親脫不了干係,但是請大家放心,我們今日嘗過的苦,來日,定會以加倍的甜奉還給大家!」

人群中此時多為婦女孩童,看著葉天此般模樣,一個個也是默不作聲。

而葉天當下便是再度說道:「如今天色尚早,待得夜間,再進行遷徙吧!」

一群人中還有些抱著幾個月大的孩子的,此時也是顯得頗為噪雜。

而葉天再度看了眾人片刻之後,便是緩緩的轉身,而後對著葉家的大門行去。

而後,葉天的身形消失在街道之上。

十幾分鐘之後,葉天的身形出現在藏寶閣的門口,隨著侍衛的通報之後,葉天方才順利的進入藏寶閣。

葉天的目的很明確,直接找到了蓮姬,當下便是說道:「蓮姬姑娘,很抱歉前來叨擾,只是遷徙一事,還要勞煩蓮姬姑娘領路了。」

聞言,蓮姬的臉上漏出一抹意外之色,而後說道:「怎麼這麼著急?」

葉天面色不改道:「畢竟不是什麼好事,趕早不趕晚吧!」

蓮姬也是無奈的點了點頭,而後思索了片刻之後再度說道:「你稍等我一下。」

說完之後,蓮姬便是轉身,再度走近了房間之中。

葉天在外邊等了良久,終於是看到了那從房間之中緩緩走出的蓮姬。

此時的蓮姬一身黑色緊身衣,比起之前的紅裙,更是將其曼妙嫵媚的身子勾勒的凹凸有致。

然而此時的葉天卻是無暇欣賞。

蓮姬此時也沒有廢話,當即便是說道:「走吧!」 「原來是袁公子啊!你也是剛到嗎?」沐靈夕換上一張笑臉問道。

袁醇好不容易擠到沐靈夕身邊,一張胖臉上滿是汗水。

「哪啊!這都找你好久了,那天讓你選彌龍學院你怎麼沒去啊!」

袁醇一邊擦著汗,一邊一臉遺憾的問道。

「我們當時看彌龍學院人太多了,就選了其他學院,萬幸的通過了學院考核,以後在一個學校里,在哪個學院不都一樣嗎?」

沐靈夕其實對這個袁胖子倒是沒有多少惡感,畢竟人家當時可是很捧自己場的羞辱了林欣兒呢。

「說的也是,不過以後要是有什麼事情了,記得來找我啊!」

袁醇將自己那肥厚的胸脯拍的啪啪響,充分顯示著自己的可靠性。

沐靈夕也沒有推辭,直接說道:「那是一定的,以後還要多仰仗袁公子了。」

兩人之間正說著,之見不遠處忽然砰的一聲,一道絢麗的煙花在空中炸開。

緊接著,又是數道煙花升上半空,整個學院上空,頓時被絢爛的煙火照亮了。

之見封湮院長一身整潔莊嚴的白色學院袍服,瞬間出現在學院廣場中央的慶典台上。

原本嘈雜的廣場上頓時安靜了下來。

「各位彌城學院的學員們,今天是學院新學期開學的日子,首先,我代表彌城學院,歡迎各位進入學院的新生們,預祝你們的未來從今天起走向輝煌!」

封湮語畢,整個學院廣場上掌聲沸騰。

「在這個只得慶賀的日子裡,學院特意邀請到了冥王殿下作為嘉賓與你們一同慶賀。」

「嗡」的一聲,廣場中頓時爆發出一陣衝天的尖叫聲。

封湮的話還沒說完,就已經被學員們那瘋狂的尖叫聲淹沒了。

然而這時,一個清冷的聲音自半空中響起。

「誰說本王是來做嘉賓的,本王只是來找人而已。」

頓時,所有人皆是抬頭向半空中看去。

只見一個墨色的身影,正半倚在一條鮮紅如血的元素巨龍背上,緩緩而來。

「天哪!那就是冥王殿下。」

情迷歡愛:首席的冷豔傲妻 學院中的一眾女生頓時發出一陣驚呼。

「真的是冥王殿下,我們宮佑國唯一的六系靈力天賦。」

學院的男生們更是一個個眼中爆發出崇拜的光芒。

沐靈夕看著那熟悉的身影,心中卻不由的慌亂起來。

袁醇並不覺得冥王殿下有什麼好崇拜的,他覺得還是有錢比較實在,所以看了半空中那拉風的身影一眼,撇了撇嘴。

「六系靈力天賦好是好,又不是你們的,激動個什麼勁!」

眼中鄙視的看了周圍那沸騰的人群一眼,當看到沐靈夕時,發現沐靈夕是唯一一個與自己同樣淡定的人,就連穎月都一臉驚艷的看著那身影。

「沐靈夕,你果然是我袁醇的知己。」

沐靈夕頓時看向袁醇,心情不由得好了起來,看來並不是所有人都會買他的賬吧!

想到這裡,沐靈夕朝袁醇彎唇一笑:「那是!我覺得袁公子比那冥王殿下要好多了,至少看著真實。」 夜,萬物俱籟,然葉家眾人卻行走在夜間的山路上。

蓮姬和葉天走在前方帶路,身後跟著一群婦孺兒童。

一群人皆是步行,行進的速度極為緩慢,然而葉天卻是沒有絲毫的著急,這便是葉天為何這麼早就進行了遷徙的原因。

有了更多的時間花在行進上,便會減少許多不必要的風險。

蓮姬選擇的是一條山間小道,不怎麼有人出現的地方,也沒有來往馬車的打擾。

然而,這樣的小道,自然是有不少的妖獸出沒,葉天也深知這一點,在動身之前,葉天隨身帶了幾柄雕靈武器,分發給一些實力不錯的婦女,還有蓮姬,用來防身。

不過所幸的是,一路之上,也沒有遇到太多妖獸的騷擾,或許是因為這群人看起來聲勢浩蕩,那些妖獸也是不敢叨擾。

然而,就在大家都放鬆警惕的時候,前方的黑暗之中卻突然出現了一群黑壓壓的妖獸群。

葉天遠遠看去,根據那妖獸的體型和聲音,當下便是確定,那並不是什麼高階妖獸,而是當初在葬天山脈遇到的綠瞳獸。

綠瞳獸是二階妖獸,往往都是成群出現的,一般都是晝伏夜出,而在夜間,它們的作戰能力往往也是最強的時候。

當下,葉天便是緩緩鬆了一口氣,還好不是什麼高階妖獸,雖然這綠瞳獸數量眾多,然而如今的葉天已經是毫不忌憚。

當即,葉天便是對一旁的蓮姬說道:「你在這裡等著我,我去去就回。」

說完之後,葉天也不顧蓮姬那欲言又止的樣子,當即便是對著那群綠瞳獸沖了上去!

如今的葉天也是沒有打算再將自己的咪咪隱藏起來,因為所有人都已經知道了咪咪的存在。

更何況,此時此刻處理這些綠瞳獸自然也是越快越好,葉天可不打算在它們的身上浪費太多的時間。

當即,葉天的速影瞬間啟動,身形瞬間便是到達那綠瞳獸群之中。

而在到達的一瞬間,葉天身上的赤紅色光芒便是迸發而出!

一瞬間,那獸群之中便是發出一陣陣哀嚎之聲。

然而此時的葉天卻是極為耐心的在人群之中尋找著那領頭之獸的位置。

根據上次的經驗,葉天知道,綠瞳獸群一般都由領頭之獸發號施令,只要將那領頭之獸斬殺掉,將會去除很多的麻煩。

此時的葉天目光直接鎖定在綠瞳獸最多的地方,果不其然,在那中央位置,果然是領頭之獸!

此時,那領頭之獸正在發出一陣陣嚎叫,顯然是在發號施令。

當即,葉天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藉助著速影,猛然沖向那獸群之中。

然而,獸群眾多,即便葉天身上的高溫可以將一部分綠瞳獸化為灰燼,然而依然是有著數不勝數的綠瞳獸湧來。

葉天看著那好像消滅不完的綠瞳獸,當即也是狠狠咬了咬牙,而後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開始嘗試著調動自己的虛沌之印的能量!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