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術大師嗎?」特涅斯輕輕彎下腰,查看了一具屍體上的傷痕。

「抓痕?難道是···」

···

漆黑的夜涼如水波,空中繁星點綴,倒也不負輝光。

NBA全能王者 某處洞穴中,橘紅色的火苗躍動著,猶如一位起舞的精靈。而在火堆一側,莫吉靜靜的躺在了一塊巨大的葉子上熟睡,身上的傷口已經過簡單的處理。

「呀呀,小傢伙,真有活力!」

另一側,一名嬌俏的少女環抱著小但丁,被張牙舞爪的小但丁給逗樂了。

她這一樂,身後一根潔白的尾巴便左右搖動起來。

原來這位少女並非常人,而是獸化人!也稱之為裔獸族!

裔獸族常跟獸人一族相提起,不過兩者卻截然不同。

獸人樣貌本質為獸,卻能如人類一般行走、使用武器、獨立思考。

而裔獸族則是樣貌本質為人,只是某些部位還保留下了獸化的特徵。

即便如此,兩個種族還是共同進退的,他們的信仰也都為獸神。

篝火旁的少女立著一對可愛的貓耳,雙手覆蓋著一層細微的白色絨毛,顯然是裔獸族中的貓裔。

「嘶溜——啊!」

「莫奈,嗯,你最好還是放下那個小傢伙喵。」

這時,一道聲音幽幽飄來。

只見在洞**的一塊大青石上擺放著一個茶色的坐墊,坐墊之上盤坐著一道嬌小的身影。

他渾身毛茸茸的,狀若黑貓,顯然是獸人中的貓人一族。

這貓人與眾不同的是披著一件練功袍,腰間系著黑帶,看上有些不倫不類。

更為奇特的是他正端著一杯茶細細品味,聲音不輕不重,說話慢條斯理。

「倫桑大師,為什麼?」莫奈一臉萌萌道。

「我怕你不小心失手弄死他喵。」名為倫桑的黑貓一臉憐憫的望著小但丁。

「倫桑大師!!你在說什麼!」莫奈咬牙切齒道,昂起自己的頭,「在部落里,可是我照顧族內的孩子的!」

「是這樣說的喵,只是那些孩子見了你都像老鼠見貓一樣的喵。」倫桑吐槽道。

「哼!誰叫那群小子不聽話!」莫奈不以為意。

「不聽話就把他們趕到野外去獵殺魔獸喵?」倫桑放下手中的茶杯,嘴角微微抽搐著,鼻子兩側的鬍鬚也跟著顫抖起來。

「那當然了,我們可是獸神的孩子!天生的戰士!他們也應該成長起來了!」莫奈理直氣壯道。

「你開心就好喵。」倫桑淡定的喝起茶來。

莫奈吐吐自己的小粉舌,又把注意力放在了但丁身上。

「倫桑大師,這小傢伙背後還有兩個鼓包唉,好奇怪哦,是不是生病了?」莫奈很快發現了什麼,好奇道。

「正常的喵,看到那個男人沒?他們應該是雲陸上的天使族喵。天使族當然有翅膀了喵!」倫桑隨意道。

「天使?是翼人嗎?」莫奈眼睛閃爍起來。

理論上講,翼人族也是裔獸族的一支,不過他們一直待在雲陸之上,禽鳥也無法稱之為獸,與裔獸族終究還是有差異。

不過這不能阻止莫奈的遐想,事實上她十分嚮往天空!

在草原荒原之上居住了十數年的莫奈渴望飛向那一片天空,也不知道一隻貓哪裡來的想法。

「不不不,天使族就是天使族,和翼人族是不一樣的。」

「那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還被那麼多的賞金獵人追殺!」莫奈氣憤道。

賞金獵人的行事手段都讓人不齒,他們在埃爾洛也像過街老鼠似的,人人喊打。

莫奈有許多的同胞也遭受到賞金獵人的捕殺!而他們的最終目的不過是將美麗的貓女販賣到奴城!

一想到奴城,莫奈就瑟瑟發抖起來,表情中有三分氣憤,但更多的還是恐懼!

五城環立!萬族為奴!

奴城,就是這樣一個充滿著黑暗與恐怖的地獄!

事實上,莫奈此次跟著倫桑出來就是為了救出被抓走的幾名貓女。

所幸,那些貓女還未被送到奴城,最後也被兩人解救了出來,返送回部落領地。

而人生中第一次遠行的莫奈卻是想多玩一會,這才有了後續的事情。

兩人在路上遇到了被賞金獵人追殺的莫吉兩人,本著對賞金獵人的厭惡,他們自然也出手了。

「我聽說雲陸發生了大變化,剛經歷過一場災難,這情況不足為外人道也喵。我相信,他們的出現不是偶然喵。」倫桑到此時露出睿智的目光。

大半輩子的風風雨雨可以讓他很好的判斷出形式,同時黑市上的事情倫桑也聽過一點,所以救下莫吉兩人也並非出自於救人的心態。

「有誰知道呢喵?未來誰說的准呢喵?」

倫桑掛上了和煦的笑意,他按照本心做事,也不知道自己的這一行為會給未來帶來什麼變化! 「殿下!殿下!····」

莫吉不斷擺動著身子,眉頭緊皺著。

某一個瞬間,他睜開了雙眼,只感覺口乾舌燥,腦子疼的不行。

「倫桑大師,他醒了唉!」莫奈一下子從半睡中蘇醒,有些迷糊的意識也迅速精神起來。

「哦喵。」倫桑睜開一隻右眼,眉頭一挑,捏了捏自己的鬍鬚應了一聲。

「殿下!」長時間的戰鬥讓莫吉十分敏感,也讓他可以在剎那間投入到緊張的狀態。

他醒過來第一時間便瞄到了一側草垛上酣睡的小但丁,其次他凝視著眼前的兩個異人。

「裔獸族?貓人?」莫吉冷冷的吐出五個字,下意識的摸向了自己的腰際,卻發現自己的刀消失了。

他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又想起自己的刀已經隨著戰鬥而崩碎了。

「對不起!」莫吉咬牙道,作為一名刀客,刀就是自己的第二生命,早已超脫了死物的範圍,他們也是夥伴!更是戰友!

噌!

即便沒有利器,莫吉還是抄起了一側的一根樹枝,那樹枝明顯是用來燒火的。

「喂,你這人好生無禮···」莫奈見莫吉的動作,心中有些生氣,這是把她們當做賞金獵人了嗎?

殺生光輪!

然而莫吉的動作太快了,回答莫奈的也只有凌厲的一刀。

莫奈根本沒有想到這種變故,自然也無任何防備,莫吉的刀很快便抹到了她的喉口,再過一息的時間,莫奈就要香消玉殞了。

「有點意思喵。」盤坐在大青石上的倫桑捏緊了自己的鬍鬚,眼中閃過一道亮光,身形動了。

咻!

一道虛影殘影,莫吉的刀恍若遭受重擊,一下子偏離了原本的方向。

卡擦!

那被鬥氣保護的樹枝也斷成了數截!

「好厲害!」莫吉連退數步,驚疑的望了一眼前方靜靜站立的矮小身影,此時倫桑在他看來無比的高大!

「素聞獸之一族體質出色,都是天生戰士和體術師,而在貓人中則傳承著最古老的體術九道之一————喵喵道!這便是喵喵道了吧!」

莫吉倒吸一口涼氣,只感覺前路灰暗,可能有負大天使所託。

「小夥子,脾氣不要那麼急躁嗎喵,認清楚狀況好嗎?否則錯怪了好人就追悔莫及了喵!」倫桑帶著和煦的笑意淡淡道。

「錯怪?」莫吉一頭霧水,但很快又反應過來。

假若這兩人是敵人的話根本沒必要放過他,只需將其捆縛起來便可消除一切麻煩。而且自己身上的傷也被他們治好了,這可不會是賞金獵人該乾的事情。

「對不起了,是兩位救了我嗎?」莫吉也是知錯能改的漢子,直接低頭道歉道。

「還算有救喵。」倫桑嘻嘻笑著。

「哇!」就在這時,一旁的莫奈忽然大哭起來。

原來她剛剛被莫吉的殺意嚇住了,又在生死之間走了一遭,精神直接崩潰了。

「哎,麻煩了啊喵!」倫桑揉了揉自己的腦袋,一下子又竄回到大青石上閉目休息。

「哎?」這一下子換莫吉懵了。

「啊!!」莫奈大聲叫著,淚珠不斷湧出,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體會死亡,那種感覺讓她恐懼。

「哇哇!」她這一哭倒好,把但丁吵醒了兩人一塊哭了。

莫吉頭都大了,他可從未遇到過這樣的情況,更離譜的是那一位看起來很強的貓人大師還在一旁裝睡!

「敵人!敵人!!」莫吉一拍腦袋,莫奈的哭聲如果太大的話可是會把外面的賞金獵人給招進來的。

接下來的時間,莫吉傾盡了腦海中所有的辭彙,好說歹說才把莫奈可勸下來,又將小但丁給安頓好了。

「大叔,你答應我的別忘了。」莫奈紅著眼睛對莫吉嘟嘴道。

「不會,不會。」莫吉苦笑著,剛才他可是和莫奈簽訂了許多的「不平等條約」。

比如要帶莫奈去雲陸瞧瞧,又比如要幫莫奈完成她的任務等等,這可真是一個古靈精怪的少女。

「對了,大叔,你能和我說說你們的事情嗎?為什麼那群混蛋賞金獵人要追殺你們?」莫奈好奇道,雖然倫桑已經解釋過一遍了,可她還是很想知道真正的內情。

莫吉也無思考多久,自己的命都是人家救的,將事情告訴他們也沒有什麼關係。

最主要的是莫吉對倫桑很是忌憚!

「啊,你們雲陸人好複雜啊,不就是爭一個首領嗎?在我們部落誰最強誰就是首領!「莫奈狠狠的揮了揮拳頭驕傲道。

莫吉一臉黑線,這埃爾洛誰不知道獸族部落的選拔方式最簡單粗暴!當然,這也跟獸族的性子比較耿直粗獷有關係,人心才是最複雜的啊。

「你要去加瓦西亞喵?天使族的小夥子,我勸你還是去其他地方吧喵!就算是回雲陸也比你去加瓦西亞要好喵。」倫桑忽然開口了。

「為什麼?」莫吉不解,深深的皺起眉頭,很快又舒展開來,「加瓦西亞···發生變故了?」

「聰明的小夥子喵!加瓦西亞幾天前發生了一場叛亂的說喵。結果,作為族長的特涅斯帶著親信下落不明喵!」倫桑道。

「唐克!」莫吉心中刻下了這兩個字,除了這個傢伙,他實在想不出加瓦西亞為何會發生這種變故。

「加瓦西亞也不能去了,雲陸更不可能回去,我又該去哪裡呢?」莫吉喟然一嘆,整個人都陷入迷茫狀態。

「呵呵,天下之大,何處為家。小夥子,你要是真不知道該去哪裡,就跟我們先回部落吧喵!」倫桑笑呵呵道。

「部落嗎?」莫吉呢喃著。

「好呀!好呀!正好,大叔,你還欠我很多條件呢,跟我們回部落吧!我們部落可漂亮了!東西可好吃了!」莫奈粉嫩的舌頭舔了舔嘴唇興奮道。

異位面事務所 「多謝!」莫吉心中有了決斷,西北方的獸族部落遠離南方,那裡人跡罕見,賞金獵人活動的跡象也極少,的確是個很好的選擇。

······

數年後,加瑪帝國多柯城外某處。

「就在前面!快!快!」

幾聲急嘯回蕩在林子間,周圍的地上一片狼藉,落葉飛散,屍體遍布。

「快跑!但丁!」莫吉大吼一聲,手中染滿了鮮血的刀已化為可怕的黑紅色。

「跑!跑!」但丁不斷念著,臉上帶著些許恐懼,最後消失在了林子深處。

行進某處小丘之時,但丁腳下一個踉蹌,便滾落下去,昏死過去。

另一邊的莫吉則是帶著滔天殺氣與一群賞金獵人站在一塊。 「想起來就好,你長大了,但丁。」莫吉欣慰的望著但丁,昔日的那個小孩也終於成長到了此刻,他也沒有辜負自己的期望。

「莫吉叔叔,你沒事,真是太好了。」但丁眼眶的淚水晶瑩,那一段幼年的時光他永遠都不會再忘記了。

「是但丁!我就知道這小子會沒事?不過其他人呢?」遠處的扎西眼尖,一下子便發現了但丁,立刻興奮道。

「又是米迦勒一族的血脈!」從變故中回過神來的古拉加斯在見到但丁的那一剎那,本就點燃的怒火爆炸的越發誇張了。

米迦勒一族,秘之意志繼承者,這兩股討厭的氣息融合在但丁的身上,讓古拉加斯極其厭惡這個冒出的年輕人。

「古拉加斯!」

敘舊完畢之後,但丁冷厲的目光凝視著前方,一路化光行來,他可是瞧見了雲陸各地的慘狀。若不是為了制止這一切的源頭,他早就去保護自己的子民族人了。

「當年的那個孽種?」但丁的笑意不變,悠閑的打量著但丁。

但丁也感覺到了一股帶著極其強烈侵略性的目光,微微偏過頭便對上了那雙陰鬱的眸子。

「唐克?」但丁緊握著斷劍,他從未想過兩個仇人會在這樣一種情況下現身。

「但丁,過來。」莫吉不漏聲色的拉了拉但丁,兩人隨即扯到了岸上。

雲海中,唐克不只是帶著紅桃K與黑桃J,還跟著一群魔族,想要反咬他們一口真是太容易了。從剛才唐克的漠視中莫吉就能知曉他的想法,這個傢伙就算是成為了合作對象也不能完全放心。

「古拉加斯,我有個不錯的提議哦。」唐克望著莫吉兩人離去,也不動作,而是跟遠處的古拉加斯說起了話,真是出人意料。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