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公的話,暫無任何異常動靜。」

「嗯,再探。」

「是!」

(本章完) 在靠近無花皇朝的這一片妖獸山脈中,當是藏有一處龍脈節點。

數月之前林雲神念便掃到此處有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波動,曇花一現。而數日之前,林雲再次掃到,也是曇花一現。

原本林雲也不知是什麼人在那邊,只想著有機會前去探探。

方才與玄姬對戰之中神念已知,是第七代血魔藏身於那妖獸山脈之中,偷偷的在提取龍脈力量。

呵!這掩人耳目瞞天過海的功夫倒是不錯。

當初保了四皇子之人恐怕也是這七代血魔,畢竟同宗同源,雖不知他們如何來到這片大陸,肯定是有難言之隱必須要忍辱負重,必須要藉助無花皇朝的力量,才會有玄姬嫁給無花大帝並誕下四皇子的事情。

想來,或許是他們遭遇強敵逃至此處,要知道在這個世界魔族人可不常見,是稀奇的物種,甚至大部分人根本都不知曉魔族人的存在。

這也是林雲讓其餘三大妖王埋伏在無花皇朝側翼的原因,就是擔心這裡生出什麼變化。如今看來此舉完全正確,自己若是滅了玄姬,他七代血魔怎會善罷甘休?

這血魔血統之人,一定範圍內能夠互相感知到彼此的情況。當天擊殺四皇子之時,雖然其修為已經恢復,但血脈還未完全徹底覺醒,恐怕這七代血魔和玄姬都不知道呢。

有意思!待本座滅了玄姬,便去會會你這七代血魔,看你到底在那裡搞什麼。

林雲加快速度,到達無花城后,那慘象比之前軍營中更甚,宛如是天災人禍一併降臨,那是慘不忍睹!

天空中,玄姬猶如惡魔在世,一道道血霧連接了大地,直接將地面變成了血池,瘋狂的吸收著血肉,此時已經是達到了脫凡一重境的修為,並大有繼續突破之勢。

若非如此手段,要想連晉兩級?如果沒什麼奇遇,不知要多少年月了。

林雲負手而立於半空,就這麼靜靜看著,沒有任何動作。

玄姬見到林雲,心中不由又是疑惑不解。

方才在軍營中吞噬血肉被其阻攔,怎麼這會兒反倒是不出手了?要知道,軍營雖只有數十萬之眾,可無花城人口百萬甚至千萬!所能獲得的力量自然是高過軍營那邊。

而且她不見自己的夫君無花大帝,當然了,所謂夫君嘛,不過是她給自己在未來留著的養分而已,待有所需要便就吞噬其血肉。

眼下,原本輝煌絢麗的皇宮就像是被鮮血塗刷了數遍,宛如地獄中的城市,此時已空無一人盡數被殺,陰森恐怖!

玄姬抬手拋出一道血霧奔著林雲而去,吭的聲龍吟悶響!林雲抬手釋放龍氣將其驅散,仍舊沒有下一步的動作,這便就讓玄姬更為疑惑。

無花皇朝的氣運尚在,玄姬懷疑林雲這是想看著她自生自滅,待她吞噬血肉結束,進而便就直接吞了那氣運,這是一險招,非到萬不得已不會這樣去做,等同於滅了整個無花皇朝啊!

玄姬深知自己遠不是林雲的對手,除非吞了所有可以吞噬掉的,尚能有幾分勝算,儘管有一定風險會讓自己當場爆裂而亡。

橫豎都是個死,不如放手一搏!

一聲尖嘯!玄姬口中猛然吐出血霧,持續不斷的沖向天空那氣運,將血霧與氣運融合,最後再一口悶掉。

林雲睥睨一笑。

區區螻蟻之輩,自以為血脈稍有特殊便就如何如何,妄想揣測本座意圖?不知天高地厚。

等玄姬吞掉氣運之後,大地天空一齊猛烈顫抖!宛如這個世界即將崩塌!

如此甚好,省去本座不少力氣。

林雲立刻祭出萬妖核心,於天空中綻放出萬丈光芒!

玄姬覺得情況不對,怎麼林雲顯得頗為得意呢?自己的修為已然是突破到了脫凡二重境,可林雲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期待自己能夠突破到第三重、第四重似的。

敵人越強大他就越開心?這是何道理?

既知林雲乃恐怖如斯的強大存在,玄姬不敢輕敵,立刻喚出血霧瀰漫於周身,設置了七層防護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準備以靜制動,且先看看林雲到底想怎樣。

「仍舊是愚昧不堪。」

吭!

龍吟悶響!

天地八方無中生有一般的出現那強大無匹的龍氣!無處不在!血霧見之既散。

玄姬大驚失色!如同是被人剝光了衣服!

先前已經被龍氣「滅」了一次,見識過其恐怖威力,雖避無可避,也不能一動不動的等死,便就朝著高空飛去。

不料,她卻是撞上了萬妖核心,當即便是一聲慘叫!開始連連求饒!

腹黑寶寶:媽咪,跟我回家吧 求饒?本座等的便是此刻,吞噬!無情的吞噬!

得到玄姬的力量,林雲體內靈氣充溢,片刻便突破了修為境界,達到了脫凡第二重境。

其身後一圈圈的青色、金色光圈交叉著逐漸擴散,宛如是已經飛升成仙,異象連連。

不過林雲給玄姬留下了一滴血肉,憑著這滴血肉,血魔一脈之人便就神識尚存,便就有機會再次重生。

林雲彈指將那滴血肉彈飛出去,看似是不屑一顧,實則想讓她指引著自己前往七代血魔那邊。

既然自己的神念都掃不過去,便是到了那裡恐怕也不易找到其所在,有指引就簡單多了。

果然不出所料!那滴血肉隨便兜了幾個圈子,就是被滅成這種形態,玄姬還不長記性,妄想自己是躲過了林雲耳目,便就朝著妖獸山脈而去。

「黑烏王、黑蛟王、鬼蝠王。」

「屬下在!」

「妖獸山脈可有什麼動靜了?」

「回主公的話,風平浪靜。」

「嗯。爾等後退,于山脈外圍待命。」

「是主公!」

這就有意思了。按理說,魔族人雖然生性殘暴,可有人虐殺其同宗必然也不會坐視不管。況且玄姬是和七代血魔同來的,怎會全無動靜?理應早就震怒無比衝出來了。

那就說明肯定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阻礙了他,無法脫身。

片刻間,林雲來到那邊,三大妖王紛紛上前跪地行禮。

(本章完) 「主公,聽聞戰火已熄?」

「無花皇朝已滅,盡歸我妖神宗旗下。」

三妖王各自互相對視一番,面上表情略顯失落。

他們三個本以為潛伏於此,是讓另外三妖王吸引敵軍,而後他們從側翼出擊直取無花城。所以早就磨刀霍霍枕戈待旦。

可沒想到,連敵人的影子都沒見著,這戰爭已經結束了,自然失落。

「建功立業的機會日後自然會有,爾等駐守此處,沒本座命令不得任何人出入,擅出入者格殺勿論。」

「是!主公!」

「主公,方才屬下見一滴血肉飛過,似有生命之存在。不過主公令我等待命,便就沒去貿然出手,特向主公稟報此事。」

「嗯。」說完,林雲一閃而消失,追著那滴血肉而去了。

待林雲走後,這三人小小爭吵了一番。

「黑烏王!你還說主公是對我們委以重任,如今可好!功勞都被搶去了罷!」

「你急什麼!沒聽主公說嗎?建功立業的機會有的是!再說了,主公令我等於此處駐守,必然有其用意。」

林雲追著那滴血肉進入到妖獸山脈深處,未探知的領域,感受到了那股玄之又玄的靈力波動,但憑感受,無法探知其來源。

這邊似是被人設置了陣法,且那人修為必然不俗,連林雲的神念都能躲過。

很快的,那滴血肉停留於半空,倒叫林雲頗為驚訝。因為玄姬在破解域之障礙,此處竟然又有一域?怪不得那奇怪的靈力波動。

有意思!小小的第一重天內,竟然有兩個域之道場。而且,此域比無花域要強上很多,極有可能七代血魔就隱匿其中。

吭!

龍吟悶響!

待玄姬打開了域之障礙,林雲五指彎曲凌空一抓,頓時將其吸引到掌心。即便只剩下滴血肉,林雲也能感覺她在顫慄。

一個握拳,玄姬徹底灰飛煙滅。而後,林雲便進入到這域中。

場景瞬間切換,天空頓時便暗了下來,林雲宛如是進入到了地獄之中,腳下大地堅硬灰暗,一道道的裂紋清晰可見,似是這裡發生過激烈的戰鬥。這整個空間呈黑色,天空中不時閃過陣陣霹靂涌動,唯有此光亮。

轟的一聲!前方不遠處突然一道粗大的霹靂落下,於半空中炸開,是有人進行了防禦阻擋。

林雲神念啟動,來到這域中便就暢通無阻了,瞧那氣息,必然是七代血魔在對抗霹靂。不過此間只有其一人氣息,他是在破解某種封印。

離近了一看,那七代血魔似乎想要從黑暗的天空中取出什麼東西,每每力量所到,便會引來霹靂反彈阻礙,如此重複循環。

那霹靂落下看似普普通通,實則靈力極為強大!且這七代血魔本身修為不俗,竟是達到了脫凡第七重天的境界!

以林雲現在的修為若與之全盛狀態對戰,恐怕十分棘手甚至不敵。 報告老婆,總裁求轉正 好在是這七代血魔恐怕已經跟天空中那陣法鬥了許久,實力大打折扣。

而他所要取得之寶物定然是雷龍珠,五行神龍的另一具龍骨所化。若非如此,區區第一重天內也不會有此域之道場,更不會出現這等威力的霹靂。

如此甚好哇!當真是機遇難得,若讓林雲自己前來取,怕是麻煩的很。這有了七代血魔幫忙,他只需靜靜等待便可。

七代血魔集中全力應對,根本沒發現林雲,他也想不到有人可以進入到這域中。

此時,天空中落下霹靂的威力已經減弱,七代血魔面露喜悅之色。只見他凝聚了一股強大的靈力!猛然朝著天空中拋出,血霧頓時湮滅了下一道霹靂,彷彿是穿透到了九霄雲外,這周圍立刻安靜下來。

七代血魔一陣狂笑,已然是得到了雷龍珠,握於手中得意滿滿。

「嗯?」忽然,七代血魔的笑聲戛然而止,他發現了林雲。

「什麼人!?」七代血魔立即警覺起來。

「交出雷龍珠,本座饒你不死。」

七代血魔十分驚訝!他可是霸道慣了,還真就從沒有人上來就用如此口吻同他說話,一時間竟是有些錯愕,不知道該怎麼去回應。

傅少夫人套路深 林雲篤定,這七代血魔損耗極大,此時全力奮戰,最多只能發揮出等同於脫凡境二重或半步三重的實力,當是極好的機會。

「哪裡來的野小子!膽敢在我面前放肆!」

七代血魔以他的修為縱然是能夠無敵於第二重天甚至第三重天,可他在林雲眼裡仍不過是草芥而已。

遙想當年本座吞天魔帝彈指滅星,莫說脫凡境,即便最高階的仙人也都無能倖免。

「本座不再說第三遍。交出雷龍珠,饒你不死。」

「放肆!」

說罷!血魔渾身血光陡然大盛!數十道血霧沖向林雲,宛如是被囚禁其體內的冤魂釋放出來,陣陣尖嘯聲不斷!

吭!

龍吟悶響!林雲俯身一拳砸在地面,轟隆隆!道道石牆從地面凸起,依次抵消了那些血霧攻擊。

「哦?有兩下子!怪不得敢出言不遜!可那又如何?」

七代血魔於身前雙手抱圓,緩慢轉動,其雙掌間凝聚起來的一團血球蘊含著極為邪惡之力量。

林雲睥睨一笑,劍指伸出,七代血魔剛剛拋出那血球,還沒往前砸了多遠,便是林雲指尖射出粗大的青色雷電!瞬間橫貫天空!

一聲慘叫!七代血魔結結實實的挨了這一擊。其本該泯滅,因手中握著雷龍珠吸收了不少傷害,這才保住一命,但也受到重創。

此處不比外面空間廣闊可以隨時逃跑,七代血魔已然做好了拚死一戰的準備。

這雷屬金,五行中火克金,林雲又得了火龍珠,五行火之力自然是增強數倍,他豈能不知以火克金便可瞬間滅了七代血魔?

只是林雲要驗證一下七代血魔手中的雷龍珠,瞧瞧那東西比火龍珠力量如何。如今看來著實不錯!

「小子!你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又是如何進來的?」 總裁前夫別過 這話說完,連他自己都覺得可笑。

還能是怎麼進來的?除了他和玄姬之外,誰也不知道如何打開此域之障礙。想到此處,七代血魔不由是氣的青筋暴漲! 「小子我問你!你可是殺了玄姬!?」

「區區螻蟻,滅之又如何?」

七代血魔連連點頭咬牙切齒道,「好好好!你這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野小子!當真是活超了!看我不將你折磨個一年半載!讓你受那無盡的痛苦!」

不管是將林雲大卸八塊還是挫骨揚灰,幾乎都無法解了七代血魔那心頭之恨。

暴怒無比的七代血魔將雷龍珠一口吞下,竟是要強行吞噬掉。

區區螻蟻,也妄想吞噬獲得五行神龍之力?愚昧!

先前林雲已經同玄姬說過了他們這血魔血統的來歷,此時懶得再去重複。

畢竟那雷龍珠非凡物,自是能夠暫時起到一定效果。只見七代血魔發出扭曲一般的嚎叫!身上綻放出萬道雷光!

那長長的、細細的雷電猶如是拋出去萬條絲線,乍一看,宛如是一拳將巨大的鏡面給打碎,炸開無數裂痕。

林雲嗤笑,這聲勢甚是唬人,可他再折騰來折騰去,修為也不見有所恢復。

七代血魔猶豫片刻,決定還是孤注一擲!只見他自己劃開自己手臂,鮮血頓時咕嚕咕嚕的溢出。

哦?有點意思。此處並無血肉可供其吞噬,便就要自己吞噬自己的血液嗎?

「小子!今天你可要大開眼界了!」

七代血魔向前兩步,腳下步步生印。突然!其彷彿在腳下蓄力,嗖一下的沖向林雲,轉瞬即至。

林雲向前抬手,轟然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撞在一起,於接觸點快速炸開一圈圈的光暈!就像是水中快速泛起劇烈的波瀾!

一聲厲喝!七代血魔又陡然增強了幾分力量,竟是將林雲撞出,擦著地面退去小段距離,於地面留下兩道長長的划痕!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