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吧。

他也不是搞不懂,就是總覺著只差那麼一點點,但也正是這一點點,陳浩是怎麼也想不通。

直到中午時分。

一行人掃完墓,陳浩開車回家的路上,才總算有機會接觸到了真相……

「小雪,現在能說了吧?」陳浩一邊開車,一邊看副駕駛上的蘇墨雪。

「嗯老公,咱倆找個地方坐坐吧,好長時間沒喝過咖啡了。」

「喝咖啡?行,我知道個不錯的地方。」陳浩笑了笑,就沒再多說。

其實。

他也明白,蘇墨雪不是想喝咖啡,而是還沉浸在三叔的忌日氣氛中。

看來,三叔這個人生前,對小雪還真是挺好的。

時間不長。

陳浩開車來到市區,停在一家咖啡館跟前,和蘇墨雪從車上走了下來。

「姐夫,老姐那我倆,就先回家了?」蘇菲菲站在車邊,乖巧的看倆人道。

「嗯回去吧,哦對了把車也開走。」陳浩拎著車鑰匙,塞到了蘇菲菲手上。

「那你倆,一會兒你怎麼回家?」

「反正離家也不遠,我倆一會兒走回去,好長時間沒陪你姐散步了。」

「嗯那好,不打擾你倆了!」蘇菲菲抿嘴笑了笑,貓身坐到了車裡。

這時。

蘇墨雪站在路邊,見妹妹開車離開,突然感覺心頭暖暖的……

「我感覺,菲菲一下子長大了!」

「至少,不再暗戀我這個姐夫了,是吧。」

「我妹妹才沒暗戀過你呢,趕緊進去了!」蘇墨雪抿嘴笑了笑,輕挽上他胳膊走進了咖啡館。

這會兒正是中午。

咖啡館的人不是很多,三三兩兩的沒幾個人,她選了個靠窗的位置,和陳浩面對面坐下來。

恍然見,蘇墨雪感覺時間,一下子回到了幾個月前。

「老公,你喝點什麼?」

「聽老婆大人的吩咐!」

「笨蛋呵呵,那咱倆就要一樣的吧!」蘇墨雪抿嘴笑了笑,抬頭沖服務生揮了揮手,「麻煩兩杯原味咖啡。」

「小雪,你怎麼突然想起來喝咖啡了?」

「那老公,你怎麼突然想起來,帶我來這裡喝咖啡了?」

「哈,是我先問你的吧!」陳浩笑了。

「但是,我想先讓你回答。」蘇墨雪拿手拖著下巴,同樣也笑了。

「嗯好,那我就先回答。」陳浩坐直些身子,稍微想了想,「因為這家咖啡館,是咱倆第一次喝咖啡的地方。」

「嗯?不會吧,老公你還記得!」蘇墨雪微皺眉頭,滿眼的吃驚。

「不可能不記得啊。」陳浩深吸一口氣,伸胳膊攥上了她的小手。

「我記得咱倆上一次,在這裡喝咖啡,好像還是幾個月之前的事情,哦對了當時你還不承認我這個老公。」

「不許矇混過關,說具體一點兒!」

「具體點兒……」陳浩低頭想了想,突然抬頭道,「具體點兒就是,我記得當時,你想給商場找個模特做宣傳。」

「當時就是在這家咖啡館,我給你推薦了麗麗,還有其他人冒充麗麗,然後給你識破了。」

陳浩一邊說,一邊努力的回想。

因為。

事情真的已經過去很久了,要不是蘇墨雪現在問起來,恐怕這輩子都記不起來了。

但與此同時。

蘇墨雪坐在他對面,任由老公攥著自己兩手,卻突然感覺眼眶有些熱熱的……

「嗯嗯,幾個月前是有這麼一回事,沒想到老公你還記得!」

「因為故事裡有你,所以我不敢忘。」

偏執秦爺的黑月光 「笨蛋呵呵,少拿話哄你老婆,你老婆是哄不好的那種!」

「先生,女士你們的咖啡。」服務生端著托盤,輕聲送上來兩杯咖啡。

「謝謝。」

蘇墨雪輕聲說完,見老公端起身前咖啡,不慌不忙的送到嘴邊輕抿了一口,一身黑色西服莊重瀟洒。

說來也是湊巧了。

這時。

剛好有幾縷陽光,從櫥窗外面照進來,落在陳浩側臉上。

蘇墨雪單手拖著下巴,見老公身穿黑色西服喝咖啡的樣子,再想想幾個月前,還穿著保安服在商場門口給人欺負……

「老公,你這段時間,變化挺大的!」

「嗯?是不是又變帥了。」陳浩放下咖啡,沖她笑了笑也沒多想。

「少臭美了你,我是認真的。」蘇墨雪對視著他眼睛,「老公不光是你,連我自己都感覺變化挺大。」

「幾個月前,我還對你那樣,可現在呢,再有半年咱的孩子都要出生了!」

「是啊,時間真是個可怕,又讓人措不及防的東西。」陳浩深吸一口氣,見蘇墨雪滿眼的感慨,「小雪,那個……」

「三叔都已經過世了,你也別想太多,日子還得繼續對吧。」

「嗯是,所以老公……」蘇墨雪頓了下,「三叔的事情,我能暫時不說嗎?」

「我知道,你特想知道三叔的事情,特別是三叔的墓碑上,為什麼會貼著我父親的照片,其實……」

「其實這件事情,真的很簡單,但是老公你今天在墓地,不該那樣直接問爸爸的。」

「為什麼不能問?」陳浩微皺眉頭道。

「因為,三叔和爸爸是雙胞胎,所以墓碑上的照片不是爸爸,而是三叔本人。」

一秒。

兩秒。

好多秒過後,陳浩才一下子反應了過來,好像突然想明白了什麼……

「小雪你說,咱爸和三叔是雙胞胎?」

「嗯是,爸爸和三叔的感情特別好,今天又是三叔的忌日,你那樣問只會讓爸爸更傷心。」

「哦原來是這樣,難怪墓碑上的照片一樣,我好像明白了!」

「老公,你明白什麼了?」

「啊?哦哈哈沒什麼,小雪沒事兒趕緊喝咖啡,我突然想起來還有點事情。」

陳浩笑了笑,頓時心頭一喜,就想著等會兒去見個人。 「山頂有敵人?」東方嫣看出了趙信的遲疑,不由得問道。

趙信搖了搖頭「敵人倒是稱不上,不過算是有點麻煩」。東方嫣聽后心中一驚,趙信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他能稱得上是麻煩的一定不可小覷。看出了東方嫣眼中的擔憂,趙信放鬆的一笑「放心吧,老實的在後面跟著我,我一定會把你安全護送到地方的」。

「好……」東方嫣愣愣的點著頭,自己現在已經沒有選擇,只有跟著趙信才是最安全的選擇。

「走,上山……」趙信大喝了一聲,兩個人踏上了山峰。

這幾天九黎族人接連死亡,並且連一個活口都沒有,均是一擊斃命,因此讓魔族大怒,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這種情況了。接連追查了許久,終於摸出了一絲行動軌跡,可是他們發現卻是兩撥人,所以便派出了兩組人馬對方的必經之路上設卡。說來也奇怪,魔族觀察設卡的這個位置已經很久了,但是一直都沒有查出蛛絲馬跡,而這一個位置正是洞天福地的入口。

趙信和東方嫣兩個人一口氣上爬了一千多米,除了風越來越凜冽外,沒有任何的風吹草動,但是東方嫣卻顯得越來越謹慎了,這不是她相信趙信,而是這種反常之態使得她不得不謹慎對待。

「這裡是不是有點太……安靜了」東方嫣小聲的在趙信身後細語,趙信沒有作答,因為他能感受到那股強大的氣息就在山頂,至於其餘的那些小嘍啰,完全不足為懼。見趙信沒有應聲,東方嫣也自覺無趣,掩嘴不言。

就這樣兩個人連續走了半個時辰終於到達了峰頂,當然花費這麼久的時間,是因為趙信等待了東方嫣,不然的話早就到了。

「終於到了……」趙信兩人剛剛等到峰頂,就聽到有一個人在說話,趙信抬頭看去,眼神忽然定住了。對面站著的是一個九黎族男子,虎目圓瞪,高達的身軀上披著戰甲,手中握著一把方天畫戟,此人正是九黎統帥,當初在小洞天的時候為了逃避他自己不得不去小結界中暫避,沒想到這麼巧,自己居然又遇見了對方。

「嗯?」看到趙信之後,九黎統帥也是一愣,感覺對方有些熟悉,不過他怎麼也聯想不到趙信的身上。「你認識我?」,為了確認,九黎統帥低沉的問道。

趙信淡然一笑,心想兩人豈止是認識,就算是對方化成灰自己也認得出對方,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首「看來你是貴人多忘事,不過也沒有關係,一會兒你就認識了」。既然兩個人遇到了,趙信就沒有想過要放過對方,當初自己推斷他是花甲境界,而今看來果真沒錯,但是這麼多年來,他一點沒有變化,依舊是花甲。

沒想到趙信見到自己不僅沒有害怕,反倒是很淡然,九黎統帥的眼光也發生了變化,一個弱冠境界的傳承者敢這麼看自己,對方如果不是傻子,就是一個高手,而只覺告訴他趙信是後者。

「九黎統帥,怎麼會碰到他……」趙信是有底蘊的,所以不怕對方,但是不代表身後的東方嫣不怕,即使她和東方朔只是一個字,但終歸是一個女子。她在小洞天這麼久了,九黎統帥的兇殘早已經如雷貫耳,人的名樹的影,在見到九黎統帥的時候她感覺一切希望都破滅了。其實她還知道一條去洞天福地的一個小道的,但是自己不清楚趙信的身份,加上對他的懷疑,並沒有告訴他,本想著上的峰頂如果有危險的話自己可以先走,可是沒有想到,碰到的居然是九黎統帥。

「看來你是臭名遠揚啊?誰都知道你」趙信輕蔑的一笑,看了一眼九黎統帥身後的十多個士兵,心中開始算計,東方嫣自己並不熟悉,自然也不想講其收入自己的八卦爐當中,女人身上的虧自己已經吃的夠多了,再說八卦爐和小龍是自己的底牌,不到萬不得已自己是不會將它們顯露出來的。而自己要去洞天福地還需要東方嫣的幫忙,所以她不能死,轉眼間趙信就相出了一個辦法。

「那個丫頭,你到我的背上來」趙信將身子一挪,擋在東方嫣的面前,東方嫣愣了一秒,沒有絲毫的猶豫一下子便跳上了趙信的後背,趙信頓時感覺自己後背被軟如棉絮的東西壓住。

「抱緊了」趙信喊了一句,猛地沖了出去,破風聲在耳邊響起,東方嫣感覺自己的眼睛都快花了,根本就看不清趙信的動作,只聽得耳邊呼呼作響的風聲。

趙信的目地很簡單,那就是先解決掉對方的小嘍啰,雖然自己並不怕他們,但是有他們在的話自己需要兩頭兼顧,比較麻煩。

「上……」九黎統帥後退了一步,讓自己的部下先上,他能確定自己見過趙信,可就是忘記什麼時候見過了,正好趁著自己機會看一看,殊不知這還正如了趙信的意。

「喝」洪荒精氣迸發,趙信身如出淵猛龍,一股風就衝進了九黎族人的人群中,洪荒精氣的威力可是完全超出對方想象的,可謂是沾著傷中者亡。就算是九黎族的**,也扛不住。三進三出后,十多名九黎族就已經死上大半,身後的東方嫣已經看傻眼了,她終於明白了什麼才叫做戰鬥。不說對方有應九黎統帥在給著壓力,就算是十多名九黎族人,一般的時候她們都是以成倍的人數才敢與其對峙的。而趙信就一個人,並且還背著自己,就能對他們造成如此重創,其實力可見一斑。

「你不是這小洞天之人,你從哪裡來的?」九黎統帥看都沒有看自己的族人,反倒是眼冒精光的盯向趙信。

趙信穩住的身形,冷眼看著九黎統帥,笑道:「還有點眼力,不過你想知道嗎?可惜我不是告訴你」。

聽到趙信的話,九黎統帥的臉擰成了一團,恨不得將趙信給吃了,用力緊握住手中的方天畫戟,猛地一戳,地面斷裂,「砰」的一聲衝天而起,刺向了趙信。

「小心……」身後的東方嫣臉色一變,一聲疾呼。 陳浩把蘇墨雪送回家,就直接開車出了門。

「喂,是我。」陳浩一邊開車,一邊撥通了老高的電話。

「怎麼了,臭小子找我什麼事情。」

「這一次,還真是好事,趕緊出來見個面。」

「真的假的,你找我能有好事?」

「那這麼多廢話,趕緊的,我好不容易正經一回,在那兒見面?」

陳浩話里話外,雖然都不怎麼正經。

但他今天,主動找老高見面,還真就有個正經事情。

「嗯我在郊區,你過來吧,就是郊區的人工湖這邊,用不用我給你發定位?」

「不用,那個地方我去過,等我。」

陳浩掛斷電話,就把手機撂在副駕駛上,直奔郊區而來。

因為。

老高說的郊區人工湖,他還真就挺熟悉的,蘇菲菲以前經常在湖邊畫畫,前幾天還帶蘇墨雪在湖邊野餐。

甚至於他當初,就是帶蘇菲菲在湖邊畫畫,然後才認識了年小麗。

所以。

這個郊區的人工湖,陳浩可以說是輕車熟路,也就十幾分鐘的功夫。

一輛火紅色的法拉利,便穩穩噹噹停在了湖邊。

「老高,您老人家好興緻啊,準備在這兒投湖自盡?」陳浩從車上下來,見老高坐在湖邊釣魚。

「臭小子,你就可勁兒沒正經吧,信不信把你扔到湖裡去!」

「我要跟你說個事,估計你還得把我從湖裡撈出來。」陳浩點上根香煙,蹲在了他旁邊。

強悍老公你好狠 「啥意思?你不會找到蘇爺犯罪的證據了吧!」

「差不多,但準確點兒說,應該是蘇爺沒有犯罪的證據,先別著急瞪眼珠子,別說你不相信了,就連我自己也不怎麼相信。」

一秒。

兩秒。

好多秒過後,老高才單手攥著魚竿兒,滿眼吃驚的開了口……

「臭小子,你開什麼玩笑,想替蘇墨雪開脫想瘋了吧!」

「不是我想瘋了,而是事實,就是如此,我剛剛掃墓掃出來的消息,絕對不會錯。」

這時。

老高猶豫幾秒,見陳浩不像開玩笑,就沒有了釣魚的心情。

「臭小子,具體說說怎麼回事!」老高放下魚竿,滿眼疑惑的對視他眼睛。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