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級。」蘇瑾月說道。

「哦?」古破天驚喜的看著蘇瑾月,開心地笑道:「不錯!不錯!」沒想到蘇瑾月竟然也晉級到了七級仙陣宗師,能收他們為弟子,真是他的福氣,幸好這次他們沒有出事,不然真的是門派的一大損失。

「多謝師父誇獎!」蘇瑾月與戰亦寒對視一眼。天賦他們自然是有的,不過更重要的是,他們有作弊神器,不然他們就算天賦更好,也不會晉級的這麼快。

古破天站起身,「宗主要見你們,跟我去主峰一趟。千傲,紫霜,你們回去休息吧。」宗主若是知道戰亦寒和蘇瑾月,成為了七級仙陣宗師和八級仙陣宗師也一定會很高興的。

「是!」蘇瑾月和戰亦寒點頭應道,跟上古破天。

落千白早已得到了蘇瑾月他們回來的消息,一直在等著他們過來。

「宗主!古峰主他們來了。」門外傳來了弟子的稟報。

「讓他們進來。」落千白高興道。他已經等他們很久了,他現在很想知道,蘇瑾月和戰亦寒這次到底在隕星海經歷了什麼,他們是怎麼從隕星海出來的。

「是!」弟子應道。

不一會兒,古破天就帶著戰亦寒和蘇瑾月走了進來。

「宗主!」古破天三人對落千白行禮道。

落千白微微頷首,指了指一旁的椅子,「不必多禮,都坐下吧。」

古破天走到落千白的身旁坐下,湊上前在落千白耳邊低語了一句話,落千白點了一下頭,打開了大殿內的陣法禁制。

戰亦寒和蘇瑾月在兩人的下手坐了下來,等待著落千白的問話。 落千白清了清喉嚨,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你們說說,這次是怎麼從隕星海脫險的。」既然古破天讓打開大殿的陣法禁制,那這件事肯定不簡單。

「我來說吧。」蘇瑾月將事情的經過詳細的說了一遍,除了他們有金葉界和領悟了時間規則外,其他並沒有隱瞞。落千白是遁世仙宮的宗主,他有著知情權,萬一隕星海的海主查出破開陣法的人是亦寒,來遁世仙宮要人,落千白就是決定的關鍵。

落千白聽到戰亦寒是八級仙陣宗師,心中狂喜,不過也有著一些擔心,「戰亦寒,你破開陣法有多少人知道?」隕星海的海主都不是省油的燈,一旦這件事被他們知道是他們遁世仙宮的弟子所為,必定會來遁世仙宮要人。戰亦寒是遁世仙宮最天才的弟子,也是遁世仙宮的希望,他自然不想將他交出去,只是隕星海的勢力強大,未必是遁世仙宮可以抗衡的。

「在離開的時候,瑾月給了知道這件事的人每人一張避水符,避水符中含有著消除靈魂印記的陣法。」戰亦寒說道。

落千白點了點頭,「確定不會有漏網之魚嗎?」蘇瑾月修鍊資質雖然不如戰亦寒,不過的確非常聰明,也非常努力,不然她的資質,是不會這麼快就晉級到七級仙陣宗師,而且她的煉符水平也相當不錯。

「無法確定。」蘇瑾月開口道。凡事都有意外,她也不知道會不會有意外出現。

落千白想了想,開口道:「這件事你們還是要有個心理準備的,如果被隕星海的海主知道,遁世仙宮肯定會竭盡所能的保護你們,除非逼不得已,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蘇瑾月和戰亦寒都是聰明人,他也沒必要隱瞞什麼。

「明白!」蘇瑾月和戰亦寒點頭。他們不會怪落千白,就算他們再天才,資質再高,和一個門派比起來,他們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存在。他們在修真界也是一派之主,在面對和落千白相同的抉擇時,他們或許也會做出相同的選擇。

落千白滿意的點了點頭,「你們這一路也累了,回去休息吧。」他是真的不希望這件事有後續。

「是!」蘇瑾月和戰亦寒站起身,對著落千白和古破天行了一禮,退出了大殿。

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走出門口,落千白收回視線看向古破天,「這件事你怎麼看?」

「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我會竭盡所能的保護他們。」古破天目光堅定的看著落千白。他們是他的弟子,他不會白白的看著他們去送死。

落千白長長的嘆了氣,「希望不會有那麼一天。」他也想竭盡所能的去保護蘇瑾月和戰亦寒,但是他是一宗之主,在關鍵的時候,他必須做出正確的抉擇。

蘇瑾月和戰亦寒回到弟子院,剛剛走進院子,就看到了正在和羅千傲聊天的落影。

落影聽到腳步聲,笑著轉過頭,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蘇瑾月,戰亦寒,好久不見了。」

「落影,沒想到你也飛升了。」蘇瑾月笑著走上前。落影是她的朋友,當初也幫不少她的忙。 戰亦寒不是滋味的跟在蘇瑾月的身後。他知道瑾月的整顆心都在他的身上,但是看到落影那雙看到瑾月時亮的發光的眼睛,就有些不舒服。難道這個小子,這時候還沒死心。

蘇瑾月走到落影的身旁正要坐下,一隻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臂,轉頭看到是戰亦寒,無語的翻了個白眼。這傢伙什麼時候這麼愛吃醋了?

戰亦寒在落影身旁的位置坐了下來。

蘇瑾月白了戰亦寒一眼,在他的身旁坐了下來,看到他微微揚起嘴角,無奈的搖頭一笑。

落影看到兩人的互動,笑了笑,「我也是到了門派,才知道你們也在這的,沒想到這麼巧。」他知道自己和蘇瑾月不可能,但是看到蘇瑾月時,他還是忍不住的開心和滿足。

「我剛剛看到你的時候,還以為看錯了呢。」蘇瑾月笑道。和落影在一個門派,她也很高興。

「我一來到遁世仙宮,就聽說了你們的事,還好你們平安回來了。」落影慶幸道。來到仙界他才體會到自己的渺小,體會到弱者的無奈。若是現在還在修真界,知道蘇瑾月被捲入隕星海,他一定會第一時間趕去隕星海,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只會幹著急。

「落影,原來你在這,我找了你好久了。」一道女聲從眾人的身後傳來。

柳嫣然笑著走到落影的身邊,在另一邊的空位坐了下來,看向蘇瑾月,「我是落影的仙侶,你們好。」她知道落影和蘇瑾月,戰亦寒是從一個界面飛升上來的,但是落影對蘇瑾月過於關心了。

蘇瑾月和戰亦寒沒有回來的時候,落影每天都會在這座院子站半天,得到蘇瑾月他們回來的消息,又一大早就跑去了門口等。若是這樣她還看不出落影喜歡蘇瑾月,那她就是傻子了。

「你別胡說!」落影不悅的看向柳嫣然。他不希望蘇瑾月誤會他和柳嫣然的關係。

「我哪有胡說,你不會是不好意思吧?大家都是同門,沒什麼不好意思的,是吧?」柳嫣然笑著看向蘇瑾月。

蘇瑾月笑了笑,點了點頭。她看得出落影並不喜歡柳嫣然,不過柳嫣然對落影很有好感。

「蘇瑾月,你別誤會,我和她真的沒有關係。」落影語氣中帶著一絲急切。別人怎麼想他和柳嫣然的關係,他無所謂,但是他真的不希望蘇瑾月也這麼想。

柳嫣然眉頭皺了皺,「落影,你為什麼就不承認呢,我哪裡不好了?我改還不行嘛!」他喜歡的人果然是蘇瑾月,不過那又如何,蘇瑾月已經是戰亦寒的仙侶了,落影就算再喜歡蘇瑾月,他也沒有機會了。

「亦寒,有些累了。」蘇瑾月看向戰亦寒。不管落影怎麼想,她真的不想摻和進他和柳嫣然的事。

「我們進去休息了,你們繼續聊。」戰亦寒站起身,手微微一用力,抱起蘇瑾月向著房間走去。

「那個…你們聊,我也進去休息了,這一路長途跋涉的有些累了。」羅千傲笑著站起身,向著自己的院子走去。戰師弟和蘇師妹都走了,他一個外人就更不適合待在這裡了。

------題外話------

親愛滴們!晚上繼續哦!(づ ̄3 ̄)づ╭?~ 落影收回視線,沉著臉看向柳嫣然,語氣冰冷的說道:「你到底要糾纏我到什麼時候?」他知道自己和蘇瑾月不可能,但是不代表他可以隨便接受別人。

「等到你喜歡上我為止。」柳嫣然淺淺笑著,看著落影的眼中滿是堅定之色。

「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喜歡上你。」落影強忍住即將要爆發的怒氣,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

「那我就糾纏你一輩子。」柳嫣然揚唇笑著,絲毫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樣子。

落影冷哼一聲,站起身,快步向著自己所在的山峰走去。反正他已經見過蘇瑾月了,接下來他打算去歷練。只要不要見到柳嫣然,比什麼都好,他真的被她纏怕了。

柳嫣然看著落影離去的背影,眼中有著一絲落寞之色。她就這麼差嗎?為什麼他這麼討厭她?

「落影好像很不喜歡那個柳嫣然。」聽到外面柳嫣然離去的腳步,蘇瑾月說道。

「沒有哪個男人喜歡被人纏的喘不過氣的感覺。」戰亦寒說道。

「你還懂的蠻多的嘛!」蘇瑾月壞笑著用手指點了點戰亦寒的高挺的鼻尖。

「有了我心愛的媳婦,我當然要懂得多一些了,我可不能讓別人趁虛而入。」戰亦寒淺笑看著蘇瑾月。

蘇瑾月嬌嗔的白了戰亦寒一眼,「就知道吃醋。」

戰亦寒摟著蘇瑾月的手微微收緊了一些,笑著道:「誰讓你是我心愛的媳婦呢,我不吃你的醋,吃誰的醋?」

蘇瑾月無語的翻了個白眼,嘴角揚起一抹幸福的笑容。換成是她,她同樣會吃醋,誰讓他們在乎對方呢。

接下來的日子,蘇瑾月和戰亦寒幾乎天天都在金葉界中修鍊,現在對於他們來說,實力是非常重要的,他們不敢保證自己的擔心的事會不會發生,但是一旦發生了,有了實力,他們才有自保的能力。

「戰師弟,蘇師妹,你們在嗎?」門外傳來羅千傲的聲音。

蘇瑾月和戰亦寒聞言,退出了修鍊狀態,從金葉界出來,走上前打開了門。

「羅師兄,周師姐,找我們有事嗎?」蘇瑾月問道。

「師父要我們去大殿一趟,說有事要宣布。」羅千傲說道。

「好。」蘇瑾月和戰亦寒點了點頭,與羅千傲和周紫霜向著大殿走去。

走進大殿,只見其他的弟子都已經到了,蘇瑾月四人走到最前面的位置站好,等著古破天的到來。

等了沒多久,就見到古破天走進了大殿,他走到首位上坐了下來,目光掃視了一下在場的眾位弟子,沉聲開口道:「下個月就是我們遁世仙宮的弟子,去天一宗進行交流賽的日子。」

將目光轉向了蘇瑾月和戰亦寒,「戰亦寒,蘇瑾月,這次陣法峰就由你們帶隊,有問題嗎?」他之所以選戰亦寒和蘇瑾月,也是想要歷練一下他們,他們的修為雖然不高,不過陣法峰的弟子主要比的就是陣法,他相信以戰亦寒和蘇瑾月的陣法水平,絕對可以秒殺其他三派的弟子。

「沒有。」蘇瑾月和戰亦寒應道。對於這次的門派交流賽,他們回來的時候就已經聽說過了,每五年雲天界的四大門派,就會進行一次交流賽。上一次是其他三大派的弟子來遁世仙宮,這一次輪到遁世仙宮的弟子和流雲宗,仙池宮的弟子去天一宗。

想到天一宗,蘇瑾月想到了當初在獸潮時遇到的那名男子,當時他說他是天一宗宗主的大弟子,不知道這次去天一宗會不會遇到對方。

戰亦寒也同時想到了那名男子,與蘇瑾月對視了一眼。他們自然是不會怕對方的,若是對方真的要為難他們,那他們也沒有辦法。不過他們相信天一宗身為雲天界第一大門派,應該不會是非不分才對。

古破天滿意的點了點頭,「到時你們選出十三名弟子一同前往。」

「是!」蘇瑾月和戰亦寒應道。

「這次的門派交流會,對我們遁世仙宮十分重要,若是能贏得了比賽,我們遁世仙宮將會獲得雲靈礦的開採權,所以這次參加交流賽的弟子一定要竭盡所能,明白嗎?」古破天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他對蘇瑾月和戰亦寒的期望可是很高的。

雲靈礦是雲天界最大的礦脈,每隔五年,四大派就會進行一次管理權的爭奪,贏得比賽的門派,就可以獲得接下來五年的管理權。遁世仙宮已經有三十年沒有輪到了。

「是!」 重生九零:我家悍媳超旺夫 蘇瑾月和戰亦寒應道。雲靈礦他們知道,聽說那裡不僅有仙靈石,還有仙靈脈。 神寵醫妃:王妃要上位 參加交流賽的弟子贏得比賽后,有一次去雲靈礦採礦的獎勵,雖然只有三天,但是這個機會卻是十分難得的。

等到雲破天離開后,眾弟子齊齊的將目光轉向了蘇瑾月和戰亦寒。對於蘇瑾月和戰亦寒,他們還是很佩服的,雖然他們進入門派的時間比他們要長,但是蘇瑾月和戰亦寒對陣法的領悟,卻是他們任何人都比不上的。

「戰師弟,你選我吧,我是五級仙陣大師。」

「戰師弟,蘇師妹,我也是五級仙陣大師。」

「你們選我吧,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眾弟子爭先恐後的說道。不說能不能贏得比賽,能去雲天界第一宗門天一宗看一下,就是一個十分難得的機會。

戰亦寒和蘇瑾月看向羅千傲和周紫霜。他們雖然來了門派好幾年了,不過對這些師兄師姐卻一點都不熟悉。

羅千傲走上前,對著眾人拍了拍手,「大家先回去吧,等明天我們會公布去交流賽弟子的名單。」

眾弟子點了點頭,向著殿外走去。對於羅千傲這個大師兄,他們還是很信服的。

等到眾人離開,羅千傲拿出一份名單遞給戰亦寒,「這是陣法峰弟子的資料,你們看一下。」戰師弟和蘇師妹來了門派后,不是在修鍊,就是在外面歷練,不認識門內弟子也是很正常的。

「謝謝羅師兄!」戰亦寒接過資料。

「客氣什麼,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直接問我們就好。」羅千傲笑道。 落影收回視線,沉著臉看向柳嫣然,語氣冰冷的說道:「你到底要糾纏我到什麼時候?」他知道自己和蘇瑾月不可能,但是不代表他可以隨便接受別人。

「等到你喜歡上我為止。」柳嫣然淺淺笑著,看著落影的眼中滿是堅定之色。

「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喜歡上你。」落影強忍住即將要爆發的怒氣,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

「那我就糾纏你一輩子。」柳嫣然揚唇笑著,絲毫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樣子。

落影冷哼一聲,站起身,快步向著自己所在的山峰走去。反正他已經見過蘇瑾月了,接下來他打算去歷練。只要不要見到柳嫣然,比什麼都好,他真的被她纏怕了。

柳嫣然看著落影離去的背影,眼中有著一絲落寞之色。她就這麼差嗎?為什麼他這麼討厭她?

「落影好像很不喜歡那個柳嫣然。」聽到外面柳嫣然離去的腳步,蘇瑾月說道。

「沒有哪個男人喜歡被人纏的喘不過氣的感覺。」戰亦寒說道。

「你還懂的蠻多的嘛!」蘇瑾月壞笑著用手指點了點戰亦寒的高挺的鼻尖。

「有了我心愛的媳婦,我當然要懂得多一些了,我可不能讓別人趁虛而入。」戰亦寒淺笑看著蘇瑾月。

蘇瑾月嬌嗔的白了戰亦寒一眼,「就知道吃醋。」

戰亦寒摟著蘇瑾月的手微微收緊了一些,笑著道:「誰讓你是我心愛的媳婦呢,我不吃你的醋,吃誰的醋?」

蘇瑾月無語的翻了個白眼,嘴角揚起一抹幸福的笑容。換成是她,她同樣會吃醋,誰讓他們在乎對方呢。

接下來的日子,蘇瑾月和戰亦寒幾乎天天都在金葉界中修鍊,現在對於他們來說,實力是非常重要的,他們不敢保證自己的擔心的事會不會發生,但是一旦發生了,有了實力,他們才有自保的能力。

「戰師弟,蘇師妹,你們在嗎?」門外傳來羅千傲的聲音。

蘇瑾月和戰亦寒聞言,退出了修鍊狀態,從金葉界出來,走上前打開了門。

「羅師兄,周師姐,找我們有事嗎?」蘇瑾月問道。

「師父要我們去大殿一趟,說有事要宣布。」羅千傲說道。

「好。」蘇瑾月和戰亦寒點了點頭,與羅千傲和周紫霜向著大殿走去。

走進大殿,只見其他的弟子都已經到了,蘇瑾月四人走到最前面的位置站好,等著古破天的到來。

原先生,寵我! 等了沒多久,就見到古破天走進了大殿,他走到首位上坐了下來,目光掃視了一下在場的眾位弟子,沉聲開口道:「下個月就是我們遁世仙宮的弟子,去天一宗進行交流賽的日子。」

將目光轉向了蘇瑾月和戰亦寒,「戰亦寒,蘇瑾月,這次陣法峰就由你們帶隊,有問題嗎?」他之所以選戰亦寒和蘇瑾月,也是想要歷練一下他們,他們的修為雖然不高,不過陣法峰的弟子主要比的就是陣法,他相信以戰亦寒和蘇瑾月的陣法水平,絕對可以秒殺其他三派的弟子。

「沒有。」蘇瑾月和戰亦寒應道。對於這次的門派交流賽,他們回來的時候就已經聽說過了,每五年雲天界的四大門派,就會進行一次交流賽。上一次是其他三大派的弟子來遁世仙宮,這一次輪到遁世仙宮的弟子和流雲宗,仙池宮的弟子去天一宗。

想到天一宗,蘇瑾月想到了當初在獸潮時遇到的那名男子,當時他說他是天一宗宗主的大弟子,不知道這次去天一宗會不會遇到對方。

戰亦寒也同時想到了那名男子,與蘇瑾月對視了一眼。他們自然是不會怕對方的,若是對方真的要為難他們,那他們也沒有辦法。不過他們相信天一宗身為雲天界第一大門派,應該不會是非不分才對。

古破天滿意的點了點頭,「到時你們選出十三名弟子一同前往。」

「是!」蘇瑾月和戰亦寒應道。

「這次的門派交流會,對我們遁世仙宮十分重要,若是能贏得了比賽,我們遁世仙宮將會獲得雲靈礦的開採權,所以這次參加交流賽的弟子一定要竭盡所能,明白嗎?」古破天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他對蘇瑾月和戰亦寒的期望可是很高的。

雲靈礦是雲天界最大的礦脈,每隔五年,四大派就會進行一次管理權的爭奪,贏得比賽的門派,就可以獲得接下來五年的管理權。遁世仙宮已經有三十年沒有輪到了。

「是!」蘇瑾月和戰亦寒應道。雲靈礦他們知道,聽說那裡不僅有仙靈石,還有仙靈脈。參加交流賽的弟子贏得比賽后,有一次去雲靈礦採礦的獎勵,雖然只有三天,但是這個機會卻是十分難得的。

等到雲破天離開后,眾弟子齊齊的將目光轉向了蘇瑾月和戰亦寒。對於蘇瑾月和戰亦寒,他們還是很佩服的,雖然他們進入門派的時間比他們要長,但是蘇瑾月和戰亦寒對陣法的領悟,卻是他們任何人都比不上的。

「戰師弟,你選我吧,我是五級仙陣大師。」

「戰師弟,蘇師妹,我也是五級仙陣大師。」

「你們選我吧,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眾弟子爭先恐後的說道。不說能不能贏得比賽,能去雲天界第一宗門天一宗看一下,就是一個十分難得的機會。

戰亦寒和蘇瑾月看向羅千傲和周紫霜。他們雖然來了門派好幾年了,不過對這些師兄師姐卻一點都不熟悉。

羅千傲走上前,對著眾人拍了拍手,「大家先回去吧,等明天我們會公布去交流賽弟子的名單。」

眾弟子點了點頭,向著殿外走去。對於羅千傲這個大師兄,他們還是很信服的。

等到眾人離開,羅千傲拿出一份名單遞給戰亦寒,「這是陣法峰弟子的資料,你們看一下。」戰師弟和蘇師妹來了門派后,不是在修鍊,就是在外面歷練,不認識門內弟子也是很正常的。

「謝謝羅師兄!」戰亦寒接過資料。

Views:
4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