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家的產業遍布全球,霍擎天是霍氏集團的掌門人,殺伐果斷,手段狠厲。

人人聞之膽寒,望之生怯。

如今她的處境是,後有追兵,前有猛虎。

怎?怎麼辦?

急中生智,沈星一下子撲到霍擎天懷裡。

「霍總……您怎麼才來啊,我想您想得心都痛了!」溫柔嬌軟的聲音彷彿都要將人的骨頭媚軟、酥化。

霍擎天猝不及防被撲,低頭看了一眼赤著腳扎進他懷裡的小女人。

或許因為一路奔跑的緣故,她那一張巴掌大的小臉上溢出粉嫩的紅潮,一雙清澈水靈的眸子,正眼巴巴地看著他。

霍擎天瞳眸一縮:這女人,膽子可真大,竟敢公然調戲他!

旁邊站著的助理徐恕也為這個膽大包天的女人捏了一把汗。敢碰霍總,那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上一個想藉機靠近霍總的女人現在在寧城都絕跡了。

還有一個女星想借霍總上位,只碰了一下霍擎天的衣角,就被保鏢捏斷了手臂。

「哦?你想我想得心痛?」霍擎天看著眼前這個不怕死的女人,女人媚眼如絲,像只幻化的千年狐狸。

「嗯,人家愛你么,啊——」

話音未落,沈星的身體就懸空,竟然被霍擎天攔腰抱在了懷裡。

「女人,知道惹了我的下場嗎?」

沈星雙眸一眨不眨,被霍擎天抱著,對上他凌厲的視線,絲毫不懼。

經過了上一世的悲慘命運,還有什麼能壞過她上一世的遭遇?

沈星的冷靜態度讓霍擎天意外,這個女人膽子倒是不小,一點都不怕他。

這時,旁邊傳來氣急敗壞的一男一女的聲音。

「姐姐,你怎麼能做這種不要臉的事,你把姐夫的臉都丟盡了!霍總,我姐姐是有未婚夫的人,您不要被她表面的偽裝欺騙了!」

沈星竟然被霍擎天抱在懷裡?她什麼時候和霍擎天有了交集?

沈妍嫉妒的心裡要噴火。

霍擎天,那可是寧城每個少女心裡的夢幻,而且,霍氏集團旗下的東娛國際傳媒,那可是娛樂圈最有名的造星工廠。

誰要是和霍擎天攀上點關係,想不紅都不行。

「沈星,只要你乖乖地回手術室,我就答應跟你結婚!」

肖一晨不想在這最後關頭功虧一潰。

他費了多少心思和口舌才瞞天過海讓沈星躺進手術室,而沈妍還在等著她身體里的那顆健康的腎呢。只要得到了沈妍,那他就等於把沈家未來的繼承權提前拿到了手。

至於沈星,只是他的一枚棋子,而且是一枚棄子。

沈星雙手緊緊拽著霍擎天胸前的衣襟:「不!不要把我交給他們,求你,救救我,帶我走!你讓我做什麼我都可以答應你!」

只要不落到身後那對渣男賤女的手裡就好。

這一世,她絕不能再像上一世那樣被他們欺凌。

「做什麼都行?」

男人醇厚的嗓音彷彿鑲了一層鑽石,閃耀在沈星心頭。 「嗯,做什麼都行。」沈星重重地點頭。她清秀乾淨的臉上沒有一絲畏懼,毫不示弱回答。

反正不能落在肖一晨和沈妍手裡。

「那能把你的心給我嗎?」

霍擎天朝沈星深深地揚了揚眉,聲音里似有幾分戲謔、又有幾分調侃。

三界淘寶店 沈星差點脫口而出:你有心臟病?

她究竟是什麼霉運,上輩子被摘腎,這輩子倒好,直接挖心臟?

正為自己悲催著,就聽霍擎天對身邊的助理說:「徐恕,攔著後面,我不想聽瘋狗叫!」

「是!」徐恕打了個響指,兩名黑衣保鏢立刻衝上前,擋住肖一晨和沈妍。

肖一晨和沈妍愣怔著,霍擎天這是在說他倆是狗?

兩人駐足在那裡,不敢再上前一步。

眼睜睜看著沈星被霍擎天帶走。

雖然肖一晨是肖家長公子,肖家在寧城也能排上一號,但在霍擎天的眼裡,還真算不上什麼。

肖一晨跟霍擎天根本無法抗衡,那是天上日月與地上螢火的區別。

耳邊恢復了清靜。

肖一晨和沈妍的指責聲消失。

沈星窩在霍擎天懷裡,被他用力箍得難受,悶聲悶氣地說:「霍總,您可以放我下來了。」

霍擎天低頭看了看懷中的小女人,眼角不經意上挑:「放你?」

呵呵!

惹了他,就這麼一句輕飄飄的放了她就算了?

真當他是誰都敢惹誰都敢碰的?

「我若不放呢?」霍擎天故意將她往懷中緊了緊。

沈星:「呃……」

不放?

為什麼?

沈星抬眸看著霍擎天,此時的她已經收起了嬌嬈媚人的姿態。

換成一副乖巧的小白兔的眼神,楚楚可憐,又生動伶俐。

霍擎天勾勾唇角,這女人,演技派的?

先是勾引他,風情萬種,此時又做出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樣,要不要建議她去東娛國際傳媒發展?

和親俏尼妃 「霍總,您今天幫了我,我欠了您一個人情,如果以後有用得著我沈星的地方,您儘管說。」

沈星淡定地面對霍擎天。

誰這輩子還不遇上點難事?就算他是大名鼎鼎的霍擎天,一條龍也唱不了獨角戲。

總有需要人幫的時候。

霍擎天的額角又跳了跳,這女人是在跟他談條件?

他嘴角上揚,吐字優雅清晰:「我可不是那麼好惹的。」

看她一副想從他懷中掙脫逃跑的樣子,他忽然覺得很有趣,倒想跟她計較一番了。

被霍擎天雙臂箍在懷裡的沈星心中人天交戰,怎麼辦?怎麼辦?

惹了這個大魔頭,人稱霍閻王,必定不是良善之輩。完了完了,沈星啊沈星,看來你重活一世也還是沒有逃脫被人宰割的命運!

想起上一世的悲涼,沈星一時間心灰意冷。

表現在臉上是一副蒼涼與絕決。

霍擎天看她一副英勇就義,視死如歸的表情,唇角勾了勾,心情莫名地大好。

沈星窩在霍擎天懷裡,懨懨的,像只久病的貓。

放棄了掙扎。

見懷中的小女人老老實實像貓一樣趴在他懷裡,霍擎天的心中一軟,收起爪子的小女人竟有幾分可憐巴巴的味道,讓人心生憐惜。

「我帶你回家。」

「回……回家?」沈星一下子驚起瞳眸,亮出爪子,「我不回家!」 回家就是等死,他們還會把她送回醫院,她才不要,不要重蹈覆轍,重複上一世的命運。

見她反應這麼大,霍擎天薄唇彎起,言語寵溺:「不是回你家,是回我家。」

回……他的家?

沈星一顆放鬆的心又糾結起來。

他這是賴上她了?

不就是撲了他一下,利用了他一下,至於這麼小氣,斤斤計較?

非要從她身上討回來?

小人。

真是個活閻王,不扒層皮不罷休。

「怎麼,不服氣?」霍擎天見沈星一張小臉氣鼓鼓的,雙臂故意往上顛了一下。

「啊——」沈星不得不勾住霍擎天的脖子。抬眸正好看到霍擎天那副促狹、惡作劇后的笑容。

「是你主動的。」霍擎天勾唇一笑。

那份得意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卑鄙,無恥,惡毒,下流!……

沈星在心中搜腸刮肚將那些能想起來的污濁辭彙都安在霍擎天身上。

「就這麼說定了。」霍擎天毫不在意沈星的眼神像一把利劍似的要將他刺穿。

「霍總,老爺子那裡?」徐恕上前剛想提醒一下霍擎天。

霍擎天一記冷颼颼的眼神就飈過來。

「對……對不起霍總,我替您開車門。」徐恕即刻止住話頭,殷勤地替霍擎天打開汽車後門。

霍擎天將沈星放在後排車座上,自己也抬腿上車,坐在了後排車座。

徐恕乖乖開車,目不斜視,正視前方。

可是,誰能告訴他這是怎麼回事?要是老太爺知道霍總抱了個女人,怕是連睡覺都會笑醒吧。

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在飛快地行駛,車廂內暗流涌動,各懷心事。

沈星縮在車廂一角,大腦在迅速運轉。

傳聞霍擎天不近女色,但凡有試圖接近他的女人一律沒有好下場。

她這是才出虎口,又入狼窩?

重活一世,還是無法自由嗎?

雖然擺脫了割腎的命運,可是霍擎天,明顯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主,人稱霍閻王的人,能好到哪裡去?

沈星心中打定主意,大不了魚死網破!

反正她已經是死過一回的人了,還有什麼是能讓她害怕的?

霍擎天深邃的眸光投向恨不能跟他有多遠躲多遠的沈星,這隻小狐狸安安靜靜的縮在那,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他才不信她會像她表面所表現的這麼乖巧。

「他們為什麼要捉你?」霍擎天開口問道。

他清冽的嗓音如潺潺的流水撫過沈星的心頭,竟有安撫人心的功效。

沈星凝神抬眸,看向霍擎天,抬手往耳後抹了一下自己的頭髮,這才發現自己還穿著病號服,光著一雙腳。

她將心頭的恨意壓抑了一下,盡量用平靜的語氣說:「他們一個是我的未婚夫,一個是我同父異母的妹妹。他們需要我肚子里的腎來給沈妍續命,所以把我騙來醫院。」

沈星攥緊手指,指尖因為用力而泛白。

往事不堪回首。

他們二人暗度陳倉聯手導演的一場好戲,將她騙得好慘,可憐上一世的她,直到最後歷經屈辱和磨難,付出生命的代價之後,才看清他們的真面目。

這一世重來,她一定不能再被騙,她要讓他們欠她的,通通還回來! 「哦?你的未婚夫和你的妹妹算計了你?」

霍擎天意味深長地上下打量了沈星一番,語帶譏諷:「被出軌背叛?你才幾歲就急著嫁人,遇上渣男是你活該!」

果然,不能指望這個男人說出什麼動聽的好話。

天才萌寶:爸比,抽獎送 沈星緊抿嘴唇,沒有反駁。

沒錯,上輩子她的確活該,誰讓她識人不清,被肖一晨的花言巧語哄騙,哪知他用的是一手偷天換日的好手段。

沈星憤恨地想起前世。

就是那個渣男,哄騙她來醫院做檢查,卻把她綁在手術台上強行搶走一顆腎,手術前竟然連麻藥都沒給她打,那種身體被生生撕裂的痛苦就算隔了一世依舊記憶猶新。

不僅如此,緊接著就把她交給人販子,將她賣到大山裡。

想起那屈辱和痛苦不堪的上一世,沈星眸中透著冷,透著狠,透著一腔怒火。

Views:
5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