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擋在了羅小冬的面前。

羅小冬十分驚訝與感動,推開夏璇,說道:「你不必為我擋槍。」

馬雪怒吼道:「滾開,夏璇,否則我連你一起殺!」

夏璇說道:「你要殺羅小冬,就先殺了我。」

這話一出,白珊珊,羅小冬,歐陽小西,都吃了驚,羅小冬沒想到夏璇居然肯站出來替他擋子彈,就是白珊珊,也沒有這個膽量啊!

歐陽小西則上前,說道:「夏璇!」

但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難道說要阻止她替羅小冬而死嗎?

而此刻心中最震撼的是羅小冬本人。

羅小冬本人心內十分複雜,第一個,羅小冬想起那陣低語聲,說自己是刀槍不入的,那麼手槍的子彈,是否可以防禦呢?

應該是可行的。

羅小冬覺得可以,第二個,是夏璇,夏璇為自己擋子彈,這在羅小冬的心裡,發生了巨大的震撼。

羅小冬沒想到夏璇對自己的愛,那麼深。

在羅小冬看來,不是不承認夏璇對自己的愛,而是覺得這種愛,就是凡人之愛,怎麼說呢,羅小冬認為,凡人之愛,主要在於活著,生存著,而面臨生死的時候,世界上,有多少夫妻肯替對方而死呢?很少吧?

最毒男人心 但是這並不表示,經不過生死的考驗,就不是愛,而也是愛,只是這種愛,屬於凡人之愛罷了,大多數的情侶,都是無法經過生死考驗的,但是在平時,搭夥過日子,也沒啥問題。

羅小冬深愛著夏璇,但是捫心自問,如果有一個情況,要用自己的生命,替代夏璇的生命,那羅小冬是否會這麼做?羅小冬會猶豫一下。 秩序恢復了安靜,宋傾堂在一旁徹底閑下。

也有人偷偷將領到的東西帶回去后又過來排隊,但這幾個分發物品的人的眼力都非常高,一下子就能認出來,這一點宋傾堂頗感驚訝。

等這邊排隊的差不多了,他們又帶著東西,自己去尋找人分發。

沿路遇上很多人道謝,宋傾堂跟著他們,沒在人群裡面看到那個女童。

但是對他所說的這件事情,郭庭的人倒是真的放在了心上,在分發東西的時候會特意詢問。

恰好就真的有人知道,忙道:「我認得我認得,是個小童,會醫術的對嗎?」

問話的人也不知道會不會醫術,轉頭令人去喊宋傾堂過來。

答話的人的同伴皺眉道:「應該不是吧,說是個女童呢,那個小郎中是個男的吧?」

「女的女的,」最邊上的人說道,「六牛家那婆娘死活不肯給男郎中碰,男娃都不可以,這小童就說自己是個女娃!」

「咋的? 嬌妻出逃:總裁前夫太難纏 她說是就是啊,脫褲子驗呢?小童的胸脯都還沒長肉吧?哈哈哈……」

其他人也跟著笑了。

郭庭恰好過來,聽到這些粗鄙的話,皺起眉頭來。

宋傾堂也聽到了,瞬間也是「噗」的一聲跟著笑,笑完眉頭一皺,怒斥道:「還是不是人,小孩子的玩笑都開?」

郭庭鬱悶的看了他一眼。

宋傾堂餘光瞅到,挺了下自己的胸膛,輕咳了聲,說道:「帶我去看看,是不是我過去看了就知道,不過不準聲張,知道么?」

他方才兇悍的模樣,大家都看到了,現在哪裡敢惹,只在心裏面同情那小童一把,怎麼招惹上這麼個凶神惡煞的軍爺。

幾個人應聲稱是,領著宋傾堂要走。

郭庭見狀,忙也說道:「這邊山頭剛好分發完了,我們也得過去,我先一同過去看看路吧。」

宋傾堂倒沒什麼,隨便他跟著。

兩個山頭看上去離的很近,真要走起來,那絕對非常費勁,尤其現在還是晚上,比較好的是,雖然風大,但是今天的月色非常亮,加上火把照著,至少不會踩空。

看到他們回來,好些人忙圍到路口,尤其是看到他們手裡面當真拿著吃的用的,都高興壞了。

「真的有!」

「還真能分到呢!」

「那邊還有剩嗎?還剩多少?輪得到我們嗎?」

……

大家的聲音紛紛問道,你一句,我一句。

老郎中正在給人把脈,摸著鬍鬚看過去,說道:「真巧,恰好我也餓了。」

夏昭衣倒是不餓,她來之前吃了不少野果了,而且她現在腰上掛著的小口袋裡邊,還裝著兩個小肉餅。

她的手裡面搗著葯,一下又一下。

老郎中見她又走神了,喊道:「小娃。」

夏昭衣「嗯」了聲,抬頭看他:「怎麼了。」

「小小年紀,怎麼那麼多心思呢。」老郎中笑道。

夏昭衣微微彎唇,笑而不答,垂下頭繼續搗著。

她現在想的最多的,還是宣延帝此時會發一場怎樣大的火,身邊的人全都要遭殃吧,最慘的應該是天榮衛。

「在那,剛還看到的,應該就在那邊呢!」

「就在那,就在那,剛剛給我二哥看完胳膊的。」

……

很多人朝這邊走來,還有好些殷勤的聲音在爭相說話。

老郎中好奇的看過去,夏昭衣也循著走近來的動靜回過了頭。

宋傾堂一眼看到了蹲在那邊的小童,哼了聲,大步走來:「阿梨!」

郭庭一愣,還真是她!

千方百計想找,連頭緒都沒有,怎麼都找不到,未想竟就在這。

夏昭衣看到宋傾堂倒沒什麼感覺,看到郭庭也在,倒是有些訝異。

她站起身子,看著宋傾堂這模樣,肅容沉聲道:「大呼小叫的,什麼事情?」

後邊跟著他們一起過來的人都一愣,本還以為這女童要遭殃的,沒想到她表現的壓根就不將這威猛高大的軍爺給放在眼裡。

郭庭倒是比較平靜,他跟她交過手,手都掐在她的脖子上了,她都能眼睛不眨,這宋傾堂的一個吼聲,她又怎麼會放在眼裡。

「我找了你一整日,你躲在這邊幹些什麼破事都不……」宋傾堂的目光落在她手裡的葯杵上,想到她是來幫人的,後邊的話被生生止住,惱道,「我讓你等我的!」

「你跟不上我,也要怪我嗎。」夏昭衣反問,很不喜歡他這樣興師動眾帶一幫人過來的樣子。

她將葯杵放在藥罐里,摸出手帕擦手,邊朝外邊走去,說道:「有話過來說。」

眾人的目光一直跟著她清瘦的小背影,這小大人的模樣,真不像個孩童。

宋傾堂沉了口氣,跟了上去。

其他人不好再跟,就這麼看著他們離開。

郭庭一肚子的話想問她,現在也覺得有些不便。

另外一邊的空地因為山風很大,所以幾乎沒人。

夏昭衣停在崖邊,山腳下黑黢黢的,月色照不到的地方一片晦暗,山腳叢林像是黑色的海,風一吹來,成片被撥起,遠方寒山清野,滿目枯瑟。

夏昭衣在崖邊停下,沒有說話,等著宋傾堂開口。

宋傾堂跟著停下,說道:「阿梨,我還是挺喜歡你這小丫頭的,機靈聰明,有膽有識,為人也算熱忱善良,我不太想跟你動手,免得說我欺負你。」

夏昭衣無奈的搖了下頭,抬頭看著他:「宋二郎,你說在街上綁一個小孩走,是對的嗎?人販子可惡嗎?」

「這不一樣。」宋傾堂皺眉說道。

「怎麼不一樣了,不顧別人的意願強行逼迫別人做不想做的事情,這就是不對。」

宋傾堂搖頭:「你不要同我扯那些歪理,你跟我走吧,我不想為難你。」

「嗯,說不過了,你要用暴力壓迫了。」夏昭衣說道。

宋傾堂大怒:「阿梨!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不,」夏昭衣笑道,「宋傾堂,這句話原封不動的還你才對。」

「你這是何意?」

「你敢跳下去嗎?」夏昭衣看向下邊的懸崖。

宋傾堂循著她的目光轉眸朝崖下看去。 可是,現在夏璇居然這麼做了。而且幾乎是毫不猶豫的,羅小冬深深感動,不僅僅是感動的問題,而是感到震撼。夏璇一生,似乎沒有經歷什麼生死抉擇,沒有什麼大災大難,一生順風順水,除了父親早逝,沒有什麼遺憾在內,童星長大的。

而現在,居然肯為了自己,為了她的男朋友犧牲。

羅小冬心中的震撼無以復加。

這些念頭,這些閃念,都在腦海中一閃而過,然後,羅小冬堅定的把夏璇拉到身後。

白珊珊也拉住了她。

這時候,馬雪狂笑道:「怎麼?羅小冬,你這個土包子究竟有什麼魅力,有這麼多女人愛著你?」

羅小冬說道:「你別管這個,你把槍放下,我們好好談一談!」

馬雪狂笑道:「我們沒必要談,羅小冬,你殺了我親愛的爺爺,我們馬氏一族的當家人,你以為你今天能逃的掉嗎?」

羅小冬淡定說道:「我根本就沒想逃。」

然後淡淡的面無表情的走過去。

馬雲龍說道:「馬雪,你別衝動。」

但是顯然,馬雪的性格偏執,不肯聽馬雲龍的話語。之前,羅小冬在和馬雪打架的時候,在羅小冬飯館面前,和馬雪打架就覺得這個馬雪為人十分偏執。

而後,到現在,到目前,此刻,羅小冬依然覺得馬雪十分的偏執。

這個馬雪,想好決定的事,萬難更改。

羅小冬凝神看著馬雪,說道:「你真的要殺死我嗎?」

馬雪說道:「不錯。」

羅小冬說道:「那就來吧!」

然後就這麼走了過去。

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而馬雪,則朝著羅小冬的眉目之間,想要扣動扳機。

這時候,所有的人,除了馬雲龍,都呼喊出:「別開槍!」

馬雪一意孤行,開了槍。

開槍的一瞬間,羅小冬猛的往前一抓,當著所有人的面,抓住了子彈!

這一剎那,羅小冬的右臂的動作快如閃電,迅疾如風。

然後上前,用抓住子彈的右拳頭,直接一擊打,就把那馬雪打出了一丈遠,然後,馬雪便倒地了,被打的撞到牆,昏死過去了。

仙武神煌 而後,所有的人,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包括馬雲龍!

馬雲龍在羅小冬的正對面,在馬雪的站的位置的旁邊,親眼看著羅小冬右手徒手抓子彈。

羅小冬的手上沒帶任何防彈手套,只是凌空一抓,就抓到了子彈,然後一拳頭把馬雪打的昏死過去。

夏璇和眾人,見到此情景,張大嘴巴十秒鐘,劉福才反應過來,說道:「羅小冬,你,你怎麼做到的?」

然後,羅小冬平靜下來,見馬雪昏迷,對旁邊的距離最近的馬雲龍說道:「我不想再殺人,我想此事到此為止。」

馬雲龍也不禁問出了那句話:「你,你是人是鬼?」

羅小冬說道:「我當然是人!」

馬雲龍說道:「這,這怎麼可能!」

羅小冬聽這種讚歎和驚呼,已經聽慣了,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說道:「到此為止吧,你勸勸她,行嗎?我今天就不要她馬雪的性命了。」

馬雪被甩出去,碰到了牆壁,這時候,頭部流血了,但是只是輕微的流血,人昏死過去。

馬雲龍趕緊抱著馬雪,上了救護車,臨走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羅小冬,欲言又止。

但是又想了想,還是說道:「你今後,真的會放過馬家嗎?」

羅小冬說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們做你們的生意,但是這個實驗室,我要毀掉!」

張教授在旁邊,說道:「這,這!」

但是也欲言又止,不知道該怎麼說,張教授不是個壞人,只是個科學迷,迷科學成痴!

這時候羅小冬說道:「大家,你們去澡堂洗澡換衣服吧,別一身血跡,我們明天一起回金海市!」

這裡面年紀最大的是劉福,劉福說道:「這,這怎麼可能!你究竟是怎麼做到徒手接子彈的?」

張教授也痴迷的表情,問道:「是啊是啊!我也想問這個!」

羅小冬說道:「這個請允許我保守秘密。大家快去洗一洗吧,我們回去,至於張教授,這裡,對不起,我要當著各位的面,把這裡的機器毀滅掉!」

張教授說道:「為什麼?」

Views:
6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