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洛城張燈結綵,鼓聲震天。

到處是剛剛從花園採摘的鮮花,大街上載歌載舞,歌聲在城市上空飄蕩著,傳出很遠很遠。

這一天,奇洛城可謂是名士薈萃,就連鎮守在各地的王公貴胄也紛紛來到。上最出名的吟遊詩人記錄著這件盛事,一篇篇膾炙人口的詩章流水般湧出,在大街小巷裡吟唱。

重生之激蕩年華 只因為,今天是兩大親王殿下的婚禮,而這場婚禮也將被記入史冊,傳給佳話。

清早,已經有成千上萬的士兵湧上街頭維持秩序,從皇宮到兩大親王府邸的路段上,天還沒亮就站滿了人。不只是帝都和其他各地的平民商賈,也不只是那些聞訊趕來的傭兵、盜賊、刺客等等民間組織,就連一些中、小貴族也夾雜在人群中,他們的身份根本不夠參與到婚禮之中去。

日上三竿,由隆斯親王和辛格、辛勒兩人,帶領著一支親衛從府邸里出來了緊接著是不遠處的御親王府,由肖克的父親領著上百衛隊也跟了出來,兩支隊伍很快不分彼此的走到了一起。

這是薩恩帝國嫁娶的規矩,由最為親密的長輩走在迎親隊伍的前面,而隆斯親王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

在這兩支隊伍出來之後,主角終於上場了。

嵐風和肖克兩人分別從親王府中騎著駿馬走出來,身上穿著光彩奪目的輕鎧,就連戰馬上的鞍韉和馬鎧也是由黃金打造而成。

嵐風的英俊是眾所周知的,而肖克在經過赤心果的改造之後,雖然沒有嵐風那般俊美,卻也是相貌不凡,兩人一出現就讓人們眼前一亮。所謂人靠衣裝,佛靠金裝,在那身鎧甲的襯托下,英武之氣一個勁的飆升起來。

兩人身後跟著兩百人馬,這些都是天行傭兵團的精英高手,其中單是紫階強者就有近四十人之多,其他人全部是藍階高手。這支隊伍,絕對擁有顛覆整個薩恩帝國的實力!

在兩人從府邸出來的同時,圍觀的人群中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歡呼聲,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感激和崇拜。當年,是他們挽救薩恩帝國於水火之中,是他們力挽狂瀾讓薩恩帝國轉危為安,最終成為五國爭霸的贏家,可以說,沒有他們,薩恩帝國已經不存在了!

就在這時,嵐風臉色一滯,抬頭看向虛空,雙目中迸發出兩道淡青色的氣流,直射出十米開外。與此同時,所有人跨下的戰馬雙腿一軟,跪倒下去,伏在地上瑟瑟發抖。

「敵襲!戒備!」

嵐風一聲大喝,一柄散發著淡淡金芒的寶劍從頭頂上彈射出來,身形一躍而起,抓著寶劍懸浮在空中。

突然,數以百計的龐大身影遙遙而來,距離愈近,下方的薩恩帝國子民早已捂著嘴巴連大氣也不敢出。那一個個至少也有三十幾米的龐然大物,竟然是傳說中的巨龍,數量不下600之多!

領頭的一隻黃金巨龍體型更是達到了近百米,而由於距離太近,那些對氣息特別敏感的戰馬,已經被龍威壓地口吐白沫,眼看著就要不行了。

兩百精銳高手紛紛看向嵐風和肖克,他們並不知道天行傭兵團和龍族結盟之事,只要嵐風一聲令下,他們肯定會不顧一切的撲上去。神靈都是嵐風的僕人,屠龍,又算得了什麼?

嵐風連忙擺手,收了神兵,遙遙喊道:「今日嵐風大婚,龍族的朋友是來做客的,還是另有他意?」

為首的黃金巨龍發出一聲震天大笑,口吐人語:「親王殿下大婚,我,龍族大長老修,率領600族人前來為殿下賀喜。以殿下身份,豈能乘騎如此卑微的生物?龍族與殿下份屬朋友,為朋友搭上一程,也是份內之事!」

這一刻,嵐風和肖克都不得不承認龍神的厲害,用這種方式拉攏人心,換作任何人也無法拒絕吧?

乘龍而行,即使是人類中的半神者,紫階高手也不敢想象的待遇。

兩百頭巨龍從空中降下身形,在離地數十米處舞動著肉翼,嵐風拱手相謝,身形一展落在一頭身長近七十米的黃金巨龍上。肖克也不稍待,緊接著,兩百精銳紛紛棄馬而上,由其他400頭巨龍開道,兩百巨龍載著兩百高手,慢慢地向皇宮方向飛去。

直到巨龍遙遙遠去,整個大街上才響起震天呼聲,在這些人的心目中,嵐風的地位已經提升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高貴到極點的龍族,幾乎不下於神靈一般的存在,足足600前來為他的大婚道賀,甚至放下身段讓人類乘騎。

他,再此創造了一個神話!

當年還未被稱為廢物時,嵐風被譽為將來在個人戰力上,堪比薩恩帝國開國皇帝太陽大帝的天才。而今,他的實力,他的勢力,他那一身璀璨的光芒,又豈是太陽大帝所能企及的?

從親王府到皇宮,並不遠的路程,只是因為要讓隆斯親王的迎親隊伍走在前面,所以,巨龍的飛行速度極慢。

也正因為如此,以巨龍的數量和龐大身形,幾乎半個帝都的人都看到了這駭人的一幕。數百巨龍飛翔在天空上,排列成整齊的隊形,由於飛行高度並不高,人們還能清楚地看到,其中有一部分巨龍的身上竟然有人,而領頭著正是搭乘兩頭黃金巨龍的嵐風和肖克!

帝都沸騰了,同時,婚禮過程通過魔法陣向一些大型城市現場轉播,於是,整個薩恩帝國沸騰了!

半個時辰之後,當隆斯親王的迎親隊伍到達皇宮時,巨龍從天而降,親自迎接的馬德陛下差點從馬背上摔了下來。他是真的被嚇到了,一頭巨龍他還能接受,可是眼前是數百之眾啊,在過去數十年生命里,他最多也就是見過一頭巨龍銀衣!

還好,作為一代帝王他還是勉強沒出糗,不過其他人就不行了。無論是隆斯親王率領的衛隊,還是皇宮裡的皇室護衛,至少有一半當場摔下馬背,還有三分之一目瞪口呆不能言語,真正能保持清醒的連一成人馬都不到。

儘力平復著心中的驚駭,馬德陛下從軟倒在地上的戰馬上跳下來,兩邊分別拉著盛裝的玫琳和藍妮,走到隆斯親王面前。

還沒等隆斯親王行禮,馬德陛下已經附在他耳邊,低聲苦笑道:「你這孫子還真是本王差點被嚇得魂都飛了,親家,這嵐風什麼時候竟然和龍族都有了關係啊?這簡直太離譜了,他還是人么?」

「他他……」隆斯親王支吾了半天,撇了撇嘴嘆道:「陛下,這孩子身上的離奇之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其實這也算不了什麼。」

馬德陛下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正如隆斯親王所說,其實這也算不了什麼。 當年在皇宮廣場上發生的事情,馬德陛下是親身經歷過的,那個女子,和現在的嵐風一樣是黑髮黑眸的女子,她甚至可以直接貫穿人間界和神界的通道,把那個神使扔回神界。

然後,神界重新派來了神使碧蒂娜,戰神之女的高貴身份,卻對嵐風恭敬有佳。由此可見,那個女子讓神界都感到了害怕,那麼,龍族出現又有什麼好奇怪的呢?算不了什麼,大驚小怪而已,再怎麼說,龍族也強不過神界吧?

馬德陛下說不清是什麼感覺,總之,他並不是很開心。自古以來,功高震主都是大忌,無論是怎樣的忠誠,這種人的下場只有死路一條。

嵐風功高震主,而且高的不止一點半點。馬德陛下很清楚,只要嵐風有造反取代他的想法,他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單單是此刻實力已經達到恐怖境地的天行傭兵團,就能把整個薩恩帝國如探囊取物般的拿下。

儘管從種種情況看來,嵐風是絕對忠誠的,但那又怎樣呢?作為帝王,他不心慌才怪!

然而,對於這麼一個功高震主的傢伙,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嵐風自身的實力已經超越下位神靈,掌握著擁有數十位紫階後期高手的天行傭兵團,有神靈做僕人,還有戰神之女的垂青,高科技的中洲是他的堅實盟友,現在又多了個強大到不敢想象的龍族。這麼一個人,別說是一個薩恩帝國,就算是十個薩恩帝國也不夠他殺的。

「嗯,他很愛玫琳,尊敬長輩,對帝國又足夠忠臣,他是肯定不會有其他想法的。」

馬德陛下暗暗的安慰自己,這種自我安慰已經不知有過多少次了,儘管這是事實,還是心有戚戚。可是沒辦法,他能做的也只有這樣了。

突然,一個人影遠遠地跑了過來,速度極快,依然幻化為人形的巨龍頓時飛出幾人準備攔下那人。

「師父啊!師父,徒弟來遲了!」

聽他這麼一叫,龍族幾人哪裡還會出手?那人一頭撲到嵐風面前,雙膝著地,卻是斯萊卡。

當年嵐風等人前往南疆造船之後,他不喜歡待在帝都,就帶著一小支親衛跟著碧蒂娜去了神尊山。他的想法很簡單,在那裡無拘無束的,又有碧蒂娜在,這對他的修鍊極有好處。

前幾天通過魔法陣和帝都聯繫,這才知道嵐風大婚的消息。對於嵐風,他有著亦兄亦父的感情,如果不是這個年輕的師父,他現在還不知道自己會怎樣呢,師父大婚他又怎能不到?

快馬加鞭,這才從極遠的神尊山一路趕了回來。

看著他一臉風塵僕僕的樣子,嵐風心裡也是一陣激動,彎腰把他拉了起來。這一拉之間,仙靈之氣透入體內,已把他一身修為看得清清楚楚。

滿意地點了點頭,嵐風微笑道:「不錯!3年,真氣已達第三重初期,你現在用的是什麼兵器?」

斯萊卡恭敬地站起身來,從背後抽出一柄雙手大劍,恭聲道:「師父,我現在的獨孤九劍正處於重劍期,所以就專門鑄造了這一柄雙手大劍,重約百斤,還算順手。」

前幾天親往雲劍城看望古羅司,得赤心果神效,古羅司實力直達紫階後期。加之嵐風的修為比起當年初入雲劍城時,已不可同日而語,師徒二人一時心血來潮,隨即聯手把眾人的兵器全部重新煉製了一番。

蘊涵特殊礦物的天外之石,加上一些珍貴輔料,以他們今時今日的實力,終於把幾件亞神器提升到了神器品質。麥隆的塔盾和騎士劍被重鑄成奇形寶劍,於是,嵐風過去的那柄重劍也就物歸原主了。

在真氣轉化為仙靈之氣后,嵐風的實力已然超脫了武學的範疇,獨孤九劍的五大階段對他來說也不再有太大的意義。更何況他現在有了菀霞贈予的神兵,這重劍也就用不上了,可這是師父古羅司所賜,那是萬萬不能給其他人的,因此,也只有斯萊卡最適合成為這件神器的主人。

握著重達一百多斤的無鋒寶劍,斯萊卡激動的差點沒哭出來。

並不是這件神器的珍貴程度,而是因為這份師徒之情。當年,他一個落魄王子,被兄弟欺凌,不給父王重視,根本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自從遇見了嵐風,收他為徒,教他絕世武學,為他奪回尊嚴,這種恩情對他來說簡直恩同再造!

拍了拍他的肩膀,嵐風微笑道:「好啦,一切容后再說。」

斯萊卡這才想起正處於婚禮的環節,自己的出現已經打斷了迎親的程序,心裡大感不安,連忙退到了一旁。

就在嵐風準備和肖克一起向馬德陛下發誓詞的時候,嵐風看到不遠處,碧蒂娜正用一種極為幽怨的目光看著他。心裡一陣無奈,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他哪裡不明白碧蒂娜的心思?自己這次大婚還真是一波三折,先是芙迪絲以合成照片試圖讓玫琳離開他,現在又出了個碧蒂娜。

她的身份非常特殊,嵐風深怕她又搞出什麼事來,連忙一拉肖克迎向馬德陛下,單膝著地。

馬德陛下也看到了碧蒂娜,心知她是得到消息后從神尊山趕來的,心裡是又氣又急。如果讓玫琳嫁給了嵐風,儘管嵐風勢力龐大,想來他也不會怎麼樣,可是一旦兩人沒能在一起,那就另當別論了。

絕對不能讓碧蒂娜破壞婚禮!

異世醫 馬德陛下幾乎是一口氣說出了迎親時的場面話,最後分別把玫琳和藍妮的手放到了嵐風、肖克手中:「從今天起,玫琳和藍妮二位公主就交給你們了,本王希望你們二人能好好對待她們。」

「請陛下放心!」

嵐風大大地鬆了口氣,玫琳和藍妮被送到了一頭黃金巨龍背上,迎親隊伍打道回府。

同時,馬德陛下帶著一眾皇室衛隊與隆斯親王並肩而行,前往男方家中舉行最後的儀式婚姻誓詞。一旦婚姻誓詞完成,那就是結婚典禮的結束,象徵著男女之間成為夫妻。

出乎意料的,碧蒂娜沒有出面阻撓,甚至於在嵐風等人回府時就當場離開了。

半個時辰之後,兩座相鄰的親王府中,分別迎來了兩位美麗的新娘子。鑒於嵐風和肖克一定要在一起成親,府邸教大的莫切爾家很自然的成了賓客們彙集之處,滿朝臣公,前輩高人,龍族高手等等等等,即便是府邸極大,也被擠了個水泄不通。

最後,能夠在正廳中參與儀式的,無一不是身份顯赫之人,就算是一般的非實力派公爵都無立足之地!

當然了,他們沒什麼不滿意的,如果真的說起來,龍族身份又豈是這些王公貴胄可以相比的?就算是幻化出人形,這正廳也不可能裝得下600龍族。他們也只是派了大長老做代表進入,其他人還能說什麼呢?

偏廳,花園,客廳,就連大太陽底下都站滿了人,每個人的臉上都蕩漾的喜慶之色。正廳就別想了,能進入親王府,能站在這裡,已經說明了不凡的身份。縱然有攀比之心,在這裡,比不了是人太多了,所以也不用那麼在意,否則還不是徒增煩惱?

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協調。

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完美。

正廳之中,馬德陛下和隆斯公爵坐在正中央的位置上,四個英俊美麗的新人站在下面,一應重要賓客則是分別坐在兩邊。

梅里教宗盛裝出席,捧著古舊的書籍,走到四人面前,鄭重地朗誦了那些繁瑣的字句。

至少用了一刻鐘的時間,這才停下來,沉聲道:「嵐風?莫切爾,你願意娶玫琳?薩恩為妻子,永遠保護她,愛護她,不離不棄,長相廝守么?」

「等等!」

一個聲音從廳外傳來,嵐風心中一凝,煞氣頓生,轉過頭冷冰冰地看向從外面走進來的碧蒂娜。

他已經做出了決定,如果碧蒂娜敢在他的婚禮上胡鬧,不管她的身份是什麼,定要讓她好看。玫琳是他唯一深愛的女人,其他人,絕對不可能接受,而破壞他和玫琳在一起的人,自然要承受他的全部怒火。

嵐風的眼神中帶點濃郁的殺機,碧蒂娜又豈會感受不到?

心中的最後一線希翼變成了泡影,碧蒂娜回以一抹凄然的笑容,轉向梅里教宗:「教宗,我覺得這場婚禮由我來主持會更好,有了神界的祝福,他們的婚姻會更加美滿。」

「這」梅里教宗支吾著,目光投向嵐風,帶著詢問之色。

嵐風收回那絲殺氣,笑道:「那是自然,如果由神使大人主持婚禮,定會增色不少,那便有勞了。」

暗暗告戒自己不能為了一時的感情壞了大事,把所有的淚水吞進肚子里,碧蒂娜的笑容中依然有一絲掩飾不住的幽怨,勉強的微笑著:「能為我的好朋友主持婚禮,這也是我的榮幸,那麼,開始吧。」

接過梅里教宗手裡的書卷,碧蒂娜按照相應的程序宣讀著祈禱之詞,一圈圈乳白色的光芒從她的身體中散發出來,卻是比梅里教宗的光明氣息要純凈的不知多少倍。

當所有字句宣讀完畢,四人身上完全被來自神界的神力完全籠罩著時,碧蒂娜緊咬著銀牙,終於問出了那句她根本不願意說的話:「嵐風?莫切爾,你願意娶玫琳?薩恩為妻子,永遠保護她,愛護她,不離不棄,長相廝守么?」

嵐風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鄭重地說:「我願意!」

彷彿沒有了力氣一般,碧蒂娜機械般的喃喃著說:「玫琳?薩恩,你願意嫁給嵐風?莫切爾為妻,永遠支持他,善待他,不離不棄,長相廝守么?」

玫琳深深地看了嵐風一眼,點頭道:「我願意!」

「我以神靈的名義宣布,嵐風?莫切爾與玫琳?薩恩結為夫」

「住口!」

聲音中帶著難以言喻的憤怒,一道紫芒閃過,眉目含煞的菀霞出現的大廳之中。

冷冷地看了碧蒂娜一眼,頓時,好象被馬蜂蟄了一下,碧蒂娜連連倒退幾步,臉色一片蒼白地杵在當場。

龍族大長老修立刻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澎湃地能量瞬間爆發出來,沉喝道:「你是何人?敢於驚擾婚禮,難道」

剛說到這裡,他這才想起一件可怕的事情。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道紫芒帶著不可抗拒的力量直接把他卷飛出去,昏昏沉沉不知摔出多遠。

嵐風臉色一寒,寶劍從體內彈飛出來,直指菀霞,怒喝道:「為何擾我大婚,仗著修為強大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么?今天不管是誰,只要阻止我和玫琳成婚,就是我的敵人!」

菀霞神色連連轉變,最終一咬銀牙,叫道:「師尊,您還不醒來么?您不能和她成親啊!您愛的是雪雲師姐,師姐現在生死不知,您怎麼能這樣」

這番話噼里啪啦的冒出來,整個大廳里的人全部楞住了,嵐風緊皺著眉頭,沉聲道:「什麼師尊?什麼雪雲?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如果是朋友,你可以留下來參加婚禮,帶給我祝福。如果是來搗亂的,還請離開,大婚之日不染血腥!」

「師尊,你可知道你的前世是誰?你可知道那個出現在夢中的背影又是誰?難道一點也不覺得奇怪嗎?」

菀霞幽幽一嘆,一字一頓地說道:「原本,我是想讓您的記憶慢慢蘇醒,只是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你的靈魂之力太強,我的實力無法直接喚醒,兩種記憶爆發也非你能承受的,可是可是我不能看著你和另外的女人在一起!」

聲音突然停頓下來,水袖一揮,青蔥似的手指帶著一團紫芒點在了嵐風的額頭上。隨即,嵐風的眼神變地迷離起來

……

大雪紛飛之日,天寒地凍,整個天地都染成了白色。

一個身穿儒衫相貌英俊的年輕人漫步在雪原之上,儘管那襲衣裳極是粗劣,卻難以掩飾住他卓而不群的氣質。孤傲出塵,不沾半點人間煙火,斜飛入鬢的劍眉更是讓他看起來憑添了七分英武之氣。

彷彿是閑庭漫步一般,任憑雪花落在單薄的衣衫上,感受著那一絲幾乎不可覺察的清冷,而後化為絲絲白氣蒸騰了去。

…… 「哇」

突然,隱隱約約中傳來嬰兒的啼哭之聲,夾雜在風雪聲中不但沒有不清晰,反而多出了一種難以言喻的脆弱與無助。

年輕人劍眉一蹙,好象在思索著什麼,過了好一會,身影憑空消失了。

也就是在同一時間,他已經出現在幾百米外的地方,站在一棟殘舊的土廟前,看著地上一個破舊的籮筐直皺眉頭。籮筐中,黑忽忽的破棉被裡,正包裹著一個哇哇哭喊的嬰兒,一看便知是剛出生沒多久。

年輕人看著那嬰兒,那嬰兒竟然也睜大了眼睛看著他,連哭聲也停止了,一雙小手輕輕地毫無目的的拍打著,好象很開心的樣子。

年輕人淡然一笑,搖了搖頭:「這就是命數,我救得了你一人,又能救得了天下人否?這人間,瑣事之多我又如何管得過來?仙界之事都懶得理會哩。」

重生之家族財閥 說完又看了嬰兒一眼,轉眼便走。

然而,就在他轉身離開的一瞬間,那嬰兒的哭聲再次傳來,比起先前更是大聲了。年輕人明顯一楞,抬頭看向天空,破廟之上,原本灰白色的天色竟憑空多出了一抹微紅。

神色間帶著一絲驚訝,年輕人再次轉身把目光投向嬰兒,喃喃道:「難道你我真的有緣?凡世嬰兒竟有祥瑞之光,天生受天道眷顧,那唉!我清華收養一個凡間嬰兒,豈不被人笑話?」

自言自語了一會,眸中遽然間爆發出兩束紫芒,大袖一揮,那襁褓頓時飛入手中,冷笑道:「我清華做事何須看他人臉色,誰若不服,殺了便是!」

光影一閃,抱著嬰兒的年輕人就那麼憑空消失了

與此同時,嵐風的腦海中流轉的畫卷也是相應的一閃,轉換成另一幅圖景。

一望無際的玉宇瓊樓,數以千萬計的大小山峰懸浮在虛空之上,無邊無際的紫氣縈繞在這神仙境地的每一寸地方。

其間,一座倒浮於虛空的山峰高有萬丈,在這萬千峰巒中堪稱為最。方圓千里的切面上,亭台樓閣林立,每一棟建築皆非常人所能想象,無一不是神品,更有萬丈紫金色光芒散發出來,眩目以極。

在這處聖地的某一處,上一個畫面中曾經出現過的年輕男子,正抱著一個嬰兒,興匆匆地跑進一所儘是奇花異草的花園。花園中,一個看起來十三、四歲的小姑娘正在舞劍,精光閃閃的寶劍每一次晃動,空間就會出現一絲絲顫動,深紫色的靈氣四溢飛散。

「雪雲!雪雲!」年輕人爽朗的大笑著,把那嬰兒遞給小姑娘:「看!我前些日子云遊人間,無意中發現了她,也是被父母所棄,卻又靈根不俗。以後,你也不會寂寞了,多了個小師妹陪你。」

被喚作雪雲的小姑娘輕輕一笑,如詩如畫沒有一絲瑕疵的眉目間,流露出絲絲喜悅之色,嬌聲道:「雪雲才沒寂寞呢,只要和師尊在一起,雪雲永遠都不會寂寞。唔雪雲要永永遠遠陪著師尊,永不分離。」

年輕人寵膩地撫摩著她的秀髮,笑道:「那我把這嬰兒送回去就是。」

「不不不!」雪雲嘟著嘴巴,臉上儘是難過,喃喃道:「若非師尊收留,雪雲早就死去了,被父母所棄本就無辜,師尊可不能不要她。」

年輕人輕輕地颳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微笑著說:「師尊和你開玩笑呢,那我們就給她取個名字吧。」

Views:
6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