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昭明,卻絲毫不為所動。

這種場面他遇到過太多次了,從他的父皇開始帶著他,參加諸如此類的宴會開始,他就一直都是這些歌舞姬的攻略目標之一。

他一直都不明白,難道自己看著像是到了,對女人感興趣的年紀了嗎?

太子的不為所動,卻是激發了黃衣少女的鬥志。只見少女一個轉身,就繞過了案桌,來到了楊昭明的身側。

白大爺,一直都在觀察黃衣少女,見到少女的動作,下意識眉頭皺的更緊了……有一種大事不妙的慌亂感,莫名欺上心頭。

白濟遠在這時,也從食物上暫時脫離了關注。沒辦法,少女來到太子身側的同時,也是在他的身側。

他有點不明白,為什麼好端端跳個舞,還要跳到餐桌案几上不成。

白濟遠撇了一眼,自己身邊少女的背影。默念,趕緊走吧,別打擾本少爺用餐。

少女,似乎是聽到了白濟遠的心聲一般,突然轉過身,向著白濟遠和白濟通之間的間隙舞去。

但在少女略過白濟遠身後之時,白濟遠清晰得聽到了少女的一聲輕「哼」。

熟悉感,瞬間就爬上了心頭。

難道,她是…… 「終於還是來了……」

落地的一瞬間,姒萌萌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身旁的慧中和卡門相互看了一眼,眼中充滿了恐懼,好像要面臨死亡一樣。

「不用那麼悲觀,先看看這裡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大家四處看看,半個時辰后在這裡聚集」趙信笑了笑,這是自己第一次挑大樑執行任務,一定要完成的漂漂亮亮的,小黃估計也是為了這個才領的這個任務。

「分開行動?」慧中的調門兒一下子提的老高。

重生八零辣媳婦 「對啊,這個城這麼大,如果一起走的話時間會慢很多的。不用怕,就算是有事,你大喊一聲,我們還是能很快就到的」這慧中居然如此的膽小,趙信真不明白這樣的人是憑什麼來到罪孽城的。

「嗖嗖嗖……」

隨著四道流光閃過,四個人分別飛向了不同的方向,留下了趙信一個人在原地,趙信見狀笑著搖了搖頭,隨著中心大街一直走。

這個城非常的大,相比於罪孽城也有過之而無不及,唯一的缺點就是這裡是實在是太荒涼了,街道兩旁林立著各式各樣的房屋,一連串的門匾如長龍一般,可以看出這個城之前的繁華。所有的房屋都是木質的,相比於天界自己生長的地方,這裡的裝飾要顯得復古的多了。

疾風吹刮著街道未關閉的門窗,哐哐作響,隨便走進了一間房內,桌椅擺放的很整齊,說明這些人離開的時候走的沒有那麼慌張。手一揮,整個房中揚起了一層塵灰,說明這裡沒有人已經很久了。

「咳咳……」

灰塵越來越大,趙信只能掩住口鼻,就算是傳承者也是有六感的,確實有點嗆。可是就當趙信想要離開的時候,忽然聽到了請客聲,這聲音雖然很細微,但是在這空曠的房中顯得極為刺耳,最讓趙信吃驚的是自己沒有感覺到有任何人在附近。

「誰?」

趙信精神一震,立刻掃視著四周,這裡是一家茶館似的商鋪,所以一堆的裝飾幾乎是一覽無遺。趙信走了兩步,在中央台案處的左邊有一個樓梯口。這想不到這裡居然有兩層,這件房本是南北朝向,房型呈「L」形,平常收取錢財的台案正好在拐角處,如果不是自己往裡走的話,根本就不會注意到。

輕身進入台案中順著樓梯向上,可能因為年久失修的緣故,趙信腳踏的樓梯在自己每踩下一步的時候,都發出吱嘎吱嘎的怪聲,彷彿一個苟延殘喘的老人坐的破舊搖椅一般。

東北招陰人 順著樓梯向上是一個閣樓,上面擺放著幾個空床,好像是供人休息的地方,這地方也不大,雖然光線較為昏暗,但是趙信一眼還是能看到全貌,所以不可能有人在這裡是自己發現不了的。

「咳咳……」就在趙信以為自己是不是有了幻聽的視乎,那古怪的咳嗽聲再次出現,而這次的聲音比上次要大多了,就好像有人在自己耳邊咳嗽一樣。

本能的立刻轉身,空無一人,只有呼嘯的冷風不時的吹進來,這下子趙信也不得不承認,這裡確實有些古怪了。不過鬼神之說,依舊是屬於無稽之談,因為傳承者本身就是這一類人。

「是誰?別在這裡裝神弄鬼了,如果再不出來,信不信我一把火燒了這裡」說著一團烈火在趙信的手心燃起,火苗騰飛,驅散黑暗,就連趙信也感覺到暖了許多,可是回答趙信的依舊只有冷冽的風聲。

上下來回走了幾個來回,那個聲音就像是幻聽一樣,沒有再出現了,趙信最後無奈只能走了出去,開始了自己的「尋街」之旅。趙信負責的是兩條街,感覺有問題的就進屋內巡視一圈,兩條街尋下來也用了半個時辰,最後沒有什麼結果後趙信又回到了城門口集合的位置。

趙信是最先回來的,沒有過多久,大家也都陸續回來了,就剩下慧中一人依舊沒有動靜,在等待了一炷香的時間后,幾人感覺事情有些不對。

「慧中去的哪條街?」趙信皺了皺眉,如果說之前自己對覺得大家說的都是無稽之談的話,從尋街之後,自己的想法就有些改變了,所以開始有些擔心慧中了。

「她跟我是臨街」卡門指了指身後的靠近城牆的幾條大街。

「走,去看看,這件事不能大條,這裡的確有些詭異」趙信縱身一躍,眨眼間便消失在了街頭。

總裁的小野貓 「快點,跟上」姒萌萌不敢怠慢,急忙跟上趙信。

慧中尋的這條街是都是住戶,看起來較為荒涼,所有的住房無一例外,全都是用木板建造,每家住戶大門緊鎖,遙遙望去,彷如兩堵高牆,讓人感覺壓抑。

「你確定慧中來的是這裡?」看樣子這裡不像是有什麼危險,趙信反倒有些質疑了。

「教主,我敢肯定,慧中來的就是這裡,當時我看這裡比較簡單,所以就讓她搜尋這裡了」卡門如同驚弓之鳥一般,生怕趙信懷疑自己。

「嗯,我知道了,我並不是懷疑你,不要這麼緊張,大家一間房一間房的找,不要錯過任何一個細節」趙信擺手安慰一下卡門,旋即問道:「你可曾聽到慧中的呼叫?」。

「沒有……」卡門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生怕趙信會因此動怒。

「慧中……」

不多時,四人便在這條街展開了地毯似的搜索,剛到這裡就悄無聲息地消失了一個人,趙信要說是沒有壓力那是不可能的,這可是自己挑大樑后第一次執行任務,任務倒是其次,保證所有人的安全才是關鍵。如果真的莫名的損失一個人,這種對名聲的破壞也是趙信不能接受的。

「哐……」

趙信踢開了一間房門,塵封許久的房門打開,頓時揚起了一陣塵煙,趙信信手而入,進入了房屋頓感有一種壓抑的氣氛。

這裡明顯比之前自己進的那間商鋪,空下來的時間要長多了,整個房間布滿了灰塵,正常人家的裝飾,這一點倒是和自己在天界所居住的地方有些像。一共是三間房,會客廳,作息室,廚房一一俱全,走了一圈后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的地方,可是趙信卻總覺得身後有人在盯著自己。

「慧中?」趙信輕喊了一聲,整個房間都回蕩著趙信的迴音,轉過頭又看了一圈,實在是沒有發現趙信只能作罷,尋找另一家。

半個時辰后,一條街都尋找完畢了,四個人連個鬼影都沒有看到,更別說找慧中了,這裡明顯就沒有人活動過的痕迹,一時間氣氛變得緊張起來。(未完待續。) 三個多小時后,蘇菲菲把車開到家門口,雨停了,天也徹底黑了下來。

「姐夫,到家嘍!」蘇菲菲鬆開方向盤,扭頭送過來一個甜甜的微笑。

「到家了,也沒跟我說公司什麼事,丫頭你可真會弔人胃口!」

陳浩沒好氣的看她一眼,就蹭的推開車門,貓腰從車上站在了家門口。

家,還是原來的這個家,一棟兩層的小別墅,只是現在給夜色籠罩下,卻莫名的多了一絲凄涼。

「姐夫,你等等人家嘛!」蘇菲菲的聲音,這聲音有些甜,還有些撒嬌的意思。

「小祖宗,趕緊回家吧,就剩咱倆了。」

陳浩也沒回頭,光是深吸一口氣,邁開步子來到家門口,用大拇指解鎖房門推開走進來,鞋櫃跟前放著一雙高跟鞋。

這高跟鞋,是火紅色的,尖尖的鞋頭兒,小雪前幾天還曾穿過一次。

客廳空蕩蕩的,電視柜上有個玻璃杯,小雪每天晚上睡覺前,都會用她喝一杯檸檬水,說是美容養顏還減肥。

家裡邊,到處都是小雪的氣息,還有小雪留下的痕迹,卻再沒有了那個熟悉的身影……

「哈,不就是出國一段時間嗎,又不是不會來了,晚上睡覺還踏實呢,省的……」

「省的什麼呀!」蘇菲菲拎著車鑰匙跑到家裡,就倒背著小手站在了他跟前。

「哎呦,死丫頭嚇我一跳!」

陳浩看她一眼,躲開蘇菲菲的身子,抬腳朝沙發這邊走了過來。

只是眼下,他才剛坐到沙發上,剛想伸手拿茶几上的遙控器,手還沒碰到遙控器,卻是先停在了半空中……

遙控器旁邊,有個黑色的頭繩,這頭繩還是小雪的!

「姐夫,是不是平時沒注意,現在老姐一離開,發現家裡到處都是老姐的影子!」

「死丫頭,胡說什麼呢。」陳浩扭頭看過來,見蘇菲菲坐在了自己旁邊,「你姐只是出差,又不是不回來了。」

「哎,大道理人人都懂,可就是攤到誰身上,誰就想不通啊。」

美女的貼身武皇 陳浩猛聽到這兒,見她長吁短嘆,還一副小大人模樣的仰頭看天花板……

「丫頭,我怎麼突然感覺,你一下子變大了。」

「哼,不會聊天,人家本來就不小好嘛!」

「你是指年齡?」

「要不然呢,姐夫你指的是什麼?」

「哦我,也是指的是年齡。」陳浩快速從她身上收回視線,隨手抓了個抱枕塞到了她懷裡。

蘇菲菲抱著枕頭,正皺著眉頭想問為什麼給自己抱枕時,卻突然聽見身後傳來了敲門聲……

「丫頭,去開門。」

「知道了啦,讓人家開門,都不看人家一眼。」

蘇菲菲見他光是看電視,都不看自己一眼,就氣氣呼呼的從沙發上站起來,抱著抱著朝門口小跑了過來。

「來了,來了……嗯?呵呵麗麗,你怎麼過來了。」蘇菲菲推開門,看見年小麗站在門口。

「菲菲姐你,你領口扣子開了!」

年小麗站在門口,沒有著急進來,她聲音很輕,語速很快,眼睛里還透著幾分羞澀。

蘇菲菲猛聽到這兒,連忙低頭朝自己領口看過來,扣子不光開了,還都開了兩顆,連內衣也給露了出來……

哎呀,丟死人了!

姐夫說的大,不是年齡,是這個!

蘇菲菲在心裡嘀咕著,也害羞激動著,才恍然明白了姐夫剛才塞給自己抱枕,是要遮擋住自己的領口……

「麗麗,你怎麼大晚上過來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陳浩來到門口,站在了蘇菲菲旁邊。

蘇菲菲這時,光是拿手捂著臉頰,還低頭耷拉腦袋的系領口扣子,整個人都給害羞的不行。

年小麗站在門口,看陳浩跟自己說話,也就沒再過多關注蘇菲菲。

「哦沒事,陳浩大哥我、我就是過來看看您,聽說嫂子去國外了,不放心您一個人在家。」

「哈這樣啊,那麗麗趕緊過來坐!」陳浩躲開門口,看年小麗一身白色的連衣裙,文文靜靜的走過來,突然感覺心頭暖暖的。

原來,在這個世上,還有人在偷偷的關心我!

「麗麗,要喝點什麼嗎。」陳浩來到客廳,坐到沙發上,就拿出了主人招待客人的熱情。

「不、不用了陳浩大哥。」年小麗端坐在沙發上,還拿手壓著裙子,「我就是過來看看,您又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放心吧,我挺好的,家裡還有個小祖宗陪著呢,哎丫頭去給麗麗拿飲料。」

「啊?哦好。」蘇菲菲扭頭看過來,才恍然意識到自己還站在家門口。

只是眼下,蘇菲菲轉身走去廚房,這客廳就只剩下了他跟年小麗倆人。

「哎,對了麗麗,你是怎麼知道小雪去國外了?」陳浩覺著尷尬,就隨口找著話題聊天。

「哦朋友圈,我看見了小雪嫂子的朋友圈。」

「又是朋友圈?哈,真是萬能的朋友圈,菲菲也是看見朋友圈,才跑去機場送小雪……回來的路上,還說什麼公司有事兒,我問了一路也沒問出來什麼事。」

「哎,對了麗麗,公司出什麼事兒了?」

「公司,沒事兒啊……哦呵呵,我明白了,菲菲姐下午去機場,可能不光是送小雪嫂子!」

陳浩猛的一愣,狐疑的看過來一眼,就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

「不是麗麗,我怎麼感覺,你這話里還有別的意思啊。」

「陳浩大哥您想啊,既然公司都沒事兒,菲菲姐還說公司有事兒,這不已經很明白了嗎……菲菲姐她,是怕小雪嫂子剛出國,您心裡不舒服。」

「所以,才會說公司有事兒需要處理,又不給你說什麼事,讓你把注意里轉移過來,就不會因為小雪去國外太難受了啊。」

麗麗的聲音不高,語速也不快,眼睛里還都是水汪汪的柔情。

陳浩聽到這兒,就沒再說話,光是聽見一陣腳步聲,就抬頭朝聲音看了過來……

這發出腳步聲的,是菲菲個傻丫頭。

她正從廚房,朝客廳這邊走過來,懷裡頭抱著個枕頭,還有兩瓶果汁跟一罐啤酒,嬌嬌小小的光腳走過來……

「丫頭我,哈我現在,怎麼特想抱你一下。」陳浩看著她一眼,忍不住的搖頭苦笑。

「流氓呵呵,姐夫你說什麼呢,老姐才剛去國外,就想占菲菲的便宜……不讓呵呵,麗麗給你果汁。」

「嗯,謝謝菲菲姐。」年小麗站起來,拿上果汁看了眼陳浩,「菲菲姐,你這次好像誤會了。」

「陳浩大哥他,剛才說想要抱你,絕對沒有占你便宜的意思,應該是給感動的!」

「感動?麗麗,你說什麼呢,姐夫只會凶我,才不會給我感動呢!」

「呵呵菲菲姐,還是回頭讓陳浩大哥,跟你慢慢說吧……天不早了,反正陳浩大哥也沒事兒,那我就先回去了。」

「這麼快就回去了,麗麗再坐會兒吧,反正菲菲也沒人聊天。」

「不了陳浩大哥,我還要回家帶孩子呢。」

「哦那好吧,哎對了,要不要我開車送你?」

「不了,我騎車過來的,陳浩大哥,菲菲姐再見!」年小麗朝他倆擺擺手哦,快速轉身推門走出來,頓時就感覺自己有點多情。

因為她這次過來,就跟剛才說的一樣,只是覺著蘇墨雪剛剛出國,陳浩肯定會一下子不適應,怕他傷心難過什麼的。

可眼下呢?

蘇菲菲,從半下午,都已經在安慰上陳浩了,自己現在再過來反倒顯得有些多餘……

陳浩也不知道這些,眼下光是跟蘇菲菲把年小麗送到門口,又見她騎上自行車……裙子飄飄的離開……

「丫頭,沒想到你還挺懂事,謝謝了。」

「嗯?姐夫你,你這都說的什麼啊,沒頭沒腦的!」

「沒什麼,就是……天不早了,我先回屋睡覺了。」陳浩摸上她腦袋笑了笑,轉身朝卧室走了過來。 少女不斷地在眾人間穿梭,姿態輕盈,翩然若蝶。

旋即,又再一次舞至太子的案前,向太子伸出一雙柔荑,腰肢纖曼,眉目似嗔似喜。

Views:
5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