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緋色輕輕搖頭,「沒有笑什麼,我只是在想,能遇見你是我最幸福的事情了。」勾住他頸項,江緋色捧著他的臉,輕輕吻了上去。

她的唇很軟,咸……?

穆夜池一愣,想要分開她,卻被寶貝咬住分不開。

她坐在他身上,好不知節制,狠狠咬著他。

就這麼,讓他霸道的得到了滿足。

穆夜池抱著她,溫柔輕撫,讓她不要太著急,他怕會弄疼了她。

江緋色在哭,她在哭……眼淚在穆夜池臉上縱橫交錯,在他們唇齒之間,吻出了鹹鹹的滋味。

穆夜池想讓她不要著急,她纏著他,不讓他離開。

痛苦又快樂……

饜足時候,江緋色已經累在他懷裡。

暢快淋漓后的他們,身上都是熱汗。

穆夜池抱著她,去洗了澡。

出來的時候,江緋色忽然小聲的開口,「能帶我去一次海邊嗎?我想跟你去看海,我好像長這麼大還沒有去過海邊放煙花。」

那一定很浪漫吧。

「寶貝。」穆夜池抱著她,吻吻她的發窩,「能告訴我發生什麼了嗎?」

「去海邊好不好?」江緋色轉身,踮起腳尖勾住他,紅了一圈的眼睛期待看著他。

「好,我們去海邊。」穆夜池擁緊江緋色小小的身子,溫柔的應答。

「嗯。」

江緋色很高興,輕輕的應答,笑容盛開。

晚上的海邊,篝火,啤酒,喜歡夜遊的年輕人

穆夜池開了車,帶著趴在車窗口,一臉好奇欣喜的江緋色,緩緩從海邊一直開到裡面人比較少,沒有那麼吵的地方才停下來。

江緋色光著腳丫,從車上跳下來,興奮的跑到穆夜池身邊,看著他走下車,打開後車廂,笑容蕩漾在她臉上,讓她看起來單純乾淨,沒有一絲絲防備。

看他拿下小吃,煙花,沒有在拿東西,江緋色眼巴巴的看著他,「沒有了嗎?」

夜色下的寶貝,未施粉黛,乾淨得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孩兒。

她那麼眼巴巴的看著他,看得穆夜池的心都酥了,軟成一塌糊塗,把眼巴巴的小女人勾到懷裡,他低頭輕笑著問她,「還想要什麼?」

江緋色微微皺眉,戳戳他胸膛,很不開心的怨他,「你都忘記了啊,你們男人怎麼可以這樣無情無義呢!什麼都不記得,怎麼什麼都沒有啊!」

小手指戳得穆夜池心痒痒的。

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粘著他,跟他那麼單純的撒嬌,像個乖巧聽話的小媳婦。

巔峰是條狗 穆夜池心疼,捉住寶貝小手,溫柔哄著,「那寶貝想要什麼,跟我說,我立刻去拿來。」

「就上次,那一次啊,你帶我去山頂的那次,我也不記得是哪裡了,我們在山頂上燒烤,喝啤酒……」江緋色偏著小腦袋,在穆夜池懷裡回憶著。

那一次,就是那一次吧,她對俄穆夜池的心,才開始溫柔,軟化,也是那一次,她才發現自己對穆夜池並沒有那麼恨,她心裡是有他的,就像他心裡有她一樣。

穆夜池低頭,手指輕輕在寶貝俏鼻上颳了刮,寵溺的哄著,「當然記得,怎麼會忘記呢。」

變魔術一樣,穆夜池將東西一樣一樣從後車廂搬下來。

起火,放架子,竄吃的。

這一次,穆夜池比上次熟練多了,看著就是暗地裡偷偷練習很多次。

江緋色蹲在他身邊,靠著他的肩,一起竄肉竄,竄各種菜系,玉米。

看著看著,她噗嗤一笑。

穆夜池低頭,親了一口,「笑什麼。」

江緋色指指他,笑容甜甜的,「你啊,你看你,你現在這樣,一點都不像是跟我耍賴讓我給你做各種吃的大少爺,比我還熟練呢。」

穆夜池樂了。

「親我一口,我就告訴寶貝。」

我真不是偶像 吧唧一口。

穆夜池都忘記手上的動作了。

真……真親上來了呢。

江緋色低頭,彎著臉看他,「說吧!什麼時候偷偷摸摸去學廚藝了,你可是十指不沾陽春麵的啊。」

這麼乖乖的寶貝,真讓人喜歡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說啊!快點快點,不然待會不給你吃,不給你喝!」

「捨不得讓寶貝在廚房裡干這些粗活。」穆夜池執起寶貝小手,在手背上親了親,「我想讓寶貝在我身邊,過得舒舒服服的,有我寵著愛著疼著,開開心心的。」

江緋色一愣,安安靜靜的看著他,眼眶開始泛紅。

穆夜池抱著寶貝,聲音沉沉的,格外安穩,「以前寶貝把我當大爺慣著,以後我把寶貝當成公主寵著。」

「壞人……」江緋色的眼淚忽然就落了下來,孩子氣的拿著穆夜池的上衣,一個勁擦眼淚,一邊還罵他這麼煽情,讓她感動得哭個沒完。

穆夜池擦掉寶貝的眼淚,擦一下,掉一顆,最後乾脆就全吻乾淨。

江緋色有點不好意思,撒嬌的窩在他懷裡,也不願意起來。

穆夜池抱著她,一邊跟她說話,一邊烤著燒烤,烤好了喂她一口,她喂他一口,吃得甜甜蜜蜜,喝進嘴巴里的啤酒,都是紅酒的甘醇甜。

喝的有點多,回來的時候江緋色幾乎都在穆夜池身上。

隔天她迷迷糊糊的,被人叫醒。

揉著眼睛,看到坐在床邊親吻她的男人,江緋色伸手抱抱,勾著他脖子,撒嬌,「抱我起來,抱我去刷牙洗臉,今天我是新娘子,我最大。」

穆夜池低笑,「好,抱。」

江緋色趴在他肩膀上,甜甜的笑容,滿眼的難過,淚氣在眼眶裡肆虐橫生。

洗了臉,刷了牙,洗了澡,江緋色特別粘人,比昨天下午還要粘著穆夜池。

捨不得跟他分開片刻,十指緊扣,笑容一直溫柔甜蜜,穆夜池帶她去化妝的時候,當著眾人的面她還撒嬌不讓他離開。

走入化妝間,穆夜池把她放下來,安頓好,才輕聲問她,「茉莉呢?她也要過來化伴娘裝。」

江緋色唇角輕輕顫了顫,轉瞬,笑著應道,「我們昨天說好的,茉莉不過來了,待會正式到教堂的時候在讓她過來。你的伴郎呢?怎麼也沒見人影。」

「伴郎不需要化什麼妝,在那邊幫忙應酬了。」身後有人細心應答,江緋色哦了一聲,笑眯眯的拍拍穆夜池的手:「那你先過去畫你的新郎裝,你這麼帥氣迷人,畫不畫其實都一樣迷死人。」

還不忘記撒一把狗糧呢。

看她一臉捨不得的模樣,身後有人都開口說他留下來也沒關係,在旁邊就好。

江緋色噗嗤一笑,「好了,跟你開個玩笑呢,快去忙你,你跟我這個大閑人不一樣,你有你的圈子朋友要應酬,總不能讓你丟了面子,我在這裡乖乖化妝等你來接我。」

江緋色親了穆夜池一口,安撫著讓他先過去那邊看著幫老爺子應酬,不然多不像話。

把人給哄走,江緋色坐在化妝台前,安靜的讓人幫著折騰新娘妝。

沒有想象中的這麼繁冗,江緋色膚色特別清透乾淨,穆夜池也要求給她畫著素雅的妝容,並沒有在臉上堆粉底的感覺太好了。

定型的時候,江緋色有些無聊。

有些漫不經心,有些淡漠疏離,與剛才同穆夜池巧笑倩兮的那個女孩有著天壤之別。

「江小姐,你是不是不太喜歡這個妝容?」化妝師小心翼翼的詢問。

江緋色抬頭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長發半挽,在頭上盤成了古代仕女般的仙女髮型,乾淨利落,又顯得雍容華貴,小小的精緻臉龐上了淡妝,乾淨大氣,美得清新脫俗。

宮廷風的婚紗上,那聖潔的溫柔光芒,是星光般點綴的鑽石啊,貨真價實,露出來的好看鎖骨,是穆夜池親手喂她帶上,老夫人送的穆家祖傳鳳玉項鏈。

低調嗎……是很低調,一切按照穆夜池要求,素雅,大氣,乾淨,但含金量可不是滿身珠光寶氣可比擬。

江緋色搖了搖頭。

化妝師面色發白,「不……不滿意嗎,那咱們再換一個。」

「不是,我是說我很喜歡很喜歡,不用換了。」穆夜池定製的婚紗,穆夜池的鑽石,穆夜池的家傳鳳玉,穆夜池的人,都是穆夜池的,就是身上,還留著昨夜溫存后屬於穆夜池的氣息。

沒有什麼比這個更讓江緋色覺得幸福了。

因為都是穆夜池的,所以她非常滿意,並且喜歡得無法言喻。

身後的化妝師算是鬆了一口氣,笑了出來,「嚇死我了,還以為江小姐你不滿意呢。」

江緋色羞赧輕笑,「他呢,他的妝容畫好了嗎?我想去看看他。」

化妝師輕笑,「應該是好了,江小姐和穆總裁真恩愛,與外面傳的一點都不一樣……」意識到說了不該說的,化妝師趕緊閉嘴,卻看見女主人公微微一笑,並不生氣。

「是呀,怎麼可能會一樣,我愛他,他愛我。」

化妝師點頭,「看得出來,穆總裁與江小姐之間,誰都沒有辦法插的進去,你們眼中有著彼此。」

江緋色紅唇淺淺,沒有應答。

正在此時,她抓在手上的手機忽然震動,江緋色低頭一看。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緋色,我想了一整夜,我決定告訴你,卿月月懷的是穆夜池的孩子,你想要尋找的重要東西在穆夜池手中,我想祝福你,我卻做不到。

:抱歉,我良心遭受了譴責不安,我希望在最後一刻,阻止你掉入婚姻的騙局與墳墓。

手機屏幕上,躺著夏茉莉發過來的字。

江緋色小手一顫,手機哐當一聲,砸到了地板上,屏幕碎開,嚇得化妝師尖叫一聲,退得遠遠的。

穆夜池和人趕過來的時候,江緋色臉上已經沒有驚慌失措,手機屏幕她已經撿起來,只是砸掉的時候,正好讓手機暫時失去功能,看不到夏茉莉的信息了。

「我沒事,別擔心。」

穆夜池皺著墨眉,反倒是江緋色在身邊輕聲安撫他不要安心,她沒事。

老夫人打電話讓他們過去的時候,是良辰,他們應該過去拜堂,成為夫妻。

江緋色什麼都沒有問,夏茉莉的簡訊……

「寶貝,你臉色有些不好,要不要先休息一會?」

「不要,我很好,我想嫁給你,想做你的妻子。」江緋色拒絕了休息,讓穆夜池帶她過去教堂。

他不讓江家二嬸他們過來參加,穆夜池就直接劃掉名單,果然沒有江家的任何人,由於沒有親人到場,穆夜池便牽著江緋色,在一片讚歎驚艷中,緩緩走到牧師面前。

所有人焦點集中到牧師面前的江緋色和穆夜池。

江緋色的手輕輕顫抖,她覺得天色好白,白得很晃眼,牧師的臉都要看不清楚,穆夜池的臉也看得快要模糊。

她在害怕。

比起茉莉說的事情,她更害怕這時候卿月月到來,更害怕擔心的一切變成現實。

她只想完成這個婚禮,只想完成!

牧師看著穆夜池,緩緩的開口問他:「你願意娶這個女人嗎?愛她,忠誠於她,無論她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你願意嗎?」

穆夜池俊臉蕭肅,認真的應答:「我願意!」

牧師轉向江緋色:「你願意嫁給這個男人嗎?愛他,忠誠於他,無論他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你願意嗎?」

江緋色握緊手,應道:「我願……」

嘩——

坐在下面的人群,爆炸開,聲音把江緋色的聲音全都掩蓋了過去。

江緋色狠狠握手。

穆夜池下意識將她擁入懷裡,一起抬眼望向下方。

打開的教堂大門,卿月月一身大紅長裙,踩著驕傲優雅的步伐緩緩走來,卿月月身後,跟著江家二嬸王曉慧,二叔江東林還有江夏夏,大門外站著卿上邪等人,意味不明,開著攝像頭,明擺著怕他們把卿月月怎麼,全錄下來。

穆行風過去,跟卿上邪交流著什麼,卻被卿上邪拒絕。

穆行風又走回來,擋在卿月月面前,溫文爾雅的笑道,「卿大小姐,請問有什麼事嗎?沒事的話不要打擾正在舉行的神聖婚禮,我大哥而江小姐正在拜堂宣誓,麻煩卿大小姐隨我到那邊坐著。」

本來沒有穆行風什麼事情,他這麼站出來,頓時成了焦點,卿上邪這一手陰險無比,因為他撐著門,外面的記者都拍攝到了穆行風的舉止言行,完全是大將之風,都讓人把裡面的新郎新娘快忘記了。

江緋色冰涼的小手被穆夜池有力大手握住,才稍微安寧下來。

「這就是他回來的原因嗎?高調出場,在你婚禮上展現大將之風,讓大家懷疑猜測你。」

「都有。」穆夜池低聲應著,轉頭與牧師說話,讓牧師不用搭理,繼續進行他們的婚禮。

穆夜池不在於了,有人可不樂意了。

在他們準備宣誓的時候,卿月月在下面委屈的大哭起來,「池哥哥!池哥哥!你為什麼要跟江緋色結婚,你為什麼要騙我!我……我已經懷了你的孩子,孩子已經三個多月!你怎麼能忍心拋棄我們母女兩人,迎娶江緋色這個人盡皆知的不良人!」

轟——

卿月月這委屈帶哭的控訴,一出口,就讓所有人都震驚,從座位上全部站起來了,就是牧師,也中斷了宣誓儀式,皺著墨眉。

Views:
4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