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獸真人和丹辰子,徹底傻眼了,什麼個意思?

面帶祈求的看著青闕子,是死是活,您倒是來個痛快話啊!

青闕子擦了一把嘴角的血,客客氣氣的問了一句:「那個,傳送陣建在哪裡?」 張北羽一刀過後,如龍又撲上來,兩人交替進攻,毫無間隔。一轉眼間,多吉身上有多了幾處刀傷。連受重創,他早已支撐不住。

就在如龍再次發起進攻的時候,張北羽伸手攔住了他,轉頭看向多吉道:「沒必要這麼拚命吧?」多吉深深彎腰,一手幾乎扶著地,用並不太標準的中文說:「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張北羽微微仰頭,沉聲道:「我們身上這份錢,不好拿。你走吧。」

多吉看了兩人一眼,心中雖有不甘,卻也只能如此。在來之前,已經有人對他說過,北風的個人能力很強悍,但交手之後,還是強悍的超出了他的想象,更沒想到的是如龍半途加入。這份錢,是真的不好拿。

如今之計,只能以保命為主。多吉什麼話都沒說,默默轉身離開。

敵方陣營中唯一一個高手黯然離場,讓[四方]士氣大漲。

張北羽也顧不得身上的刀傷,藉此機會,帶著如龍和南八虎朝光頭俊發起猛攻。

……

另外一邊,羅晉五人組已經頂在了最前線與聯軍交手。這五個人的戰鬥力不容小覷,甚至要高過南八虎跟趙雨橋的隊伍,加之他們是新加入戰鬥,體能、狀態正處於巔峰,一波就壓住了聯軍。

三寶稍稍休息了一下,拿了兩瓶礦泉水澆在自己腦袋上,甩了甩頭之後拎起水管再次沖了出去,與羅晉並肩而戰。

雖然如龍的加入使得[四方]士氣大振,有了反敗為勝之勢。但光頭俊也是豁出去了,自己都衝上來打,想要迅速拿下,也幾乎不可能。

就在雙方膠著之時,又有七八個人從光頭俊後方衝過來。張北羽嚇了一跳,以為他還有幫手,定睛一看,竟然又是一個熟人。

這個人穿著一身嘻哈潮裝,腦袋上盯著速食麵爆炸頭,一陣風般的跑過來。

「鬼炮?!」張北羽脫口叫了一聲。來的人正是暴徒手下的猛人,鬼炮。

光頭俊的人顯然也發現了身後的異常,紛紛轉身去看。看見對方的時候,都是一驚。他們之間打了這麼久,相互早都認識了。

鬼炮哇呀呀的大叫著跑過來,高高跳起,一記重拳轟在一人臉上。Pon!一下,這人直接被gan倒。緊接著,鬼炮身後的六七個人一窩蜂似的的湧上來,鋼管、砍刀齊齊上陣。

張北羽來不及打招呼,趕緊旋刀殺進去。兩面夾擊,光頭俊的人只能抱成一團,反被包圍在中間。

鬼炮趁機來到張北羽身邊,笑道:「小北,來得有點晚了,別怪我哈!」張北羽搖頭笑笑,「你…你怎麼來了?」鬼炮道:「老大收到消息就讓我來支援了。他這會正在掃場子呢。」說罷,他仰頭對人群中的光頭俊挑了挑眉道:「過了今晚之後,你在渤原路就再沒有立足之地咯!可以滾出渤原路了,哈哈哈!」

說實話,得知暴徒拿下光頭俊的地盤,張北羽真心高興,並沒有任何的嫉妒。鬼炮突然用胳膊碰了碰他,「知道我為啥叫鬼炮么?」

張北羽低頭看了他一眼,搖搖頭。鬼炮並不高,目測一米七都不到,也就一米六八的樣子,在男生里還真算是稍微有點矮的。

可鬼炮絲毫不在乎他的身高,很多人都認為人高馬大的人能打,可他證明了:小個子一樣很能打。

鬼炮說:「因為我的成名技!」「啥啊?」

「嘿嘿,跟天馬流星拳齊名的招式!」說完了,鬼炮撒腿跑了出去,衝進人群,瞄準一個人跳了起來,嘴裡高喊:「惡鬼重炮拳!!」掄起一記重拳轟過去。

Pon!!一下,被擊中的人幾乎在一瞬間就向後栽倒,重重摔在了地上。

豔宮殺:嫡女驚華 張北羽看的直發愣。鬼炮個頭不高,身板不強,卻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接著,就看見鬼炮在人群中不斷出拳,他的「惡鬼重炮拳」還真是威力驚人。

中途殺出的如龍已經扭轉了局勢,讓劣勢變成平局,而鬼炮的加入徹底讓[四方]反敗為勝。張北羽在衝上去的時候,光頭俊的人已經開始潰敗。

可等到大家開始找光頭俊的時候,他早已不見蹤影。只有不遠處的一輛金杯車傳來馬達聲,大家才知道他已經跑了。

跟著光頭俊一起跑掉的大概有七八個人,現場還剩下十個人,他們早已繳械投降,各個都躺在地上。其實跑不跑都差不多,張北羽也不能真的殺了他們,最多就是等會有時間的話再叫人狠揍一頓。

轉眼過來,張北羽、如龍、鬼炮帶人趕過來支援江南。聯軍經歷了「大喜大悲」之後,基本上也是失去鬥志。這一次兇猛的衝擊直接將他們擊垮。

張北羽雙刀齊動,周身斬出道道寒光,血花亂舞。眼見前面一人要跑,跟上一刀斬在背後,一個箭步向前,左手的天收狠狠刺進腰后。

如龍於人群中轉動鐵鏈,黑刀不時甩動。或是握刀劈砍,或是直接用鐵鏈勒住脖子,轉瞬間放倒三四個人。

鬼炮每次揮拳都要大喊一聲:「惡鬼重炮拳!」也的確每一拳都如同重炮,打得Pon!Pon!直響。

在三人的強勢發揮下,[四方]氣勢如虹,把聯軍打得四處逃散。

今晚的壺口街註定熱鬧非凡,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如龍、鬼炮先後出場,讓這場戰鬥變得無比戲劇化,然而,這場戲並未落幕。

張北羽轉頭一瞥間,又看見二十多個人走過來,大叫一聲:「天哥?!」

來人正是齊天,身旁跟著風火雷。他一手插在口袋,信步走來,揮了揮手道:「好像來的有點晚。小南給我打電話到現在才過去十分鐘,我從白馬一路飆過來,已經算快的了。」

張北羽一愣,轉頭看向江南。江南對他微微一笑,「剛才我退下來的時候就給天哥打電話了。」

齊天的到來徹底宣告這場戰鬥結束,猛子等人的聯軍有一大半已經開始投降。

張北羽並沒有做什麼勝利感言。自己的實力已經在這一戰中盡露無遺,毫不誇張的說,聯軍里至少有四分之三的人被打怕了。

只是在雙方開始撤退的時候,張北羽抓到了坐在地上的猛子。

猛子抬頭一看他,一邊擺手,一邊後退,小聲念道:「別…別打了。」張北羽輕輕笑了笑,舉刀指著他,「這壺口街,誰是老大?」

「你!」猛子大喊一聲:「你是老大!」 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話,不光是在前世,在這修真界也是管用的。

就算青闕子再怎麼鬱悶,該辦的事兒還得辦。

就說這傳送陣吧,喬拉丹可是花了大價錢的,這事兒,七寶玲瓏閣牽線搭橋,傳送陣協會負責督辦,這兩大勢力往這一站,誰敢亂來?

莫說是一怒而去了,就算是建造的過程中出現一點點紕漏,那也是要命的事情,不管是七寶玲瓏閣的招牌還是傳送陣協會的招牌,都不是區區一個培元境修士敢去砸的,就算是元嬰境尊者,也得小心供奉。

這不。

一聽說此地就是狐岐山、就是靈劍宗,青闕子趕緊收起了那高人一等的姿態,客客氣氣的詢問。

萬獸真人和丹辰子卻就懵了逼了。

「啥?」

「傳送陣?」

「什麼傳送陣?」

「啊!建造傳送陣的!他們是來建造傳送陣的!」

「嗚嗚嗚,嚇死老漢了,嚇死老漢了!」

倆老頭,喜極而泣,抱頭痛哭。

還以為不小心招惹了強敵呢。

沒成想,竟是來幫忙建造傳送陣的。

「這裡,這裡!」

這些個陣法大師,可都是元嬰境的尊者啊,可萬萬不能怠慢了,倆老頭急急的帶著眾人來到了早已開闢好的狐岐山南坡。

懵了。

眾陣法師你瞅瞅我,我瞅瞅你,一臉的懵逼。

「你們要建這裡?」

朝妻相處 「這地方……」

小!

實在是太小了!

莫說是四級傳送陣了,就靈劍宗開闢的這地方,二級傳送陣都擺不開啊!

地方都不夠,你讓這群陣法大師咋整?

萬獸真人和丹辰子卻並不知道要建造的乃是四級傳送陣,還以為自己開闢的這地基不達標呢,忙解釋道:「小門小戶的,見識不足,要是弄得不好,還望諸位尊者海涵,我這就安排門下弟子重新修整。」

修整?

修整個屁啊!

地方不夠,你就算是全都鋪上金磚也沒用啊!

眾陣法師齊齊的朝青闕子打眼色。

誰叫這廝境界最低,才培元境呢。

「那個,兩位道友,實不相瞞,這地方,小了些!」

小了?

萬獸真人和丹辰子一臉懵懂:「不小了吧?玄天宗的那個傳送陣頂多也就十丈見方,我們可是嚴格照著那個規則開闢的地基啊!」

噗!

青闕子又吐了。

玄天宗?

來的時候見到過這個門派,那個傳送陣才一級好不好,建造那樣的傳送陣,哪需要元嬰境高手出場啊,隨便幾個結丹境陣法師就架設起來了。

NBA之眾生之上 算了。

客戶就是上帝。

青闕子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好叫兩位得知,我們要建造的是四級傳送陣,這地方,唔,莫說這地方了,你們就算是把整座狐岐山都給攤平了,也建不開啊!」

凹凸世界:時之念 倆老頭,蹦了起來。

這輩子就沒有蹦的這麼高。

「啥?四級?」

「怎麼可能!」

四級傳送陣那是什麼概念?

易門,青麓山脈數一數二的大門派,也才建了一個五級的傳送陣而已,水雲閣,青麓山脈南端數一數二的門派,也才建了一個二級的傳送陣而已。

靈劍宗竟然要建一個四級的傳送陣?

這是要逆天啊!

倆老頭直搖頭,不相信,打死都不相信。

可是。

青闕子點了點頭,語氣肯定的說道:「沒錯,就是四級傳送陣。」

倆老頭,哭了。

「前輩啊,我們靈劍宗小門小派的,用不起這麼高級的傳送陣啊!」

「是啊,窮啊,一級,就一級的,成不,再高了建不起啊!」

窮了一輩子了。

一級傳送陣就已經是奢望了。

哪敢接受四級傳送陣啊!

不接受也得接受。

青闕子一揮手:「兩位放心好了,一干費用早就交齊了,你們只需選定建造傳送陣的地方就可以了!」

喬拉丹把所有一切都安排好了,唯一沒有安排的,就只剩下這傳送陣位置了。

也怪不得喬拉丹。

這廝也沒想到七寶玲瓏閣會有四級傳送陣資格出售,原本只想著弄個一二級的呢。

這打開拍賣品名錄,一看到四級傳送陣資格,想著反正要建,不如就建一個高級的還省事兒,就這麼一拍腦袋買下來了。

可就苦了萬獸真人和丹辰子。

地方不夠啊!

青闕子說的沒錯,就算是把整座狐岐山都給剷平了,也不夠建造這四級傳送陣的。

「要不,咱換個地方?」

「換哪裡?」

「那個野狼谷,距離咱們狐岐山不遠,建在那裡吧。」

「啊?野狼谷?那地方倒是夠大,可是,畢竟不是咱們狐岐山的地盤兒啊!」

「管他呢,建了傳送陣,就是咱們的地盤兒了!」

「要是有人搶咋辦?」

「這個……」

好辦!

那邊兒,聽著萬獸真人和丹辰子的議論,想著快點兒把差事辦完、早點離開這坑爹之地的青闕子,趕緊提醒道:「放心好了,這傳送陣乃是傳送陣協會督辦的,名冊會有記錄,就是你們靈劍門的,誰也搶不走!」

還有這等好事兒?

倆老頭樂了。

那還怕什麼。

就野狼谷了!

走起!

當下,倆老頭帶著一群元嬰境尊者,撲向了野狼谷。

Views:
4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