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闌珊,不遠處出現一艘貨船,麻子給了一個信號,對方立即回應,麻子心裡竊喜,這是來接應自己回去的船。

老八一直迷迷糊糊沒有睡好,這時候天黑了,船也平穩了,就進入夢鄉。鼾聲起來。麻子輕聲的叫了兩聲,老八沒有回應。把船調整好。麻子抄起一個扳手就往老八的頭上砸去,不知道是緊張還是船一直在移動,這一下沒有砸在老八的頭上,而是偏了一下,砸在他的肩膀上。老八立即跳起來,端著槍就射擊,麻子躲過,死命的抓住槍支不放,兩人滾做一團。

來接應麻子的貨船見有些異樣,就放下一艘摩托艇過來,摩托艇上幾個荷槍實彈的傢伙風馳電掣的往這邊趕過來。

海平面上,一個小黑點顯現,小黑點逐漸變大,是一艘軍艦。

正當老八和麻子爭奪的不可開交的時候,從船艙里衝出來一男一女兩個人。手裡拿著槍支,來到駕駛艙里,槍支分別照住了老八和麻子。

「都不許動。把槍放下。」

麻子以為是接應來的人員,心中大喜,叫到:「崩了他,崩了他。」

老八見過來兩個陌生人,知道上當了,一腳把麻子踢開,調轉槍口就要射擊。男子「砰」的一槍打在老八的手腕處,老八的槍支掉落在地。

「把他捆上。」男子說道。

透視小包工頭 女子扔過去繩索,麻子三下五除二就把老八捆了結結實實。

「你們可過來了,要是晚一步,這傢伙就把我給斃了。」麻子舒心的說。

「你,過來。」女子掂著繩索對麻子說道。

「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是我讓你們來的,來接應我的。」

「我們是奉命行事。你配合一下。」

麻子以為是接應自己的船不知道情況才這樣做的。就愉快的接受捆綁。一會兒到了接應的船上,他們會乖乖的給鬆開的,還會給自己道歉。

把兩個人捆好,看著摩托艇往這邊過來,已經很近了。

「不能讓他們靠近。你看好他們兩個,動一動就立即槍斃。」 緋聞總裁,老婆復婚吧! 男子說。

「好的。」女人爽快的答應。

摩托艇已經進入了射程。男子瞄準開摩托艇的傢伙。「啪」的一聲,摩托艇立即翻滾,在水面上彈起幾米高,然後重重的落下,海面上掀起巨大的浪花。摩托艇上的幾個傢伙全部落水。

男子注視著水面,看著浮上來的人頭,一槍一個。

老八和麻子看著二人,驚呆了,他們不知道船上什麼時候上來一男一女,是怎樣上來的。又是那一部分的。 「柳無極大師,果然是爽快人!既然這樣,那我也不繞彎子!」

「只需要大師在一個地方,教人鑄劍五年,五年之後,大師便可雲遊天下!而且這五年期間,一切鑄造材料,全都由我來提供。」

「每天只需要教三個時辰!」

柳無極連續點頭,並疑惑道:「完了?」

「完了!」

唐玉笑著說道,看似複雜的條件下,實則等於換了個地方住而已。還提供各種材料,幾乎等於沒有什麼負麵條件。

「別說五年,就是十年二十年我也願意!去哪,你說吧!」

「不著急,我先將那辦法教給你,至於去哪,這個我回頭再告訴你!」

「走啊,愣著幹什麼?」

唐玉說著,就要起身去後山的鑄劍池。

柳無極面色瞬間沉重了不少,道:「你就直接教給我,不怕我毀約?」

「鑄劍,會將人的本性體現在所鑄之劍上。」

「劍者,剛武而厚重,百兵之王。若是心術不正之人,斷然不可能學會那種高深的辦法!我又豈會擔心?」

「走吧!」

唐玉說罷,直接出門而去。

柳無極急忙跟著出去,完全忽視了神劍山的眾高層。

「劍主,這……這個唐玉,公然挖人啊!」

神劍山的構造,唐玉早就了解過了。

弟子跟宗門之間,並沒有什麼必然的聯繫,不過是這裡乃是大陸之上最好的劍客和鑄劍師的聚集地罷了。

為了能夠得到非比尋常的資源,所以才有不少人在這裡住下。

比如柳無極,即便是離去,神劍山的人也不能說什麼。

劍主面色凝固了些許,低吼道:「走我們過去看看!」

就在這些人離開之後,本來打算跟著去的江靈,突然接到了唐玉的傳音。

「你幫我,將這件事情,儘快傳給神劍山所有人!越多越好!」

江靈愣了好幾秒之後。

瞬間明白了唐玉的用意,「這是要釜底抽薪啊!」

娛樂圈bug 江靈目光閃爍不定,最後咬了咬嘴唇,「若是能夠換的你正眼看我,即便成為神劍山的罪人又如何?大不了,再不踏入神劍山半步!」

江靈狠狠的做出了決定之後,閃身出去了。

這一次,柳無極將唐玉帶到了自己的鑄劍池。

比起先前所用的那個,更加龐大,各種設施也更加完善。

「唐公子……」

一到了地方,柳無極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唐玉的辦法了。

本來鑄劍多年的大師,心性應該堅韌如磐石一般,可在這種事情,柳無極實在是沒有辦法繼續保持淡定。

「這法子說來也簡單。」

「柳大師可知道,什麼是靈魂之力?」

柳無極搖頭。

「那大師可跟龍宮有所接觸?龍宮的人,有種特別的力量,能夠魅惑人的心神!」

「早年間見識過,可那和鑄劍有什麼關係?」

柳無極很是不解的問道。

「那種力量,實際上是一種強大力量的簡單體現。」

「你且感受一下!」

唐玉用靈魂之力,將柳無極整個人都包裹了起來,那種細緻入微的感覺,瞬間就讓柳無極陷入了一陣驚訝。

「世間居然有如此細緻的力量,我甚至能夠感受到每一絲毛髮的不同!」

唐玉笑著收起靈魂之力。

「你若是剛剛開始,肯定無法掌握到像我這般,可假以時日,用不了幾年,鍛造的準頭,提升起來確實非常明顯!」

靈魂之力,相當於一個更加高級的工具,若是沒有這個工具,柳無極可能窮其一生也無法再度突破。

畢竟,只有擁有最好的斧頭,才能夠砍伐最好的柴。

看著柳無極跟唐玉在鑄劍池之中竊竊私語。

而且柳無極不斷露出喜笑顏開的歡喜神色,劍主等人的面色,逐漸變得不安起來。

「劍主,一個柳無極倒也沒有什麼,若是柳無極輕鬆離去,旁的人也未嘗不會跟隨他去啊!」

「我倒是覺得,不必多慮!他想要新辦一個學校,想要效仿四大勢力。可當真如此容易嘛?其實不然,不說四大勢力如何看待,就說那地方周邊的中小型勢力,必然會教訓教訓,再加上三大國家的壓力。」

「我看他這個計劃,多半會胎死腹中,無非也就是一個柳無極而已。不用慌張!」

劍主周圍的人,那是各抒己見。

劍主眉頭依舊皺著,思索著其中的利弊。

而漸漸的,鑄劍池周圍,人慢慢的變得多了起來。

「呼,聽說有高人指點柳無極大師,而且隨後還會公開指點大家?」

「我也這麼聽說的,指點我倒是不敢奢求。我就是想看看,什麼樣的高手能夠指點的了柳無極大師!」

柳無極的威望不低,用他來做招牌,顯然吸引到了不少的人。

大叔請矜持 隨著柳無極極度開心的笑容,唐玉將陰陽淬魂大法的第一層,教授給了柳無極。

餘光掃過,看著鑄劍池邊上圍著的數百人,唐玉心裡暗暗一喜。

「神劍山,這一次,看我如何將你的人全都挖走!從此,天下間,以劍聞名的地方,可就要再多上一個了!」

唐玉心裡所圖不小。

「諸位,想必大家來此,就是想要看看我,是否能夠讓柳無極提升一番,是吧?」

柳無極見狀,立馬高聲道:「唐公子所教給我的東西,對於我來說,簡直重要!若是說,我的恩師帶我進到了鑄劍的大門,唐公子可以說是帶我走上了鑄劍領域的二樓!」

回味著唐玉靈魂之力在他身上的那種體悟。柳無極懷戀的說道:「那是一種全新的體驗,簡直太完美了!」

要知道,柳無極已經年過百歲,可在他身上看到了那種猶如十五六歲少年般的憧憬!

可想而知,唐玉告訴他的東西,是多麼的可怕!

「不知道柳無極大師是用了什麼東西,才換的唐公子指點的!我雖然不如大師,可也有幾十年經驗,不知道我有沒有這份榮幸?得到唐公子的指點呢?」

人群中,一個沉穩大氣的中年男子高呼道。

唐玉心中暗叫一聲好。

他所打的注意,就是這樣的,通過一點利益,將大量的人才吸引過去! 各位,想必大家已經猜出來了,這一男一女正是賀豐收和梅子,只是他們是怎麼上到這條船上的?原來,梅子和賀豐收在那條河岸上跟蹤老八和麻子的時候,老八和麻子把幽靈船開回來,發現圓木不見下船尋找的時候,兩個人已經上到了船上,船上有吃有喝,兩人就躲避了起來。

麻子把老八關了起來,兩個人也是知道,只不過蠻好用幫助其中的任何一方,賀豐收兩個人就是要知道麻子會去哪裡交易,和誰交易。到一個小碼頭,麻子下去買了一個手機,梅子趁機下去,也買了手機和一些吃食。

到了海上,老八把船鑿漏了,上船把麻子控制住,兩人也是知道,只是觀察,然後老八和麻子上了交易船,梅子和賀豐收也悄悄的爬了上來,在甲板上看見和麻子和老八把幾個交易的毒販殺了,兩個人還是沒有出手,反正這些毒販都是該死,讓他們自相殘殺吧!

現在,來接應麻子會去的船隻出現,賀豐收兩人覺得時機已經成熟,該出手了。因為梅子已經聯繫上了L國的一個海警朋友,那個朋友已經開著軍艦過來了。

來姐麻子的船看見放出去的摩托艇遭到了打擊,不知道麻子這邊出了什麼情況,見遠遠的有軍艦開過來,準備倉皇逃離。這一艘民船哪裡會是軍艦的對手,不一會兒,軍艦就追上了民船,船上幾個來接應麻子的傢伙乖乖的投降。

軍艦駛過來。那賀豐收和梅子接到軍艦上。中年軍人給梅子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公主殿下,您受驚了,L國橫版少將給您請罪。」

梅子一揮手,說道:「不要客氣了,讓你的人把那條船收拾一下,船上有兩個人,你們看著處理,開上那條船,跟上軍艦。」

「是,公主殿下。請您進艙休息,我馬上吩咐人辦理。」

賀豐收真是驚訝,梅子買了一個手機,在船上打了一個電話,L國的一個海軍少將就過來接應。儘管梅子是M國的公主,儘管M過已經發生了政變,梅子的父親已經被拘禁。還是公主厲害,公主的朋友不是一般的人物,除了自己。

「這位是······」橫版少將指著賀豐收問梅子。

「這位是我的朋友,叫賀豐收,中國人。是他救了我,把我從M國帶了出來,免遭尼尼帕的追殺。」梅子說道。

「賀先生好。」橫版少將給賀豐收敬了一個禮。

賀豐收不知道怎樣還禮,慌亂之中一抱拳,算是見過。

「請給賀先生安排休息房間。」

賀豐收被帶到一個房間。,儘管軍艦上的房間都很狹窄,但是這一間住室卻是想酒店的標準間一樣,樣樣俱全,已經累了幾天賀豐收沖洗一陣,上床睡覺。

在將軍的會議室里。洗漱以後的梅子煥發了風采。橫版很恭敬的給梅子遞過咖啡。說道:「真的不知道公主會突然出現,對貴國出現的不正常事件我們一直關注著,關注著事件的發展。那個尼尼帕真不是東西,忘恩負義的傢伙,這樣的人不會長久,他會死的很難看。一個年輕人權欲膨脹,根本沒有治國的經驗。他會把M過搞得更糟糕,百姓正受苦。」

「出現這樣的事情我也有責任,尼尼帕原來一直跟著我,在攻打巫幫洗洗猜的時候,前期我們只是一觀察團的身份參與,尼尼帕趁我和賀豐收攻克洗洗猜老巢的時候,一舉推進。後來我和軍隊失去了聯繫,尼尼帕就冒功,父親相信了他,由少校直接升為少校,並負責首都的安保工作,尼尼帕就趁機發動了政變。這件事我也有責任,沒有看清尼尼帕的真面目,被他蒙蔽了。」梅子說。

「尼尼帕很會宣傳,把自己包裝成一個英雄,一個統一祖國的英雄,一個戰神。其實一個年輕人,沒有多少歷練,會有多大的能耐。尼尼帕現在是控制了首都一帶,對邊緣省份以及邊緣地帶的控制里很弱,你們的國民是攝於他的因為不敢聲張而已。」橫版說。

「將軍,謝謝你對我們國家的關注。你分析的很好,很對,建議您在其他場合多說明一下事情的真像,為我們難得的統一與和平呼籲。」

「我是軍人,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我是L國的將軍,代表的是L過的利益。說的多了,恐怕不和國際規則。」

「您是我的老朋友,我就實話實說,並希望得到您的支持。父親一直被關押,我想知道父親關押在哪裡?想法營救父親出來,父親只要活著並能夠發出聲音,揭露尼尼帕的真實面目、醜陋嘴臉,就有希望重新執掌M國的政權。」

橫版沒有回應,點上一支雪茄。煙霧朦朧了他的面龐。

「給我一支好嗎?」梅子說。

「你吸這個吧!」橫版遞給梅子一支細長的香煙。

梅子點上煙。一口氣吸完,又點上一支,說道:「將軍,我知道您的顧慮,您是不想插手別國的事物。感謝您今天救了我。我也是帶著見面禮過來的,後面那條船上有幾根圓木,其中一支裡面有兩百多公斤的A級白粉,我知道你們經濟困難,軍隊開支常常難以為繼。這些都交給您處理。另外船上有一百多萬美元的現金,也交給您。」

橫版的眼睛一亮,他這個海上緝私總管,太清楚這些意味著什麼了。但是這是不敢讓第二個人知道的事情。一些走私分子為了能夠打通東南亞的黃金線路,不少和他聯繫,為了各種利益,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要直接參与處理這麼多的白粉,他想都沒有想過。說白了,處理了這些貨,他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販毒頭子。

「參與這件事的人都死了,除了後面剛才抓來的兩個俘虜,我想那兩人帶回去已經沒有意義。後面的那條船帶回去也是麻煩,怎樣處理您自己肯定會考量。把那一根最大的紅木運到軍艦上,回去就說您要打傢具,您的那些士兵不會懷疑的。」梅子幽幽的說,此刻她已經不再是賀豐收懷裡的那個小女人,而是一個要光復國家的職業政客。冷酷睿智、無情。 隨後,唐玉淡淡一笑,走到眾人面前。

在眾人殷切的目光中,說道:「指點一番倒也不敢說,但是諸位都是鑄劍領域之中的高手,我若是說的不好,難免落人口實。」

「更何況,這是神劍山的地方,我這樣公開講學,未免太不把神劍山放在眼裡了。」

唐玉裝作顧忌神劍山的顏面,沒有答應。

「唐公子,此言差矣,我們共聚神劍山,為的就是提升鑄劍的本事,若是你指點一番能夠提升我們鑄劍的本事。那才是我們大家最為看重的,神劍山的面子,豈是靠著往日的威名來維持的?」

那個中年男子也大義凜然的說道,似乎他們對於神劍山所給予的好處,都輕若鴻毛一般。

遠處的劍主眉頭緊皺,壓著嗓子低吼道:「這些狼心狗肺的傢伙,一見到好處,就立馬變成這個樣子!」

唐玉故作為難,大聲道:「大家都想要我講一講鑄劍的心得?」

眾人呼喊著,答應著。

Views:
5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