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大風雪中顯露出一人,來人正是楊廣。 「嗯?」

「英雄氣?」

夏洛奇在大風雪中忽然感覺到天地間募然涌動的氣韻。

「這些日子也真怪了,怎麼有這麼強大的精神氣流在天地之間攪動!」

夏洛奇展開世界多稜鏡視角,模模糊糊的感應到立體宇宙視角下的能量分佈。

宇文CD的那一指依然影響著夏洛奇靈力的輸出與積累。

但在眾香國的瓊液池中,夏洛奇汲取了龐大的精神元液,將這一封印給頂出去了好些。

「似乎宇宙中還在湧入強大的粒子,這些粒子並不屬於這個世界。」

「你嘀嘀咕咕說什麼呢?」

「別吵,這可能是一次機遇。」

夏洛奇當即盤膝而坐,小松鼠可愛的模樣顯露無疑。

手持臘梅盤膝坐在黃河冰川的一塊石頭上,不一會兒,就被那茫茫的雪花覆蓋住了。

「嗯,似乎有些屬於我的東西正在湧向我!」

夏洛奇忍不住有些激動。

「師兄,我與你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你還好意思來見我?」

「師妹,咱們回去說話,這裡有外人,不方便。」

楊廣負手而立,任那無邊風雪橫吹。

倨傲的帝王氣質彌散而出。

從他身旁,緩緩走出六人。

宇文CD、楊林、五台山四神僧!

「你看,你若不回,我肯定也不走。」

「你到哪,我也到哪。」

楊廣臉色平靜,神情冷漠。

說出這句后,從儲物手環中取出兩匹馬。

一匹棗紅,一匹炭黑。

馬鳴嘶嘶,風雪穆穆。

「你怎麼能這麼不要臉呢?」

蕭紫瓊實在忍不住怒道。

「大妹子,他真是你師兄么?」

「你們這是怎麼了?」

單雄信與程咬金兩人一左一右的站過來,問道。

「你們兩人,給我退開,這是我和師妹之間的私事,與你們無關。」

楊廣示意宇文CD與楊林上前喝令單雄信與程咬金退出。

「不用,他們是我的結義大哥與二哥。」

「哎,這話我愛聽。」

「我也愛聽。」

「你怎麼總要給我學話啊?」

「誰學你話了啊?這話多好,只許你愛聽,就不許我愛聽?」

單雄信與程咬金又開懟。

「我再說一遍,這是我們之間的事,趕緊與我回去,別讓我為難。」

楊廣耐著性子說道。

「你這師兄好不霸道,人家師妹不願意回去,你怎麼還強迫人家?」

「天下有這樣的王法么?」

重生之無限網遊 「她是你什麼人? 霸愛難歡,總裁戀人未滿 出來混要講個理字!」

「哼,啰嗦,拿下!」

楊廣見這兩人就生氣。

凡是糾纏蕭紫瓊的男人一概都不是好人!

這是楊廣潛在的台詞。

修仙高手混花都 宇文CD當即出手,楊林亦出手。

宇文CD乃是戰神境初級初階實力,一出手即氣勢逼人,單掌直壓單雄信的肩頭。

單雄信僅為戰尊境初級初階實力,自然被宇文CD一掌壓得身子戳進了冰里。

嘴裡鮮血狂噴,由於沒想到宇文CD實力這麼高,單雄信以硬碰硬,頓時受了內傷。

那邊程咬金還好些,感覺到楊林的實力與自己相差太大。

楊林一掌拍來時,程咬金福至心靈的退了出去。

那強勁的壓力逼迫的程咬金氣都喘不過來。

「好霸道!天下還有沒有王法?」

徐茂公出手如電,磕開了宇文CD壓在單雄信肩頭的那一掌。

徐茂公戰力:戰神境初級初階,與宇文CD同級,但修為上略差些。

李密與楊林也交上了手。

李密亦是戰神境初級初階。

楊林亦是同樣戰力。

四人你一招我一招的砰砰砰起來。

彼此都還留有餘地,畢竟不是生死仇敵。

徐茂公與李密是路見不平,宇文CD與楊林是奉行公務。

出手三分,見對方實力了得,短時間內難見分曉。

十招后,雙方均退開。

宇文CD與楊林站在內圈,徐茂公與李密被阻止在外圈。

單雄信從冰窟窿里勉強提氣出來,冷眼看著楊廣說:

「要仗勢欺人么?」

「你單爺爺還沒怕過誰。」

「來啊,有種把你單爺的命拿去,才算你有種。」

「否則,你休想把我妹子從這裡帶走。」

單雄信吃了這麼一大虧,激發起了心底那無盡的如這漫天風雪般的英雄氣。

他勉力支撐著往前邁步,走進楊廣。

「我告訴你,女人若不願意,你永遠不要勉強。」

單雄信嘴裡流著血,眼神凌厲的盯著楊廣說:

「即便你是當今皇帝,也休要做那沒臉沒皮的事!」

楊廣身後的四神僧忽然一齊出掌,砰的一下正中單雄信的胸口。

單雄信如一沉甸甸的麻袋般飛起,直落到夏洛奇身邊。

「單大哥!」

蕭紫瓊立刻飄身而起,身法曼妙動人,混不受力,宛如雪花一樣飛到單雄信身邊。

「師妹,你再不走,這裡的所有人都將難逃生天。」

楊廣亦氣往上沖。

單雄信的話已然冒犯到了他的尊嚴。

「你要再逼我,我就死給你看。」

蕭紫瓊雪花劍忽地出手,橫在脖頸間。

眼神凄婉,當真是要與這楊廣恩斷義絕了。

「哼,你即便是死,也要給我說清楚,師傅的死究竟是不是你害的!」

楊廣這話真毒了。

當著這麼多人面說蕭紫瓊害死了師傅,這是要毀蕭紫瓊的名聲了。

要知道,在江湖中混,欺師滅祖的名聲可是最要命的,這樣的人在江湖中寸步難行。

「你胡說,我怎麼會害死師傅?我為什麼要害死師傅?師傅對我恩重如山,我怎麼可能要害死師傅?」

蕭紫瓊在呼呼吹拂的風雪中嘶喊著,痛苦的嘶喊著。

「哼,我說過,這是我們的私事,回去說更好,你非要在這裡逼我說出來,那我就不客氣了。」

楊廣眼神冰冷。

對於這樣與他人有染的女子,即便再愛,他也寧願毀了,也不要了。

況且自己意欲*****的醜行敗露,又未得逞。

他知道兩人之間再也無法挽回。

所以他才將如此將蕭紫瓊置於萬劫不復的處境。

眾人一聽楊廣如此說,頓時也起了疑惑。

這可是江湖大忌。

「你他媽的放你媽的狗臭屁!」

「我家妹子這樣冰清玉潔的一個人,怎麼會害死自己的師傅?」

「我看是你乾的還差不多。」

程咬金看見單雄信被楊廣後面四個和尚打得生死不知。頓時氣往上沖,怒道。

「老程,這裡不是和他理論的地方,咱們走。」

徐茂公與李密也生氣了。

出手就傷人,出口就毀人,這樣的人大家十分厭煩。

「誰也不許走,既然你們知道了我們的私事,那麼就全部留下來吧。」

楊廣手一揮,四神僧與宇文CD、楊林殺了過來,意欲殺人滅口了。 「師兄,你別逼我!」

蕭紫瓊眼神凄婉的在風雪中嘶喊。

「哼,連她一起,拿下!」

楊廣轉向另一側,冷漠之極。

宇文CD、楊林自然謹遵。

楊廣身後的神僧亦閃出兩人,招法一摸一樣,卻左右相反,互相之間又連綿呼應。

端得是嚴謹而宏大。

蕭紫瓊銀牙一咬,從儲物空間中釋放出雙龍。

冰雪龍王一見外人,頓時眼睛變得血紅。

龍吟呼嘯,風雪都散開避讓。

一條龍攻向宇文CD與楊林,另一條攻向兩位五台山的神僧。

另兩個和尚分別接戰徐茂公與李密。

這四個和尚沒有情感,跟傀儡差不多。

性情淳樸之極,乃楊廣的父親在五台山接來的貼身保鏢。

楊堅莫名暴斃后,這四名神僧就留下來給楊廣當貼身保鏢了。

冰雪龍王乃洪荒界域中極冷極寒之地的霸主,一出身就是戰神境初級初階。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