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趕走我們?呵呵,諒他們也不敢!」

林飛淡淡地說道,隨後掏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此話一出,黃澤濤他們立刻像炸了鍋一樣,他們實在沒想到,眼前這個穿西裝的二逼青年,居然大言不慚到這種地步,也不怕閃了舌頭。

「楚少,你見過他嗎?」黃澤濤壓低聲音,轉頭問了句身旁的另一位男子楚少。

楚少,全名叫做楚銘陽,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楚家家主次子,由於一直暗戀黃小美,所以一直跟著黃澤濤廝混,久而久之,倒真成了黃澤濤的跟班,只是他自己不承認罷了。

比起黃澤濤的霸氣外露,楚銘陽卻顯得內斂多了,這倒不是他性格如此,而是為了不搶黃澤濤的風頭,刻意而為之。

楚銘陽暗戀黃小美,而黃澤濤又是一個寵妹控,對妹妹黃小美寵溺萬分,所以為了能夠和黃小美朝夕相處,楚銘陽不得不刻意逢迎,迎合黃澤濤的一切。

「沒有,黃少,我懷疑他們兩個應該不是京城人,看起來比較眼生。」楚銘陽搖頭說道。

「嗯,有道理。」黃澤濤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他為人霸道,但腦子不太好使,缺乏主見,因此一直都視楚銘陽為自己的「軍師」,事無大小都詢問他的意見,久而久之,越發依賴楚銘陽了。

「那你有什麼辦法查出他們是誰嗎?」黃澤濤又問,他也不知為何,心中總有一絲不安,總覺得眼前的林飛不簡單,並且很有可能會威脅到他。

「簡單,黃少,等一下我打個電話問人就成。」

「現在打不行嗎?」

「現在恐怕……」

「行行行,待會兒打就待會兒打。」

黃澤濤不耐煩地應了一句后,繼續看向林飛,楚銘陽悄悄緊握拳頭,一絲慍怒從心頭冒起,剛才黃澤濤對他的態度,激怒了他。

「黃澤濤,你等著,等我把你妹給泡到手,看我怎麼跟你翻臉不認人!」

楚銘陽暗自在心裡默默說道,臉上一片平靜。

與此同時,林飛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是給洛雲的,只是現在手機在李槐手上而已。

果然,響了兩下后,電話便接通了,傳來李槐陰測測的聲音。

「喂,林飛,你打給我有什麼事?」

「我說李槐,你能不能不要那麼幼稚?竟然使出請帖這一招,無非就是想把我給攔在門口這裡,讓我難堪,對吧?如果真是那樣,那麼恭喜,你做到了。」

「哎喲,林飛啊,你都說些什麼呀,我怎麼越聽越糊塗了呢?難道門口有人攔你?不讓你進來嗎?嘖嘖,豈有此理啊,不行,那人在哪兒呢,告訴我,我親自過去替你教訓教訓他!」

軍婚綿綿:顧少,寵妻無度 李槐聽完林飛的話,差點沒笑出聲,自己的人辦事效率還是挺高的嘛,算是第一步的計劃成功了,但是嘴上卻是一副替林飛打抱不平的口吻。

「行了,李槐,你就別跟我裝了,我用腳趾頭都能想到是你安排的,那行,既然你有心為難,我就不陪你玩兒了,我會馬上走,祝你新婚愉快,拜拜!」

「喂喂,等會兒,林飛,別衝動嘛,聽我解釋好吧?」

「這還有什麼好解釋的?就這樣吧!」

「別呀,等我一下嘛,我馬上替你解決,好嗎?稍等!」

好不容易第一步計劃成功,李槐又怎麼可能讓它停下來呢?林飛要是走了,那就等於沒了主角,接下來的計劃就算再詳細再好,也沒個屁用了。

「好,給你三分鐘。」

說完,林飛直接把電話掛掉,然後便氣定神閑地等著。

對面的服務員見到林飛還不走,心裡已然忐忑,尤其是見他打電話的時候經常看向自己,心裡也就更不安了,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會落在自己身上似的。

豪門通緝令:女人休想逃 「叮鈴鈴~」

忽然,門口桌子上放置的座機響了。

服務員渾身打了個激靈,先是不解地看了一眼林飛,接著才去接電話。

一通電話過後,服務員如喪考妣般走到林飛跟前,噗通一下給他下跪,一邊磕頭一邊懇求道:「林先生,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我錯了請您原諒我……」

「什麼玩意兒?」

這峰迴路轉的一幕,讓旁邊正要繼續向林飛發難的黃澤濤等人錯愕不已,繼而面面相覷,不知為何會如此。

「行了行了,別跪我,馬上起來。」

林飛擺擺手,朝服務員的膝蓋處一指,一道肉眼不可見的真氣射出,下一秒服務員便如同條件反射般站了起來。

「請問,現在我可以進去了嗎?」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林先生,您們請進!」

(本章完) 「二哥,難道我們就這樣眼睜睜看著他們進去嗎?」

親眼目睹林飛和董慶榮齊齊走進貴賓廳后,黃小美感到相當憤怒,但礙於黃澤濤沒有任何錶示導致她也不敢吱聲,直等到二人完全進去,才忿忿不平地質問道。

黃澤濤看了一眼楚銘陽,沒有理會黃小美的質問,而是回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話:「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要淡定,不能衝動。」

說完,黃澤濤就和楚銘陽兩人相互看了一眼,接著齊齊邁步走了進去。

黃小美見黃澤濤不但不理會自己的意見,反而還說了這麼一句莫名其妙話,立刻被氣到不行,狠狠跺了跺腳后,和其他人一起追了上去。

服務員等他們全都進去后,整個人深深地鬆了口氣,后脊背早就被汗水給沾濕,嘴上還打著哆嗦:「媽呀,這些祖宗總算進去了……」

林飛和董慶榮進去貴賓廳轉了一圈后,發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居然沒有位置了。

難道就一直這樣站著參加完整個婚宴嗎?

當然不可能,這肯定也是李槐故意安排的吧!

想到這裡,林飛內心的慍怒再次上涌,如果李槐現在敢出現在他面前,林飛絕對保證不打死他!

「請問……你們是林飛先生和董先生嗎?」

正煩惱的時候,忽然有一個服務員走到他們跟前,禮貌地問道。

林飛一愣,隨之點頭:「嗯,沒錯,我們就是。」

「太好了,兩位這邊請,李少已經吩咐好人給二位留了座。」

服務員微笑著朝林飛二人做了個請的手勢,兩人跟著他來到了距離舞台最遠的左側靠近洗手間的一張小圓桌上。

「不好意思,你確定這就是李少吩咐你們安排的座位?」

沒等林飛說話,董慶榮就先一臉不滿地指著小圓桌質問這服務員道。

服務員臉色憋的通紅,有點惶恐地解釋道:「對、對不起啊,這真不是我們的本意,而是……」

「而是李少的安排,對吧?」

林飛插了一句,接著向那服務員擺了擺手,說:「行了,我們知道了,你替我們告訴李少,就說我林飛謝謝他的盛情款待,待會兒會送一份大禮給他。」

服務員怔了片刻,疑惑地看著林飛,欲言又止。

「還不快去?」

「真……真要這麼說嗎?」

「你說呢?」

在林飛凌厲目光的威懾下,服務員逃一般地離開,相信是第一時間去跟李槐報告去了。

董慶榮見狀忿忿不平地嚷道:「師父,難道我們今天真的就坐在這兒嗎?多丟人啊!」

「你覺得我會坐在這兒嗎?」

「那師父您打算坐那兒?」

「那兒!」

話音一落,林飛伸手直指最靠近舞台的中間那張金色圓桌,一臉淡定地說道。

在進場后,林飛掃了一眼全場,了解到現場的圓桌布置完全按照森嚴的等級去安排,比如說最靠近舞台的三桌,桌布為金色,每張圓桌位置只有八個,而且每個位置上都放著寫好名字的牌子。

華夏人講究左尊右卑,左側圓桌排第二,右側圓桌則次之,以此類推,越往後面,圓桌上所坐的賓客的地位就越低。

像林飛和董慶榮現在所坐的小圓桌,簡直就是完全不入流,甚至可以直接忽略的那一種。

林飛明白,李槐故意如此安排,藉此來羞辱他而已。

但是,他忘了一件事,林飛又豈是他李槐能夠隨隨便便羞辱之人?

很快,賓客陸續入席,諾大的貴賓廳,眼看著就要坐滿了人,而林飛和董慶榮兩人,則暫且坐在左側最末端的小圓桌上。

董慶榮如坐針氈,低著腦袋老臉通紅,就像是一個做錯事的人般,生怕被人發現。

與之相反的是,林飛正端危坐,並且還翹著二郎腿,一副饒有興緻的模樣,臉上洋溢著陽光般的燦爛笑容。

只是,由於林飛此時所坐的位置太過於特殊,加上他還一副瀟洒自如的樣子,很快就引來不少人的議論嘲諷。

「喂,你看看後面坐在靠近廁所的那個哥們,心真大啊!也好意思抬頭呢,他旁邊的還比他有羞恥心,知道害羞。」

「可不是嘛,他估計腦袋肯定是被驢給踢了,否則不會不知道,在京城宴席上最後兩三桌往往是不坐人的,要不是今晚人太多,恐怕倒數第二和第三張桌子也不會有人坐著呢!」

「可這哥們看著好像還聽開心的嘛,真不知道是不是裝出來的。」

「裝個屁啊!我敢打包票,他現在的心肯定曬滴血,等一下肯定走得比誰都早!」

「……」

旁人的議論聲悉數入耳,林飛聽后只是莞兒一笑,臉上便沒有再多的變化。

「喲,這不是林先生和董先生嘛,咋這麼有興緻坐這兒呢?」

忽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只見剛才在門口發生過爭執的黃小美,不知什麼時候居然出現在林飛和董慶榮跟前,一臉嘲諷地說道:「呵呵,不過話說回來,這地兒其實還不錯,靠近廁所,人有三急的時候直接就可以進去解決,壓根就不用繞路走太遠。」

「就是,小美啊,看來有些人也就只有這麼些能耐了,跟在門口那逼樣相比,恐怕現在這個位置才是最適合他們的嘛,對吧?」之前和黃小美一起的一個女的,也附和著嘲諷道。

「哈哈,對對對,沒錯!」

黃小美一陣狂笑,接著連連點頭。

「呵呵,黃小姐,你再不進去解決問題,恐怕那膀胱就要爆了哦,到時候影響到你子宮的發育,造成不孕不育的話,那就不好了,所以聽我一句,有尿記得一定要及時撒,憋著真不好!」林飛笑道。

「你……」

黃小美立刻被林飛的話給氣得七竅生煙,要不是他這麼一說自己真的又急了的話,肯定會再在這兒罵多一會兒再進去。

「哼,你給我等著!」

黃小美狠狠地跺跺腳,接著尿意滿溢,她立刻又痛苦地捂住肚子,弓著身子夾著雙腳,走進了廁所去。

「師父,憋尿真的會不孕不育嗎?」董慶榮不解問道。

「嚇唬她的,你也信?」

(本章完) 「師父,我第一次發現你好壞~」

董慶榮嘿嘿一笑,指著林飛說道。

「敢說師父壞話?是不是皮癢了?」

林飛狠狠地瞪了董慶榮一眼,隨後笑罵道。

「對啊對啊,師父,我這兒好癢……」

「滾~」

師徒二人又打鬧了一番后,這才停下來,仔細留意四周的情況。

黃小美進去廁所后,解決后越想越氣,恨不得立刻衝出去將林飛的嘴巴給撕爛,豈有此理,居然敢當面笑她,說什麼憋著不好,還咒自己將來會不育不孕!

這麼歹毒的男人,她還真第一次見。

不為別的,就憑林飛剛才那一番惡毒的詛咒言論,黃小美也就徹底把他給列為仇家之一,而且還歸類為必須要從快從速去報復的那一類。

「哼,死林飛,竟然敢詛咒我,我這次不好好羞辱你一番,我就不叫黃小美!」

黃小美狠狠地甩了句狠話后,忽然想起了某個人,於是一陣大喜,連忙掏出手機就撥了過去。

「喂,楊大哥,這次你要幫我報仇,有個混蛋欺負我,嗚嗚……」

「卧槽,那個混蛋居然敢欺負我小美妹子,活得不耐煩了是吧?行,小美啊,哎喲喂我的心肝小寶貝,你就別哭了,哭得我都心疼死了,快告訴哥你在哪兒?我馬上過去給你報仇!」

電話那邊立刻傳來一陣粗獷的男人聲音,只是到最後那幾句卻是聽得連黃小美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她口中的楊大哥並不是她親大哥,而是一個練家子出身的粗人,剛從特種部隊退伍回來,一直喜歡黃小美來著,可卻又不是黃小美喜歡的類型,所以黃小美一直有意無意地避開他。

但是,每當黃小美遇到什麼過不去的坎兒或者是被人「欺負」,只要讓這位楊大哥知道,就一定會第一時間撲出來替她報仇。

說起來,黃小美對他也沒有以前那麼反感了,只是不知道這到底算是好還是壞呢!

不過這些在現在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楊大哥現在可是她唯一能夠指望的人了,她知道只要自己開口,對方一定會無條件地答應的。

於是,黃小美就把希爾頓酒店三樓貴賓廳的地址報了過去,那邊的楊大哥停頓了一下后,傳來一陣刺耳的狂笑聲,害得黃小美趕緊把手機從耳邊拿開,等笑聲沒了后,她才埋怨地說:「楊大哥,你能不能每次都這樣毫無徵兆地大笑呀,遲早人家的耳朵都被你給震聾的……」

「哎喲,妹子,是哥的錯,哥剛才不是高興嘛,沒想到我們兩個還真特么有緣,說來也巧,我也被李槐那小子邀請來參加他婚禮,還有幾分鐘就到了,你等會兒,馬上就能見面了。」

楊天龍瓮聲瓮氣地說道,顯得格外高興。

「哦,好吧,楊大哥,欺負我的人就坐在最後一排最後一張圓桌上,兩個人,你可要替我出頭哦!」

「沒問題,妹子,一切包在你哥我身上! 華山神門 我先停車了,待會兒見!」

「好的,楊大哥,待會見!」

放好手機,黃小美抬頭看了一眼鏡子裡面的自己,咧嘴開心地笑了。

Views:
3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