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買的么?」

「莫非我自個兒穿么?」

「可是我不須要呀!」

「你當是你的衣裳,有資格在我們集團露面么?」

「噢,原來他是嫌棄我衣裳低廉,給他們集團丟臉。」還好如今是假期,寢室唯有我一人,否則拿如此多名牌回去,鐵定會嚇到他們。

回到車中我還是抑制不住問了句,「我明天還可以上班,對么?」 「你是傻么?否則我給你買如此多衣裳幹嘛?」

他重重地敲了下我的頭。

「你還住在學校?」

「恩,我沒其它地方可以去。」

「停車,下去罷。」

這回他居然沒要補償,也沒叫我滾,拿著好幾個名牌的袋子,這下保全是結結實實的盯了我非常久,已然不是第一回被保全撞見了,大約他一定覺得我被大老闆包養了。

翌日周思綿並未出如今集團,我的心情才稍微好一些。

「叮!叮!叮!」

「喂?」

「夜間下班有個任務,7點在樓下待我。」

看見華禹風后,他帶我又一回大換血,這回是大禮服,淡妝,還增添了些珠寶首飾。

「這回是個宴會,你不須要開口!」

「好!」

一家不曉得幾星級酒店,光大堂便有五層樓那麼高,富麗堂皇,有某種歐洲皇室宮殿的典雅,黃色的燈光,令人不由得炫目,高檔的大理石路面亮的好像鏡子似得。

腳上的高跟鞋雖然舒適,但高度對於我而言每走一步都非常艱辛。

「華總,好久不見呀!」

「周總,你發福了噢!」

「華總,你身側這位美女是誰呀?」

「我老婆,跟周總打個招呼。」

「周總,你好。」

幾輪下來,除卻這總那總你好還要敬酒,肚子已經沒地方再裝。

「禹風,我去趟洗手間。」

「行,當心些。」

蓄愛已久 在外人跟前他顯得非常體貼,險些兒就信他是個好人。

「吳青晨,你怎麼在這兒?」

「周思綿!」

衛生間冤家路窄。

「吳青晨,你這類貨色也配來這類宴會?哪個老闆包養了你,講出來聽聽罷!怨不得禹風那麼護著你,原是有人撐腰呀!」

「我沒,你不要血口噴人。」

「否則,你自個兒買得起這麼貴的衣裳么?」

他隨手拎了拎我的衣裳,我只可以後退,不留神踩在台階。

「賤貨!」

她拿起地下的泔水桶從頭澆到腳,我便從天鵝剎那間變變成醜小鴨,她彷彿在提醒我這灰姑娘,已經過了12點,必須回歸到原本的自個兒。

「叮!」

「你是掉廁所了么,快給我滾出來!」

「賤貨,快滾罷!」

周思綿重重地踹了我一腳走了。

「我不可以回宴會廳了,在車中等你罷!」

傷心失落的從後門離開酒店,上了華禹風的車,沒過多長時間,他下出啦。

「打架了?你是菜市場阿姨么?這類場合還跟人打架?你是活夠了么?」

仙武之無限小兵 「周思綿,她……」

聽見了她的姓名,華禹風沒再咄咄逼人,興許她瞧出了我的委曲跟不安。

「是她乾的?你們究竟有啥過節?再不說,我扒了你的衣裳扔街道上。」

「她是我母親二婚男人的女兒。」

「啥?你怎不早說?」

「我壓根不想認這媽!」

「見到過你母親了?」

「恩,她逼我辭職!」

「我曉得了,不要再講了。」

他纖長的手一把把我抱進懷中,此時我早已抑制不住淚水,華禹風鐵定是在可憐我,在富人的眼中,我確實可憐,更何況遇見這類事。

「下車!」

「謝謝你!」

我就似灰姑娘,每到12點都會回到現實似得,下了他的車我還是那無依無靠的吳青晨,除卻堅強別無他選。

「吳青晨,康禾集團的合同呢?」畢鵑甩著她的無敵胸器在我跟前非常大聲地逼問。好像是想要全集團都聽見。

「我沒見到過啥康禾集團的合同。」

「沒見到過?你是傻了還是沒帶腦子。早晨我給你的。」

「早晨你沒找過我呀,大家都可以作證呀!」

我轉頭望向四周的幾人,他們紛紛耷拉下頭,生怕惹禍上身。我再望向帆姐,這事她最清晰不過。她把頭埋的更低,我也不可以勉強她,到底人家還得繼續生活。

「誰可以作證。你給我說說。那份合同幾百萬,搞丟了你賠的起么?」

「我真沒見到過!」

「你的意思是我在污衊你么?」

「沒,你可能記錯了。真沒給我!」

「你蠢貨,你當我也是蠢貨么?」

這時周思綿過來了,今天穿得不似以前那麼淑女。神情盛氣凌人。

「都吵啥呢?集團啥時候變成菜市場了!」

「吳青晨搞丟了康禾集團的合同,今天要發確認通知書,沒合同購銷中心沒法子訂貨。」

「如此大的事可要跟華總彙報一下,不曉得購銷中心可不可以通融通融。」

她如此說我才明白這又是周思綿給我擺的局,看起來她不把我搞走,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行,我自個兒去向華總解釋!」

「你有這資格么?你算個啥東西呀!」

「拿著你的玩意兒給我滾!」

說完,畢鵑就拿著桌上的玩意兒沖我砸過來,邊上的周思綿仍舊保持著典雅的姿態,就似一場戰爭的指揮者,而實施者就是畢鵑。

強忍住淚水逃離現場,跑到洗手間,用冰水洗了洗臉,抬眸瞧瞧鏡子,好像又看見了父親,他叫我不要氣餒。

「爸,我非常堅強,我鐵定會幸福,你安心罷。」

鼓足勇氣,回去面對爛攤子時,發覺所有集團的職工都在翻箱倒櫃。

「青晨你沒事罷?」

「沒事,帆姐,你們都在幹嘛?」

「華總下命令,找你丟了的那份文件。」

「真不是我搞丟的!」

「我曉得,可是畢主管那麼說,我們也不敢說啥!」

華禹風要他們找是由於相信我,還是那份文件真是太要緊,沒過多長時間,答案就揭曉了。

「吳青晨,你還怎麼抵賴,文件恰在你抽屜里!」

「我為何要藏這份文件呀?分明是有人陷害我!」

我重重地瞠著周思綿,計謀得逞她非常開心,雙掌環胸,挑著眉瞧我,此時辦公間中,所有人的焦點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都給我滾回去,不想乾的如今便走!」

華禹風及時的出現化解了我的危機,不過周思綿並不想錯過這絕佳的機會。

「如此大的事,必須開除她!」

「是呀,華總,這實習生我們部門可不敢要了。」

他倆一唱一跟地在華禹風身側吹風。

「行,吳青晨,即日起調入總裁辦公間,做我私人助理!」 「呵呵呵,原是這原因呀!」

「你真是惡魔,此時還笑話我!」

「你求求我,我就跟你說事的實情!」

「還有啥實情,我都快要被那混蛋強bao了,給我個電話我要打110。」

「既然你沒興緻,那我走了!」

「你還未跟我說那女人究竟病了沒?」

「求我呀!」

「看在我可憐的份兒上,跟我說完!求求你了!」

「聽好了呀!你母親壓根沒病,住院是被民間高利貸追債沒法子了,而求求你去周家,是周思綿給你母親還賭債的要求,葯是你母親下的,周晉寧是周思綿唆使的,事的經過就是這模樣!」

「她親手下的葯?」

「除卻她還可以有誰?周思綿那臭丫頭哪懂如此多。」

世上可能再沒比她更心狠的親生母親了,給自己女兒下媚葯,她居然為錢,這麼糟踐自個兒的女兒,再也抑制不住傷心的淚水。

「啊!」我近乎癲狂的撕扯著被單,拔下手掌的針,想從樓上跳下去。

「你沉靜點!」

「我這種女人活著還有啥意思?」

「你說你是哪種女人?」

「被那令人作嘔的男人差點糟蹋了,我還怎麼活著?」

「不令人作嘔的人已經糟蹋過你,就可以活著?」

他笑呵呵地望著我。

「你有病么?」我倏然伸掌過去想打他,反而一把被他摁在床上,整個人都摁在我身上。

「他敢強bao你,我便殺掉他!」

「那他死了么?」

「吳青晨,你長沒長腦子呀?」

「死了么?」

我仍舊不惑的追問,他徑直堵住我的嘴,接著用舌頭撬開我的唇。

「惡魔,滾開!」

「昨天你都被旁人親過了,我為何不行?」

「你!」這一回吻的更深情一些,日光照耀下他的面龐乾淨整潔、線條分明,倘若單看外表,他確實長的算超凡脫俗,周思綿喜歡他也正常,不過就性子而言,我想沒人會喜歡一個惡魔。

「唷!小兩口兒感情真好呀!」

一個中年護士推門進入,掌中拿著個小藥瓶。

「針怎麼拔了?手還淌著血,你們這些年輕人,為一時開心,啥都不顧,這女孩身體多弱呀!你可要留意點,養不好,往後會留下病根兒的!」邊說邊幫我處置手掌的血跡,並從新給插上針。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