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那個東西就在前面了!」

小新心中的那股感覺越來越強烈!整個人也開始散發出一點紅色來。

「小新,你身上似乎有股強大的力量,隨時出於爆發的邊緣!」

小新點點頭,一句話不說,只顧著朝前疾行而去!

看著小新的樣子,唐玉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可是又說不上哪裡不對!

而且唐玉感覺到,自己身體里的那幾股能量,在這山脈之中,也顯得越發混亂起來!

作者星河一夢說:欠6更! 賀豐收拉住潘玖連忙躲在暗處,這時候,不知道在哪裡響起了槍聲,子彈打在石壁上,冒出冰冷的火化。賀豐收回手往燈光處就是一梭子,燈光沒有了,一切又陷入了黑暗,看來這裡平時都是關閉的,賀豐收不知道這些情況,一頭就撞了過來。

雙方僵持下來,聽到槍聲,前面大廳里一陣混亂。此地不能長留,賀豐收把自己的鞋子脫下來,往遠處扔過去,黑暗裡發出一聲聲響。頓時,兩側牆壁上的火力點像聲響出射擊。賀豐收看準一處火力點,猛地掃射過去,那個火力點頓時啞了。另一側的火力點立即調整射擊方向,賀豐收兩人往前跑動幾步,躲在這個火力點的盲區。

「潘玖,你敢不敢上去?」要趕快脫離這裡,唯一的就是上牆,後退的路線已經堵了,有急促的腳步聲正從後面趕來。

「敢。」

「來,上我的肩膀上。爬上牆。」

「你呢?」

「你不要管我,我自有辦法。」

潘玖踩著賀豐收的肩膀,爬到了牆頭上。

賀豐收猛的一躍,竄上牆頭,俯身觀察了一陣,覺得那個火力點就在前面不遠。

「你趴著,不要動。」賀豐收對潘玖交代道。然後匍匐前進,往那個火力點摸去。果然,前面有一塊像是碉堡一樣的凸起,一直黑洞洞的槍口伸到外面。

賀豐收取下搶上的軍刺,從槍口伸出來的位置往裡面捅,只聽「啊」的一聲叫喚,賀豐收緊接著又是幾下,裡面沒有了動靜,賀豐收抽出槍支。這是一把狙擊步槍,威力和精確度要高的多。

下面已經竄過來幾個人。「誰打槍?誰在打槍。」

見面有人回到,一個小頭目一樣的人說道:「有情況。立即散開,包圍這裡,你們兩個架雲梯上去,你們兩個往後面保護老闆。其餘人員各就各位。不要讓刺客逃走了。」

下面兩柱強光手電筒往這裡射來,大概他們不會意識到兩個人已經攀上了五六米高的石頭牆。

「敢不敢打?」賀豐收問身邊的潘玖。

「敢。」

「好,瞄準了打。」

話音未落,賀豐收照住那個小頭頭就是一個點射,狙擊步槍的性能真的好,一下子就結果了那小子。潘玖手裡的槍支瘋狂的胡亂的掃射起來。

這簡直就是瓮中捉鱉,幾個傢伙剛跑到這裡,還沒有明白過來咋回事,已經見了閻王。

下面狹窄的過道里沒有了聲息,短暫的平靜以後,賀豐收說道:「跟著我走。」便沿著房頂,往後院里跑去,下面的門關閉了,這裡是房頂,越過房頂就可以到達魔窟。果然,沿著房頂跑動了一陣,來到一處天井,下到天井,就到了那個老妖怪的住處。

賀豐收瞅見一棵大樹離院牆不遠,助跑幾步,一躍就抓住了樹榦,然後滋溜的下到天井裡。潘玖如法炮製,猴子一樣的從大樹上溜下來。

天井的北面是正室,裡面有微弱的光亮傳出,前廳已經亂鬨哄的這裡靜謐,靜謐的可怖。賀豐收悄悄的靠近正室的窗戶,見裡面是張牙舞爪的神像,神像幾乎都是青面獠牙。一側是一個紅臉大漢,手中青龍偃月刀熠熠生輝。賀豐收心裡一陣禱告,我的祖爺爺,讓你在這魔窟里真是委屈你了,侮辱了您的一世英名。

燈光隨從神像前面的長明燈出發出的,賀豐收白天來的時候走的是偏殿,沒有來過這裡,不知道裡面的情況。來到大門口,輕輕的=推了一下,門竟然開了。賀豐收有點遲疑,不過降魔心切,還是一隻腳踏了進去,就在此時,忽然覺得腳下一空,原來門口就會有陷阱,身子一踉蹌,往下墜去。賀豐收猛地吸氣,趁身子沒有完全失重之際,另一隻腳一發力,身子就提了起來,往上竄升。

已經越過地面,下一步只需要把身子一擰,就可以穩穩噹噹的落在大殿的中央。心裡暗喜,不想頭頂無聲的落下一張網。這張網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賀豐收的頭上,賀豐收想要掙扎,可是這張網越收越緊,繩索已經勒進了肌肉,全身被=箍的緊緊的,就連拿槍的手指都不能動彈。

完了,賀豐收的第一感覺就是完了,徹徹底底的完了。

一道強光直接打到了賀豐收的臉上。

「原來是你小子,你真是一個不知道好歹的傢伙,白天老闆對你印象不錯,準備把你收了,當這裡的護法,伺候老闆的生活。你卻忘恩負義,我讓你嘗一嘗背叛的滋味。」是秀才的聲音,一陣「吱吱」聲響,賀豐收覺得繩索像是有了生命,忽然就顫抖起來,然後身子就是劇烈的戰慄,這是一張電網,可以通電,實施電刑。

「這是我發明的神器,味道不錯吧?你是第一個嘗到這種滋味的人。在實驗階段只逮到了幾隻野兔和一隻狼,想不到第一次投入使用就有大收穫,歡迎提出建議,哪裡不完善我繼續修改。」秀才吃吃笑著說。

賀豐收順著聲音,發現神像的帷幔後面有晃動,秀才一定藏在那裡。

「秀才,要殺要剮來點痛快的。這種小兒科的手段也敢拿出來亮相,丟人,都什麼年代了,玩這種把戲?」

「說,是誰派你來的?」

「我自己的事,沒有人派我來。我就是被你們騙來旅遊的,然後中了你們的圈套,讓我家裡打錢,我家裡窮的叮噹響,沒有錢。你說要把我做成人彘,我害怕,就想辦法逃出去,這不,逃到這裡就被你抓了。」

「你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旅行者,我看了你的身手,一定是那個幫主豢養的殺手,老實說吧,我們老闆很欣賞你,你要是願意合作了就放你一條生路。」秀才說。

剛才已經打死了他們好幾個看場子的傢伙,秀才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

戀清 「我不知道你想得到什麼。我現在唯一擁有的就是這一條攥在你手裡的小命,你隨時都可以拿去。其他的我真的說不上來。」

「好,爽快,我就不客氣了,拿你小命來、」秀才說道。 賀豐收猛地一陣暈眩,心裡想,這就要完蛋了,不消幾分鐘,自己就會成為懸在這裡的一具燒焦的屍體。正這時候,忽然聽見一陣槍響,神像後面濺出一片鮮血。是潘玖開槍了。

賀豐收看到昏暗裡潘玖獃獃的望著神像。

「潘玖,趕緊放我下來。」

「我打中了,我打中了。」潘玖在下面狂叫。

「快點放我下來。」賀豐收不得不提高了嗓音。

「咋放你下來,你那麼高。」潘玖在下面仰起頭看著賀豐收。

「去那個死人那裡,他身邊一定有開關,按下開關我就能夠下來。」

潘玖跑過去,真的有一個開關,就在秀才的手邊,潘玖按了一下。賀豐收「啊」的一聲慘叫。潘玖連忙鬆了手指。

「你他媽的想讓我死啊,按錯了,看看有沒有其他的開關。」賀豐收叫到。

「有,有,有的。」潘玖回答者,小心翼翼的按了另外一個開關。

腳下的地板「呼」的恢復了原來的樣子,接著賀豐收就「噗通」一聲掉了下來。

潘玖跑過來。扶住地上的賀豐收,問道:「你不要緊吧?摔疼了沒有?」

賀豐收扯下身上的網。提起槍支,說道:「少啰嗦。往裡面沖。快點,以後他們的人就過來了。」

繞過神像,後面是一處寬敞的房間,正是白天賀豐收來的那個屋子,這裡燈火通明。正廳中間放著那個花瓶,花瓶里幾縷長發飄出來,接著是一張慘白的臉,然後是一張猩紅的唇。紅唇微啟,傳來沙啞的聲音:「孩子,你真的讓我失望,我年紀已經大了,想找一個傳人,你就很合適。可是你這樣的樣子來了,也好,是我想要的樣子。你過來,我有話想對你說,這牽涉到一個秘密,一個很大的秘密,這一片雨林都在圍著這個秘密晃動殘殺,我把它交給你,我覺得你能夠守得住,他們不行,你把他們解決了正合我的意思,就是你不動手我遲早也要讓他們一個個的消失。好孩子,感謝神靈,把你送給了我。」怪物說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大哥,你過去唄,這個怪物要給你好東西。」潘玖說。

賀豐收將信將疑。哪有那麼好的事情會輪到自己?

見賀豐收不動,花瓶晃動了,晃晃悠悠的就向賀豐收這邊過來。

「趴下。」

賀豐收猛然的意思到危險,對潘玖叫了一聲,抬手對著花瓶就是一梭子。

花瓶猛然的爆炸,爆炸的衝擊波把賀豐收掀出幾米意外。濃重的TNT炸藥的硫磺味過後。賀豐收拍拍身上的塵土,叫到:「潘玖,你在哪裡?」

身後的雜物裡面探出一個腦袋。是一臉灰塵的潘玖。

「你不礙事吧?」賀豐收問道。

「不礙事。」潘玖露出一排白牙。

婚情綿綿 賀豐收走到爆炸的中心。撿起幾縷毛髮,毛髮在一塊乾涸的皮子上,看不到血液,也看不到人體軀幹。這個人彘是假的,是一塊皮子上縫了幾縷毛髮的炸彈。

再往裡面尋找,裡面不見一個人影。看來老闆跑了,那個怪物真的就是老闆嗎?那個怪物是真的嗎?賀豐收想到、不過現在不是探討這個問題的時候。就吩咐潘玖:「你跟著我,去解救人質。」

「我們出來的時候門是開著的,估計他們幾個早就跑出來了。」潘玖說道。

「不是我們一個屋裡的人質,還有,在山洞裡面。」

外面已經天色放亮,幾個逃出來的人質在院子里蹲著不知所措。「你們看這裡有啥好東西帶一些,都趕緊逃命去吧!」賀豐收叫到。

憑著白天來時候的記憶,賀豐收和潘玖來到洞穴里,裡面依然潮濕昏暗。摸索著前進了一段路,覺得已經到了人質關押的地方。

那個臉上刺字的男人見到端著槍的兩人,惶恐的瞪大眼睛。

「大家不要慌,不要怕。我是來解救你們的。」賀豐收說,裡面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和輕微的啜泣。

就在賀豐收兩人要砸開一個個櫥窗里的鎖的時候,後面傳來了一個聲音:「你們都去見閻王去吧,到閻王那裡去見你你們的親人吧!」

賀豐收回頭,見是邱六子手裡拿著一個東西,旁邊一個佝僂著身子的滿頭白髮的怪物。娘的,你把我騙到這裡來,冤有頭債有主,看我不把你打個稀爛,賀豐收端起槍就要射擊。可是子彈還沒有發射出去,就聽「轟隆」一聲巨響,來時候的路被炸塌了。

整個山洞陷入了黑暗。

「大哥,不好了,我們出不去了。」潘玖帶著哭腔說道。

「不要慌,你把這些人質的門鎖都砸開,我們想象辦法。」賀豐收也是沮喪,開來今天的行動太草率了,這裡他們已經經營了好久,能在這雨林里生存下來的人,肯定會有幾下子,你一個新來的幾下就想把他們的老巢端了,會不付出代價。

潘玖在裡面「咣當咣當」的砸擊。

忽然,一個人跑了過來。然後又是幾個,還有嘰嘰喳喳的聲音,一定是那幾個女子。

這些在洞穴里關押了不知道多久的人,多數是沉默。忽然,賀豐收的背上有人狠狠的咬了一口,賀豐收揮手就把那人甩了出去,不遠處傳來一聲尖利的叫聲,是一個女子。

「你憑什麼要進來,他們已經說了這幾天就會放我們出去,你一來我們就吃不上飯了,沒有人給我們做飯,我們吃什麼?」女子尖聲的說道。

老子提著腦袋來就你們,你卻要怪我?真不如把你們都悶死在這裡,賀豐收狠狠的想。

「兄弟,不要生氣,我知道你是來就我們的,可是洞口一炸塌,我們都出不去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那女子被關的時間長了,肯定是得了斯德哥爾摩綜合征。摸摸兜里,還有幾支香煙,賀豐收打著火機,忽然看見幾個面孔,嚇得手都哆嗦了幾下,對面的幾個人不是沒有了鼻子就是沒有了眼睛,加上一臉的鬍鬚,蒼白的臉,真像是地獄里的鬼。 唐玉幾人疾行了一刻鐘,穿過了一座山之後。

天空之上的血色飛鳥依舊連綿不斷!

「這天上的血色飛鳥,恐怕總共飛過去幾十萬隻都不止了吧!」

「若是按照這個速度,飛下去,恐怕百萬也難說!」

「百萬?這不過是一條比較普通的山脈,怎麼能夠養活的住這麼多凶獸呢?不應該啊!」芙蓉敏銳的意識到其中的問題。

唐玉經過芙蓉這麼一提醒,立馬意識到了問題的關鍵。

「是啊,有這麼多強大的凶獸,以這個血羽山的面積來說,完全供養不起來啊!也就是說,一定有某種特別的力量在其中!而且,這個力量,可能就是我們此行的關鍵!」

唐玉一語中的!

「不遠了!不遠了!我感覺那東西對於我的吸引力越來越強了!」

小新整個人已經徹底的泛起了紅光,整個膚色都被弄的血紅,有股很強烈的煞氣!

突然間,從前面冒出一隻受了傷的黑熊,這一隻黑熊看起來要比之前遇到過的身形大了幾分。

而且雙眼都是血紅色,看起來尤為的殘暴。

「躲開它吧,弄上血腥氣,在森林之中,不方便!」唐玉立馬出聲。

可小新,似乎被那黑熊身上的血腥之氣吸引,手裡的猩紅之氣不停閃動,想要上去結束了那隻發狂的黑熊。

唐玉立馬運起金黃的靈氣,灌在小新的肩膀之上,壓制了些許小新的狂躁。

可就在此時,暗中跟著三人的田大,看到小新乃是紅色靈氣,唐玉乃是黃色靈氣,心裡立馬開心的不行。

「沒想到,這幾個肥羊,真的是實力不濟,看來是天要讓我富足啊!」

於是,田大撤去了隱匿的身形,從容的從三人後面走了出來。

「嘿嘿!幾位,別糾結了,不如將幾位的性命交給我,到地府在慢慢想去吧!」

田大的聲音結束,只有芙蓉轉頭看向了田大,看清了來人之後,芙蓉臉上升起一陣厭惡。

若是在以前,有人敢如此對她柴江王府的郡主殿下,她早就派人上去打殺一番了。

可如今,柴江王府不復存在,而她也一心只想當小新的女人,早已經沒有了原來的銳氣。雖然不悅,也也沒有任何的動作。

而田大,看著幾人沒有什麼反抗的動作,笑意更甚。

「知道不抵抗,也沒用!該死的還是要死的!不過,我天某人也算是善人,你們若是在死前將芥子戒指之中的東西都交出來,我可以留你們全屍!」

田大說著,手中已經多了一把長刀。

「想活命就快滾!不然,誰也救不了你!」芙蓉直接冷淡的說道。

「哼哼,小妞,脾氣倒是蠻大的,我都看過你們報名信息了,最強不過武師三重,我已經是武師五重多年!你們三個一個都跑不了!」

「找死!」芙蓉神情已經完全冷了下來,說實話,殺人這事情,芙蓉還真的不怕!

而田大則像是根本不知道惹了誰一樣,依舊嬉皮笑臉的,神情曖昧的看著芙蓉。

「小妞,你這麼順的條,嘖嘖……上手的感覺……」

就在這話說出來的瞬間,小新驟然出手,奪過田大手中的長刀。

一刀就劈砍在了田大的額頭之上。

田大雙眼圓瞪,可已經說不出一句話,只能是慢慢的倒下,任憑血跡流淌在地上。

隨後,小新抄起長刀,狠狠的砍在了田大的屍體之上。

不消片刻,小新已經滿身血跡。

似乎這種血跡,能夠讓小新輕鬆一些,舒服一些。

看著在田大屍體上,用長刀發泄結束的小新喘著粗氣,芙蓉和唐玉對視一眼,不僅同時流露出了擔心的目光來。

「走吧,繼續出發!」

三人再度朝前行去!

又過了不多時,小新在一座山峰面前停下!

「應該就是前面!」

而面前這一座山,和其它別處的山都不同。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