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風晚還僵硬的抬著胳膊拿手,腦子懵懵的,身體僵硬,卻愈顯燥熱。

段林白原本坐著,此刻正躺著打遊戲,瞧見傅沉從他面前晃過,舉著手機偏頭去看,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傅沉的背影,還有某人似乎「摟」在宋風晚腰上的手。

卧槽?

這兩人幹嘛呢。

------題外話------

段哥哥:唉唉唉,這裡有個活人呢,能不能注意點!

三爺:哦。

段哥哥:哦?沒了?我特么……

三爺:嗯?

段哥哥:沒事保持微笑 宋風晚反應過來的時候,傅沉已幫她系好腰帶,她急忙伸手按在打結處,悶聲道謝。

「謝謝。」

傅沉抽回手臂,手指握拳,又鬆了兩下,沁著層細汗。

他想靠近她,挨著她,卻也知道,此刻兩人的關係,親近一寸,惹了火,最後還得自己滅。

「你還看《紅樓夢》?」傅沉換了個話題,聲音乾澀嘶啞,吹在她側臉,驚得她渾身繃緊。

「嗯。」宋風晚點頭,聲音細軟。

「我給你拿。」傅沉一手撐著書架,整個身子前傾,壓著她的後背,取下書遞給她。

宋風晚接了書,就準備離開,傅沉卻伸手直接攔住了她的去路。

「以後別這麼拿手,砸下來,危險。」傅沉盯著她殷紅的小臉,聲音喑啞。

宋風晚抱著書,輕輕點頭,像個受驚的兔子。

「還在生氣?」傅沉動作很霸道,愣是不許她出去。

「沒有。」

「最近一直在躲我。」傅沉弓著背,把臉湊近些,黑亮的眸子盯著她,瞳孔里像是閃著火苗,看得她胸口又漲又熱。

「我沒躲你。」分明是他最近太忙,所以兩人雖然住在同一屋檐下,見面次數卻少之又少。

這人怎麼總是賊好捉賊。

上回在雪場也是,分明是他搶走了自己的初吻,還讓自己賠一串佛珠?

「那晚在我房間脅迫你,沒討厭我?」傅沉的聲音像是從胸腔蹦出來的,又低又沉,尾音華麗勾人,氣息微熱,撩人得緊。

「我……」不待宋風晚說話,只聽到「啪——」的一聲。

緊接著就是段林白哎呦的慘叫聲。

段林白瞳孔放大,卧槽?他聽到了什麼東西!

「段哥哥出事了!」宋風晚指著傅沉后側,「你趕緊去看看。」

她說完推開傅沉就要跑。

傅沉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將她壓回書架上,身子抵過去,嗓音低沉暗啞,「我和你說話,你還有心思管別人?」

「不是,他……」宋風晚大腦有些空白,看著他的眼,又黑又亮,箍著手臂的手指,強勁有力,她倒是莫名有些腿軟。

「回答我的問題,討厭我?」

「沒有。」宋風晚只是覺得傅沉不若傳聞一般寡淡無情,在她心裡,不再是個人物代碼,而是一個鮮活的人。

「嗯,那就好。」傅沉得了滿意的答案,鬆開鉗制她的手,沖她一笑。

明若曉色。

宋風晚心跳瞬間失控紊亂,怦然而動,抱著書狼狽的逃回他身邊。

那件事她確實覺得憋屈,討厭他?

蓮子的八十年代生活 根本談不上。

段林白正坐在床上揉鼻子,他剛才躺在床上玩手機,聽到傅沉的話,心頭一緊,手指一松,臉被手機砸了。

真特么疼。

幸虧鼻子是真的,不然准得砸塌了。

這不要臉的禽獸,公開調戲未成年,還特么什麼上次在他房間?

他好歹一個大活人,無視他,直接調情?

太過分了。

傅沉隨意抽了本書,坐在兩人中間的空床上,心情不錯。

不討厭?

是否可以理解為:是有些喜歡的。

**

也就幾分鐘后,兩個技師就走了進來,一男一女,穿著統一制服,年紀約莫三十左右。

一開始是泡腳,足底按摩,按到某些穴位的時候,還真的有些疼,宋風晚身子縮著,扯著床單,咬牙不好意思叫出聲。

傅沉拿著書,卻一直偏頭看她,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

倒是另一邊的段林白咿咿呀呀,哼哼唧唧的。

時不時冒出什麼「舒服」、「爽」的字樣,十方和千江就守在門口,隔音不大好,某人叫得歡快。

十方小聲嘀咕著,「這是在按摩?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在叫床。」

千江仍舊冷漠臉,只是緊了緊拳頭而已,不懂他家三爺為何會有這樣的朋友。

傅沉轉頭瞪了段林白一眼,他立刻閉上嘴?

叫兩聲不行啊,還瞪他,威脅他。

**

宋風晚足底按摩結束,又按了一下身子,女技師知道她年級小,怕她被人看著放不開,拉起中間隔檔的帘子,即便這樣她也不知道怎麼配合,動作生硬扭捏。

「你身體盡量放鬆,別緊張,交給我就行。」按摩師傅笑道。

那人給她按了會兒後背,又幫她拉筋。

「你身子很軟啊。」

「小時候學了幾年舞蹈。」喬艾芸覺得學舞蹈提氣質,只是她沒什麼興趣,後來就逐漸荒廢了。

「皮膚又白又嫩的,小姑娘就是好,不塗東西,也乾淨漂亮。」

傅沉看不到,只能偏頭看書,聽了這話,晃一抬頭,就看到某人沖自己笑得齜牙咧嘴。

恨不能把書扔到某人臉上。

**

按摩結束,休息了一會兒三人才走出足浴城,這邊附近就有夜市,雖然在管制,晚上十點以後,大排檔燒烤還是非常多。

宋風晚是真的有些餓了,段林白提議去吃燒烤,她立刻看向傅沉,可憐巴巴的。

「你看他做什麼? 走過梧桐樹下 我請客,他要不去,我待會兒送你回家。」段林白冷哼。

「走吧。」傅沉抬手將她脖子上的圍巾往上拉一寸,遮著口鼻,「風大,冷。」

段林白今晚算是閃瞎了狗眼。

夜市離這裡很近,三人徒步而行,某人悄咪咪的靠近傅沉,「傅三,小嫂子腰細身軟,你可有福了。」

傅沉一記冷眼射過去,「你若是死於非命,絕對是因為話多。」

段林白搓著手指,好像我沒讓你開心過一樣,這話說得真無情。

此刻不遠處停著一輛車子,一雙怨毒的眸子緊緊盯著宋風晚,神情陰鷙狠辣。

手指猛然用力,指甲折斷,血珠徐徐而出。

她到底何德何能,能讓傅沉另眼相看。

------題外話------

你們發現沒,三爺很喜歡先發制人,然後佔據制高點,撩了人家,佔了便宜,還賊喊捉賊。

晚晚:用力點頭就是就是。

段哥哥:不要臉啊,見色忘友……

*

日常求留言求票票~ 入夜的京城,華燈初上,亮如白晝。

夜市不遠處的街心廣場,十米左右的彩燈聖誕樹,吸引了許多人駐足合照,宋風晚把半邊臉縮在圍巾里,偏頭看向聖誕樹。

周圍還有很多賣東西的,發光的網紅氣球,閃光的貓耳、鹿角發箍,分外熱鬧。

她忙著學習,壓根沒空來市中心,此時過節的氣息已經非常濃烈。

「妹妹,要不要拍照?」段林白還穿著那件貂皮,戴著口罩,看不清臉。

「不了。」宋風晚確實想拍照留念,只是不大好意思。

「去唄,哥哥拍照技術超好的。」段林白太熱情,直接就把宋風晚推到了聖誕樹下,「來,擺個姿勢。」

段林白拿出手機,開始找角度。

姿勢?

宋風晚瞥了眼周圍的人,尤其是餘光瞥見段林白身後的傅沉,他端站在那裡,長款黑色羽絨服,眸色比夜色濃稠,只是被燈光照亮,像是淬了星光。

他在看她。

「別干站著啊,擺個造型。」段林白半蹲著身子,姿勢專業。

宋風晚猶豫片刻,默默擺個剪刀手。

段林白拍了兩張,「再換個姿勢!」

然後傅沉就看到宋風晚又抬起另一隻手,仍舊比了個剪刀手。

段林白差點笑抽,這妹妹……

太可愛了吧。

他連拍了幾張。

「好了嗎?」宋風晚被傅沉看得大囧。

重生之緣來如水 「傅三,你要不要拍一張。」段林白一個勁兒朝他使眼色。

他倆從小穿一條褲子長大,即便不說,一個眼神都知道互相在想什麼,段林白雖然平素浪蕩些,大事上不拖沓不含糊,機會嗎,還是要給兄弟製造的。

宋風晚一看傅沉走過來,下意識要溜。

「妹妹,別走啊,你在傅三家住了那麼久,合影留個紀念唄。」

「我……」宋風晚窘迫,看著逐漸走進的傅沉,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能站在原地等著。

段林白這話直接把她的後路堵死了,她壓根跑不掉。

傅沉站在她身邊,宋風晚比他矮了不少,她仰頭看了他一下,好高。

「你倆幹嘛呢,當人形廣告牌啊,靠得近一點好不好,老子手機屏幕小,你倆都要出畫了。」段林白憋著笑。

傅沉挪一寸,宋風晚移一點,保持著禮貌客氣的距離,看得段林白要笑抽了。

「趕緊的啊,我還等著吃燒烤呢。」

他話沒說完,傅沉忽然抬手,搭上了宋風晚的肩膀,修長的手指扣住她,整個人就靠了過去,他羽絨服微微敞開,裡面穿了件毛衣,她的手臂完貼在他胸口。

他心臟沉穩有力,從胳膊處傳來,惹得宋風晚心跳一下快過一下。

段林白咋舌。

我滴乖乖。

認識二十多年,他今天才知道,傅沉泡妞這麼強勢。

直接上手的啊。

宋風晚略顯僵硬,可是他手指力道很大,按住她,無法動彈。

「你不想和我拍照?」傅沉垂眸看她,呼出的氣息遇冷化為一團白灼,落在她頸側,微涼,卻透著莫名的濕熱感。

「沒有啊。」她僵著身子,一側胳膊貼著她,他身體的溫度,熱得燙人。

所有男人身上都這麼熱嗎?

「那你躲什麼?」傅沉壓低了聲音,附在她耳邊。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