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來說混血的孩子都挺帥的,但是,貌似我是個例外。

我感覺我和我前一世的唯一的區別也就是把發色給換了。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這我怎麼還是想哭啊!

就我這顏值,我還能被拯救一下嗎?

這到底是什麼倒霉設定!

上個廁所我還得跑個幾分鐘!

神工 我招誰惹誰了啊?

靜女傳 我這個頭疼啊!

默默地坐在馬桶上,感受著純金馬桶對我臀部冰涼的刺激感。

我默默地吐出了一口濁氣,嘴角一揚,不屑地說道:「這幫有錢人!真尼瑪奢侈!」

然後我默默低下頭,淡淡地說道:「但是也不錯啊!」

好吧,身為莫斯卡一世公爵之子的我,樂天,現在對這個家庭不得不說還挺滿意的。

墮落啊!

但是墮落的爽啊!

雖然一開始覺得自己能穿越半大不小也得當個世界霸主的想法早就不知道被我扔到哪去了。

關於我為什麼不和我那個便宜老爸一個姓這個問題咱們也是以後再說。

而自我來到這個世界到現在,我今年已經八歲了。

可能是因為前世學習的有點狠了。

白白活了28歲還是個處男,甚至初戀都還沒交出去的某博士,在他穿越以後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要以後繼承了自己便宜老爹的爵位然後胡吃海塞一輩子當一個徹徹底底的啃老族。

額,雖然這個想法確實是不要臉了點。

但是能在華夏的教育制度下活這麼長時間,和那幫「我爹是李鋼」的人競爭還能靠著自己有了一個博士學位智商至少過了250的理工男來說,這個想法貌似確實也挺合情合理的!

誰不想有個好爹然後去坑爹啊!

要不那麼多大學里的乾爹是從哪來的?

前世爭氣的某博士生在這一世已經徹底墮落成了坑爹一族。

這貌似也挺合理的。

我默默地解決了自己的生理內需問題。

別想多,這可沒有什麼24小時一直貼身服務的百依百順的女僕一類的生物。

我家老爹雖然滿足了我的一切物質需求,但是以我這個年齡,精神上的需求說這些還要早一點。

當然我也不至於那麼變態就連上個廁所也要有人陪著,我家女僕大人現在也下班回家了。

所以我默默地回到了被窩,默默地又開始了睡覺。

一時睡覺一時爽,一直睡覺一直爽。

從穿越以後,我的睡眠質量那都是杠杠的。

每天不睡夠12個小時都不起床那種。

當天上的第一抹陽光灑落大地,當我還在和我的床你儂我儂的甜蜜交流的時候。

「少爺,起床了,少爺。」溫柔的聲音在我的耳畔不斷響起。

我默默地翻了個身,本來不打算搭理在我身邊一個藍發的靚麗的女僕小姐姐的時候。

而我家女僕大人臉上的微笑緩緩消失。

嗯,女僕。

嗯,藍發。

嗯,可能你想到了什麼。

嗯,你想多了。

嗯,然後我家女僕大人掏出一根實心的木棒,溫柔的語氣蕩然無存,轉換而來的則是凜冽的寒意。

「少爺,還不起床嗎?」

我一咕嚕翻起身,沒好氣地說道:「我可愛的雷姆姐姐,能不能在我剛睡著的時候就叫我起床!你知道我壓力多大嗎你!」

我家女僕大人一臉無所謂地扔掉了自己手裡的木棒,繼續微笑道:「可是少爺,今天你該去上學了啊!」

上學?

我眼睛一下子瞪大。

「上學是什麼?我不知道!」

一把拉過我的杯子,蒙住頭,繼續躺屍模式。

可能在所有人的形象中,女僕雷姆都是一種超級溫柔,超級善解人意,超級適合娶回家的完美妻子人選啊有木有!

可是,我可以很義正言辭地告訴你,你絕對想多了。

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所有藍發女僕類生物全部都是這樣的,至少我家這個正好和那個和在re中同名同姓的雷姆同名的女僕小姐姐的性格絕對是相反啊好不好!

或者說,我甚至從她身上看到了腹黑拉姆的影子。

當我選擇了以賴床來對抗去學校的那一刻,我家女僕大人並沒有絲毫生氣。

然後,我就聽見我家女僕大人對著外面高聲說道:「公爵大人,少爺好像不願意去上學呢!」

我靠!

我一咕嚕翻起身,用最快的速度去穿我的衣服。

事實證明,一個普通人穿衣服的速度再快也絕對不可能超過一個人開門的速度。

雖然現在是夏天。

正在提褲子的我一臉驚愕地看著我家老爹怒氣沖沖地提著根棍子走了進來。

從材質上看,我老爹對我還不錯,至少這一次他拿的是不知道從那根拖布上卸下來的木棒子,沒拿上次我氣走家教來收拾我的那根鐵棒子。

我默默地轉身看向我爹沃斯卡一世公爵,嘴角不由得微微揚起,露出一絲尷尬的笑容。

「嗨,老爹,晚上好!」

「晚上好你個頭啊!現在是早上七點三十分!老子前幾天就告訴你今天要去上學,你還在這給我賴床是吧!」

在外人看來,沃斯卡一世公爵生氣那整個人類聯邦不一定都得震動一下。

但是我從小到大也見的多了,少見不怪。

我勉強露出一絲尷尬的笑容,但是嘴角卻滿是不屑。

「學習?學個屁啊!」

好吧,我承認,我說完這句話就後悔了。

可能真的和我的情商有關,在我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就被我家老爹差點幾棍子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隨便穿了身衣服,我一臉怨念地看著和我同乘一輛馬車並且坐在我對面的雷姆小姐姐。

「雷姆姐,能不能不要這麼整我好不好?我老爹在你怎麼不和我說一聲?」

雷姆依舊是那一臉和煦的職業性的微笑,然後對我說道:「如果少爺你去上學的話,那麼我就可以休假了啊!而且,帶薪呦!」

帶薪休假……

好吧,我被打敗了。

嗯,今年我八歲了。

嗯,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這個世界同樣是七歲上學。

我八歲了還不上學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根本就不想去學校!

上一世…….

不行,太痛苦了,我一點都不想回想起來。

但是這一世我爹雖然不是李鋼,但是至少也是個公爵不是,我還以為我可以過的和一個紈絝子弟一樣。

誰知道我家老爹對我期望值是那麼高!

從我第一次回家以後不去上學,然後就給我找家教。

我承認我貌似用了一些貌似陰險但是卻很光明正大的手段把我的家教老師全部氣走。

但這一事件似乎刺激到了我家老爹。

然後在9月1日這一天,我在棍棒的教育下再一次向著學校進發。

而從小比我大6歲的雷姆姐姐,現在居然為了帶薪休假,就這麼把我賣了!

賣了!

賣了!

好吧,我很幽怨。

好吧,我家女僕大人很開心。

好吧,我認命了。

我默默地掀開了馬車的帘子,九月一號,這是一個我熟悉的日子。

嗯,在我前世這是開學的那一天。

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這一世我依舊在這個坑爹的日子裡去了學校。

倒是可以慶幸的一點,畢竟我半大不小也是一個公爵之子,所以說我去的學校都是那些所謂的貴族學校。

貴族學校倒是沒錯,名字倒是很普通,就是一個很簡單的國大魔法武技學院。

國大。

我嘴角不自覺地撇了撇。

穿越了還得來上這種看似是大學的地方。

我的壓力是真的大。

等等,我好像遺忘了什麼東西。

算了算了,在邁進學校的那一刻,我只剩下了一個念頭。

那就是:睡覺!

在我家女僕大人的安排下,我默默地來到了一年級的教師,默默地來到最後一排,默默地拿起一本書立起來在頭前一支。

「少爺,上午是歷史課,要好好學習喲!」

我看了雷姆一眼,默默地趴在了桌子上。

我的女僕夢,全部都碎了!

任誰有這麼一個腹黑女僕,誰還能對女僕有幻想啊!

我低低地「嗯」了一聲,然後就不搭理她了。

可能是因為帶薪休假吧,雷姆現在是根本都不管我,提著裙子對我行了一個標誌的女僕禮,然後就蹬蹬蹬地跑掉了。

我把擋在我面前的書提起來了一點,默默發現自己好像是最後一個到教師的人。

大致觀察了一下,我看到的基本上都是一張張對未來渴望的笑臉。

偶爾還有幾個驕傲的和我家老母雞一樣的臉。

嗯,果然是教室。

學校嘛,就是這樣的。

誰第一次來上學都是在緊張和興奮中來的,我這一個超齡兒童坐在他們後面,不得不說我壓力是真的大。

「無聊。」

看了一會他們閑聊,我把書繼續擋在了我面前,然後兩眼一閉,兩嘴一張,直接睡了過去。

正如我早上離開家的時候所說,我現在的人生格言就是那一句酷炫吊炸天的:學習?學個屁!

豪門有孕:老婆你出來 前一世努力學習一輩子,最後被蘭博基尼撞飛20米。

好不容易有個機會穿越,我還學個屁啊!

我胸無大志,我從小也沒和別人簽過婚約,我家情況也不錯,我就是那種典型的紈絝角色。

主角?

呵呵,和我無緣。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